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一九六章 袭取太原(九)

第一九六章 袭取太原(九)

    f盘石车站建于哑年。规模小得放个响屁全站都能听q引。飞骑兵联队这个大尉教币哨兵的做派早已落在鬼子站长守备小队长的眼里。二人慌慌张张就跑了过来。立正报告后,鬼子小队长就说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大尉阁下非常傲慢,拿出一张写着命令的纸,自己又看了一眼,连让站长和小队长瞧都不瞧一下就说奉命来这里执行特殊任务,要站务人员和守备队全体集合,准备配合行动。

    鬼子站长和小队长都觉得很诧异,因为事先没有接到任何命令,就想询问一下到底是什么任务。嘴刚张开,就被那大尉噼里啪啦煽了几个耳光。煽完了,鬼子站长和小队长只好乖乖地把人员集合了起来。

    还真别说,这日本人素质确实不错。执行命令很到个。连机枪掩体里的士兵都被叫了出来。

    那骑兵大尉把站务人员中的两个中国人拉出来,拨拉到一边,然后什么也不说,嘴里就崩出一个汉字:‘杀!,鬼子站长和小队长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群早已下马列队呆在一边的骑兵就乙经杀了过来,奇怪的是这群骑兵很少用马刀,手里端的都是没有见过的新式步枪,步枪上的三棱刺刀着寒光。

    再友布。乙d吐忧。

    见骑兵们的刺刀捅进了自己士兵的身体,鬼子站长和小队长再愚蠢也知道这是支那军人伪装皇军偷袭来了。鬼子小队长凶性大,嘴里大声喊着命令,手就要拔出战刀迎战,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只飞镖颤巍巍地插在他的喉管上。鬼子小队长临倒下前。眼睛余光瞥见了那个骑兵大尉笑吟吟的眼神。

    这个时候的鬼子劈刺技术很强,一般情况下,三个人结成一个小三角阵,与士兵对刺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遣憾的是,那是与一般的士兵对阵”象今天这样的情况。鬼子兵都列队站的整整齐齐”无法散开形成战斗队形,加上遇上的又是特战队,结局是必然被杀死。

    处理完鬼子守备小队后”伪装成鬼子骑兵大尉的赵勇刚就把那两个中国人叫过来,询问来往火车时间和警备情况。

    这两个中国人都是车站的职员。见这队骑兵屏杀日本守备小队,自然知道是打回来了。忙把火车时间说了一下,把鬼子军列的警备情况赵勇刚一听,一个小时后就有一列从北平开往太原的军列通过这里。麻烦的是军列前后各有一辆装甲车,雾要费点心思。

    赵勇刚命令中队配备的电台报务员向张洪涛报告,要求派部队带重武器前来助战斗协助搬运战利品,自己领着特战队在站外四米左右的铁轨下埋设了电起爆炸药,交待配属的工兵,这此炸药专炸军列后面护卫装甲车。想了想”为了安全,把配属二中队的两门火箭筒全部配置在这里”可以随时向装甲车开火。然后又带着队员们在站外3里远的地方。选了个陡坡处开始扒铁轨。有队员建议这里也应该埋设炸药包小炸前面的装甲车。

    赵勇刚摇摇头,说是不用浪费炸药扒掉铁轨,做好伪装,制造翻车就行了。

    等张洪涛率领教六旅赶到时。赵勇刚领着二中队已将铁路钢轨拔掉了一节。张洪涛一声令下,教六旅近万名官兵齐动手,又忙乎了力分钟。足足扒掉了四米长的钢轨。看看日寇军列马上就要到了,张洪涛这才命令部队在铁路边埋伏起来。将火箭筒集中起来,准备战斗。

    4点匠分,军列终于开过来了,前面是一辆装甲车开道,中间是军列。后面是一辆装甲车护送,下盘石车站一切正常,站台上的啃兵持枪警戒,军列停都没停,拉过汽笛后,向前开去。

