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三国之魏武元勋 > 第三十九章 终
    虽然马超此时此刻很想和高夜一较高下,但在庞德的当头棒喝之下,终于还是打马而去。从庞德的话里,马超明白在如今的形势之下,已经由不得自己任性,同时马超也已经听出了庞德如今所抱着的必死之心。马超眼含热泪,几乎要哭出来,但他还是强忍住了眼泪,挥舞着长枪向外突围。

    虽然马超从他第一次上战场就已经明白,战场之上是不相信眼泪的,可是他的眼泪却止不住的要从眼眶中流出来。庞德慷慨赴死般的断后,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拼命逃窜的无力感,更是让马超感觉到崩溃。马超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今日只要能杀出重围,来日比斩高夜,为庞德报仇。

    相比之下,死死缠着高夜不放的庞德此时可谓是心无旁骛,眼中仿佛只有高夜的镏金镗一般。更何况庞德此时已经抱有必死的决心,招式之间更添狠戾之气,一时间反倒是和高夜斗了一个旗鼓相当。面对庞德的大刀,高夜亦是全神贯注,甚至连指挥作战的余力都没有,好在潘璋也是久经沙场,只要他听自己的话,别作死再去斗马超或是阎行,这一场仗想来再无变故。

    只是眼前的庞德招招凶狠,以命搏命的打法,让高夜颇觉得有些难受。毕竟庞德武艺本来就高,高夜本就没有碾压他的实力。就算是正常交战,高夜觉得没有一百合自己也完全奈何不了庞德。而如今他这一开始拼命,就算是高夜只有小心翼翼招架的份,毕竟高夜可不想把命也送在这里。

    这样一来,战场之上的庞德仿佛有如神助,简直是在压着高夜打一般。毕竟高夜是不敢主动出手的,一来高夜对庞德有欣赏之情,并不想要取他的性命;二来高夜也怕自己一出手,庞德会不顾性命般的和自己换血,到时候拼一个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自己而言那简直是亏本亏大发了。

    因此高夜也不硬拼,只是摆开了太极中以柔克刚的架势,和招招拼命的庞德周旋,只等庞德此时血气之勇一过,身体一疲,那时候才是高夜的反击之时。二人就这样足足过了五十余个回合,足等到整个战场都已经重归了寂静,等到潘璋都已经下令打扫战场之时,二人仍在乒乒乓乓的打个不停。

    结束了战斗的曹军,越来越多的围拢在高夜和庞德二人的周围,除了给他们两个留下了足够大的战场之外,整整一圈可谓是水泄不通。而场中的庞德在猛烈的进攻了五十几个回合之后,也已经开始显露出了疲态,和他交手的高夜更是敏锐的感觉到,庞德刺来的长枪,虽然破风声打响,可力道实已大不如前。

    反击的号角已经吹响,高夜手中的镏金镗自然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绵绵然若有似无,反而变得势大力沉了起来。本就有些乏力的庞德一时间更是难以招架,只觉得自己虎口发麻,仿佛再握不住手中大刀一般。就在庞德还在想该如何应对高夜接下来的进攻之时,反倒是高夜一招过后,驾马抽身后退了几步,停了手,看着庞德道:“令明,何苦呢?还是降了吧。”

    庞德喘着粗气,直到这个时候才有时间打量一下周围的情况。虽然他早就注意到了喊杀声的停止,知道这场战斗已经结束,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是马超有没有逃走,这一点可完全从曹军的反应当中看不出来。虽然庞德也觉得,只要高夜不去追击,马超逃走必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没有确切消息,庞德依旧免不了担心。

    面对高夜的劝降,庞德也不答话,只是尽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仿佛随时还要再战一般。高夜眼见此景,反而看向一旁喊道:“潘文珪呢?如今战况如何?”

    潘璋其实就在这围观的人群之中,毕竟这个级别的大战,着实精彩,潘璋做为武将,又如何能不见猎心喜。耳听得高夜问话,急忙打马出来拱手道:“回司徒,马超、阎行二人末将阻拦不力,叫他们逃了。除少部遂二人逃走之外,其余贼人尽皆剿灭于此,我军正在打扫战场,统计伤亡与斩获。同时我已命一千士卒,进入五柞亭敌军大营之中,还未曾有回复。”

    高夜闻言点了点头,看着依旧警惕的庞德,摇了摇头道:“令明,已经可以了!你拼上性命都要保护的人,如今成功的逃了出去,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今你身陷绝地,还是早早投降为上,留待有用之身,报效国家才是。”

