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年的承诺【第三爆】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年的承诺【第三爆】

    老陈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寒流,摆了摆手:“你别谢我,要谢,那你就多谢谢我们家叶子吧,如果不是她,你可能早就死了。 哎,我这个女儿,从小被我一个人拉扯大,她妈妈去世的早,所以脾气有时候会很大,而且还有些任性,但是现在你们都这样了,你小子要是敢不负责,我,我就——”

    “你就干什么?”叶子瞪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冒着丝丝小火花,怒视着老陈:“我说老陈,你能别乱搅合行么?有时间就赶紧给我找个后妈去。”

    “好好好!我不多说了。”老陈似乎有些害怕自己的女儿,说完这句话后,他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寒流的一头白发上。定眼看了许久之后说道:“你这个头发不是染的!凭我的经验,应该是自然白,但是你这样的年龄,是不可能完全白成这个样子,医书上说,人,除非遇到什么能够使他痛彻心扉,或者是经历了什么重大的磨难,头发才会褪去原来的黑色,转而白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还是一夜白头吧?”

    寒流听着老陈的话,心中不禁微微一愣,连忙点头:“伯父您的眼光很准,的确是一夜白头!”

    “什么伯父,我可没这么老,以后喊我老陈就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寒流!”

    老陈点了点头:“走吧,午饭都准备好了,你们也累了吧,出去吃饭。哎,年轻人就是好,从早上八九点钟,居然一直能在床上折腾到现在。”说完,还特意瞄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就连忙在叶子的怒视之下,朝着外面跑去。

    寒流看到这一幕,不禁突然笑了出来。

    叶子连忙尴尬的解释:“寒流,我老爸就是这样子,跟个老顽童一样,你别介意啊。”

    “呵呵,介意什么?这样的性格很好啊,难道你不喜欢么?我跟你爸的性格也蛮像哎!”说着,还故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喜欢,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我——”叶子的话脱口而出,但是在看到寒流的偷笑之后,脸色顿时一红,伸出自己的小手,朝着寒流的胸膛,轻轻的拍了几下:“你坏死了,叫你逗我,我打死你!”

    “啊!疼——”寒流连忙捂着自己的胸口,低声声音道!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叶子的脸色顿时一片苍白,以为自己无意间打到了寒流的痛楚。

    寒流在她靠近自己的时候,突然一把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笨蛋,我骗你的!哈哈!”而后低头看着正乖乖趴在自己怀里,闻着自己身上味道的叶子,轻声说道:“真看不出来,你知道么?从你爸爸刚进门开始,你猜我把他看成谁了?”

    “潘长江!嘿嘿,是不是身高一样,脸型一样,发型也一样?”

    “是啊,呵呵,你爸爸不会是他的哥哥或者弟弟吧?还有,我看不出来的是,你爸爸居然能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儿,接近一米七的身高,这完美的身材,天使的面容,嘿嘿,要知道,他的身高,可能就只有一米六几把?”

    叶子靠在他怀中,抬起自己的头,露出一丝古灵精怪的笑意:“怎么?心里是不是在清醒呢?你说万一我是一个又胖又矮又丑的女人,现在你会怎么办?”

    “你说我还能怎么办?”寒流露出一丝苦笑,摊开自己双手!

    “我怎么知道?”

    “当然是——”寒流猛然抱住叶子的柳腰,对着她的小嘴,直接亲了下去,伸出自己的舌头,破开牙关,直接袭进了叶子的嘴中,疯狂的xi允着她嘴中甘甜的那个什么什么。

    许久,两人才喘着粗气分了开来,寒流牵起她的小手:“走吧,出去吃饭,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

    满脸春意的叶子,红着小脸笑道:“能不饿么?在床上都躺了几天了!”

    在外面的老陈坐在桌子前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这才看见自己的女儿跟寒流牵着手出来。心中不禁有些微微的发酸,这真是女大不中留,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居然给别人养了。

    三人坐在一起吃晚饭,叶子十分自觉的收拾完桌子,就跑进了厨房去洗碗。

    寒流这才打量着四周,差不多一百多平方米的房间,两室两厅,装潢的十分简单,生活水平应该是属于小康那种,不算富裕。

    老陈端着茶杯,打开了电视,就坐上了那灰色的沙发上,对着寒流说道:“小寒呐,过来坐坐。”

    寒流连忙站起身子,朝着那边走去,坐在了老陈的旁边。

    老陈从怀中掏出一包黄色的芙蓉王,甩了一根给寒流:“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么?趁着叶子她现在不在,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给不了她幸福,那我希望你最好能够快点离开这里。”

    寒流点燃香烟,许久之后才说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也确实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但是请您放心,叶子救了我的命,更是为了我牺牲了这么多,我不可能就这么抛弃她,等我这一劫过了,我会回来找她!”

    老陈抿了一口茶:“多久?”

    “三年以内!”寒流咬着牙齿说道。

    “哎,你们年轻人的事情,算了,我老了,女人总是要嫁人的,这事情我不搀和了,你自己去跟她说吧!”

    寒流点了点头,在烟灰缸里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朝着厨房内走去。

    站在门口,看着叶子系着围裙忙碌的背影,心中不禁腾起一丝痛楚,慢慢的走上前去,搂住了她的腰:“老婆,我爱你!”

    还在希望的叶子,在寒流说出这一句话后,顿时浑身一震,手中的盘子都从手中滑了下来,落入洗碗盘之中,一分为二。

    “哎呀!你看看你,都怪你,干嘛突出冲进来说这些话?”脸色红润的叶子,连忙将打碎的盘子从盆里捞了起来,刚刚准备转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将自己的鼻子凑到寒流的嘴边闻了一闻:“你是不是抽烟了?”

    寒流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

    “老陈给你的?”叶子的脸色此时已经有些冰冷了。

    寒流再一次点了点头。

    在寒流那得到确认之后,刚刚准备出去找老陈麻烦的叶子,就听见老陈带着一丝惊慌的声音说道:“那个,女,女儿啊,我出去,出去给你找后妈去!”而后就传来防盗门“砰”的一下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