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1192章 挑选女子
    纪宁不想对青濯做出任何的解释,跟这样一个女人去说详细的计划,还不如让青濯把信交给闵珞,闵珞显然更能理解纪宁的意思。

    “我让你到这上面来说话,不是因为这里有什么人跟我们接洽,而是因为这里没人能打扰我们,你可以直接从这里的后门走,离开之后直接去找你师傅,只要你能把这封信带给你师傅,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去想,缘由的话,你回头自然能知晓。”纪宁显得有些不耐烦道。

    青濯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不对我说清楚呢?”

    “详细的事情,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大致来说你也听不懂,你还想怎样?”纪宁皱眉道。

    青濯显得有些懊恼,她显然不想被人觉得自己很笨,她站起身道:“那我这就去见师傅。”

    “你可记得,你别以为自己的武功不错,就可以托大,这次官府所请来的高手,可都是能跟你们圣门中人一较高下的,甚至还有比你师傅武功更高的人,你如果有一个不小心,这封信落在别人手中,那我的全盘计划就要受到影响,你可明白其中有多大的干系?”纪宁带着一种威胁的口吻说道。

    青濯显得很不服气道:“你这么说,便是觉得我没能力去见到师傅?”

    “我没这么说,看你自己的能力了,大白天出去,可要小心,走城墙那边应该是不太容易的,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找人出城去通知你师傅进城,你出城的话……是有些太危险了!”纪宁冷声道。

    “不用你担心了,我一定能把这件事完成!”青濯说完,好像是赌气一样,直接走了,而纪宁继续留在楼上喝茶。

    对他来说,似乎眼前的事情太轻松了,就好像没多大压力一样。

    过了不多久,楼下又进来一名客人,这客人的到来,也在纪宁的预料之内,随即这名客人上楼来,正是青濯的师傅闵珞。

    “纪公子,看来你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闵珞走过来,直接放下斗篷坐下来,道,“你将小徒打发走,就是为了方便在这里见我?”

    “算是吧。”纪宁笑了笑道,“闵宗主为何不觉得是我不知道你不在城内呢?”

    “因为我知道你的信函,根本里面一个字都没有,小徒做事实在是有些不合您心意了,所以您才会让她离开,是这样吗?”

    纪宁这次摇摇头道:“没有,我觉得青濯姑娘在做事上,还算是得体,只是有些事我还不想让她知道,尤其当我知道闵宗主一直在城内时,才更需要让她离开一会,这样我们才有机会继续谈下去。”

    闵珞道:“那纪公子想到了什么良策呢?”

    “很简单,就是要找人假扮朝廷的钦差特使,来代天子传达这样一份圣旨,到地方来赦免崇王府的罪行,顺带也要让知府张桦被绳之以法!”纪宁道。

    “很大胆。”闵珞显得很犹豫道,“纪公子不会是想让我们圣门的人来帮你这个忙吧?似乎我们圣门中人,可没有你想的这么本事,居然还敢假扮朝廷中人……这,实在是太冒险了,怕是没有人能胜任!”

    纪宁道:“我不管你们圣门中人是否能胜任,你们也不能做出任何的回避,我只是要跟你们借几个人,闵宗主应该对地方上的事务很关心,既然闵宗主一直想解决这麻烦,就只有请闵宗主来帮这个忙,我从别处,也调不出一些高手来帮忙……甚至现在文庙也不再支持我做某些事情,闵宗主应该明白在下现在的为难了吧?”

    闵珞也显得很犹豫,道:“如果你只是想借几个人,或许是不难,但要完成你所说的,让朝廷的人信以为真,怕也没那么容易,朝廷的钦差是什么身份?这样的人位高权重,我们根本假扮不出来,就算能假扮出来,怕是地方的人也会杀人灭口……为了利益,这些人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所以就需要闵宗主您亲自出手了。”纪宁笑盈盈道,“以闵宗主的能力,应该是足以胜任的,而且在下有办法能得到陛下的一些关键的东西,比如说圣旨,还有节信,等等,这些东西就算是新皇出来看,也会以为是真的,闵宗主只要能确保自己的安全,我便能让闵宗主当得成是真的钦差使节,那时地方的人也不敢有任何的怀疑,只要能把这件事解决了,闵宗主也等于是在新皇面前立下了重要的功劳,这对闵宗主来说也是有利无害的,如何?”

    闵珞打量着纪宁,不由在皱眉,她显然是对纪宁所说的方法产生了怀疑。

    闵珞道:“纪公子如何能得到陛下的授意呢?或者说,纪公子找来的这些信物,不会都是假的吧?”

    “无所谓真假,任何东西,只要能获得最圆满的结果,那才是最重要的,我必须要让闵宗主在这一两日内成事,时间仓促,如果再拖延下去的话,地方上将会有更多的家族会被问罪,那时,地方上再想恢复以前的安稳,就需要十年甚至是到五十年的时间……这些家族的积累,可不是朝夕之间所完成的!”纪宁厉声道。

    闵珞显得很犹豫,显然她不是很想答应纪宁的计划。

    纪宁再道:“若是闵宗主不肯帮忙,那在下也不会勉强,但闵宗主请记住,是闵宗主请在下出山来帮助新皇,甚至不惜将青书送给了在下,现在青书人已经是我的人,若闵宗主还不肯帮忙,这就跟闵宗主之前的态度相违背,以后再有什么事情,闵宗主最好也别来劳烦在下……反正在下说出来的事情,也没人赞同!”

    闵珞笑了笑,道:“纪公子如此威胁本宗,其实也是没有任何意义,本宗的目的,也是为了朝堂的稳定,为了地方的稳定。”

    纪宁做出“请”的手势,笑了笑道:“那闵宗主还犹豫什么呢?”

    闵珞笑道:“本宗没有犹豫,一切……就这么说定了!”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