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极限谋杀 > 第三十九章 最强警王
    半个月后,重案九组的成员结伴回到华夏。

    他们先去了帝都,这也是徐征的终点站。这是让柳青青绝没想到的地方。

    徐征竟然又回到监狱里。

    柳青青心说,他不是选择出来了么?已经净化完心灵了,怎么还回去?

    但徐征没多解释。

    柳青青、方骐和张晓妮没停留,继续坐高铁,回到邺市。当然了,柳青青很依依不舍。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他们仨虽然都按时上班,但并没什么太重的任务,较真的说,柳青青更像是文员了,方骐则时不时去北虎部队或警校,教一教那些新兵蛋子和学生。

    至于张晓妮,她跟警局的技术组走的很近,也把她的技术,倾囊相授给更多的警员,很多人也给张晓妮起个外号,叫技术一姐。

    柳青青曾经听到过一个消息,警技大赛还要重新举办,而且听说其他国家指明让华夏国的三人组不能变,还是柳青青、徐征和方骐去参加。

    柳青青也针对这件事,跟上头汇报了。表达了她不想参加的意思。

    原本以为这件事彻底过去了呢,这个警技比赛也跟他们仨没关系了,谁知道它还是来了。

    华夏警方竟然驳回了柳青青的请求,而且那天上午柳青青收到消息后,下午就跟方骐一起结伴去了粤州。

    柳青青打心里挺郁闷,但此外,她也有些开心。因为来到粤州后,她见到了徐征。

    隔了这么久,徐征又有些变化。虽然整体消瘦了,但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举手投足、言谈举止间,以前的影子越发的少了。

    柳青青心说,他真的变了,不过还是我喜欢的那个他。

    这三人当然还是以徐征为首,来到粤州军区去抓阄。

    华夏的队伍,这次还是第一组被派到无人区。

    在抓阄时,柳青青留了个心眼,她心说,我们总不能还是唯一的贼吧?这么一来,真就是去受虐了。

    柳青青当场还跟工作人员抗议了,她还特意放了一把狠话,如果非让我们当贼,我们罢工!

    方骐拿出力挺柳青青的态度,立刻附和。而徐征,只是咧嘴笑了笑。

    他们抓到签子后,拿起来一看,是警。

    柳青青松了一口气,心说这还差不多。

    但等坐上飞机,往西北的无人区赶去时,徐征竟又爆了句猛料。

    他告诉柳青青和方骐,说他没猜错的话,这次只有华夏组是警,其他五队全是贼。

    柳青青立刻呆住了。她反问,“不是吧?”

    徐征:“抓完阄后,我特意看了其他签子,也偷偷问过这件事了。”

    柳青青心说你妹的,这还怎么比赛?一队警对阵五队贼,早知如此,还不如我们当贼呢,毕竟当贼输了就输了,而当警察输了,被贼虐了一大通,想一想就更窝火嘛。

    但事到如此,柳青青想抗议也晚了。

    带着这种悲观的态度,这三人被蒙着眼睛,又来到无人区。

    还是那种玩法,在面包车缓慢行驶下,柳青青被推了出去。

    落地后,柳青青滚了几圈,等止住这种势头,她立刻把眼罩摘了。

    她想的是,要立刻行动起来,找到一切能用的武器,找到水和食物,然后准备跟其他五个国家的队伍厮杀。

    她睁眼看着周围的那一刻,还喊了句,“徐怪怪、蝎虎哥!”

    她想提醒大家,也让大家立刻聚在一起。

    但没等往下说呢,她愣住了。

    她所在的位置很特殊,眼前就是一个集装箱式的移动房。

    而且再一辨认,房前有一口井。

    柳青青对这一切都太熟悉了。她很纳闷,心说这是巧合?还是组织有意为之的?

    这三人想到一块去了,立刻都向移动房走去。

    徐征和方骐又检查着那口井,也试图弄出水来。柳青青直接钻到房子里。

    但跟上次不一样的是,这井彻底枯了,无论怎么弄,都压不出水来,而这房间里,既没有牛肉罐头,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更别说什么锈刀了。

    柳青青三人在房间内集合。

    方骐吐槽,“这次怎么搞?总不能就靠着这双手,跟其他队伍肉搏吧?”

