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五七三章 摘桃子
    第五七三章摘桃子

    刘一民是在炸弹爆炸声中醒来的。

    连续作战,熬费心血,刘一民实在是太困了。所以,给中央发完电报,对各部队作了部署后,刘一民就去了日军司令部谷寿夫的住室,躺下就睡。

    睡梦中,黄苏和李亦默并排向他走来,后面跟着李东海、郭征和一大群数都数不过来的人,有穿红军军装的,有穿八路军军装的。

    刘一民一一看去,每张面孔都曾经那么熟悉,有红十八团时期的战友,有中央警卫师的战友,有红七军团的战友,有教导师历次战役的战友。不过,都是牺牲了的烈士。

    刘一民热泪盈眶,拉着黄苏和李亦默的手说:“老黄、老李,你们没死?太好了,快让我看看,身体好不好?”

    黄苏和李亦默不作声,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从他身边轻轻飘过。

    刘一民急的大喊:“站住老黄、老李,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快回来”

    不但黄苏、李亦默没有站住,李东海、郭征和其他烈士们也也没有停下,一个个微笑着从他面前飘过。

    刘一民急的大叫:“站住我命令你们,全体都有,向后转”

    似乎命令起了作用,黄苏、李亦默领着所有的烈士齐齐转身,整整齐齐地向刘一民敬礼。

    刘一民眼睛一花,再仔细看去,就见所有烈士的军装全部换成了后世我军第一次授衔时的军装,黄苏、李亦默、李东海、郭征的肩章明晃晃的,胸前的勋章和绶带金灿灿的,后面所有的烈士也都是身穿将校军装,军容严整,勋章灿烂。

    只听黄苏用他那浓重的广东口音大声喊道:“司令员同志,部队集合完毕,即将发起冲锋,请指示”

    刘一民大吃一惊,慌忙举手还礼,刚要说话,眼前一花,眼前的画面就变了:日机在疯狂的投弹、扫射,李亦默挥动着小旗在指挥对空射击射击,黄苏满脸焦急,站在路边挥着手大声呼喊着让战士们快点进山,郭征、李东海率领着一群群浑身是血的战士端着寒光闪闪的刺刀、唱着“铁流两万五千里”象小鬼子扑去。

    刘一民满眼是泪,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从眼前闪过,朝着鬼子冲杀而去。

    画面突然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陈瑶光那梨花带雨的脸,轻声地问他:“你还想我么?”

    刘一民一下子就惊醒了。

    醒来后,满脑子都是乱的,想不通为什么会梦到黄苏、李亦默、李东海、郭征、陈瑶光和其他烈士。

    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儿,听了听外面的爆炸声和枪炮声,就知道一定是小鬼子的飞机又来捣乱了。不过听防空火力开火的密度,鬼子的飞机并不多,难道是防空战斗快结束了?

    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天啊,这一觉竟然睡了一天

    刘一民不敢再赖床了,爬起来洗了脸,就往参谋处去。

    刚走到参谋处门口,曾中生就迎了上来:“师长,你醒来了?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刘一民心系战况,着急地问:“敌情有无变化?今天日机是不是展开了疯狂报复?”

    曾中生说:“敌情没有大的变化,泰西日军缩回兖州布防,鲁南日伪军退回攻击出发地,敌第十四师团已经全部抵达徐州。鲁西日军和冀南日军全线撤退,糜集于德县周围。日机没有大规模出动,还是一味侦查。只不过对济南和德县、兖州、鲁南我军阵地实施了轰炸,但规模很小。”

    刘一民忙问:“伤亡大不大?”

    曾中生报告说:“陈士渠、许世友报告说,部队都采取了沤制烟雾等掩护措施,伤亡不大。”

    刘一民接着问道:“主席回电没有?同意不同意我们的意见啊?”

    曾中生笑着说:“主席回电早到了。要是不同意我们的意见,会让你一觉睡到现在?”

    刘一民也是哈哈一笑,抬脚走进了参谋处。

    罗荣桓、蔡中都在,见刘一民进来,蔡中就说:“你来的正好,蒋介石又给你升官了”

    刘一民一脸疑惑:“不可能吧?”

