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六三三章 泰西战役前奏
    看完总部的敌情通报,刘一民思索再三,觉得日军主力集中于山东周围,怎么会突然开始进攻山西和其它根据地呢?难道小鬼子是想着以重兵围住山东我军,集中力量开展山西、平津地区和冀东地区治安作战,等恢复了对这些地区的控制再回头对付教导师么?

    想想,刘一民自己就笑了。在中*队中,战法最不可捉摸的就是自己的教导师了。日军永远都想不到自己的主力会向哪个方向捅刀子,他们最想消灭的中*队应该就是自己的教导师了。说不定啊,日军的宣传战也好,攻击山西、平津地区我军根据地也好,在豫东、鲁西南发动攻势也好,都是为了麻痹自己的注意,好让他们对山东发起突然攻击,一举夺回济南,消灭教导师主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夜里,不,日军不敢夜里发动,他们没有那个胆儿!肯定是明日一早,日军就要对山东发起雷霆一击了,而且一定是集中全力、速战速决的一击!

    *小鬼子,越来越狡猾了!

    放下电报,刘一民问钱壮飞:“政委和参谋长、蔡主任呢?”

    钱壮飞报告说政委和参谋长都下部队了。政委去装甲团检查磨合训练,参谋长去检查济南警备旅的城防阵地了,蔡主任在检查济南坚壁清野情况。

    刘一民命令钱壮飞立即通知政委、参谋长和蔡主任迅速赶回师部。

    此时,由于教导师攻占济南,整个山东腹地全部成了八路军的根据地,我军态势极为有利,可以在根据地内*调动兵力,还能得到根据地军民的大力支持,作战没有后顾之忧。

    主力完成整编后,考虑到大战即将来临,刘一民并没有忙于提拔干部、配齐各新编旅的旅级指挥机构,而是将各新编旅配属于主力旅指挥,也就是说,教一旅指挥新一旅、教二旅指挥新二旅,依次类推,等于是每个主力旅都变成了六个经过补充整训的步兵团。

    这样做的好处是旅级指挥机构精练高效,各主力团不因部队扩军减弱指挥力量。

    刘一民这个人啊,打仗从来都是胆大的很,不惧任何强敌。象现在小鬼子形成三路夹攻阵势,要放在一般指挥员身上,首先考虑的都是主力如何脱困、如何确保现有根据地不失。要是换成韩复渠、宋哲元之流,恐怕早就全线撤退了。

    刘一民的想法让别人听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那就是不怕小鬼子来进攻,也不怕小鬼子重新打通胶济路、津浦路,怕的是鬼子不来进攻,因为我军日益壮大,单靠自己发展军工装备部队,在现有条件下,速度太慢,也保证不了。只有让小鬼子来进攻,才能极大地消灭鬼子有生力量,极大地缴获鬼子武器装备,极大地消耗鬼子的战争物资,极大地削弱鬼子国力。换句话说,小鬼子就是我们的运输队、兵站、后勤补给基地,鬼子不大打,怎么会大规模补充辎重?我军怎么有机会大量缴获小*先进工业制造出来的武器弹药?八路军怎么能吃上牛肉罐头、鱼肉罐头和大米、洋面?

    刘一民的作战计划是要在*北线集团攻占济南之前,吃掉日军内南线集团。

    南线集团的日军兵力早已侦查得清清楚楚,驻防连云港至徐州、砀山一线的,是日军一一四师团、徐州守备队和两万伪满洲国防军;驻防鲁西南地区的,是日军第三十八师团;徐州以北到兖州,是日军第十四师团、第三十五师团和*混成第十三旅团;另外还有5000伪满洲国防军。

    这段时间,日军迅速休整补充,上述各师团都应该齐装满员,其中,第一一四师团长途奔袭豫东时,基本变成了机械化师团,加强有一个原配属第一军的野战重炮兵旅团;第三十五师团、第三十八师团这次都得到了加强,由原来的12000多人变成18000多人的三单位制师团,战斗力大幅提升。总计南线集团日伪军总兵力约十万五千人左右。

