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248 攻占钓鱼岛(二)

第248 攻占钓鱼岛(二)

    寒流思索了一会儿以后,拿着对讲机说道:“现在,我和洪辰先上岛,所有人在距离一海里以外,原地待命!”说完,对着开快艇的那兄弟说道:“兄弟,开快点!我们先上去!”

    “是!”

    那人一说完,右手的油门就猛然提了上去!那一艘快艇犹如海上蛟龙一般,直接朝着以及能看到一丝轮廓的钓鱼岛开去!

    寒流站在快艇之上,一头银色的发丝,在空中飘荡,格外显眼,而钓鱼岛屿也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意念一动,一股膨大的精神力顿时从他的脑域之中倾泻而出,飞速的往前蔓延出去,短短的一分种左右,就已经将那巨大的岛屿全部笼罩。 而后一双犀利的眸子则迅扫视整个岛屿各个方位的情况,哪里哪里有重兵把守,哪里的防守又比较薄弱,哪里是整个岛屿的指挥部,等等一切的一切他都只是一眼扫过,却又强迫自己高度集中精神将所看到的一切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果然,日国人如以前一样,不敢把他们的护卫队放在岛屿之上。而是全部都分布在整个岛屿的四周海域边缘!

    拿出对讲机,对着里面发出了一声声奇怪的声音。

    除了白杨和洪辰,没有人能够辨认出寒流发出的这种声音的意思,而白杨和寒流之所以能够辨认,是因为在执行任务之前,在车上,寒流与他二人谈了整整十几个小时,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他都仔细的交代给了白杨,这次任务艰巨,绝对不能出丝毫差错,他输不起,华夏和华夏国的所有人们更输不起,如果这次失败,华夏在世界的地位将会急剧下降,而周边的弹丸小国,将会更加猖狂。

    所以,这一战,绝对不能输,而且一定要赢,还要赢的非常漂亮,赢的让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不敢小窥我华夏民族。

    当然,赢的漂亮那是共和国需要的,而在寒流看来,给予了警告的敌人,依然顽固不化的与他为敌,那就只有用血的代价告诉对方他的可怕,华夏需要仁慈的一面呈现给世人,可是华夏的强硬与威严,却需要血腥来铸就,失去了血腥味的强势都是不牢靠的!所以,这一次,洪辰的任务就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捏碎每一个与他对对战的敌人心脏!

    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实力为最重要,其他的,统统都是狗屁!

    钓鱼岛四周,无数的重型武器都对准了寒流的这一艘快艇,只要寒流的快艇出现任何攻击的苗头,他们将会毫不犹豫的将之摧毁。而且,在最快的时间,日国方面就将自己在钓鱼岛前发现一艘快艇的事情向中央进行了汇报。而后派遣了四艘船只准备将其拦截,或者是驱逐出钓鱼岛海域附近!

    早在来之前,寒流就知道日国会这么做,所以对眼前的这一幕,寒流只是一笑而过,对着开快艇兄弟道:“等下甩开他们!”

    而后对自己身边的洪辰说道:“兄弟,着几艘船上的人就先交给你了,千万不要引起岛上的日国人怀疑!”

    “放心吧!”洪辰的嘴唇一裂开,双手来回的搓着,仿佛是一个屠夫,立刻就要去杀那头已经被完全被捆绑住的猪一般!而后整个身体顿时腾空而起,消失在大海的夜幕之中。

    几艘日国的船只,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开到寒流迎上来的快艇四周,而奇怪的事情却突然发生,几艘船只就在快要将寒流的快艇包围住时,全部都赫然停止!而寒流的快艇乘着机会,直接从四艘快艇的中间缝隙中穿了过去!

    日国驻钓鱼岛附近的护卫队明显也是发现了这一端的异常,连忙通过对讲机以及无线电联系,却怎么也没人回答。

    洪辰的身影在寒流的快艇穿出日国船只之后就从空中落了下来,看的那个开船的小弟,是一愣一愣的,这寒哥身边的人,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

    洪辰此时的双手上都布满了鲜血,寒流笑道:“你丫这也太血腥了一点吧?”

    洪辰面无表情,面向钓鱼岛,双眼死死的盯着已经渐入眼前的日国护卫队,道:“对于倭寇,我恨不得将他们全部都五马分尸,轮他妻小!”

    很快,寒流的快艇很平稳的靠在了钓鱼岛的海滩边,在无数枪支的环伺之下,四五十名全副武装的日国护卫兵,端着手中的枪,对准了快艇上面的人,坚决不允许出现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情发生。

    寒流和洪辰从飞机上跳下去,目光扫视了四周一眼,冷冷一笑,就见前方人群分开,一声红亮的大喝传开,那些用枪口对准寒流和洪辰的军人马上收回枪支,人群分开,就见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硕但是身高却不足一米六五的中年人,面带微笑却又眼带蔑视神色的走了过来。

    那人一走出来,就说了一句:“八嘎,你们是什么人?到底把我们船上的人怎么了?难道你们不知道钓鱼岛是我们日国大和民族的固有领土么?”

    “我们是华夏人,呵呵,这钓鱼岛是我们华夏国的固有领土,我这次来,是以一个华夏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最后一次告诉你们这些倭寇,钓鱼岛是我们华夏的,你们最好还是立刻撤兵,以免,伤了我们两国的外交友谊!”

    那人听着寒流说的这些话,他很想笑,可是当他看见寒流说话的坚定语气的时候,又有些笑不出来,但寒流的话说完之后望着他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冷笑一声,摇头道:“我刚刚没有听错吧,你说这钓鱼岛属于你们华夏国所有,现在想要要回去,而且,还是最后一次礼貌的提前通知我们,希望我们将驻军撤离这些岛屿?”

    寒流肯定的点了点头,神色严肃无比,不容任何人怀疑。

    那人再次嘿嘿一笑,又被寒流的动作逗笑了,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蔑视与嚣张,眼中闪过一丝冷厉无比的神色,对寒流所说的话以及态度嗤之以鼻:“小兄弟,我看你还年轻,恐怕很多话都没经过大脑就说出来了,别说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就算有这个资格,我也可以告诉你,你和你的朋友们开着快艇来到我们国家的固有领土,我大可以将你干掉,并且不会受到任何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