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六二七章 国共合作新模式
    ,〖中〗央和八路军总部都要求刘、罗有策略地驱沈出鲁,则命令沈鸿烈务必坚持留在济南。这样一来,让总部指定负责此事的罗荣桓和山东省〖主〗席沈鸿烈都陷入了矛盾之中。一个要撵,一个要留,撵还不能硬撵,留却是死皮赖脸地要留,麻烦啊!

    至于惹祸的王向荣,根本就不值一提了。喜欢贪污、一身huā柳病的人能有什么坚定的意志,八路军略一审讯,王向荣就竹筒倒豆子,把什么都交代了,包括他的风流史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就这还不算,王向荣生怕八路军枪毙他,过一会尼就要向看守的战士喊一次报告,说是他又想起一件事,需要向八路军报告。到最后,王向荣把他知道的过去山东官场的溴事全部倒了出来,甚至连韩复渠和对抗、和日军接触的事情全部招供了。那模样,象极了后世一些贪官的表现,不让他说都不行。

    八路军自然不会处置王向荣,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国民政府山东省政府的财政厅长,又没有投敌当汉jiān,还是让沈鸿烈处置比较合理。

    沈鸿烈这个人历史上虽然追随积极,但那是政治观点、政治立场问题,就个人人品来说,沈鸿烈不贪不占,不治产业,一旦不让他当官,停发经费,他连吃饭钱都没有,当得起清廉二字。八路军拿着王向荣的口供、押着王向荣去见他”不用八路军逼,也不用批准,王向荣就注定要倒霉到家了。

    果然,第三天下午,也就是12月8日下午沈鸿烈去见罗荣桓时,首先告诉罗荣桓的就是已经把王向荣正法了,已经电告山东省政府后方留守机关,没收王向荣贪污资金,充作经费。

    至于沈鸿烈提出要见刘一民、倪华一事,再次吃了闭门羹。

    沈鸿烈12月7号上午、下午和12月8号上午都来见刘一民、罗荣桓,但警卫战士告诉他,师长、政委都不在济南。这次不错,总算是见到了罗荣桓。

    刘一民、罗荣桓之所以不见沈鸿烈,是想让他自己走。结果沈鸿烈一直求见,罗荣桓不得不见了。他告诉沈鸿烈,刘师长军务繁忙”不见客。倪华心情不好”也不愿意见沈〖主〗席。o不着头脑,只得坐下来和罗荣桓商量统一山东军政的问题。

    罗荣桓一听,就知道沈鸿烈奉了的严令,是不会离开山东了,驱沈出鲁有难度了。

    刘一民因为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看待以及的人物都比较客观,对中那些杰出人士还非常尊重。罗荣桓就不同了,脑子里都是敌我斗争意识”对沈鸿烈这样的高官可没有什么好感,能和沈鸿烈坐到一起,纯粹是为了抗日需要。如果不是为了抗日,要让他们两个坐到一起,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抓了沈鸿烈或沈鸿烈抓了他。

    罗荣桓告诉沈鸿烈,留下坚持抗日,我党我军都欢迎。山东的情况与其它地方不同,由于前期日军的进攻,山东省政府的基层政权都垮了,跑的无影无踪了。八路军进入山东后”为了动员和组织山东人民起来抗日,不得不组建地方政权,目前已经实现了军政统一。全山东人民都知道”山东抗战的主力是和八路军教导师,领头人、总指挥是刘一民师长。

    只要是刘师长的命令”山东军民没有不坚决执行的。无论经济、民政、军事,皆有刘一民将军决定。刘一民师长是国民政府实授的中将,战功显著,他在山东抗战中的地位是从血火里拼出来的,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就是我军建立的基层政权,也都是〖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表山东民意。下一步,我们的县以上政权还要按照三三制的原则改造,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起来抗日。沈〖主〗席提的什么统一山东军政同题,我们已经做到了。

    两个人谈不到一起,沈鸿烈只好悻悻地告辞,留言说一定要见到刘一民,他会一直等下去的。

    罗荣桓晚上去找刘一民商量的时候,刘一民正在和曾照、比尔7克莱门、李强、钱志道等军工、通讯专家和唐海晏等冶金专家在一起忙乎。

    本来,刘一民是计划小到后勤司令部去蹲一段时间。但是他事情太多,忙不过来,正好曾照坐飞机赶到济南了,刘一民就下令把同志们请到济南来,一起研究。

    这次刘一民要解决的有几大问题。第一个大问题是通讯联络问题,重点是要解决飞机定向仪安装、机载电台与地面部队的联络、坦克车之间联络等问题。第二个大问题是弹药生产问题,主要是要解决批量生产弹药和生产破甲弹、燃烧弹的问题。第三个大问题是武器生产问题,也就是要扩大八一自动步枪、八一机枪和火箭筒产量,研制枪榴弹,试制火箭炮。

