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猎艳谱群芳 > 第六十章 打碟的神
    在寒流踏进这房间的一刹那,所有人的眼神全部聚集了过去,而那劲爆的音乐,在这一刻也立马停了下来。

    寒流扫视了四周,房间内此时加上自己和黄亮也就只有六个男人,而里面的女人却足足有十人以上,而且每个女人的姿色都是属于极品类型。

    坐在大床上的赵霸王,连忙放开了手中的一个长发美女,笑吟吟的朝着寒流走去。

    “我说兄弟,我们可是都等你很久了,来,我给你一一介绍一下。”

    寒流也是笑呵呵的走到赵霸王的身边,听着他的介绍。

    “那个打碟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叫吴青,父亲是武.警部队的副司令员,这一位,染着黄头发的那个,叫王斌,父亲是京都市市局的局长,还有最后一个,长相特魁梧的那个,叫鲁莽,老爸是广州军.区的师长。”

    寒流带着笑意,一一朝着他们三人点头。三人也是报以微笑。

    赵霸王搂着寒流的肩膀朝着那三人说道:“这是我的兄弟,寒流,兄弟,走,你都已经到了,那今天晚上狂欢派对,马上开始。”

    赵霸王的话语一落,房间内的劲爆音乐,再一次的响起,顶部的大灯灯光也随之而然的暗了下去,只留下四周的闪灯,早整个屋内,不断的来回扫动着。

    十几个女人,各个带着一丝羞意,在这音乐的带动下,在昏暗的房间内,不断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因为音乐的声音实在是很大,赵冬冬只能趴在寒流的耳边大声吼道:“兄弟,这些女人有的是初,有的不是初,各占一半,看你自己运气了,哈哈,如果今天晚上你上的全是初,那么你就能得到我们一百万的奖金了,当然,如果输了,按照规定是要出二十万人民币,但是你的那份,兄弟我给你出。”

    寒流朝着赵冬冬笑了一笑,来到旁边的一个酒柜旁,端起两杯红酒,一杯递给了赵冬冬,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兄弟,自己找吧,我可等不及了。”放下了手中的杯中,赵霸王就朝着身边一个已经快要脱光的女人扑去。

    而寒流却到处打量着四周,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么?如果每天都在这种气氛下过下去,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一个堕落的深渊,这种事情就会如同毒品一样的上瘾,一天不玩,都会感觉全身的不自在。

    一个人默默的走上了打碟的地方,看着吴青带着耳麦,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右手飞快的在那如大盘子一般大小的碟片上不断的移动,左手熟练的控制着旁边一系列看似十分复杂的键盘。

    寒流的双眼顺着他的十指飞快的移动,耳朵时不时的动着,眼前的景象和耳中所听到的旋律,全部聚集在了自己的脑中,而后慢慢的分解,融合,在分解。

    很快寒流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打碟,原来就是把好几种节奏,旋律,情绪和这个风格,通关眼前的这个打碟的机器,将他们连接的天衣无缝,而吴青右手不断摩擦那个碟片,就是可以使这个歌曲出现摩擦,加快,节奏变慢等等效果。

    寒流就这样站在他的身边看了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伸出了手拍了拍似乎已经有些累了的吴青:“兄弟,累了吧?你先去下去玩吧,我来试试这个。”

    “你也会?”吴青带着一丝惊讶,但还是将脖子上的耳麦摘了下来,递给了寒流。

    寒流接过耳麦,戴在耳边,从里面传出的音乐十分清晰,没有一丝的吵杂,使人心旷神怡。

    双手抚摸了一下眼前的打碟机,似乎感觉产生了一丝情感之后,整个人的眼睛就闭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如同幻影一般,不断的在碟片和眼前的那些复杂键盘上来回的动着。

    房间内的音乐瞬间从先前的劲爆,变得有些小清新一般的亮丽,使人听上去心旷神怡,现场的气氛也是从刚刚的一丝爆炸之中晃过了神来。

    下面的几对拥抱在一起,已经脱得一丝精光的男女,和几个或坐在床上,或不断摇摆的女人,全都停下了此时准备进行的动作,都朝着寒流那边望去。特别是站在寒流身边的吴青,更是睁大了自己的双眼,这还是人的手么?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速度,和这样的灵活度。

    寒流全身在不自觉的微微摇摆,手上的动作更是越来越自然,越来越优雅,由他打出来的音乐,从刚刚的小清新,慢慢的增加着自己的节奏。所有的旋律,被寒流给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音乐在继续,整个楼内,在寒流刻意营造的气氛下,此时仿佛如同一个十万人的演唱会现场,音响里传出来的音乐更加的急促,如同千军万马,霸气非凡。听得下面的人各个都涨红了自己的脸颊,一股从未有过的自信和傲气,从心底里油然而生,但是在他们眼中,此时正沉迷于打碟的寒流,就是神,给他们自造梦境,让他们不再寂寞的神。

    那些女人投向寒流的目光,从先前的一丝疑惑,到最后的炙热无比,仿佛想立刻扑到寒流的身上,用自己下面的蜜口,将其龙头一口吞下一般。

    短短的十几分钟,对于听寒流打碟的这些人来说,可以说是漫长,也可以说是时间飞逝,说漫长,因为寒流用自己魔手打出来的音乐,带领着他们,走进了一个以前自己从未触摸的内心世界。说是世界飞逝,因为他们真的很想就这样下去,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场合,听着寒流的音乐,就这样永远的沉迷于其中。

    最后,寒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摘下耳麦,慢慢睁开自己眼睛的时候,诡异的发现,所有的人正都用着一副看着怪物的眼神望着自己。

    身边的吴青,一把将寒流手中的耳麦夺了过来,放在了身边,而后十分真诚,带着一丝哀求,对寒流说道:“寒哥,你真是太神奇了,赵哥刚开始说起你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不以为然,没想到你……”吴青抓起旁边的一杯红酒,直接灌了下去,一擦嘴巴,继续道:“寒流,您能做我的师傅么?追求打碟的最高境界,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打碟能打到这么出神入化的人,我求你了,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