    庞德闻言却是一阵沉默,说实话,若是能活,又有谁会想去死呢?更何况庞德本就对高夜颇有好感,上一次自己兵败被俘,高夜又是给自己治伤,又是给自己优待,对自己更是劝降了好几次。哪怕自己不降,最后还是把自己送还给了马超。这种种过往,让庞德对于投降高夜并不排斥。只是马超毕竟是庞德之主,俗话说忠臣不事二主,庞德的忠义之心才是他投降的最大阻碍。

    眼见庞德面露纠结之色,在一旁不说话,高夜心中也是了然。不过高夜也知道,似庞德这等刚烈忠义之人,若是铁了心不愿投降的话,早就破口大骂,或是舞刀而上了。如今他只是在一旁不说话,其实自己劝降的事业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因此高夜打马缓缓走到庞德身前,伸手拍了拍庞德的肩膀,直把正在沉思的庞德给下了一跳,惊讶的看着高夜。

    只听高夜笑道:“令明,我知道你是忠义之人,有感于马超恩义不愿背主。可如今你为了就马孟起,孤身断后,不计生死,于马超而言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是真的甚爱你的人品武功,实在不愿你战死在这里!你这一身的本事,就该效霍嫖姚,班定远,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安能苟死于此地?”眼见庞德心有所动,高夜更是趁热打铁道:“更何况,上次我放你回去,酒宴之上你答应过我什么?若是在被我俘虏,你便甘愿请降,莫不是不算数了?”

    高夜这话一出口,庞德的面色就是一变。这话本是高夜送自己走时,高夜在马上所说出来的。自己当时为了能尽快回到马超身边,生怕自己不答应,高夜又有什么变数,这才答应了高夜。而且当时的庞德也不认为自己还能再被高夜俘虏,因此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反正你高夜抓不到我,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又成了高夜的俘虏。虽然现在高夜还没有俘虏自己,可自己也实在是没有逃出生天的能力了。这句话仿佛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庞德闻言长叹了一口气道:“司徒厚爱,德受宠若惊。”说罢一丢手中大刀,翻身下马跪拜道:“庞德愿降。”

    庞德的投降,可谓是给这场大战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从最开始荆州、新野、西凉、鲜卑四路并举,到现在的各个击破,西线的战事已经完美的落幕。蔡瑁、蒯越等荆州世家的暗中投效,西凉马腾、韩遂的大打出手,并州的全境收复,以及鲜卑步度根的身死魂消,让西线彻底稳若泰山。只是高夜命夏侯渊依旧驻守在长安,稳定局势。而他自己则是退回到了宛城,继续保持对新野的虎视眈眈。

    北线的曹操,终于还是抓住了急于求战的袁绍的破绽,在邺城以东,十面埋伏,彻底打掉了袁绍的有生力量,袁绍又一次仓惶北撤,没多久便病死在了河间。只是和历史相比,如今只有袁尚一人,再无诸子内斗之相,这也让曹操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才彻底平定了冀州,诛杀了袁尚。但即便如此,也比历史上早统一河北了三年。

    不要小看这三年,这三年的时光给曹操休养生息,所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三年的时光,不但使得久经战乱的百姓得以安定,更是使得士卒得到了充分的休整。在土豆、玉米等作物的帮助之下,夺得了河北大片肥沃土壤的曹操,更是粮草充盈,兵甲武器也得到了大量的升级换代,可谓是状态全满。

    高夜这个司徒,也终于做上了司徒该做的事情,改革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进行着。从百官制度到百姓教育,从司法刑律到基础设施,一样都没有逃脱高夜的魔爪,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变革。高夜从军事彻底转移到了政事上之后,不用带兵出征,自然可以和家人团聚,这些年更是又给高温添了好几个弟弟妹妹。直到建安十三年,鲜卑轲比能再次叛乱,集结十余万大军攻打五原。高夜不得已,又上了前线。

    至于此时刚刚进位丞相的曹操,因为刘表病死而大举进军,挥师南下,即便刘备再怎么想阻碍曹操吞并并州,可在蔡瑁、蒯越等荆州世家的支持之下,刘琮还是降了曹操,刘备也只能在高夜心心念念的诸葛亮的谋划之下,联吴抗曹。只是赤壁之战已经远远不似历史上那般,曹操自己也有水军,再加上荆州水军的相助,任凭周瑜有千般能耐,也无法阻挡过江的曹操。孙权更是吓到迁都会稽,不敢与曹操争锋。

