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一百九十章 我求你
    十分刺耳的声音充斥着所有人的耳膜,无坚不摧的承影剑,此时似乎此在了一面坚实的盾牌伤,发出了吱吱的撞击摩擦声。 寒流胸前的金色的光芒在剑尖端产生了一丝波纹,却毫无崩溃破损的前兆。

    看了看胸前,寒流的嘴角处挑起一丝笑容,口中一声猛喝,顿时他的全身金光暴涨,将田亮的身子直接震了出去。

    田亮连连后退五六步,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手掌的剑,嘴中不断的喃喃道:“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此时此刻,田亮所有的傲气与信心都被寒流给完全击溃。他的全力一剑,居然连寒流的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而且手中拿着的还是修真界十大神兵利器之中排名第十的承影剑啊。难道,这,这是差距么?

    “我说过,你伤了我的女人,我不会杀你,呵呵,我要让你这一辈子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寒流的表情还是那么平淡,没有在脸上显现出一丝的怒意。再一次与死神的零距离接触,又让他的异能能量扩大到了极限。但是此时他却有些高兴不起来,因为顾思月,这个本来自己已经放弃的女人,今天居然在这种时刻为自己挺身而出,为自己挡了这一掌。

    寒流的话刚刚落音,右手慢慢抬了起来,整个身体瞬间越过了十几米的距离来到田亮的跟前。右手直接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瞬……瞬移?”

    田亮一声惊呼,眼睛睁的斗大,移动的速度快,与瞬移他还是分的清楚的。刚刚寒流在消失原地的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身前的空气一阵扭曲。下一秒寒流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在惊呼声中,拥有强烈求生意识的田亮,没有任何犹豫,抬手挥剑,以雷霆之势割向寒流抓来的手。

    “吱…”

    又是一声刺耳的声响,田亮连忙飞身后退,虽然他没有达到瞬移的程度,但是速度之快,也比瞬移差不了多少。

    寒流的右手微微一震,看见想要逃跑的田亮,嘴中冷笑:“想跑?”话落,寒流在次瞬间消失在原地,脑中识海内的精神力,透过他的双眼,登时化作一把把锋利的透明剑刃,朝着不远处的田亮急速飞去。

    “啊……”

    一声痛苦的高呼,田亮整个人都跪倒在了地上,抱着头,不断的来回滚动,嘴中更是不断哀嚎。

    寒流慢慢的走了过去,俯视着地面上痛苦万分的田亮,犹如神祗一般,看着地上的蝼蚁,那种高高在上,不怒自威的气势,张露无遗,淡淡说道:“怎么,不跑了?”

    田亮抱着头,双眼因为疼痛而变得血红一片,勇敢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寒流,但是身体却还是不断颤抖,嘴中咬牙到:“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寒流右手一抬,田亮身边的那把承影剑顿时被他吸入了手中,然后淡淡的看了田亮一眼,冷笑道:“放心吧,不会要你的命,也就是破坏了一下你的脑子,可能过一会儿,你就要变成傻子了吧。”

    说完,冷笑了一声,转身朝着还在树下坐着的顾思月走去,现在寒流的整个心,可都系在她的身上,如果顾思月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他一定会内疚后悔一辈子。

    看着手中的承影剑,寒流能够感觉到这剑身之内所蕴含的强大力量,意念一动,承影剑徒然脱手而出,发出一阵阵的轻吟声,在寒流的头顶盘旋几圈之后,直接融入了他的体内。

    慢慢的蹲在顾思月的身边,看着她此时苍白的小脸,心中顿时难过无比:“疼么?”

    顾思月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满眼水雾的看着寒流:“我,我会死么?”此时她的声音非常的轻吟温柔。

    “不会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更何况,你是为了我。”说完,寒流慢慢的把她横抱在怀中,朝着山下连续几个瞬移。

    而田亮则是抱着头,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几分钟以后疼痛才减轻,慢慢的站了起来,死劲的摇了摇头,而后在朝着四周望了望,便也直接朝着上下飞快的跑去,嘴中还高唱着:“小么小二郎,背上个书包上学堂……”

    寒流飞快的几个瞬移直接来到了距离一中最近的教师职工楼,出现在雅兰的家中。

    还在哼着甩葱歌的雅兰,刚刚起床没多久,整拿着拖把在拖着家里的地板,而寒流却是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差点没把她吓的瘫倒在地上。当看清来人是寒流时,这才松了一口气:“老公,你,你吓死我了。咦,你怀里的这姑娘,怎,怎么了?”

    寒流没有做过多解释:“为了救我。”而后连忙朝着雅兰的卧室大步走去。轻轻的将怀中的顾思月放在床上,摸着她的头说道:“放心,你会没事的。”

    顾思月点了点头,看着脸色中带着一丝急切的寒流,轻轻说道:“其实,我现在感觉,如果以后我一直能够这样该多好?因为这样,你就能一直关心我,爱护我,替我担心了。”

    “傻瓜,说什么傻话呢?”

    顾思月摇摇头:“我没有说傻话,我怕,我怕我好了,你就又会跟以前那样不理我了,寒流,我真的知道我错了,但是,跟谢枫在一起的这些年里,我真的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想你,而且,而且谢枫他就是连牵我的手,我都会拒绝,我,我一直在想你……”说道这里,顾思月的双眼顿时流下了两行清泪,豆大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慢慢的往下滑落着:“我,我一直想去找你,我真的想告诉你,我后悔,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如果以前的那些事情没有发生,你在纸条上写的愿望肯定也都会实现,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唯一,而现在,爱你和你爱的女人已经足足有十几个了,我知道,这是老天在惩罚我,但是我愿意,真的,我,我不在乎这些,我想跟你在一起,哪怕是做最小的那个我都愿意。我求求你……咳咳咳”

    情绪激动的顾思月顿时咳嗽了起来,寒流连忙帮她轻抚着后背:“好了,先别说这些好么?等你好了,我们在慢慢谈。”

    顾思月摇了摇头,双手死死的抓在寒流的手上:“我求求你,让我做你的女人好么?再给我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