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262章 三人同行
    寒流站在路边,被纳兰蓉丢在那里,心里只觉得她这么做,似乎是故意的。

    而在北京现代的车上,杜蝶儿侧目看了一眼纳兰蓉,有些无奈的的问道:“蓉蓉,你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女人了,哪里有将自己男人推到别的女人床上的女人啊,你还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

    纳兰蓉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疼色,神色却非常坚定,眼中闪烁着精锐光芒,很平静的道:“我是他的未婚妻,是他最合法的妻子,将来要陪伴他过一辈子的,既然心里已经接受了那些人,为何不再大方一点呢,我了解我的男人,他是一个不会被任何女人单独束缚住的男人,他是一条将来会腾升在九天高空的龙,我会一直在他背后默默的看着他,为他付出一切,我都心甘情愿。”

    杜蝶儿只觉得纳兰蓉已经无药可救了,摇头道:“好好好,你的男人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唉,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魅力,竟叫你连爱情都不要了。”

    纳兰蓉听了却是甜甜一笑,说道:“选择了爱上他,现在才真正知道我的爱情是什么。其实,人们恋爱的时候,付出之后都只想得到对方的给予,可是,爱情哪里有这么复杂,爱情只是单一的付出,爱他,我便会付出我的所有,只为让他开心,让他一切都顺利,看着他开心,看着他成功,看着他因为实现他的目标和理想而激动,我也会跟着高兴,跟着开心,他若是不高兴了,我也会伤心,也会落泪。蝶儿姐,其实,爱情真的没有那么复杂,真正的爱情,便是付出,不求回报的付出,我的爱情,拥有付出,也有回报,所以,我不傻,我很幸福!”

    纳兰蓉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大,神色也越来越坚定,只是双眼中却又流出了一丝晶莹,但她却又倔强的不让它们落下来,然后慢慢的让它们融化在自己眼眶之中。

    杜蝶儿被纳兰蓉的一番话说的愣住了,喃喃说道:“爱情就是给予,就是付出,不求回报,真是这样吗?”此时的她脑中开始努力的回想她与她老公在一起的时间。

    她有些迷糊了,慢慢的,脑中自己男人的镜像,居然慢慢分离解.体,而后慢慢出现寒流的模样,这,这怎么可能?杜蝶儿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问着自己。

    寒流来到一个角落,唰的一下,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雅兰家的大厅之中。此时,雅兰、阮婷还有顾思月三人正在卧室里试穿着白天从外面扫荡回来的漂亮衣服和鞋子!

    寒流点手点脚慢慢朝着卧室走去,当刚刚走到门口,寒流的鼻血顿时就从鼻腔之中pen了出来。寒流只看见三具白花华的身.体,在自己的眼前一晃而过!下一刻就听见阮婷的一声尖叫,而后,寒流就感觉一个ruan绵.绵,热.乎.乎的身体扑.进了自己的怀中。

    寒流看着怀.中只穿着比.基.尼的阮婷,无奈的抽了抽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就准备献.身了?”

    房间内的顾思月和雅兰在阮婷的一声尖叫之后,也看到了寒流,全都无一不是泪流满面!也不顾身上只穿着几块.遮.羞.布,慢慢朝着寒流走去。

    寒流看着眼前的三个女人,鼻子也是有些微微发suan,给了雅兰和阮婷一个爱意的眼神之后,对着顾思月笑着说道:“身体好点了么?还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顾思月在寒流说完这句话之后,泪水居然流的更欢了,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不断的点头。

    寒流左手抱着怀中的阮婷,右手则是将顾思月搂在了怀中,温柔的劝着:“我说美女,你到底哭什么?我这不是没死嘛!”

    “混蛋,你乱说什么呢?”阮婷听完寒流的话,顿时就有些不干了,原本海略显温柔的小脸,立马变得有些扭曲,抬起自己的小脚丫子,对着寒流的腿上不断的踢着,嘴上边踢还边骂道:“叫你乱说,叫你乱说!”

    寒流慢慢放开了两人,感受着这一刻的幸福,双眼更是在三人雪白的皮.肤上来回的打转!慢慢的,原先清澈的眸子,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似乎在其中快要喷出一道火花。

    雅兰是第一个发现寒流的变化,看着他下.面慢慢撑.起的大帐篷,脸色顿时一红,不禁暗碎一下,双眼中也慢慢腾起一丝雾水。

    寒流双手慢慢的朝着阮婷和顾思月的腰间搂去,而后猛然一个下华,在她们二人风满圆闰的屁.股上狠狠的mo了一把。那手.感,真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啊……”

    两声尖叫,在同一时间响起,阮婷和顾思月连忙双手捂住自己被突然袭击的臀,整个人都羞得全.身通.红,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她们二人还都是初子之身。

    寒流的嘴角轻.挑,带着一丝邪气的微笑,看着三个女人:“老婆们,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运动!”说完话,还不忘.吞.一口.嘴.里.的口.水。显得极为猥.琐。说完,连忙向前走了两步,将雅兰直接抱.在了怀.中,朝着旁边的床.上甩去,而后就是顾思月,再是阮婷。待三人都被他抱上.床之后,寒流这才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全身都脱了个干净。

    顾思月和阮婷从来就没有见过赤.身果体的男人,现在的她们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抓着手中的被子,不断的往里面钻,朝着墙那边缩去。

    而雅兰毕竟是过来人,脸上只是闪过了一丝.羞.涩,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心中有些犹豫,但是当看到寒流扑上.床,压.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她就立马将脑中的杂念全部抛了出去,整个身体如同一条华逆的蛇一般,在寒流的身.下来回.扭.转!

    寒流望着身.下的熟.妇,听着雅兰鼻息间阵阵交喘,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yin念,右手一挥,直接将她胸.前的遮.羞.布扯.了下来,而后快速度将她胸前的那一抹嫣.红韩在了嘴.中,

    ps:今天十一爆,求月票啊,兄弟们。跪求了。明天继续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