    八一枪族脱胎于苏军的Ax步枪,加上火箭筒和尖箭炮,刘一民相信,日军步兵武器绝对不是我军对手。

    刘一民穿越前是国防科技大学的研究生,这些武器装备由于已经落后淘汰,保密xing已经不强了,课堂上老师讲,图书馆和网上都有大量的资料,刘一民又是北大高材生,学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图纸都在脑子里装着呢。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勉县兵工厂生产出八一自动步枪和火箭筒、反坦克地雷、反步兵地雷。

    刘一民的问题也是穿越者特有的问题,那就是不能当神棍。

    倪华从美国回来时,应刘一民的要求,购买了一批教材和图书,刘一民作战间隙可以学习研究。这样一来,刘一民在同志们的印象中成了喜欢钻研理工、军工书籍的领导,连罗荣桓都忍不住提醒他不能偏废,作为高级领导还要多研究一些马列著作,并且给他找了一些书,让他学习。弄得刘一民除了打仗、工作就是学习,时间被占的满满的。

    这样做的好处是刘一民可以放手与曾照他们探讨军工技术,再也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知识是从哪里来的。由于有成功研制八一自动步枪、机枪和火箭筒的经验,火箭炮的理论探讨和草图就好办了。包括枪榴弹,也不用费多大事。

    办法还是老办法”就是刘一民根据作战需要,向曾照、比尔7克莱门他们提出需要什么xing能的武器,让曾照和比尔?克莱门设计、划草图,集后由刘一民提出修改意见,再行设计,折腾几遍后,就基本成型了。最后,刘一民再拿着尺子”进行详细修改,直到修改成后世我军的107火箭炮为止。

    至于枪榴弹,刘一民没有选择美国式的在枪管下增装榴弹发射器,原因是增加枪的重量,消耗战士体力,增加瞄准难度。打了这么久的仗,他对日军已经非常了解了,知道日军步兵装备确实比不上美军、德军”但他们重视单兵战斗素质,射击精度高。真要是让手持冲锋枪的美军与手持三八大盖的日军遇到一起,双方都没有飞机坦克大炮的话,那吃亏的一定是美军。因为冲锋枪射程近、精度差,进战占尽优势,稍远一点就不行了。不等美军靠近冲锋枪射程,日军士兵就会用三八大盖给他们点名的。

    对付日军,不需要装榴弹发射器,采取我军引式步枪原来的办法就行。那就是事先使用空包弹,把榴弹装在枪口,击发空包弹”利用火药的推力把榴弹发射出去。唯一不方便的地方是要占用枪口位置,而且拆装比较费时。

    曾照和比尔?克莱门都是非常又经验的高级专家了,刘一民提出思路时”他们就知道自己又要创造奇迹了。比尔?克莱门甚至提出应该去美国申请发明专利,但是被刘一民拒绝”交待这是高度机密,不能泄lu。

    生产火箭炮最大的问题是炮筒和火箭弹的发动机。火箭弹发动机没有问题,和火箭筒用火箭弹的发动机如出一辙。炮筒使用的无缝钢管也已解决,倪华从美国带回来的钢材可不是废旧钢铁,那都是照着刘一民开列的单子特意订购的,里面就有无缝钢管。

    刘一民不要求生产太多的火箭炮,只要求够装备一个火箭炮团就行,关键是火箭弹产量得跟上,保证作战需要。

    勉县兵工厂已经有了专门的无烟火药厂,生产炮弹、子弹用药。刘一具北上抗日前带有一批军工人才,都在后勤基地工作,目前主要是复装弹药。刘一民要钱志道来,主要就是商量穿甲弹、燃烧弹的研制。

    刘一民要求曾照、钱志道,不但要批量生产弹药,还要生产特种弹药,以不同颜sè区分。穿甲弹主要生产坦克穿甲弹、高平两用炮穿甲弹,这些缴获有,部队使用的都是鬼子的,得拆开研究,尽快生产。同时还要生产狙击步枪和八一自动步枪用穿甲子弹,穿甲枪榴弹,让步兵遇到小鬼子的坦克、装甲车时同样有攻击能力。再一个就是生产燃烧弹,重点生产航空燃烧弹,然后还要生产一批机载机枪、狙击步枪、八一自动步枪、八一机枪使用的燃烧弹,方便部队使用。