    现在,日军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指挥五千伪满洲国防军盘踞在济宁、兖州、曲阜、泗水一线,与我军对峙,日军第十四师团沿津浦路部署于邹县、滕县、枣庄、峄县,与日军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形成了个丁字阵,加上徐州一线的日军守军,简直就是个工字型。第十四师团就是这个工字型中间的那一杠,日军的图谋显然就是以第十四师团充当联系南线日军两条防线的支轴,随时可以北上加入攻击或南下加入陇海线防守,端的是好计划。

    如果不是八路军教导师战绩太大,日军心存畏惧心理,光是南线集团的日伪军就可以发动大规模进攻了。

    刘一民要的就是日军的这种畏惧心理。因为有这种畏惧心理,日军绝对不敢一次性集中全部兵力用于进攻,必然是一一四师团、徐州守备队、两万伪满洲国防军固守徐州一线,防止教导师主力再次南下,袭占连云港和徐州;鲁西南的第三十八师团由于要支持豫东日军作战,同样不敢深入攻击,以防对豫东支援不力。这样一来,日军南线集团真正用于进攻作战的也就是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了,总兵力也就五万五千人左右。

    按照刘一民的设想,要集中教导师全部主力,围歼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及五千伪满洲国防军。只要达成这一目的,整个山东战场就活了,教导师主力南下可以攻击陇海线,纵横豫皖苏地区,也可以渡河出鲁西北上,攻击平津地区,还可以经鲁中南山区向东,北上重占青岛,让小鬼子随着八路军的指挥棒转,疲于奔命。这山东大地啊,就将成为几十万日军的埋骨地。

    假如战役进展顺利,还可能会出现另外一种最喜欢人的情况,那就是第一一四师团指挥两万伪满洲国防军离开徐州一线阵地,增援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这样的话,我军就可以大大扩大战果,在运动中歼灭北上增援之敌,进而攻占徐州,一战荡平黄淮海地区。那样的话,近卫内阁就要早早地垮台了。

    刘一民不敢设想的这么美好,他知道小鬼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徐州的战略地位又那么重要,一般情况下,日军是不会让第一一四师团离开徐州防线阵地的。还是老老实实地打好消灭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之战吧,吃到嘴里才是肉么!

    考虑到日军第十四师团火力强大,机动能力强,突击能力强,刘一民吸取*兰封战役教训,决心等第十四师团离开防地、发动进攻时,才予以围攻,免得小鬼子凭险固守,给我军造成重大伤亡。

    当然兰封会战时,第十四师团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除了其机动能力强、火力猛外,外有一个因素就是薛岳豫东兵团兵力不够强大。当时,薛岳部10万人马,而且还存在各部队步调不一致问题,小鬼子当然有机可乘。现在,我教导师八个主力旅12万人,加上八个新编旅,又有强大的炮兵、骑兵、工兵支援,刘一民想一口吞下第十四师团、第三十五师团和*混成第十三旅团,应该说是有把握的。

    为了完成这一计划,刘一民下令赵山、赵捷的教八旅、新八旅秘密撤离青岛前线,南下加入主力作战。有胶东警备旅指挥地方武装监视、围困青岛日军。

    如果日军不大规模增兵的话,这一仗下来,很可能极大地震慑日军,使其不得不中止对山东的重兵围剿。

    唯一的变数就在于青岛日军。

    日军青岛守备队经过前一阶段打击,兵力损失很大,就算他们现在补充得齐装满员,在刘一民眼里,那也是垃圾,不值一提。关键是那里有日军最精锐的第五师团,这支部队啊,虽然经过我军几次打击,变得谨慎了许多,但他们补充的都是训练有素的老兵,装备又好,战斗力绝对不能小视。

