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436章 江映雪的到来
    而此时,就在所有人围观这个女人的适合,唯独田甜,一个人落寞的慢慢退了出去,带着一丝落寞,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当然,这一切,其他的女人都看在了眼里,可是却都不明白,田甜到底怎么了……

    楼下客厅,江映雪此时就如同小女人一样扑进了寒流的怀里,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不断的从她的双眼中滴落下来。

    寒流紧紧的搂着她的肩膀,慢慢帮她擦拭着泪水,不断劝解着:“别哭了,我们忘掉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江映雪点了点头:“寒流,谢谢你,我做了这么多错事,我……”

    “别说这么多了,不是跟你说了么,忘记以前的一切!”

    “可是……可是田甜……”江映雪咬着嘴唇,双眼再次一红!

    寒流抚摸着她的秀发,温柔的说道:“放心吧,我会帮你跟她解释的……”

    江映雪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刚刚我过来的时候,见到范儿了。”

    “范儿?”寒流的眉头微微一皱,自那一次见到噬魂老道之后,范儿就凭空消失了,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呢:“他怎么了?”

    江映雪此时也是眉头紧锁:“我这一次见到他,感觉他比以前的修为要高出数倍,而且这些力量似乎全部都是来自地狱。于是我连忙查了相关的资料。书上说,创世神开天辟地,制造出了现在的这个时间,但是他的邪气上升,正气下落。”

    寒流点了点头:“是的,他的邪气化作了宙斯!”

    江映雪连忙道:“不……不止是宙斯,其实,当初还有一部分邪气,被正义之气夹杂在其中,无法飘入空中,很小部分的邪气于是就依附在了人间的人类身上,所以现在的人类,才会有很多的大凶大恶之人,而更多的一部分则是落入了地域,在那无人的空间之中到处飘荡!”

    “你是说,范儿现在已经得到了地域之中所有的邪气?”寒流的声音渐渐变得严肃!

    “我可以确定他得到了全部,但是,似乎他还没有完全炼化,否则,我不可能在出现在这里,因为,如果他真的完全炼化,那么我早就死在他的手里了!”

    寒流轻轻抚摸了几下江映雪的头:“就在这里住下吧,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江映雪低头嗯了一声。跟在寒流的身后慢慢的朝着二楼走了上去。

    其实此刻的寒流。心里是又郁闷又惊喜,郁闷的是事情居然还没有结束,自己看来,又要离开了,这该怎么跟自己这些女人解释呢?还有就是江映雪的事情,江映雪杀了田水扁,田甜又是田水扁的孙女,这事情,寒流还必须得解释。当然,这惊喜的事情,就是江映雪能够来找他,这种美的似乎是天仙下凡,就算是用倾国倾城这个词放在她身上也似乎没有描述出她那美丽容颜的女人,是男人,都想得到,是男人,就想将她按倒在自己的床上。

    欧阳依兰第一时间给江映雪安排了一个卧室,反正现在这别墅很大,房间也多……至于衣服,日用品什么的,也是一个电话,全部都送了过来。

    河面欧阳依兰交代了一下之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寒流轻轻的捏了江映雪的屁股一把,那弹性,那轮廓,几乎让寒流快要发疯。一捏完,寒流就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满脸通红的江映雪,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

    寒流从江映雪这边离开之后,直接来到了田甜卧室的门口,带着一丝苦笑,寒流轻轻的敲着卧室的门:“老婆……在里面么?快开门啦……”

    “没人,不在……不在……”田甜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委屈和抽泣,确实,这换做谁,心里都会不舒服,有些人可能当场就冲上去干起来了,但是田甜没有,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那个女人,是她老公,寒流的女人!

    寒流在外面听着田甜委屈的声音,心中猛然一颤,道:“老婆,让我进去好么?听听老公我跟你解释……”寒流在外面说了很久很久,终于,田甜也可能是被寒流这家伙的诚意给感动,最终还是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看着田甜哭的红肿的双眼,寒流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很疼……

    “傻瓜,你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呢?”寒流将门关了起来,搂着田甜坐在床上,一边帮她擦拭着泪水,一边问道!

    田甜坐在寒流的腿上,双手死死的抓着寒流的衣角:“我……我以为老公你不喜欢我,不要我了。”

    “傻瓜,我的小萝莉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是不是在想自己的爷爷?”

    田甜点了点头,整个人都伏在了寒流的身上。

    田甜的年龄很小,才刚刚过完十四岁的生日,但是田甜却很聪明,很多事情她心里都清楚,她离不开寒流,离不开这个神一样的男人,从第一眼见到寒流,她心里就认定了他。但是现在要让她面对一个杀死自己爷爷的凶手,而且还要跟她做好姐妹,这一点,她心中很难接受,田甜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迷茫!

    其实寒流何尝不知道田甜心里所想呢?思量了许久,寒流搂着怀中的田甜,温柔的说道:“如果你要是不愿意,那我现在就让她走,真的。”

    田甜浑身一震,寒流的这一句话,彻底的说明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如果自己真的让寒流赶那个女人走,他相信,寒流肯定会那么做。但是,赶江映雪走了之后呢?寒流的心中势必会留下一道不可残缺的遗憾。

    田甜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泪水再一次从脸庞滑落,就跟小孩子一样,双手死死的抱着寒流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唇就是一阵长吻,许久,才分开,带着略微一丝喘息,田甜说道:“老公,对不起,是我想多了,我知道爷爷做了很多错事,我心里只是有些想他罢了,毕竟,是爷爷将我养育成人……”

    寒流连忙用手遮住了她的嘴唇:“老婆,我知道,换做是我,我心里也会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