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426章 胡蝶
    阿海抓起桌子上放垃圾的铁盘子朝着寒流猛然砸去:“尼玛的,给脸不要脸,你特码的知道我……”话说到一办,阿海就被眼前的一幕个震惊了。 那被他砸出去的铁盘子居然诡异的从寒流那边转了一个弯飞了回来。此时阿海已经躲闪不及时。

    整个车厢只听见“哐!”的一声巨响,将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拉了过去,只看见阿海的脸上盖着一个铁盘子,已经完全的凸了出来,将他的整个脸面都印在了上面。但诡异的却是没有流出一丝鲜血。

    寒流睁大着双眼,道:“我说兄弟,你对自己都下的来这么重的手啊?真是佩服,太狠了!”

    胡蝶看着寒流,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但不知道是不是寒流的演技太高,胡蝶居然从他的脸上发现的只有惊奇和诧异,许久,想了一下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将阿海拉着坐在了座位上:“我跟你说了,别太冲动,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坐在这里,好么?还有,我已经跟你说和很多次了,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将阿海狠狠的教育了一顿,而阿海看着寒流的眼神也充满的畏惧,坐在座位上闷不吭声,脸色铁青,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计划。

    胡蝶骂完阿海,转头对寒流笑道:“我想你刚刚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天生有鼻炎,并没有什么嫌弃这些大哥的心思,只是鼻子很难受而已,至于我老是往他这边看,也并不是看他,我是看他侧面的那个老奶奶。”

    寒流笑道:“你看她干什么?”

    “那个老奶奶有心脏病,现在这里空气不流通,而且比较闷热,这个老奶奶等下肯定会心脏病复发。”

    “你看的那么准?你是医生?”

    “家传的!”胡蝶笑道。

    “哦!”寒流点了点头:“那你怎么不治疗一下你自己的鼻炎呢?”

    胡蝶带着一丝笑意,问道:“难道你没有听过医者不自医么?”

    寒流摇了摇头:“我看,是你自己的医术没学到家吧?”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再好脾气的人被寒流连续刺激这么几次,也会发飙的,何况还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女人呢?

    “凭什么?就凭你刚刚说那位老奶奶等下会心脏病复发!”

    “你居然怀疑我的医术?好,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胡蝶现在是彻底的怒了,先前的那一份沉稳早就不知飞到了哪里。

    寒流笑道:“打赌?这不错,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但是我听说赌博,它肯定会有筹码的吧?”

    胡蝶咬着牙齿,怒视着寒流:“对,有筹码,你如果输了,你必须跟我道歉!”

    “好,好,那你输了了?”

    “我不会输?”

    “万一输了呢?”

    “没有万一!”

    “不怕万一也怕一万吧?”寒流撇了撇嘴!

    快到爆发边缘的胡蝶,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如果我输了,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寒流睁大了双眼,连腰都挺直了起来,但是下一刻却又恢复了先前的无精打采:“你把我当小孩子么?还任我处置呢,假如我赢了,我让你跟我上床你也跟我上?但是就算你愿意,你男朋友也同意?”

    胡蝶咬着牙齿,一字一句道:“他跟姑奶奶我没有关系,我是我,他是他,如果你赢了,你让我跟你上床,那老娘也就认了。”

    “好,有魄力!”寒流顿时来了精神,一巴掌拍在了身前的桌子上,而后对身边的那个还在云里雾里的农民工说道:“老哥,你是旁观者,我就请你给我们当一个见证人。”

    农民工木讷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道到底让他干什么。刚刚寒流和胡蝶两个人说的话,貌似,他一句都没听懂,只听清了上床这两个字,但是他们两个不认识,为什么会上床呢?就算上床,那为什么还要让他当见证人呢?

    此时,胡蝶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老奶奶,心中暗自计算着时间,按照老人现在这个状态,最多不会超过五分钟便会晕厥,而后嘴唇发紫全身抽搐!

    而寒流则是撇了撇嘴,掏出自己的爱疯5,慢慢的玩起了切水果,还别说,这游戏虽然弱智,但玩起来还真有些过瘾。

    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五个小时,最后,当火车停在了白石市的火车站内,寒流才收起了手机,带着一丝笑意对着胡蝶问道:“怎么样?我赢了!”

    胡蝶的脸色苍白,嘴中不断囔囔着:“怎么可能呢,不可能会这样,她明明……”其实胡蝶先前一直认为自己肯定会赢,于是当寒流说出那样的条件之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是没有想到现在却输了,想起向前答应的条件,胡蝶的脸色就变的更加苍白了,双腿不自觉的发抖,这家伙,不会真的要带我去开房吧?这还是老娘的第一次呢!

    寒流从上面放置行李的地方将自己的行军囊拿了出来背在了身上,而后对还坐在座位上发愣的胡蝶笑道:“小姑娘,以后别再这么自大狂妄了,世界上,还有你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谦虚,和气,与人为善,才是王道啊!”说完,拍着屁股就直接下了火车。

    听着寒流的话,望着寒流离去的背影,胡蝶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在自己输了以后,而不去计较赌注,要知道,她输的,可是她那完美的身体啊。在白石,有多少男人为了能够一窥她的芳容而不惜付出血本。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她身边的阿海,唯唯诺诺的问道:“胡蝶,我们也下车吧?”

    “下车干什么?”还没回过神来的胡蝶直接问道。

    “下去干什么?当然是回去啦,我们已经到白石了!”

    “啊?到白石了?那还不快下去?”胡蝶急了,连忙站了起来。

    阿海摇了摇头:“来不及了,火车又动了!”

    胡蝶这个时候才想到,刚刚那个男人也是白石的?她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问清楚,为什么那个老奶奶的心脏病没有复发,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这绝对不可能!要知道,她可是神医华安唯一一个入室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