    刘一民本来最想打的就是第五师团,干掉这支日军机动战略部队。之所以放过第五师团,主要考虑几点因素:一个因素是青岛是海港城市,日军联合舰队就在青岛海面游弋,日军舰载机能为第五师团提供强大的空中掩护。第二个因素是第五师团之所以龟缩在青岛不出,那绝对不是他们怕八路军,而是在等援兵。虽然现在没有日军向青岛增兵的情报,但刘一民相信,一旦日军发动重兵攻击,必然会向青岛增兵,而且增援来的一定是日军最精锐的师团。日军不会让一个第五师团冒险出城攻击,但要是调来两个、甚至三个、四个象第五师团一样的精锐师团,那他们的攻势就会变得极端凌厉,我军要想吃掉它们,暂时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刘一民脑子进水,想拿着山东我军与日军同归于尽。

    假如日军真的在青岛方向大规模增兵,我军就不能死守胶济路沿线各点了,那样就成了*的打法,不是八路军的打法。

    不管敌情再怎么变化,刘一民决心消灭日军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就是放弃胶济路和济南也在所不惜。打仗么,就是要以消灭日军有生力量为主,消灭日军一个常设师团,比守住济南的意义要大的多的多。

    罗荣桓、曾中生、蔡中赶回师部时,刘一民正哼着小曲儿在院子里散步呢。

    罗荣桓、曾中生、蔡中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知道了沈鸿烈离开济南的消息,也知道了两个社会部的同志要审查倪华的事情。这事不是说教导师保密工作不好,而是罗荣桓、曾中生、蔡中都是山东局、山东军区、教导师的主要领导,刘一民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必须第一时间通报他们。否则的话,那刘一民真成了独断专行了。因此,罗荣桓三人都是满怀心事地回到了师部,心想刘一民还不知道郁闷到什么地步呢?沈鸿烈不说了,巴不得他走呢!两个社会部的同志要求审查倪华,被刘一民拒绝,这事可是麻烦。罗荣桓他们都是老红军,知道当年苏区的故事,任弼时一个人就可以借着中央局的名义召开会议,轻轻松松地拿掉*的总前委*。虽说现在情况大大不同,经过长征,人们的思想发生了极大变化,成熟起来了,那种事情再也不可能发生了,但是社会部审查干部的职能没有改变。刘一民就这样以私自审查干部名义赶走社会部的两个同志,恐怕还得和社会部好好沟通。不然,会引起误会的。

    罗荣桓等人怎么都想不到,刘一民竟是这样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

    蔡中走上去,跟着刘一民走了几步,然后低声说道:“应该以山东局名义向中央打个报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避免社会部的同志误会。”

    刘一民这个时候考虑的是如何快速消灭第十四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这个问题。蔡中一提醒,刘一民也觉得自己的方法有点简单,很容易让同志们误会,甚至在部队中造成降低社会部权威的影响。

    想了想,刘一民停住脚步,对走到跟前的罗荣桓和曾中生说道:“六届六中全会对中央苏区、红四方面军、红二、六军团的肃反扩大化进行了清算,以后我党不可能再犯这种愚蠢的错误了。社会部的工作职能随后也会进行整改。这不是因为倪华是我老婆,我才这样处理。而是党内要形成一种健康的*生活秩序,让同志们心情愉快的、没有任何思想负担的上战场。归根到底,就是要扩大党内*,解决党内问题要公平、公正、公开,维护党章赋予每一个党员的权利,维护八路军干部、战士的权利,杜绝任何践踏党员权利、干部战士权益的事情。今后啊,无论是什么人,都无权随意审查干部战士,要向我们教导师一样,建立军事法庭,公开公正审判违背军法的行为。就这还不够,还要建立一套党内的申诉和纪律惩治机制,既不能放过坏人,也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审查干部不能由个人说了算,也不能由某个部门说了算,而是由党的各级委员会集体决定,重大事项报上一级党委批准。象倪华,她是八路军总医院副院长、教导师野战医院副院长,审查她应该由师野战医院支部提出建议,师后勤司令部党委会议同意,报教导师党委和山东局批准。这才是正常的程序。中央和会不和各部队、根据地的保卫部,主要任务和职能要调整为对敌斗争,内部保卫工作只是其中一项,而且必须重证据,没有证据不得随意怀疑、审查干部战士。而且,审查干部战士时,无论是哪一级组织都要有会议记录和表决记录,谁批准谁负责,谁制造冤假错案就追究谁的责任。现在是战争时期,斗争情况复杂,可能一些特务混进我们的队伍,给我们造成损失,但这不是肃反扩大化的借口,不是工作不细致的借口。人头不是韭菜,割了就长不出来了。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建立*、*、繁荣、昌盛的新中国,这四个词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实现*就得*权力部门的权力,象社会部,就得缩减职能、*权力,不然的话,将来非出大乱子不可!大家想一想,要是段德昌不牺牲,他现在就可以统帅我们一个战略集团,凭他的军事素养和*素质,能建立多大的功勋啊!罗政委、曾参谋长、蔡主任,我的意见就是重制度建设,杜绝冤假错案。我建议,以山东局和山东军区、教导师党委名义给中央报告,说明情况,提出我们的建议,并且把我们设立军事法庭的作法向中央详细报告,如可行,请中央批转我军各部队、各根据地参考执行。”