    预想中的翻车事故如期生。先是前面开路的装甲车冲下了路基,挨了几火箭弹,弓了车上弹药殉爆。紧接着长长的军列咆哮着冲下路基。向坡下冲去。很快,丰头就翻滚开了,带动着后面的车厢也倾覆在地。

    后面护送的装甲车,在被炸药包炸后,又挨了两枚火箭弹,眼见也是不行了。

    火车一翻,教八旅的战士马上就向火车冲去。

    这趟军列运送的除了武器弹药和其他如棉衣等补给外,还运来了从日本国内补充太原驻军的隙口名士兵。这下热闹了,死在车上的鬼子不说了。清醒的、晕晕乎乎的,全被教六旅战士的刺刀又过了一遍。直到确认装甲车小列车上再没有一个活人,张洪涛才命令部队迅搬运物资和武器弹药。特别是列车上用来防空的高射机枪,由工兵负责迅拆卸。說閱讀,盡在

    部队转运物资的时候,张洪涛让赵勇刚把那两个铁路职员带来,询问他们知道不知道娘子关日军守备情况。

    那个时候中国农民绝大多数都是文盲,这两个人能当铁路职员,那都是有一定文化基础的,自然对许多事情都比较了解。据他们说,自从娘子关失陷后,日军主力前往太原参加会战,娘子关成了日军的后方。

    加上距离石家庄和阳泉、太原都不远,又有铁路,鬼子增援很安便。所以。娘子关上只有约一个大队的日军。

    张洪涛和政委符竹亭、参谋长何明亮一商量,决定修改作战计划。迅攻占娘子关,这一下等于关上了江西的大门,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阳泉和太原的鬼子必然会倾尽全力来争夺,达到彻底调动敌人的目的。如果夺取娘子关顺利,可以以娘子关有利地形为依托,吸弓鬼子来攻,择机采取伏击战法,重创日军一部分。

    几个人都是老红军,又是高级指挥员,临敌决断能力都很强。这一见娘子关空虚,哪里会放过重夺雅关的良机?于是,侦查连被派出去了。留下补充团、辐重营打扫战场,主力就开始向娘子关方向运动了。

    这个时候”日军的侦察机现了下盘石车站附近的异常情况。很快就现了倾覆的军列和教六旅负责打扫战场的补充团河辐重营。

    张洪涛知道,日军侦察机马上就会招来一群日机”急令补充团、佃重营加快打扫战场度,迅撤离隐蔽。

    张洪涛的判断是正确的”时间不长。六架日机就飞临下盘石车站上空。微退动作慢了一点的补充团三营九连,被敌机追逐着轰炸小扫射。虽然补充团河辐重营马上就组织对空射击,击落了一架敌机,但九连还是彻底被打残了,田多人一个连。活下来的不到的个,大部分战士都牺牲在敌机轰炸下。看得张洪涛心里疼的直哆嗦。

    剩下的五架飞机刚飞走”补充团的战士们刚想去收容烈士遗体,天边就又冒出来了一群黑点,张洪涛严令部队分散隐蔽。不能暴露在敌人空中火力下。

    果不其然,这次敌人来了8架飞机。在娘子关到阳泉之间反复拨索。寻找我军。

    张洪涛这才明白,日军飞机不但作战技能高”而且密度大,这要是部队在白天强攻敌人阵地,光是这此飞机都能让部队不死也脱层皮。

    符竹亭喃喃自语:“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快刃万人顶不住日军7万人进攻了,也总算明白师长为什么总是选择夜晚伏击了。”

    张洪涛没办法,只得命令部队隐蔽待命待天黑后,再向娘子关运动。

    就在晋东兵团大闹下盘石车站的时候。陈大勇率领的晋西兵团也同时向太原西北方向的古交动手了。

    配合陈大勇教七旅行动的,是赵治宇率领的特战大队三中队和李水牛率领的狙击大队一中队。

    这个时候,古交还只是一个镇,属于交城县管辖。也不像后世那样。因煤而名扬天下。日军在这里没有驻军,陈大勇他们一路过古交、河口,大张旗鼓地向太原逼去。目的是吸引日军注意,让他们出兵追击。