    蔡中满脸挪揄:“给,看看吧,蒋委员长的电令,你荣升军委会高级参议了”

    刘一民将信将疑地接过电报,草草一看,就不停地嘿嘿冷笑。

    蔡中说:“这蒋委员长真他娘的小气,消灭了这么多的鬼子,收复了山东大部分国土,连个山东省主席都舍不得给,最起码也给个山东保安司令或警备司令吧?你看看他说的多好,刘一民升任军委会高级参议,仍兼本职。陕西抗日特区教导师供应事宜由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会同各区、县政府商给。山东各市、区、县政府官员任命,由山东省主席沈鸿烈铨选报批。这都他娘的说的什么疯话啊?老子们南征北战、东拼西杀,他什么时候发过军饷啊?这攻下济南了,山东基本收复了,他的山东省政府主席反倒冒出来了。小鬼子还没有赶出华北呢,老蒋就耍开小心眼了。简直是莫名其妙”

    罗荣桓慢悠悠地说:“山东省政府主席老蒋是不会让我们干的,那样我们在山东建立政权就名正言顺了。山东省保安司令、警备司令老蒋也是不会让我们干的,那样我们在山东扩军也就名正言顺了。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言犹在耳啊”

    曾中生火上加油:“蒋介石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他坚持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哪里会有我们的工农红军么看来他是挨打不长记性,又开始胡琢磨了”

    刘一民问蔡中:“不是还没有给蒋介石发捷报么?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蔡中没好气地说:“蒋介石派的通讯联络组天明前就已经到了,还用我们给他发捷报么?”

    刘一民一听,忙问:“倪华呢?”

    蔡中疑惑地看看刘一民:“你没发烧吧?打仗累成这样,你还有那心思?”

    刘一民翻脸了:“蔡主任,请你说话注意点。什么这心思、那心思?倪华的安全很重要没有她,能有我们的飞行教官和兵工设备么?我还指望着她去美国给我争取援助呢我已经说过多次了,倪华是经受过考验、立过大功的同志,不要总是把她和蒋介石夫妇划等号,她是我们的战友,不是需要怀疑提防的人。”

    噎得蔡中一甩手就走出了参谋处。

    屋子里静极了,几个参谋都吓得走了出去。

    刘一民想想也不怪蔡中对倪华有成见,主要是蒋介石这一手玩的太不漂亮,一封电报把限制、八路军发展的想法彻底暴露了,蔡中他们能不上火么?

    走出屋子,把站在院子里的蔡中拉回来,亲自倒了杯水递到蔡中手上,刘一民才说:“不怪同志们心情不好,是蒋介石在动歪心思了。武汉会战结束了,固然伤亡惨重,暂时无力对日军发动大规模的反击作战。日军也没有讨到好去,他们的精锐师团在武汉会战中同样伤亡惨重,又占了那么多的地盘,需要分兵驻守。抗日战争的战略相持阶段已经到来。我估计,日军很快就会调整对华策略,恐怕会开展一系列诱降和挑拨离间活动,还会集中兵力整顿后方,将攻击矛头再次指向八路军。这一点,我们看得清楚,蒋介石也会看清楚的。这样一来,下一步就会出现国共双方军队为争地盘而闹摩擦和纠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地盘意味着兵员补充、粮食补充、经费补充。任何一支军队,没有地盘,没有根据地,那都是无根之萍,是很危险的。山东地方这么大,人口又多,蒋介石怎么可能会把山东全部交给我们呢?在他心里,日本人攻的紧了,那就得喊团结抗战。日本人攻势缓了,那就要重弹限制共党发展的老调了。”

    这一说,屋子里的气氛才缓和了。

    刘一民坐下来,点上烟,继续说道:“攻下济南了,桃子要熟了,蒋介石就想来摘桃子,人之常情么反过来想想,这也是好事,说明他无力顾及山东,只能靠山东省政府主席的名义来限制我们。这不是扯淡么?老子什么时候有过这顾忌、那顾忌?还会怕他这一套?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都是高级干部,说话办事都要注意,不能把个人情绪带进工作里面,那样会影响干部战士的。眼下啊,我们得维护抗日统一战线,得支持、鼓励、推动蒋介石抗日。说实话,没有在正面战场浴血拼杀,光凭我们八路军,眼下绝对不是日军的对手。大家也都看到了,抗战一年多来,蒋介石在抗日问题上是不含糊的。各部队打的也是不含糊的,将士们都是用血肉之躯在捍卫国土,是响当当的、不折不扣的民族英雄。只要他们坚持抗日,我们就应该真心实意地和他们并肩作战。真要是蒋介石不顾民族大义,和我们撕破脸皮,那我们也不会客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这话说的,义正词严,罗荣桓、蔡中、曾中生都听到心里去了。

    刘一民又接着说道:“我考虑啊,我们下一步工作重点要放到巩固根据地上来,把政权建设、地方武装建设、民兵建设、军工建设、经济建设搞扎实。有些问题,象政权建设,要讲策略。我有个想法,提出来,大家回头都考虑考虑,如果认为可行,请政委上报中央研究。那就是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战略策略,争取和团结各界人士共同抗战,需要把我们的政权的性质定位为民族统一战线政权,是一切赞成抗日又赞成民主的人们的政权。不论政府人员中或民意机关中,员只占三分之一,而使其他主张抗日民主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占三分之二。无论何人,只要不投降不,均可参加政府工作。任何党派,只要是不投降不的,应使其在抗日政权下面有存在和活动之权。这样的话,就可以堵塞那些对我党各级抗日民主政权的诋毁。”

