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334章 凌家【跪求月票】

第334章 凌家【跪求月票】

    哭了许久,话还没有说完,冰露居然就沉睡在了寒流的怀中,寒流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走进了会所之中。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午夜时分,看着天上洁白的明月,寒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凌老头,你来了,事情都安排好了?”

    从不远处的黑暗之中,走出了那个地狱门的老者,来到寒流的身边,带着一丝恭敬:“寒少爷,我已经跟郭家还有我凌家的家主说了,他们也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他们已经在凌家等待您了。”

    寒流点了点头:“带我去吧!”

    老者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一角落,见四下无人,老者从怀中掷出一酒葫芦,那酒葫芦在两人的面前,顿时无限扩张变得硕大无比,老者笑道:“寒少爷,请!”

    两人上了葫芦之后,老者口中念念有词,整个葫芦微微颤抖了一下之后,就带着两人朝着天际飞去!

    大约飞行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徽省的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这个村子似乎与世隔绝一般,四周完全被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给团团包围,里面的建筑带着一股古代的风情。葫芦落在村口,老者在前,而寒流则是跟在他的身后,徒步穿过了这个山村,来到村后的那座连绵大山前。

    老者笑道:“寒少爷,马上就到了!”

    寒流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沿着山中有的一条隐蔽的小山道直上而行,道路变得越来越艰险崎岖,走了许久,上了最高的一座孤峰,在这里,已经见不到一个人影和踪迹,阵阵夜晚的山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令人精神为之一爽。

    寒流的双眼四下到处扫视,但怎么也感觉不到凌家大门的所在之处,他不禁暗自称奇,这凌家还真是隐蔽之极,刚刚这段路便艰险无比,如今到了这孤峰绝顶之上,放眼四望根本无处可去,难道这凌家是在虚空之中?寒流想着想着,不禁轻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望向那老者,等待他为自己揭晓答案。

    那老者也不解释,直接走到寒流身旁的一块巨大岩石边,而后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在那岩石上轻轻的敲打了三下,脚也在地下连续跺了三下。

    突然,那岩石居然慢慢的颤抖起来,而后机关启动,就听见“哒哒哒”的声响,整个岩石慢慢的向着上面收去。

    在岩石全部缩进了山体之中,寒流心头震惊万分,这机关,设计的当真是巧妙。目光所及,那石块后面,露出一个宽大的洞口,斜斜看去,一道道似已矗立了上千年的石阶出现在眼前。

    “见笑了,寒少爷请入内。”老者笑着挥手说道。

    稍微镇定心神,寒流点了点头,抬步走了进去。山内的石阶足有几千级,扶摇而下,直通地下上千米之深,就如一根倾斜的烟囱一般,若非亲眼所见,只怕自己是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等奇异所在。

    一路向下,寒气越来越重,到中途,突然有觉得气候温热了起来,而且下面还渐渐看见了一处自然光亮。

    终于到达最低处,里面一片通亮,放眼望去,只见这里道路平坦,有一个宽大的石门,银色的月光从石门外射入,照射着这洞府大门

    跨步而出,来到石门外,寒流抬头望去,天空中繁星点点,站在此处居然还真的看到了天空!心头的疑惑更加浓重,寒流实在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站在高峰顶端的时候明明向下看过,并无任何村庄之类的房屋存在,而且根本看不透山间雾气,可站在这山脚下,却能望见万里无云的晴空,这等景象就如同一种单面玻璃一般,从外面看里面,那是镜子,看不透,而从里面看外面,却能清清楚楚的看清一切。

    “来人是寒流寒少爷?”正在寒流心中惊讶称奇的时候,一个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寒流顿时收敛心神,抬头望去,只见一名大约在十五六岁的小孩大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身穿一套灰色的休闲服,浓眉大眼,充满阳刚之气。

    寒流点了点头,笑道:“请问你是?”

    “呵呵,我是凌家的少主,我叫凌天道,请跟我来,家父还有郭叔早就在厅内等候多时了!”

    那年轻人说了一声,带着寒流穿过石门外的一条长廊,长廊尽头又是一扇石门,穿过之后,眼前豁然大亮,耳中更是传来汩汩清水的流动声以及周围山野间的鸟兽之鸣叫声。

    这是一处巨大无比的古老大宅,整个大宅的布局可以用大气磅礴、雄伟壮丽来形容。

    在这洞天别府之中,寒流一路行来,整个凌家大宅当真用得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而且让人惊叹的是,这大宅多用巨大石块以及古木建造而成,这些古木看上去至少有千年历史,但到如今,却依然不见腐烂迹象,当真神奇之极。

    跟随凌天道转过无数廊坊,大约行了十来分钟,前面出现一坐宏伟的广场,广场上均由数丈宽长的巨大石板所铺盖而成,上面并非以平如镜,反而有诸多地方残缺破碎,坑坑洼洼却并未修复,但让人看上去却更有一种沉积而古老的韵味。

    广场足有两三个篮球场地宽大,穿过广场,对面出现一道长廊,长廊之后,寒流隐隐看见一坐宏伟大殿,大殿门口,八根足有两人合抱的朱红柱子支撑着神圣的殿堂。寒流此刻心里反而无比的平静了,一路走来,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现在倒让他见怪不怪了。

    “寒少爷,里面请,家父已等候多时。”凌天道将寒流带到殿外,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寒流点了点头,道:“小兄弟,谢谢你了!”话刚刚落音,殿堂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从里面走出两个年约四十来岁的汉子,一个风儒尔雅,一个笑面迎人。

    那个风儒尔雅的男人连忙走上前,道:“是寒流寒少爷吧?我们已经等待您多时了,我是凌家的家主,我叫凌九幽!这位是郭家的家主,郭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