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225章 神医华安
    就在寒流挂完电话的时候,老爷子方傲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昨天老爷子因为开会,所以没有回来,现在看到自己的外孙,似乎感觉又成熟了许多,心中不禁有些欣慰。

    寒流连忙站了起来,朝着老爷子鞠躬:“外公,您昨天晚上那么晚才回来,怎么还起得这么早?”

    老爷子一身白衣,坐在了沙发上,老爷子将放在茶几上的茶杯,端在嘴边泯了一口:“这孙媳妇泡的茶,就是好喝,哈哈。”

    寒流笑道:“蓉蓉确实改了好多,没有以前的那种大小姐脾气了。”

    方傲天点了点头:“你要找的那个神医,我已经找到了,昨天晚上到的白石市,现在应该已经在为你的小情人治疗了吧,放心好了。”

    寒流一天,双眼顿时一亮,一直藏在眼角处的忧伤,顿时再次变得浓稠:“华安神医,有没有说什么?”

    方傲天笑道:“放心吧,跟他认识这么久,我没有见过他医治不好的伤病!对了,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还在计划之后,只是,洪辰回来了,您应该知道吧?他从日国的人体试验基地走出来了,似乎是试验失败了。他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现在让我烦恼的却是,我不知道到底日国一共研究了多个人体。洪辰很强大,一个两个,或许我可以稳稳的压制,但是如果三个,四个,五个呢?我不敢想象。”

    “什么?人体试验?”方老爷子顿时将手中的杯子拍在了茶几上,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老爷子是从祖国战乱之时出来的,那个时候,日国在华夏国内,研究细菌生化战,研究人体试验,不知道残忍的杀害了多少祖国同胞。当老爷子听到寒流说日国还在继续这个惨无人道的试验时,顿时一阵气急攻心。

    “这群倭寇,看来是不教训下,不知道我们华夏的厉害,当真认为我们华夏国是吃醋的么?哼!”说完,老爷子没有理会寒流,大步朝着书房走去。

    寒流无奈的耸了耸肩,笑了一笑,看来,老爷子这一回是真的动怒了。

    ……

    钓鱼岛是钓鱼岛列岛的主岛,是华夏固有领土,位于华夏东海,距温市约356千米、福州市约385千米、隆市约190千米,面积4.3838平方公里,周围海域面积约为17万平方公里。1972年米国将其“行政管辖权”连同琉球一起“交给”日国,历史上琉球并不属于日国,华夏和日国在钓鱼岛争议由此产生。自1970年代开始,华夏人组织的民间团体曾多次展开宣示主权的“保钓运动”。

    对日国和华夏来说,这里是最重要的一个交通地点,占据了这里,便等于占据了一个重要的海上交通要道,更占据着一个重要的军事领地,无论是哪一个国家占有这个岛屿,都可以坐镇中央对附近那些群岛进行监控,指挥得到的话,在海上展开战争,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海上阵营,起到相互辅助的作用,是海上兵家必争之地。

    以前因为海军和空军的限制,华夏无法马上出兵攻取回来,而日国依仗米国为后盾便更没将华夏放在眼中,如此一拖就到了现在。

    所有的计划一遍一遍在寒流的脑中过滤。分析华夏目前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底线就是,日国不能再钓鱼岛上部署一兵一卒。日国一旦踩了底线战端恐怕就要开启。

    钓鱼岛位于福建正东,距离福市海岸线的距离与其到日国冲绳那霸空军基地的距离大体相当。表面上看华日两国的空军都能够对钓鱼岛空域实行有效控制,差别在于福市是大陆基地而冲绳是离岛基地。

    一旦打起来作为交战国的华夏有权打击冲绳基地,打烂了冲绳这块跳板日国的空军就不得不从本土参战,那就不是现在这个格局了基本胜算全无。

    而寒流也正是算准了,如果他一挑起这一次的战端,那么国家必定会站在他的身后,出兵部署在福市海面,假装搞演习,实则紧盯日国,更会派遣海空军,在海上来回巡逻,给米国以及越南等地施加压力,说白了,就是告诉他们:小样,别给我动,看到咱国家的先进武器没有?有一点点移动,就别怪爷爷我灭了你们。

    而在白石市一中教师公寓楼内,一个看上去大约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正满脸严肃的看着床上的女人,顾思月还是那样安详的躺在床上,轻轻的闭着自己的双眼,脸上挂着一丝笑容,没有一点点醒来的迹象。

    小孩子伸手按在顾思月的脉搏上,皱着眉头集中注意力感觉着,许久之后才送开了自己的手。

    “小神医,她,她怎么样了?”雅兰带着一丝担忧问道。

    华安带着一丝沉闷:“情况不怎么良好,体内所有的重要器官全部移位,而且产生了裂纹,我看她面色,应该受伤很久了,只是有一个高人在她的体内输入了一种神奇的能量,强行让她入睡,而后不断在她体内围绕,为她续命。”

    雅兰想起那天寒流的动作,连连点头:“但是这方面治标不治本,寒流这样做,也就是想让她能够坚持到等你过来。”

    “寒流?”华安小小年纪,言语表情却老成无比:“我可以救她,但是,你必须让这个高人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需要他的血!”

    雅兰惊讶无比,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边:“你,你说什么?”

    “你现在还是打电话给他吧,让我跟他说,而且这个女孩子也不能再拖了,最多一个时辰,如果我还不出手,那么她必胜无疑!”

    雅兰一听事关重大,也不再管自己的惊讶,连忙跑到客厅,拿起电话就给寒流拨了过去。

    电话之中,传来一阵歌声,在许久之后,里面终于传来寒流“喂”的声音。

    “老公,神医已经到我这里了,他,他有事要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