    徐征想了想,提醒说,“别管这里了,去别的地方转转。”

    这三人倒是挺迅速,不过跑了一大圈,他们并没发现其它的移动房。

    柳青青直叫苦,很明显,这次难度太大了。

    他们仨总不能没有武器吧?在徐征的带头下,他们有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们找到一个树林,弄了些树枝树棍,又回到这个移动房内。

    这才隔了多久,柳青青手上就起了两个水泡,是刚刚折树枝树棍弄出来的。

    柳青青也突然觉得,他们仨像极了原始人,蹲在一起,用最原始的办法,试图做出锋利的木质武器。

    这还不算什么,突然间,移动房外亮了一下。不远处的天上,出现了绚丽的烟花。

    它把整个夜空照亮,但也只是昙花一现。

    柳青青跟徐征和方骐互相看了看,大家又都跑到移动房的外面。

    柳青青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有五组黑影,正结伴往这边走来。

    每一组有三个人,他们倒是挺“阔气”,要么拿着枪,要么拿着长柄刀,又或者是弩箭之类的。

    柳青青整个心都沉到谷底。她猜到了,这五组就是另外的五支队伍了,而且操蛋的是,他们还一起出现了。

    方骐冷冷的念叨句,“巴腊子。”

    他倒是拿出不服输的样子,立刻回到屋里,捡了三个树棍,重新跑出来。

    他把树棍分给柳青青和徐征。他还说,“拼吧!至少虽败犹荣!”

    柳青青盯着手里的树棍,心说怎么拼?对方有枪。我们要是一起冲过去,估计没跑上几步呢,对方一开枪,我们就全阵亡了。

    柳青青因此冒出另一个想法。她说,“咱们先逃!”

    方骐:“怎么逃?对方五组人,想追咱们,太轻而易举。”

    柳青青一脸的无奈。

    徐征倒是突然一笑,喊了句,“有趣!”

    柳青青是真不知道趣从何来。

    徐征又提醒,“咱们就这么站着,迎接大家的到来吧。”

    他还分别抓住柳青青和方骐的手。当然了,他跟柳青青这么握着,与他跟方骐握着的含义大不一样。

    就这样,柳青青眼睁睁看着这五组人接近。

    她也做好了悲观的准备,明天华夏队就启程回家了。

    但接下来,又出现意料之外的事了。

    这五组人,板正的站在柳青青三人的对面。随后他们一个个的走过来,把手中武器,全放在柳青青三人的面前。

    柳青青一脸蒙圈样。

    等这十五个人都放完武器后,他们用英语一起说,“我们输了。你们华夏队是最强之队,也是最强警王!”

    柳青青喂了一声,方骐念叨句,“不是吧,有这么玩的么?”

    徐征倒是一句话没说。

    这十五人结伴,默默的离开了。

    看方向,他们奔向了无人区的外面。

    许久后,刮来一股风。

    柳青青被风吹着,发热的脑袋渐渐冷静下来。她问,“这次警技比赛,结束了?”

    徐征点头。

    方骐吐槽,“其他五队全部缴械,因此咱们赢了?这也算结束?”

    徐征又摇头,“其实还没完全结束。”

    他又指了指远处。

    远处出现了一辆面包车,它徐徐向这边开来。

    离近后,车上出现了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子。看肩章,他们的警衔并不低。

    柳青青还对其中一人有印象,是那个银发满头、满脸褶子的老人。

    他从别人手里接过三个黑盒子。等把盒子打开后,柳青青看到,每个盒子里都有两枚勋章。

    老人走过来,依次把勋章挂在柳青青三人的脖子上。

    这期间老人还说,“其中一枚来自于暹国,这也是暹国警方授予的最高荣誉,另一枚来自于瀛国,瀛国警方想对你们三人表示最高的嘉奖和感谢。”

    方骐挺直接,最后问了句,“咱们华夏呢?就没啥表示?别的国家可都下血本了。”

    这时有另一个男子走过来,拿出三个证书来。

    柳青青不由感慨,还是华夏国别出心裁,而且证书,对她来说是多么的熟悉。从上学开始,各种证书就一直陪伴着她。

    远方的夜空,又升了绚烂的烟花。一朵又一朵,一直持续着。

    这些警方高官,坐回到面包车,又低调的离开了。看得出来,他们不想打扰这三人独处的雅兴。

    柳青青三人,此刻把注意力也都放在烟花上了。

    徐征突然说,“都结束了。我想,咱们四个人,是不是一起去度度假。”

    柳青青第一感觉,“四个?”随后她秒懂,还有张晓妮。

    她也立刻接话回答,“好啊,去哪?我知道个地方,牙买加的尼格瑞尔海滩,听说很美。”

    徐征:“就去那吧!其实那里也是我一直最向往的地方,你们知道么?那里除了海滩,还有一样东西是很美的。”

    柳青青和方骐同时追问,“什么?”

    徐征:“教堂!”

    方骐嘘了一声,“不是吧老怪,你想去当牧师么?”

    但柳青青想到了另一个层面,她还稍微脸红了。

    她低声念叨,“好啊,去尼格瑞尔吧。”

    三人很有默契的一同笑了,伴随着这笑容的,还有夜空的烟花!

    黑色的夜空本是神秘的,在某些人眼里,还多多少少有些惊悚,但正因为有了烟花的出现,也因为有了流星的飞逝,让这里充满了美丽!

    (全书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极限谋杀》,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