    只是曹操过了江才发现,想要平定江东,不是杀过了长江就可以。长江下游多丘陵,曹军最强的骑兵毫无用武之地。刘备顺势进入豫章,也在时时威胁曹军的侧翼。正巧又赶上了轲比能的叛乱,不得已,曹操只得命张辽、甘宁维护此战的成果,而他自己则是率领大军,返回颖都。哪怕曹操现在的实力过人,可也承受不起两面作战,而且都是大战的压力。

    至于轲比能,这纯粹是高夜的蝴蝶效应。高夜一战杀死了步度根和一众鲜卑贵族,直接导致鲜卑群龙无首。而轲比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发威,将各部落一一征服。轲比能本就有勇有谋,心思阴沉,统一整个鲜卑只用了三年而已。趁着曹操南征之际,更是打着为步度根报仇的旗号,大举进攻。

    江东本就如同一块鸡肋,曹操想退却又不舍得眼前的战果,轲比能的攻击则正好给了曹操借口。一来回军休养生息,二来也给刘备和孙权反目留下一些空间。至于北线的轲比能,豪情壮志在高夜、吕布二人面前,简直不堪一击。无论是战法还是武器装备,还是武将本身,鲜卑都和曹军相差太多。若不是因为曹军连番大战,如今后勤有些跟不上,高夜几乎想要杀到草原上去。

    而同一时间,驻守在长安的赵云,却在刘晔和刚刚归降不就的法正的建议下,奇袭了南郑。依靠小人杨松爱财的特点,一举偷入城中,俘虏了张鲁。汉中全境至此不战而降。曹操顺势命赵云驻守汉中,虎视益州。

    这两场大战之后,曹操也不得不继续进行休养生息的工作。毕竟他南征就出兵五十万,高夜北上作战,又出动了近二十万兵马。再加上新得荆州、汉中等地,民生的重担一下子又压到了曹操的身上。而曹操的治下,在高夜孜孜不倦的改革攻势之下,新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如今已经成功的被高夜搬到了汉朝。每年一次的人大会议,已经成为了曹操统治的最有力的工具。都说得民心者得天下,还有什么能比让每一个百姓都亲身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更得民心的事情呢?

    而另一面入主了豫章的刘备,在诸葛亮的建议之下,转而派张飞兵进交州,交州刺史士夔降之。关羽率兵攻打长沙,长沙太守韩玄身死,只是长沙守将黄忠、魏延二人,早在高夜的提醒之下,被曹操收入囊中。刘备奋战了一辈子,可惜历史上本该属于他的将才,如今被高夜的历时光环给几乎要摧毁殆尽。

    建安十八年,休养了正正五年的曹操,终于在得到了张松为内应,拿到了西蜀地形图的情况下,以赵云为帅,兵进益州。刘璋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只得请来刘备助阵。诸葛亮虽智,可高夜早就把司马懿这个诸葛亮一辈子的对手派去了赵云那里,做赵云的行军长史,一时间益州战事胶着不下。

    终于还是法正暗施毒计,刺杀刘璋,转而嫁祸给刘备。一时间使得蜀中大将纷纷倒戈相向,和赵云打了近一年的二师兄张任,也是举旗投降。有苦难言的刘备再难回天,最后还是退出了益州,返回了豫章,继续和孙权相爱相杀。

    建安二十三年,已经统一天下三分之二的曹操,终于对江东的孙权和荆南的刘备发起了总攻。这一仗,就连十年未曾上过战场的高夜,也随军出征。孙权那里,曹操以陆逊为帅,张辽、甘宁、李典、乐进四人辅之。而他亲自带兵,和高夜一起杀奔荆南而去。用曹操的话讲“孙仲谋不足为虑,倒是刘备,毕竟是自己一辈子的对手,到了最后怎么也得去送送才是啊”。

    英雄迟暮,战场之上,无论是曹操、高夜,还是刘关张三兄弟,都已经不复当年的风采。尤其是刘备和曹操,二人早已是满头华发。纵然诸葛亮智计无双,可面对泰山压顶般的攻势,也是无力回天。几番交战,刘备兄弟几人终于还是战死在了长沙,整个势力一下子土崩瓦解。可惜周郎病死,江东再无大才,江东孙权更是被陆逊打的节节败退,终于永宁兵败自焚。

    天下一统,使得曹操仿佛再没有了前进的动力。转过年去,便与世长辞。临死前分香卖履,一如史书所载。建安二十四年,刘协退位,曹昂正式继位。一个崭新的时代,就这样到来了。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