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神机少主 > 第335章 最大的嫌疑人
    看到医院的后花园,朱天阳不屑地笑了笑,“顾耀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顾耀城底气十足,“朱天阳,你想让我说什么?难道,你认为,我就是那个毛贼的幕后指使吗?”

    此言一出,正合朱天阳的心意,但现在无凭无据,朱天阳不想冤枉人,“哼,一人做事一人当,何必这么遮遮掩掩?有本事的话,当面对决,这样,岂不是更好吗?”

    余得水当然也毫不客气,“某些人,做事情就跟老鼠一样,见不得光啊!”

    他们两个人在何芳面前,指桑骂槐,令顾耀城非常气愤,“朱天阳,你这样说话,就让我低看你了,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绝顶的男子汉。”

    余得水想说狗眼看人低,话还没出口,却被朱天阳做手势制止了。

    朱天阳现在听着顾耀城的话,反而觉得,这个顾耀城,非常冤枉似的。但是,所有的证据和行踪,都指向了顾耀城。

    何芳看着他们也是心累,本来,她对顾耀城就非常厌恶,现在,三个男生在这里互相指责,但又无法揭穿,何芳生气地说,“好了,你们都说完了吗?我需要休息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让周美佳在这里陪着我,就好了。”

    朱天阳看了看何芳的脚,虽然用白色的纱布包裹,但已经并无大碍了,预计第二天,就能出院。朱天阳本来在伏龙山的天地中药厂,都忙碌了一天了,现在这么一折腾,确实非常劳累了。

    “好吧,何芳,我们准备离开了。你好好休息。周美佳,好好照顾何芳,有事情给我们打电话,我们第一时间赶过来。”朱天阳再次叮嘱。

    “好的,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周美佳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挥手告别,关上了病房的门。回来就说道,“何芳,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窃取邹医生的手机内容呢?我怎么感觉,这个顾耀城,好像身正不怕影子斜似的,说起话来,还底气十足呢!”

    何芳叹了口气,把脚放在地上,慢慢站起来,周美佳吓了一跳,立刻搀扶她,“啊,何芳,你的脚还没好呢!怎么可以站在地上呢?”

    在周美佳的担心中,何芳居然慢慢地站了起来,脚踝还是感觉有些木木的,不太灵敏,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真是奇了怪了,现在我的脚,已经不疼了,朱天阳还真有两下子,点点穴位,捏了捏,就好了一大半。看来,我的骨头,真有些错位了?”

    何芳一拐一瘸地去看了看窗台上的花,又拿着自己的保温杯,喝了一苦水。周美佳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生怕她再出什么意外。

    “你怎么样啊?不能走太多的路,赶紧回去休息!”

    “没关系的,你看,我这不是已经正常了吗?”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医护人员在外边说话的声音,“注意休息,嗯,还有一包药,晚上吃!”

    何芳听到声音越来越近,赶紧转身坐回原位。假装依然脚疼的样子。周美佳又生气,又好笑地瞪了她一眼,“真是淘气。”

    医护人员进来,简单询问了一下,叮嘱何芳继续休息。看看没什么事情,就离开了。

    朱天阳和余得水,走到医院的外边,专门在暗处盯着顾耀城,看看那辆白色的轿车,到底是不是他的。没想到,并不是顾耀城的车子,他开的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那辆白色的轿车,依然停在院子里,没有任何动静。

    “走,把车子的号牌记下,让刘大海找人查查,或许,还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把号牌记下之后,朱天阳和余得水,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正要开门,突然发现,门把手上,有一张纸条,朱天阳以为是有人发的广告,随手一扔,扔掉了。

    “别……老大,我看纸条是手写的。”余得水赶紧把纸条捡了回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查看纸条上的内容。

    朱天阳也被纸条上的内容吸引了,居然有手写的纸条,这就稀罕了,“哦,这年头,发广告还有手写的,不可能吧。”

    “这不是广告,而是写给你的纸条。就像上次,放在你办公室的纸条一样。”

    朱天阳恍然大悟,看来又有人来送纸条了。

    停车场微弱的灯光下,朱天阳接过纸条,仔细地看了看,只见,上边有一行字,“窃取你信息的人,就在你们附近。”

    只有这么一行字。

    “什么?窃取信息的人,就在咱们附近?那会是谁?”

    朱天阳谨慎地环顾四周,看停车场人来人往,都匆匆而行的样子,任何一个人,都看不出有什么可疑的。

    “咱们先坐进车里再说。”朱天阳打开车门,来人坐进车里,从车窗向外观看,以防止被外人看出他俩。

    “这是谁给咱们的纸条,他怎么知道,窃取信息的人,就在咱们附近?”余得水趴在车窗上,查看外边的情况。

    “这个不太清楚,说明这人并未远离。”朱天阳继续说道,“难道,纸条上所说的人,就是顾耀城,这小子的嫌疑最大。”

    余得水也点了点头,“是啊,我一直在怀疑他,但是,刚才我们不是敲山震虎了吗?但是,这个人理直气壮,好像并没有任何可疑的行为。”

    余得水这么一说,朱天阳无话可说,现在没有抓住现行,谁也无法确定,到底是谁窃取了邹大伟手机里的信息。

    他俩正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余得水的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叫了起来,“饿了,吃夜宵的时候到了,我们要不要到外边路边,吃点夜宵,现在正是吃煮串串的大好时机呀。”

    “是呀,可是,咱们两个男人,去吃多没意思……”朱天阳没什么心思吃煮串串。

    “我有主意了,韩梅梅不是在这里吗?她家在这附近,有分店吗?如果有分店,我们可以去捧个人场,吃点烧烤,也是不错的选择。”说道烧烤二字,余得水的嘴里,直流口水。

    说来也巧了,提到韩梅梅,正好看到韩梅梅从医院大门口进来,手里拎着一提纸,大概是买给他老爸用的。

    “喂,韩梅梅!”余得水摇下车窗,大声喊道。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