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三五四章沂蒙春深续
    一小一民领着老婆、抱着儿子回到屋子里后。安顿儿子睡川端来盆水,把毛巾洗了洗,给唐星樱擦了把脸,又到了杯热茶,递到她手上。

    唐星樱也不吭声,任由刘一民摆布,等他忙乎完了,才说道:“现在可是晚上,我怎么感觉象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伺候人了。是不是就那两天时间,瑶光妹子就把你教育成才了?。

    刘一民掏出烟来,闷着头抽了几口,见唐星樱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挥动着赶烟味,就打开窗户,把烟头扔了出去,转身对唐星樱说道:“星樱,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伤害了你。可是你要理解,生了那种事情后,我如果翻脸不理瑶光,那对她是多大的伤害。你是女人,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唐星樱直接打断他说:“别说瑶光的事情,那事已经过去了。你说倪华回来后。你怎么安排我们母子吧!”

    刘一民想都不想,直接说道:“决定权在你。吃饭的时候我不是说了么。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除非你不要我,我是绝对不会不要你的。我们是骨肉相连的一家人,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人,都不可能拆散我们的

    见唐星樱小脸一脸薄怒,不一言,刘一民只好说道:“当然,倪华要回来了,她是奔着我回来的,因为在她心里我是她的男人、丈夫,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拒绝她。你也知道,当初倪华走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她还会回来。在我们想来,倪华和我们差距较大,又是医学博士,很可能她到美国后会开始新的生活,把我这个整天钻山沟的红军给忘了的。都是这该死的日本鬼子,要不是他们悍然动侵略战争,锢知我们已经结婚的倪华,是不会再考虑回来的。因为日寇的侵略,才激起了倪华的爱国热情,在美国依然决然地公开身份,召开记者会,揭露日军罪行。为我军募捐。你知道,作为克的高级干部,考虑问题得从大局出,我没有权利不让她回来,也没有权利不承认她是我的妻子。”

    唐星樱鼻子里哼了一声:“现在想起你是高级干部了?知道考虑问题得从大局考虑了?是不是接下来为了大局,就要牺牲我和儿子了?是不是就要和我离婚了?”

    刘一民有点无奈,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死结,怎么理都理不开,只好叹了口气。说道:“我爱你,我们又有和儿,你肚子里还有我们尚未出生的孩子。我从没有想过抛弃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也不会有人硬逼着我们离婚。你现在也是高级干部了,不能还象当初我们结婚前那样,总是儿女情长,考虑问题也不能只考虑道德层面,还要考虑对敌斗争的策略。既然中央和老蒋都没有公开质疑我和你、倪华的关系问题,我们能不能不要自弓和自己过不去,先模糊处理好不好?”

    唐星樱眼里蒙上一层薄雾,抽泣着说:“不好,你是我男人,是我孩子的父亲,我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我丈夫的爱。不要说是倪华。换任何人都不行。再说了,这个事情到最后你也做不了主,现在是没有人逼着我们离婚。到时候只要有人说八路军高级将领搞一夫多妻,我们岂不是还得离婚?我觉得你在欺骗我

    想起自己的身份和八路军的纪律,刘一民就觉得头大。现在是唐星樱这样说,倪华回来了恐怕也不愿意。她们都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女性,追求的就是婚姻自主,谁都不会愿意与别人一起共享一个爱人。

    刘一民不好直接回答唐星樱,但不回答又不行。想了想就说:“我们结婚这么长时间。算得上夫妻恩爱了,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你跟着我南猛的战,吃的苦我心里都有数。婚姻只是一种形式,只要有爱,其它的都不重要。你现在认真想想,可以选择爱我和不爱我。无论你选什么,我都尊重你的意愿。”

    唐星樱说:“我有选择的权力么?选择爱你能怎么样,选择不爱你又能怎么样?”

    刘一民一听,觉得唐星樱开始沿着自己的引导思考问题了,赶紧说:“你要是选择还爱我,倪华回来了事情也好办,大不了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你可以先回西安,到中央党校学习,等孩子出生后,就在中央机关或者陕西省政府工作。将来,中央一定也会让倪华去西安学习,到时候你再回我身边来团聚。要是你不想回西安。也好办。我们要不停地打仗。过段时间主力就可能集中,组成野战兵团,打歼灭战。这山东以后要形成内线、外线两部分,我要率主力去外线作战,内线根据地的工作由山东局主要负责,你带着孩子留在后方,让倪华随野战医院行动。总之。不让你们两个见面就走了。当然,这样处理的前提都是你和倪华两个都爱我,能互相接纳对方,反正现在中央也承认倪华的身份。要是没有人追究,我们暂时就模糊处理。要是你心里卑视我,不愿意再过下去,选择不爱我,兆州协强,也不怨你,缘分尽了谁也没办法,我们离婚就是月唐星樱一听。泪水流的就更厉害了:“说来说去,你都是在欺负我。你就不会告诉倪华,我们过的很幸福,让她死了那条心么?我告诉你,我自从和你结婚后从没有想过离婚,你要是敢背良心不要我和儿子,我马上死给你看,让你心里愧疚一辈子!”

