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短信【二爆】

第一百三十七章 短信【二爆】

    两人穿好了衣服之后,叶子担心的望着他:“你真的没事了么?”

    寒流做出了两个健美的动作,笑道:“我真的没事了,不过,你自己呢?没事么?”

    “流氓!”叶子的脸色顿时一片通红,初.经人.事的她,在寒流前面的剧烈运动下,此时自己的下.面不断的传来火辣辣的疼,使得叶子连站起来都不敢!

    寒流对着叶子那完美无暇的脸亲了一口:“乖乖的,先休息一会吧。 ”说完,不顾她的阻挠,把她按在了船上盖上了被子。而寒流则是一直笑眯眯的望着叶子,心中不断的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叶子,自己还有很多女人呢?想了许久之后,还是没有开出这个口,只是问道:“叶子,我昏迷几天了?”

    叶子一脸疲倦,但是却感觉非常的幸福:“你都昏迷三天了。”

    寒流点了点头,连忙从床边的船头柜上把手机拿在了手中。此时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刚刚一打开手机,就有上百条的短信息传来,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自己的家人打来的未接电话通知!

    寒流一条一条的删除,到最后还剩下几条自己小姑姑。陈强还有财神发来的信息。

    小姑姑方艳在信息中说:“小外甥,你这次的祸可真是闯大了,老爷子是大发雷霆,但是你发现,你现在是我们方家唯一的独苗,他不可能不帮你,而且你外婆可是力挺你,现在你朋友那边的事情已经搞定了,只要最近他们低调一点,上面是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现在目前对我们最有利的一点,就是媒体还没有曝光,而且你后续的处理方法也很好。但是你也知道田副主席跟老爷子是死对头了,所以,你最近还是小心点为妙!还有,小姑姑我想死你了!亲!”

    寒流看着这条信息,心里抬起的石头,终于悬了下来,只要在白石市自己的那一群兄弟没事,天门不倒,就行!

    接着翻开第二条信息,市财神发来的:“寒哥,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妥,所有的嫂子们我都已经全部接到了李雪嫂子的家里,就是张丽嫂子这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您也知道,事情我又不能挑明,所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那次跟您说的,从东北那边来的一群东北大汉,当时我不是说,他们是专门过来找你的么,现在我已经全部查清楚了,这些人应该是华夏国整个北方的最大帮派,洪帮的人,而且我还从我老爸的嘴中套出,李雪嫂子应该就是北方洪帮老大的女儿。这一次那些人找你,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最后,寒哥,我们天门所有的兄弟,都在等待着您的回归!”

    而陈强在信息上则是回报天门现在的状况,以及下一步的决定,但是最后也是说道:“寒哥,在外小心!天门兄弟,誓与寒哥您共存亡,您是天门所有兄弟心中的信仰。永存不灭!”

    寒流看着这几条短信,深深的进入沉思,许久,眼角处不觉间已经完全湿润!

    躺在床上看着满脸悲伤以及那化不开的浓浓思念,让叶子的心仿佛针扎一般疼痛。慢慢的从船上爬了起来,从柜子上拿出一张餐巾纸,轻轻的帮他擦拭着落在脸颊上的豆大泪珠!

    寒流此时才反应过来,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歉意的看了看叶子,接过她手中的纸巾,将眼中的泪水拭去。

    叶子双手从背后抱着他的腰,趴在他的背上,小脸贴在寒流的肩膀:“怎么了?能跟我说下么?”

    寒流摇了摇头,伸出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柔顺黑发:“没事,呵呵!对了,我现在这是在哪里?”

    “当然是我的家啦,笨蛋!”叶子笑道,还特意捏了捏他的鼻子,小嘴不断的吹着他如雪的白发!

    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寒流有些委屈:“我知道这是你家,我说我这是在哪个省?哪个市?”

    “这里是海滨市。”

    “海滨市?”寒流不禁一愣,自己当时是在京都市的高速公路上晕厥的,现在一醒来,居然已经直接到了华夏国的边界了,如果寒流没有记错的话,与海滨市为邻的便是金山角了。那里是毒品与武器泛滥的地方。

    还记得在以前就听人说过。去金山角的外国人,一住进酒店,服务员就会在第一时间来到您的房间,给您递上一张类似于点菜单的本子。上面首先是选择保镖数量,然后旁边是括号。第二条就是就是选择武器,第一:手枪。第二:半自动步枪。第三:机关枪。第四:火箭筒——等等,甚至就连坦克都有。由此可以看得出,金山角到底有多乱。

    看着叶子,寒流问道:“当时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男人,跟我一样,也是全身是伤!”

    叶子摇了摇头:“当时我老爸开车从京都办完事以后就准备跟我一起回去,刚刚上高速不久,因为我当时感觉高速旁边的风景满不错的,所以就一直打量着窗外,才发现你的,后面下车发现你还有气息,而且我们家是神医世家,当时就给你简单的包扎之后,直接抬到了车上了,然后,我就一直注意你去了,所以其他的我都不清楚了,难道那个人是你的朋友么?”

    寒流看着在眼神中微微有些自责的叶子,寒流反手把她抱在了怀里:“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而且,那个人也不是我的朋友,而是敌人。呵呵!好了,现在我也醒了,出去见见你父亲把。我怕再呆久点,他就要冲进来了。”

    话刚刚说完,就听见锁起来的房门,“啪!”的一声,有人从外面用钥匙将门打了开来,而后伸出自己只有几根毛发的头,朝着里面望来。

    “老陈!你怎么可以私自进我的房间?”叶子连忙从寒流的怀里爬了下来,面色通红的质问道。

    老陈连忙走了进来,带着一丝尴尬的神情说道:“我这不是怕你没救醒他,而想不开嘛。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说道这里,老陈又用自己只有小拇指大小的老鼠眼,上下开始打量起寒流来:“你醒了,现在身上有没有什么不适没有?”

    寒流连忙摇头,真诚的说道:“没事没事,呵呵,您就是伯父把?真的很谢谢您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