    见几个人都陷入了深思,刘一民说道:“这事情不急,大家慢慢考虑,回头啊,还可以召开山东局会议进行研究。我要说的另一个问题,是我们前一阶段部署的工作,由于日军的大规模扫荡而中止了,现在要抓紧落实。比如整编杂色武装的问题,现在鲁西南、鲁西、鲁南、泰西还有许多会道门武装,这些人有抗日的,有当汉奸的,这次要全部打扫干净。还有一些打这旗号活动的武装,象鲁中的厉文礼、清河的张景月等等,要想法让他们把部队交出来,接受我军改编。本人可以参加我们的政权,当县长、当专员都是可以的,只要交出武装就行。如果不交,要想办法。原则就一条,在我们的根据地里不能有任何可能会破坏抗战的武装力量存在。再比如挖地道的问题,冀中、冀南、鲁西、冀鲁边的地道都发挥了作用,起到了掩护群众和部队、保卫根据地的作用。我军主力由于连续作战,根据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山东腹地没有时间和精力发展地道战,急需迎头赶上。再有就是财税问题,军工建设问题,扩军备战问题、交通建设问题,卫生教育问题,都要迅速研究,拿出切实可行的意见来,下发执行,还要监督检查。只要根据地稳固了,就是日军再发动上次那样规模的围剿我们也不怕。到处的地道战、地雷战、冷枪、陷阱,会让小鬼子晕头转向的”

    刘一民说了这么多,也只是提个思路,让几个领导慢慢思索。最后,刘一民说:“总之,就是两句话:一手抓根据地建设,一手抓整军备战。根据地建设上,政委抓总,其它几个常委配合。整军备战上,蔡主任和曾参谋长负责。按照我们过去会议议定的项目,一条一条抓落实。”

    到了这个时候,蔡中的心情已经好了,笑着说:“你这是在给我们开会布置工作。是不是想趁机回西安去见主席他们啊?”

    刘一民点点头,说道:“再观察几天,如果敌情没有再大的变化,说明小鬼子在慢慢积聚力量,可能会出现一段缓和局面。那我就趁机回西安一趟,向中央报告工作。主席已经说了几次了,都是因为小鬼子进攻走不开。”

    曾中生问道:“谷寿夫和关龟治怎么办?”

    刘一民手一挥:“就在济南公审枪毙”

    蔡中建议到:“是不是考虑象尾高龟藏那样办理,送给国民政府公开审判,要不然会引起日军的疯狂报复的”

    刘一民傲然一笑:“那又能怎么样?我们就是把谷寿夫放了,日军难道会不报复我们么?有我无敌,有敌无我。对谷寿夫这种恶魔,杀无赦不但杀,还要杀得让小鬼子提起教导师三个字就尿裤子这一次,我们要准备的充分一点,让当年济南惨案的烈士遗属来参加,让被第六师团屠村灭户的见证人来参加。要一举把日寇的恶行全部曝光在全世界的面前,让小日本在国际上大大丢人。蔡主任,这个事情就由你负责,领着杨大林、王老虎他们好好准备。我准备,在公审谷寿夫和关龟治的时候,让晶晶和王鹏举他们办一个我军抗战以来成就展,组织济南市民观看,以后还要到各根据地去巡展,震慑小鬼子,鼓舞老乡们的抗战决心。”

    罗荣桓问道:“师长,现在往鲁西、冀南的交通通了,是不是把准备装备115师、120师、129师和独立师的大炮给他们送去啊?”

    刘一民一听心里就笑了,这些个老伙计那是百分之百的老红军,一点私心都没有,就点点头。

    罗荣桓追着就说,那就给后勤司令部发电报了,让他们马上准备。

    刘一民交待道:“发电报时,记得告诉吴征,让他带着李强、钱志道、克莱尔来一趟,我要见见他们。”

    曾中生听刘一民要见吴征和克莱尔,就知道一定是军工上要有新动作了,马上就说:“师长,现在我们的战略回旋空间大,兵工厂可以扩大生产。现在急需两种武器,一种是打坦克的火箭筒,一种是的高射机枪。鲁西警备旅、鲁西警备二旅、鲁西南警备旅、泰西警备旅、胶东警备旅、清河警备旅连一个火箭筒都没有,防空武器也少的可怜。就是主力旅,也是有的多有的少。别的什么都好说,这两样无论如何得想法研制出来,赶紧配备部队。要是泰西警备旅有火箭筒和高射炮,黄苏、郭征他们就不会牺牲了。”

    一说黄苏、郭征,刘一民就想起了梦中的情景。交待蔡中抓紧时间安排,要在济南公祭,安排烈士陵园墓地。

    各位书友大大:四月份过去了,新一轮月票大战又开始了,山人还是想努力努力。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