    刘一民心里焦躁,大战在即,多少事情等着处理,怎么能被这些家庭琐事缠的焦头烂额么!就赌气说道:“要是倪华回来也和你一样,这样和我纠缠。让我无法工作、休息,那你们两个我谁都不要。一个人过就走了。鬼子这么多,天天在杀人放火。我是八路军在山东部队的最高长,任务是带领部队消灭鬼子,赶走侵略者,而不是陷在儿女私情中不能自拔。纠缠于和你过还是和倪华过的问题。再说了,现在是战争斗代,子弹不长眼,那么多烈士都牺牲了,我也不可能总是那么幸运。上次瑶光牺牲的时候就爬在我身边,如果是白天,日军看见击中了那么漂亮的女战士,很快就会知道她是高级领导人的眷属。恐怕炮弹、子弹就会一股脑儿打过来,说不定我当时就牺牲了。从这个情况看,我也不是什么神仙,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下次战斗还能不能活下来都很难说。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听到我牺牲的消息

    唐星樱一听。再也顾不得和刘一民致气了,扑上来一把抱住刘一民,吴着喊“我不许你胡说,我不许你胡说”。

    刘一民见总算是雨过天晴了,趁热打铁小心翼翼地把妻子抱上床,自己挨着她躺下来,两口子拉着手说话。最后,唐星樱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倪华回来后,她就回西安去学习,待孩子生下后,就在西安工作。等孩子大一点再来与刘一民团聚。

    解开了唐星樱的心结,刘一民总算是放下了心,一夜好睡。

    早上起床后。刘一民自觉心中筹算一定,就等时机成熟时给日军来个连环套。因此,就兴致勃勃地领了一个班的警卫战士上山打猎。结果运气不错。竟然打了五只野猪,还捎带着打了一堆兔子和山鸡。回来洗录干净后。又让李帅领着战士们去采摘了一些山韭菜小蒜和黄黄苗等野菜,把野味分给各部队打牙祭,自己拿了一只兔子、一只让。鸡,从炊事班要了面粉和一口锅,把面弄成恰面胚。用山鸡熬了一锅浓香的鸡汤,把兔子用竹签子串起来,抹上油和调料。在自己住处的院子里支起架子,烧烤起来。

    唐星樱中午回家,老远就闻见扑鼻的香味,一进院子,就看见刘一民脸上熏的一道一道的,正在翻动烧烤架上的兔子。陈梅生和儿子跟在刘一民屁股后面,儿子的嘴角流着口水,正眼巴巴的盯着父亲手里不停转动的兔子。

    唐星樱心里一阵恍惚,这男人啥都会、啥都好。就一点不好,太招人爱了。要是没有那么多姑娘喜欢他,该多好啊!

    见唐星樱回来。刘一民笑嘻嘻地说:“老婆,烧烤马上就好。碗筷我都准备好了。你去把锅里的山鸡肉捞出来,我马上要用鸡汤给你做涂面,保证让你吃上香啧啧的恰面。”

    唐星樱累了一上午,也饿了,直接拿碗把山鸡肉捞了出来,领着陈梅生和儿子就吃开了。

    时候不大。刘一民就把兔子烤好了,用刀切好,端到唐星樱面前,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顺口说了句“老婆大人请品尝”逗得唐星樱莞尔一笑,说了声贫嘴,就拣了块山鸡肉塞进了刘一民的嘴里。

    刘一民尝了一口,满嘴都是香味,笑着说:“我的手艺还不错,跑济南城里开个饭店都没问题。”说完就慌忙去做涂面了。

    等恰面端上来。唐星樱领着陈梅生和儿子已经把鸡肉、兔子肉吃了个一干二净。小政和还不停地喊着“爸爸要。”

    唐星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太好吃了,结果一下子就吃完了,连给刘一民留的那一份也吃完了。

    刘一民说是不怪老婆和儿子嘴馋,主要是太少了。等回头有时间了,就多烤点。让同志们也来过过瘾。现在啥都不说,赶紧吃恰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唐星樱一看刘一民做的恰面,就见碗里飘着嫩绿的山韭菜小蒜和野菜,汤油烘烘的,用筷子一搅,里面竟然有新鲜的蘑菇和粉条、海带,加上雪白韧性的面条,简直是色香味俱佳,就觉得食欲大开。喝了口汤,醇厚中透着野菜的清香,就笑着说:“日子要是能一直这样子过下去,那我真的算是幸福女人了。”

    刘一民一听。怕旧话重提,忙说:“只要我有空,就想法给你们改善生活。赶紧吃饭,我也饿了

    这顿饭吃的是满口生香,刘一民自己吃了两大碗,连唐星樱也吃的额头上都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子。