    罗荣桓等人都想着刘一民是为了保护倪华,才赶走了社会部的两个同志,本来还准备和他认真讨论讨论,争取妥善处理,哪里能想到他是这样一番道理。

    三个人各自琢磨了一会儿,都觉得刘一民考虑的是长治久安之策,报告中央后,应该能得到中央的支持。

    罗荣桓当即指令蔡中,按照刘一民的思路,起草给中央的报告,经山东局各位委员同意后,上报中央。同时,记录刘一民原话,以刘一民同志谈话形式,上报中央。

    说完这个事情,刘一民又回到了眼前的作战部署上来,把总部通报的敌情和自己的判断说了一遍,几个人会商了一会儿,决定迅速展开部队,先敌部署,发起大战。

    刘一民喊来参谋处副处长朱哲晓记录作战命令:“一、敌情判断:据总部敌情通报,驻山西日军第一军今日早晨突然向我八路军各根据地发动进攻,平津地区日伪军合围我冀东根据地并向平北、平西根据地发动扫荡,平汉路日伪军向我鲁西根据地发动攻击,策应山西日军进攻。豫东日军第三十九师团指挥其它部队,向一战区洛阳以东防线发起攻击。鲁西南日军第三十八师团向我鲁西南扫荡。

    根据我军对山东周围各敌的侦察,南线日军兵力变化不大,仅仅是将第三十五师团和第三十八师团予以扩充,扩大为一万八千人的三单位制师团。北线日军兵力也有所增加,主要是日军将四个警备师团全部扩编为一万八千人的三单位制师团。东线青岛日军兵力变化情况不明确,主要原因是日军海运发达,随时随地可以增加兵力,甚至有可能在今天夜里完成兵力调配。

    综合各方面敌情,结合连日来日军拼命发动宣传攻势,大肆污蔑我教导师,刘、罗首长判断,日军即将发起对山东的重兵围攻。鉴于日军已经完成补充休整,此次攻击必然是突然的、凌厉的,目的是要打通胶济路、津浦路,收复济南,围歼我教导师主力。

    二、针对日军可能发动的重兵围剿,刘、罗首长决定,发起泰西战役,在肥中山地以南,运河以东、津浦路以西、兖州以北地区预设战场,聚歼日军第十四师团、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旅团和部分伪满洲国防军。

