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367章 虐杀
    寒流一连射出数道无形剑气,这还是他第一次以气御剑,而且一下子出数道凌厉的剑气,这种感觉,让他自己都微微一愣,因为刚刚那些剑气完全是他以真气力量将无边暴戾的气息给转化之后疾射出去的,也就是说,他是在借用身边的一切力量转化为他自己的剑气。

    “难道看穿了这个世界的力量终极规则,便能将所有属于这世界的力量化为自己的力量,一切力量都听命于我!”

    寒流心中一动,想到这里,四周又有数只怪兽冲了上来。

    这些怪兽,都被禁锢了原有的神力,但因为当初古阵阵眼的破坏,此处的怪兽,强者已经恢复了五六成神力,而弱小者也恢复了两三成神力,而且它们本就体型庞大,攻击力之强,如果进入人类社会,最弱小的一头怪兽都会造成巨大的杀伤,只怕元婴期的修真者才能单独将之击败。

    然而,看着这些冲来的怪兽,寒流却没有半点畏惧,他的双手再次挥舞而出,双手十指,十道凌厉的剑气嗖地一声传出,凛冽的剑气撕裂开无数浓郁的戾气穿射而去,围攻上来的七八头庞大怪兽均出痛苦的嘶吼声,有的当场被剑气所劈碎,有的似乎拥有强大的力量,竟然将剑气给化解了一部分,但寒流的剑气又岂是这些被封印了六七成神力的怪兽可以化解的,哀嚎声中,七八头怪兽同时被击退,死了三头,另外五头都受了重伤,望着寒流的眼神,有的竟露出了畏惧之色。

    寒流冷冷的盯着这些没有人性的怪兽,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终于又掌握了一种攻击方法,而且还能群击,但是,这里面的怪兽是在太多了,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数之不尽,看着越来越多的怪兽现自己并且冲了过来,寒流知道,这样一个个的打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双手向天,掌心向外,然后向内一收。

    顿时间,漫天滔天戾气如同滚滚黑云一样,肉眼可见的向着寒流身周聚集而来,寒流的双眼缓缓闭上,强大的剑意弥漫虚空,那滚滚密集而来的滔天戾气,出无数咝咝的碎裂声,随后,一条条劲气凝集成剑体,漫天上下,密密麻麻的黑色剑体出黝黑的光芒,越来越多。

    “万箭穿心!”

    无数的怪兽如同百万大军一样怒冲而来,寒流双目陡然张开,身子猛然向前一倾,顿时间,漫天剑体密密麻麻的出尖锐的呼啸声,如剑雨一样向前面铺天盖地的扫射而出。

    “噗噗噗……”

    无数道鲜血冲天而起,无数密密麻麻的剑体穿过一个个庞大的身躯,带射出浓浓的鲜血,痛苦的嘶吼声中,密密麻麻冲来的怪兽一倒就是一片,顷刻间便死伤过百,后方依然有无数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很快,这暴戾空间,浓郁的血腥气息更是弥漫了整个虚空,那些没有死去的异兽疯狂的撕咬着死去的怪兽,只要见了血便会扑上去,不论死活,张开血盆大口便撕咬着同类……

    寒流面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身上的杀气以及展现出来的强大能力,让那些略同灵性的异兽望着他的时候都露出了畏惧的神色,没有死伤的那些怪兽,也不敢再冲上来,仿佛是被寒流那狂暴的杀机震慑住。

    没有怪兽再冲上来,寒流连忙大步向着前面走去,那前面,那个没有任何异兽打扰的地方,或许就是他要寻找的地方。

    一路前行,不时有凶猛的怪兽扑上来,然而对于掌握了这片空间立领的终极规则之后的寒流来说,这些灵力被封印了大部分的怪兽根本就构不成威胁,杀戮越来越重,寒流身上的狂暴戾气和疯狂的杀戮气息也越来越浓,到后来,许多力量弱小的怪兽在他靠近的时候就纷纷怒出了胆怯之色,均被他身上迸射出的杀伐之气所摄!

    杀戮无边,所过之处,尸体堆积如山,兽血铺就的道路上,寒流眉宇间带着凌厉的萧杀之气前进,不知走了多久,或许是那些修为强大的怪兽感受到寒流的强大与血性手段,竟然没有特别强大的怪兽靠近,偶尔有些口中或者身上散出刚猛神芒的怪兽出现,也被寒流以强大的剑气直接击退或者击杀。

    对于受伤之后懂得逃走的怪兽,寒流并没有乘胜追击赶尽杀绝,因为他的目的不再消灭这些封印的兽类,而是前方那处没有任何怪兽敢靠近的地方。

    行了足足十多分钟,前面阻挡的异兽越来越少,戾气却越来越浓重了,在这片空间,仿佛所有的怪兽都害怕靠近一样,躲的远远的,寒流越来越小心,踏足这片区域之后,放眼望去,只见前方出现一道道七彩光华,七彩花光交织的地方,笼罩着一个足有三四个篮球场地大小的空间,在这片空间中,寒流肉眼竟然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只是隐隐看见里面似乎有一道庞大的白色东西静止着。

    “吼……”

    寒流再次以神识扫视过去,可是神识刚刚接触到那七彩光华,浑身便是猛然一震,耳膜几乎都要被震破,张开嘴来,只觉得灵魂就要从身体脱离出来……

    这一声鬼啸一样的声音来的实在太突然,寒流甚至还没来得及将扩散出去的神识收回来便被这狂猛的吼叫声所震慑。

    全身犹如被一股鼓荡的真气所灌注,充斥的整个身体几乎要爆裂开来,耳膜嗡嗡作响,脑海中也出现许久的嗡鸣之声,心口沉闷郁结,张开嘴巴,那体内的灵魂和心脏都剧烈狂跳,仿佛随时都要从身体脱离出来一般。

    寒流这一骇非同小可,这七彩华光交织的偌大禁锢之地中到底囚禁的是什么东西,怎么听上去似乎是怪兽的声音,而且,这怪兽吼叫之声竟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心中惊骇不已,寒流强行压制住灵魂出窍的冲动,将那一丝探视出去的神识硬生生收了回来,神识回归,身子这才猛然一震,涣散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清澈,全身真气鼓荡,那种难受的感觉和脑海中不断出的嗡鸣之声也终于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