    吃过饭。唐星樱又去忙着办她的妇女干部培班了。刘一民也回到师部,给主席双曰封电报。询问有无倪华的消息另外报告了倪华回来略。川安排唐星樱回西安学习待产的事情。

    时间不长,钱壮飞就送来了主席的回电。

    电报上说倪华已经到了香港,前一段确实是被国民政府住香港的人员缠住了,想让倪华直接去武汉见宋美龄。倪华由于考虑押运的物资必须安全送交我军,坚决不去。结果暂时失去了自由。今天上午,倪华已经恢复了自由,来电要求迅乘船北上。但沿海均被自军控制,商船只能在日军控制的天津塘沽港或青岛港靠岸,接受日军检查后,才能卸货。主席要求刘一民务必设法让商船靠岸,确保物资和人员安全。至于倪华回来后,唐星樱同志是否回西安学习的问题,主席说的很委婉,过去的问题要客观看待,唐星樱、倪华都是中华好儿女,是我党、我军非常宝贵的女干部,都为革命立过大功,不能厚此薄彼。唐星樱同志如果坚决要求回西安,中央可以调她回西安工作。不过,现在日军封锁了山西的交通要道,徐州又马上可能丢失,从鲁南去徐州坐火车也不可行。唐星樱同志又必然会带孩子同行,万一出事,损失不起。唐星樱同志的岗位本身就在教导师,在山东局,在刘一民同志身边。建议最好近期不要考虑回西安,生活小事,妥善处理就走了,不必要做无意义的故意撇清。即令是刘、唐离婚,唐星樱同志有孕在身。还要照顾孩子,还是留在主力部队、留在刘一民同志身边比较安全。

    陈云同志也来了电报,通报了和倪华的联系方式。

    看完电报,刘一民开始觉的主席有点莫名其妙,这不明摆着让自己犯错误么?倪华回来了,唐星樱又不让回西安,这下好了,两个女人遇到一起,自己算是架到了柴火架上,非要被烧烤个皮焦里嫩不可!再说,让同志们和外界知道自己同时有两个妻子,那还怎么做人么?主席说的轻巧,就是离婚也不让唐星樱离开自己,这是唱的哪一出么?

    稍微想了一下,也就释然了。主席这是妥协政策,可能有的同志不愿意让身世复杂的倪华和自己在一起,以免时间长了出问题,又没有办法阻止从美国一心赶回来的倪华,就只好不让唐星樱回西安了,目的是减少一点倪华对自己的影响。看来,倪华要想真正赢得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还需要时间啊。

    再一想,陈瑶光的事引的主席、老总勃然大怒,都在电报上对自己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为什么遇到唐星樱和倪华就不一样了呢?主席不但不怒,反而苦口婆心地找理由劝说自己呢?原因不言自明,唐星樱是久经考验的老红军战士,组织上信得过她。而倪华,虽然出身复杂,但她本人与国民党没有其它瓜葛,是清白的知识分子,再加上挽救自己生命和在美国立下的大功,假以时日,同志们还是会真正接受她的,这与陈瑶光曾被戴笠逼迫的背景大大不自不过,这样一来,恐怕倪华和唐星樱都会觉得委屈。有自己的难受在后面呢!

    把电报拿去给罗荣桓看时,见罗荣桓也是一脸郁闷,一问才知道主席单独给罗荣桓了电报。要求他协助刘一民做好唐星樱同志的工作,正确处理此事,务必保证不因为家庭琐事影响工作。

    罗荣桓看着刘一民直摇头。弄得刘一民脸上火辣辣的,急忙说:“这不怪我,绝对不怪我。你不要这样看我,好象我犯了多大错误是的。”

    罗荣桓眼一翻:“不怪你难道还怪我不成?”

    刘一民苦笑了一下,不想和罗荣桓纠缠,听他教刮,就想扭头就走。

    罗荣桓叫住他,说道:“倪华的表现很好,立了大功,赢得了组织上的信任。她回来,我和同志们都欢迎。不过,唐星樱同志参军以来,也走出生入死、屡立战功,而且你们夫妻感情很好,又有孩子。这个事情就难办了,不说你想不想离婚,唐星樱现在和结婚前你们闹别扭那时候不一样了,恐怕打死都不会同意离婚。原来的去西安学习的办法倒也是一个权宜之计。现在这个办法中央又不同意,我想了半天,觉得事情很难办。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刘一民知道罗荣桓是好人。是君子,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就对罗荣桓说:“你是政委,主席把任务交给了你,你看着办吧。我宁可当单身汉,也不愿意再惹麻烦了。”

    罗荣桓扑哧一笑:“你要是有那骨气,也不会是今天的局面了。算了,不和你说了,等倪华回来后再说吧!”

    晚上,刘一民主持召开了山东局和山东军区联系会议,听取根据地建设情况的汇报。

    各位书友大大,马上就要狂扁日军了,请各位观看刘一民如何北上南下、东拉西打,将日军的战略部署搅愕支离破碎。请投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