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门横扫.顺者昌.逆者亡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门横扫.顺者昌.逆者亡

    寒流皱着眉头,现在他倒不是惊讶那项链的价钱,反而在思索财神的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二十多亿的英镑啊,白白送给他而且没有丝毫心疼。 甩了甩头,暂时抛开了脑子的疑虑,现在目前最关键的还是武器方面,此事事关重大,看来这两天还是必须回一趟京都,跟老爷子好好的商量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寒流顿时松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齿,这些喇叭也必须尽快解决,多留他们一分,就多一分危险,这些人可是实实在在的敢死队。

    此时,沈佳欣正抱着一个与自己一般大的熊娃娃,闷声不吭的侧躺在船上,睁大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熊娃娃发着呆。

    那个沈佳欣的小跟班,圆脸娃娃站在她的旁边许久,看着一直发呆的小姐,不禁有些诧异:“小姐?小姐——”连续喊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无奈的娃娃只能走上前推了她一下。

    “小姐,你在发什么呆呢?从你昨天晚上回来以后,我就感觉你不对劲了!”

    “啊?没,没什么!你找我有事么?”沈佳欣无精打采的问道。

    “恩。老爷让你快点换衣服下去,说是他上面人的儿子来了。”

    沈佳欣闻言顿时眉头一皱:“老爸上面的人?那个老大?”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老爷催促你快点!”

    “好了,我知道了。”说完,沈佳欣懒洋洋的从船上爬了起来。让她有些想不通的却是,那个老大不是一直隐藏在暗处的么?怎么今天他儿子却露面么?而且还是这么正大光明。

    但是沈佳欣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他老爸的这个老大,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已。

    ……

    正在车上向着沈佳欣家飞驰而去的一个叫做孙策的人,一张英俊的脸上却是露出那种邪恶的笑容,对着带在自己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低声说道:“老大,你就放心吧,这事情抱在我的身上。”

    而后挂完电话的孙策不禁低声吼道:“草,什么东西,被这个外来的小子欺负成什么样了,真特码的怂!平时就知道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赫赫,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好家世么?没用的东西。”而后他那因为愤怒而变形的脸突然在次挑出一丝邪恶,看着自己手上的一张沈佳欣的照片:“真特码漂亮,赫赫,宝贝,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人了,哈哈,听说你平日里都是很高傲的摸样,不知道等你在船上的时候,是不是还能高傲的起来呢?哈哈!”

    而寒流则是一边在大街上散步,看着那些为生活而充满奔波的白领银领金领等等各种领,心中顿时感悟颇为深厚,如果自己不是在而然间得到这些神奇的力量,那么现在自己,是不是还是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学校里,任人欺负呢?

    来到爵士酒吧,就看见刘冬冬从里面奔了出来,很恭敬的打了声招呼,两人来到里面的一个独立包厢中,寒流点了一根香烟,看着刘冬冬说道:“这几天好好配合白杨他们,从下面的兄弟里,抽出一些有天赋的进行训练,剩下的人也给我准备准备,过几天我们有大动作。”

    刘冬冬顿时心头一动。隐隐猜测出寒流是想对青龙帮下手了。连忙说道:“训练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下去了,但是前段时间虽然,我们把白石市除了青龙帮以外,给全部打散,但是现在那些残留下来的人,已经都聚集在一起,从新建立了一个帮派,叫做伐天帮,意思就是他们要为自己以前的老大报仇,讨伐我们天门。所以,而且上一次事情的影响很大,如果这一次在像上一次一样的话,肯定会很难收拾,所以我想着,是不是应该用怀柔的政治,采用反间计将他们一个一个的瓦解,在逐个击破?”

    寒流听着刘冬冬的意见,眉头微微的皱在了一起,许久,才摇头道:“现在我们天门缺乏的是招牌,你这想法很好,也能够减少兄弟们的伤亡,但是这样太温柔太客气的话,赫赫,外人还以为我们天门没水呢,更加也无法让天门的招牌打响。”

    说道这里,寒流顿时停顿了下来,浑身的气势猛然发生巨大的转变,无情而又冷漠的说道:“从今天起,天门的口号就是,天门横扫,顺者昌,逆者亡。”说完,就站了起来:“出来混,死就已经置之度外,而我们天门,如果没有掀起一股让世人闻之胆寒的血雨腥风,那么天门就不会深入人心,那么在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跳梁小丑在前面挡道,那对我们日后走向世界,会平添很多麻烦。所以我要的,就是让所有黑道的人,闻天门,吓破胆!”

    刘冬冬望着寒流远去的背影,内心的整个血性顿时被他激发而出,嘴中不断的喃喃着:“天门横扫,顺者昌,逆者亡……”

    沈佳欣打扮好之后,穿着一身雪白的公主裙从二楼慢慢的走了下来,见一个穿着西装革履,长相极为帅气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

    那个男人就是孙策。他见沈佳欣走了下来,便连忙起身,带着一丝笑意,对着沈佳欣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沈小姐你好,我是孙策。”

    沈佳欣礼貌的与他握了握手之后,打量了他一眼,表情不卑不亢,看上去似乎很容易亲近的男人,而后在看了看四周,问道:“我爸爸呢?他不是应该在家的么?”

    孙策笑道:“是这样的,沈先生他刚刚去了共和,好像是那边有人找他。”

    沈佳欣一想,应该是那些喇叭,于是对着孙策点了点头:“我爸他也真是的,明明家里有客人,他还出去。”

    “这没事的,生意最重要嘛!对了,沈小姐你中午还没有吃饭吧?能否赏脸,与在下共进一次午餐呢?”

    “好哇,你想去哪里?”沈佳欣问道。

    “恩,我晚上定的房间是在落日大酒店,听说那里正好有一道十分出名的口味虾,不知道沈小姐你?”

    “那走吧,呵呵,我也比较喜欢吃这些。”

    沈佳欣跟着孙策走了出去,坐上了他的车,就朝着落日大酒店驶去。

    两人选择了一个包厢,点好了菜之后,孙策带着一丝歉意说道:“那个,沈小姐,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