    三、为完成泰西战役,决定成立八路军教导师北线指挥部,以山东军区参谋长、*部主任蔡中为司令员、政委,统一指挥鲁西警备旅、济南警备旅、冀鲁边符竹庭新六旅并鲁西、冀鲁边各地方部队,对日军北线集团实施阻击迟滞作战,务必确保我主力消灭南线日军之前北线日军不能加入战场。山东军区、教导师副政委谭政、教导师编练司令部政委袁国平、司令员许光达组成八路军教导师鲁东指挥部,统一指挥胶东警备旅、清河警备旅、鲁中警备旅及胶东、胶莱、鲁中、清河各根据地地方武装、民兵,以地雷战、地道战、伏击战、袭扰战的办法,阻击、迟滞、袭扰青岛方向日军,迟滞日军进攻速度。要发扬我军游击战传统,东一枪、西一炮,节节抗击,多打、快打,一打即走,不得与日军硬抗,避免过大伤亡。该集团作战指挥由许光达负责,谭政为最后下决心人。王炳三指挥鲁西警备二旅向豫东、豫北方向警戒,监视该两地日军动向,使其不得向泰西增援。鲁东南根据地严格坚壁清野,由郭子化、吴征、杨至诚统一指挥后勤支队、*总队和鲁东南地方武装、民兵,严密监视陇海路东段日军动向、监视海岸线情况,做好根据地群众疏散转移工作。冀南陈再道、宋任穷部,在做好冀南根据地坚壁清野工作的同时,承担监视、袭扰、迟滞平汉线之敌向山东增援任务,务必多路监视,让小鬼子的一举一动都不能逃离我军监视的眼睛。坚持冀中斗争的我军地方武装,要积极袭扰敌人,破坏敌人之交通、补给线。

    四、刘、罗首长统帅教导师主力实施泰西战役,指挥部设泰安。其中,赵山、王建安、赵捷指挥教八旅、新八旅、泰西警备旅组成阻击集团,从磁窑镇、宁阳县城、汶上县城开始,节节阻击,诱敌追击,肥中山地形成坚强防线,吸引第三十五师团、*混成第十三师团、第十四师团全力攻击。刘建立、陈士渠、曾春鉴指挥教二旅、新二旅、鲁西南警备旅组成泰西战役西集团,沿运河以东布防,阻击日军鲁西南第三十八师团北上,压迫南线日军向东集中。朱瑞、雷鸣、张海涛指挥教四旅、新四旅、泰安支队组成泰西战役东集团,依托泰安以南津浦路以东山地布防,压迫日军向西靠拢。洪超远、、王南湖、胡雪融指挥教五旅、新五旅、鲁东南支队组成泰西战役南集团,待日军第十四师团北上后,伺机攻占藤县、枣庄、峄县,彻底分割南线日军,封死第十四师团、第三十五师团退路,阻击徐州日军增援。教一旅、教三旅、骑兵旅、装甲团、炮兵旅组成战役突击集团,由刘罗首长亲自指挥,置于泰安与肥城之间,隐蔽待机。防空旅统一指挥各部队的防空作战,掩护战场。八路军航空第二大队做好投入战斗准备。各部队迅速动员,鲁东、北线我军应迅速进入阵地,大摆地雷阵,利用地道工事优势,抗击日军。泰西战役各主力部队,今夜务必到达指定位置。各阻击部队阵地要严格按照红军步兵训练纲要要求构筑,放炮洞要达到防重炮和航空炸弹轰炸的强度。部队撤离阵地前,务必破坏工事。”

    下达完作战命令后,刘一民喊来新任警卫团团长李宗睿、政委卢茂田,要他们抽调一个警卫营随曾中生、蔡中行动,全部配备战马,保证机动性。

    安排好后,刘一民拉过曾中生、蔡中,对着地图,就北线部队作战进行详细部署。

    安排完后,刘一民对曾中生和蔡中说,北线作战的要点是阻击和迟滞,不要怕日军攻占济南,最关键的是要切断日军补给线。为此,鲁西南警备旅和符竹庭之新六旅,完成阻击、迟滞任务后,要迅速跳至敌后,一旦日军攻占济南,我军要迅速攻占沧县,那里是日军北线集团的补给基地,拿下沧县就发财了,比死守济南要实惠的多。仗就是这样打的,小鬼子攻占空城济南,我们就攻占它的补给基地沧县。看看谁得的好处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