    之所以会有这种要求,是刘一民心中有个重大作战行动,必须燃烧弹。

    李强的问题比曾照他们好办,教尊师打了这么多仗,占领过天津、青岛,现在又占领了济南,无线电器材很多,多的让李强欣喜若狂。当年那么困难都能自己制造电台,现在从苏联留学回来,成了苏联有名的无线电专家,再搞什么坦克、装甲车车载电台就容易的多了。

    唐海晏的利用小铁炉子练钢铁的问题,因为鲁中、鲁东南都有民营小铁厂,刘一民把历史上黄崖洞兵工厂制造炮弹的情况当做自己的设想,给老丈人好好讲了几遍,又让曾照他们参与讨论,最后也基本敲定”就等实践中继续探索、mo索了。

    曾照来了,很多事情都好办了。刘一民马上让曾照以八路军兵工厂厂长的身份主持兵工生产,把吴征、杨至诚他们解放出来。因为他们两个本身都不是技术干部,就不懂这些东西,刘一民根本就没法和他们探讨。

    最后,刘一民告诉曾照和李强他们,那就是回去后马上组织力量进行研制。下一仗我军是把鬼子打得不敢踏进山东一步还是鬼子把我军逼得再次战略转移,关键就看他们的了。说的几个人都心热的不行,请求赶紧派车送他们回去。

    罗荣桓见刘一民忙的一塌糊涂”就把他叫出来,简单把沈鸿烈不走的情况说了一下,让刘一民先忙,等他忙完再一起商量。

    等刘一民忙完,送走曾照等人,已经是深夜了。

    刘一民见罗荣桓办公室还亮着灯,就敲门进去”两个人详细商量开了。

    12月9日上午”刘一民和罗荣桓约见了沈鸿烈。

    进了刘一民办公室,沈鸿烈四下一打量,见墙上挂着的不是作战地图,也不是、画像,而是一副行书书法。稍一端详,就看出是刘一民自己书写的《春江huā月夜》。再看下面的落款,竟然是12月6日晚上写的。沈鸿烈就猜想,一定是刘一民离开饭厅后”带着倪华回到卧室你情我恋后无比得意时的作品。不然的话,字里行间不会有那种酣畅淋漓的风流潇洒和说不出的柔媚之意。

    沈鸿烈不由感叹,这今年轻将军可真的是让人猜不透,既英迈绝伦又柔情似水,不知道他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看完了”想够了,一回头,才发现刘一民正微笑着看着他。

    沈鸿烈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开口就是道歉,说王向荣已经伏法,多谢八路军替山东省政府清除了一个蛀虫。

    刘一民现在整体上说心情很好”军工的事情已经落实,就等着曾照他们出成果了。今天呢,是个好日子”他和倪华两个准备请山东局的几个领导吃顿便饭,宣布结婚。事情不能总是拖着”越拖越麻烦。

    果然,刘一民一开口就让沈鸿烈有点〖兴〗奋:“沈〖主〗席,欢迎你返回山东和我们、八路军一起抗日。”

    这是个态度,说明刘一民不打算撵沈鸿烈了。沈鸿烈感觉总算可以给蒋委员长回报了,心里高兴,嘴也变得顺溜起来,开始不住声地表扬八路军英勇善战了。

    刘一民是什么人,他棒罕沈鸿烈的表扬么?

    一挥手,打断了沈鸿烈,刘一民就说到:“这团结抗日有两种,一种是真团结抗日,一种是假团结抗日。真团结抗日,就要放弃政党之间的门户之争,捐弃前嫌,一心一意打鬼子。假团结抗日么,那就是打着团结抗日的旗号,故意的制造矛盾,行破坏团结抗日之实。不知道沈〖主〗席选择哪种啊?”

    沈鸿烈一阵气结,这刘一民脸上笑眯眯的,嘴上说的也冠冕堂皇,但分明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半天都不上自己落座,哪里是部下见上级的态度,分明是上级对下级的训斥和开导。

    气归气,沈鸿烈不由自主地顺着刘一民的思路回答开了:“鄙人自然是真心团结抗日了。”