    此时,坐镇太原的是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司令官笠原幸华少将。

    板垃征四郎率二十师团和一o九师团南下后。笠原幸雄少将按照板垣征四郎司令官阁下的部署,将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摆在同蒲路北段,将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摆在正太线上,自己率领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堤支队、大泉支队和第五师团的工兵联队、抬重联队驻守太原。

    板桓君8日上午离开太原,旧日下午就出事了。先是飞机侦查正太线上的下盘石车站生军列遇袭出轨事件,接着是现太原西北古交、河口方向现支那部队,大约是支那一个旅。

    军列遇袭把笠原幸雄打了个趔趄。他知道,这趟军列除了猪重补给以外,还有刚从国内补充过来的讹口名士兵。这此人原计划是弥补察哈尔派遣兵团作战损失的,现在倒好。还没有上战场就为天皇陛下捐躯了口卑鄙的支那人、该死的支那人!

    笠原幸雄一面严令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的披原诚一郎少将迅出动。肃清正太路周围的支那偷袭部队,确保正太路畅通无阻;一面令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严密监视出现于古交、河口的支那部队。

    下达完命令,笠原幸雄少将立即将上述情况以及自己的处置措施报告了板烦征四郎中将。

    板桓征四郎中将接报后,与参谋长西村利温大佐、二十师团师团长岸文三郎中将九师团师团长山岗重厚中将进行了紧急磋商。

    结果一致认为一、支那军三路活动,意图是避免我重兵集团打击。

    二、为了防止正太线上活动的支那军偷袭娘子关小切断正太线,独立混成第5旅团应将主力置于阳泉和平定,随时支援娘子关作战,航空兵每日白天应多架次、不间断对娘子关以及同蒲线之各要点巡航侦查。

    娘子关守军要严防敌人偷袭。三、独立第一旅团抽调一个大队,配合堤支队小大泉支队迎击古交小河口方向袭扰之支那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主力由忻州沿铁路南下,至阳曲西进,迂回包抄古交小河口方向支那军。四、二十师团、一批师团在霍州清剿支那骑兵集团的行动暂时中止。为了确保太原地区安全,明日早晨原路返回太原。尔后集中力量清剿太原周边地区,整肃占领区治安。

    几个侵略者头目形成一致意见后。就报笠原幸雄少将执行,并抄报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到了晚上口点,形势变化得让笠原幸雄少将目瞪口呆。他这边刚把堤支队小大泉支队和独立混成第一旅团的一个大队派出去,率队的堤不夹贵中佐就报告在太原晋祠方向与敌接触,经苦战暂时击退敌进攻,必须增加兵力。笠原幸雄少将无奈,只好将独立混成第一旅团的工兵大队派给了堤不夹贵中佐。同时严令已赶到阳曲的第二混成旅团主力连夜进击务必击溃支那军。

    这样布置下来,到了夜里点。堤不夹贵中佐终于报告支那军开始向西溃逃,部队正在追击。

    笠原幸雄少将刚喘了一口气。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就报告,娘子关告急,支那军主力乘夜色掩护,大举进攻娘子关。现双方正在争夺新关。一个大队的守军已经伤亡三分之一,披原诚一郎少将正率领旅团主力透增援娘子关。要求笠原幸雄司令官与石家庄方面联系,派部队迅增援娘子关。

    这笠原幸雄原来是关东军的副参谋长,6军大学毕业。能混到这个位置,当然不全是靠侥幸。这个时候他反而冷静了下来,对着地图认真研判。

    从图上看,南面,板垣君率领的主力现在追到了霍州,面对的不但是支那军的一支骑兵集团,而且还应该有参加忻口作战的支那重兵集团。古交x河口方向的支那军兵力仅仅相当于一个旅,却敢于向太原挺进,什么时候兵败如山倒的支那军变得这么肆无忌惮了?东面,突然冒出来的支那军竟然强攻娘子关。他们想干什么,难道是想把皇军进入山西的部队全数留在山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