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779章 为将来绸缪
    赵康政在话,在赵元容听来有些假惺惺。

    旁边还有个曾经是她的堂姐妹,现在是她后母的女人,赵康政说的话还如此煽情,赵元容一个字都不想听,因为她现在觉得一直忠心面对的父亲是个很虚伪的男人,她甚至觉得以前父亲对母亲的爱也是虚伪的。

    赵元容心想:“但凡父皇惦记母后的感情,何至于到现在会把母后的两个儿子都逼到绝路,现在还在我面前假惺惺说这些话?”

    赵元容道:“父皇若是觉得嫡传一系,成为您其他儿子登基为帝的阻碍,那您可以杀了儿臣,或者将来将儿臣永世软禁,儿臣绝对无任何意见。父皇再说什么,儿臣也不想听了,因为儿臣始终认为,崇王狼子野心,比太子要危险的多,父皇的江山也会遭遇豺狼野兽的惦记,儿臣只希望能平安度日,不想牵扯进权力纠葛!”

    赵元容很生气,因为她觉得父亲要把嫡系这一脉彻底断绝,她也顾不上纪宁说什么,在这种事上,她只是觉得心灰意冷,已经不想再为曾经她所崇拜的父亲做事。

    她说话的言语都带着一股任性,这种任性也恰恰是她以前的性格。

    不屈服,且带着一股刚强,赵元容用自己的行动表示,自己已经不想再跟赵康政站在一伙。

    原本赵元容已经心灰意冷,她所想的是,自己也没多少势力,现在就算纪宁在帮她,她距离登基也有十万八千里,既然如此,何不就放弃竞争皇位?自己还可以跟纪宁双宿双栖,过一些开心快乐的日子,以后也不用跟纪宁偷偷摸摸,两个人也有自己的生活。

    但赵康政似乎并不会让赵元容直接袖手旁观,他道:“文仁呐,很多事,跟你所想象的不同。朕一心都是为大永朝的社稷,为的是将来能让大永朝更为兴盛,让朕苦心经营的盛世王朝延续下去,太子狼子野心,派人来刺杀朕,现在还要逼宫,朕如何能容他?但他毕竟也是嫡传子嗣中,仅剩下的血脉,难道朕忍心杀了他吗?这件事,朕会给你妥善的交代,文仁,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朕也累了,这就要休息了!咳咳!”

    此时的赵康政显出很疲累的样子,但其实他根本就没多少疲累。

    这会的赵康政正在期待平安殿那边的血战结果,他还是相信手底下的御林军能取得胜利的。

    赵元容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赵康政会直接让她回公主府,看样子是已经对她也失望,从此之后也不会重用她,让她彻底袖手旁观,她也没说话,直接行礼,这个然后从寝殿内告退出来,走出掖安宫的那一刻,她心里反而是坦然了很多。

    “唉!我终究还是辜负了纪宁对我的期望,刚才说话做事还是太任性了,或许父皇有让我来辅佐五皇子之意,但最后见我如此执着,估摸他会重用皇姐和姐夫吧!”赵元容想着这些事情,也往平安殿的方向看去,但见平安殿升起火光,那边因为激烈交锋,居然升起一把大火。

    赵元容对于孰胜孰负已经不太关心,她也知道自己是第一个被赵康政勒令出宫的皇子皇女,她也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想早点出去见到纪宁,跟纪宁诉苦,顺带表达一下自己心中的想法。

    她已经对权力死心。

    ……

    ……

    等赵元容出宫,宫外还是有大臣在等候,宫禁森严之下,赵元容也能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氛围。

    皇宫正门方向,负责守城门的都是御林军的嫡系,赵元容知道,即便太子要出宫,也会从东华门或者玄武门,不会从正门进出,此时京城内还显得兵荒马乱,这次不单单是一次逼宫的行动,京城各城门处,其实也在进行一场阴谋政变,太子的人马已经被完全调动,太子已经孤注一掷。

    赵元容见到自己的马车还在,心中便安定了一些,走过去,女死士迎接的她,等她钻进马车之后,便从隐约的光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身心俱疲,缓缓靠在纪宁的怀里,感受纪宁怀中的温度。

    “……纪宁,我不想再去争什么了,我甚至想离开京城,做一个普通人,可以跟自己所喜欢的人过简单的生活!”赵元容心中有些倦怠说道。

    纪宁道:“公主为何会有如此的想法?”

    赵元容把之前在宫里所见所闻大致一说,连赵康政的话也原封不动对纪宁说了,甚至也提到了平安殿的大火,她道:“看情况,父皇跟崇王联手,已经将太子逼上绝路,父皇让我出宫,多半也是不想让我看到他们父子相残……”

    纪宁点头道:“公主说的对,陛下或许真有如此的担忧,他怕公主对他失去信任。可公主可否想过,若陛下真的要让公主从此之后不问朝事,为何不当着公主的面来处置太子,以震慑公主,让公主彻底死心呢?”

    “嗯?”赵元容抬头看着纪宁,神色带着不解。

    “其实陛下还没放弃公主,甚至公主之前在陛下面前那番近似任性的话,恰恰是错有错着,戳中了陛下心中的软肋,因为陛下作为皇帝,不可能不防备到崇王,而现在真正为他考虑江山社稷的人,并非是五皇子或者平婉公主,只有公主你一人。陛下知道,现在五皇子登基最大的障碍,已经不是太子,而是崇王,那他下一步必然要跟崇王对敌,要铲除崇王,以陛下的心态,他会觉得平婉公主和五皇子,是老谋深算的崇王的对手?”纪宁侃侃而谈道。

    赵元容好奇道:“你是说,父皇还想重用我?”

    “嗯。”纪宁微微点头道,“相信陛下就是这想法,公主之前对陛下的失望,或许也是陛下所能料到的,若公主在之前的情况下,仍旧对陛下表忠心,或许反而会被陛下所怀疑,现在……我敢说陛下一定是想提拔重用公主,让你在朝中执掌很高的权势,以帮助五皇子扫除登基的障碍。陛下在对五皇子的态度上,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现在也终于成为定数!”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