    刘一民接着说道:“那好,我就不客气了。既然沈〖主〗席是真心团结抗日,许多事情都好商量。我们有一个山东抗日〖民〗主政府参议会,是在山东省政府撤离山东后成立的,任务是负责领导山东的经济建设、社会事业和治安稳定。沈〖主〗席的省政府干部大部分流失,人才缺乏。我的意见,山东抗日〖民〗主政府参议会和山东省政府合署办公,承担起组织发动民众团结抗战的责任,做好支援部队作战的工作。现在山东省政府只有民政厅、财政厅、教育厅、建设厅,机构太少了,又缺乏办事人员,不可能完成任务。和山东抗日〖民〗主政府参议会合署办公后,力量大大加强,可以沟通与各专署、县的联系,踏踏实实地做点事。我们的黎玉同志、林枫同志都很能干,让他们配合沈〖主〗席工作。沈〖主〗席放心,安全问题由我军负责,山东抗日〖民〗主参议会有一个警卫团,是以我师警卫团警卫二营为基础扩编而成的,战斗力没有问题。经费方面,就请沈〖主〗席多想办法,向国民政府申请山东各专署、县、区各级政府的办公经费和人员薪水。现在,山东的形势不稳定,税收基本是零。等到打败鬼子重兵围剿、形势稳定后,可以从税收中提取政府开支所需。当然,税收还得保证部队作战和修路、河防、教育、卫生等需要。这些,沈〖主〗席是内行,你们慢慢研究吧!”

    沈鸿烈怎么都想不到,刘一民会抛出一个合署办公来。忍不住抗议道:“,山东省政府是国家设立的管理山东一起事务的地方政府,怎么能与你们的山集抗日〖民〗主参议会合署办公呢?事关国家体制,沈某作不了主,恕我不能认同。”

    刘一民笑道:“看看,刚才你还说是真心团结抗日,一说起真的团结,你就犹豫了,这可不好。沈〖主〗席啊,我告诉你,这是团结抗日的新模式,是新事物。不要急着拒绝,要慢慢地去认识、去了解、去实践,去发展。世界上许多事情本来都没有定制,都是人们一步步探索出来的。将来啊,等打败〖日〗本鬼子,我们还要学习借鉴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和苏联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制度,探索一条能够让国家长治久安的政治体制。象参议会,将来有可能发展成立法机关,政府的重大事项和预算都得经过参议会批准才行。当然,这是后话。暂时间就按我说的办。你们有什么问题不好决断的,可以向蒋委员长报告请求指示,也可以向我党〖中〗央报告,请求指示。不过,一些大事要事先告诉我和罗政委一声,我们研究部署对敌作战时好有个参考。”

    沈鸿烈也走到〖日〗本留学过的人物,民国年间又是〖中〗国各种思潮泛滥的年代,刘一民说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新意,沈鸿烈也不觉得太出格。至于刘一民说有大事告诉他和罗荣桓一声,沈鸿烈虽然反感之极,但他也考虑过,事实在这里摆着,八路军打下的地盘,什么事情不通过刘一民、罗荣桓,那是绝对行不通的。

    沈鸿烈不敢答复刘一民行还是不行,只好说向蒋委员长请示。

    刘一民又鼓动到:“沈〖主〗席,你的专长是海军建设。我军特别缺乏这方面人才。要是你能召集一批海军人才,我向你保证,将来我一定缴获一批日军舰艇,垂新建立我们的舰队。而且还可以报请中央、八路军总部和国民政府、军委会研究,请你以山东省政府〖主〗席的身份兼任舰队司令。这绝不是虚言,而是我决心实施的。

    依我说,沈〖主〗席最应该考虑的就是我这项建议。你在山东别的事情做不做都行,最应该干的事情是马上筹建海军学校,培养我们的海军人才。这一点办好了,你就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立功了。”

    沈鸿烈怦然心动,要真是能建立一支舰队,去和〖日〗本海军较量,那比当着无枪无兵无钱无粮的山东省〖主〗席可要好的多。何况还能兼任山东省〖主〗席呢?

    沈鸿烈不由自主地说:“建海军学校需要航海器材,不知道刘师长能提供不能?”

    刘一民大包大揽:“你放心。场地、经费、器材都不用你考虑。你只要找好教员就行了。其它问题都有我来解决,包你满意。”

    沈鸿烈两眼放光,马上就说君子一言驰马难追。说完了才想起怎么向蒋委员长报告呢?

    刘一民似乎看透了沈鸿烈的心思,告诉他,向委员长报告要讲策略,报告山东省政府领导山东抗日〖民〗主参议会工井就行了。大敌当前,这济南还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呢,向领袖报告不能打包票,什么事情都得留余地。不然的话,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沈鸿烈走了,一脸犹豫地走了。

    罗荣桓问刘一民:“会同意么?”

    刘一民哈哈一笑:“他同意了沈鸿烈留下,他不同意就让沈鸿烈走人。横竖都行!”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