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771章 三公主
    赵元容进入皇宫,直接往掖安宫的方向而去,还没到掖安宫,便见到大批的宫廷侍卫过来。

    “本宫乃是大永朝文仁公主,谁敢阻拦?”赵元容高声喝道。

    没有侍卫敢阻拦赵元容,赵元容可以轻易过了眼前这些侍卫的一关,不过她身后跟了很多人护送。

    赵元容看这情况,便知道不太对,她心想:“难道这一切果真是父皇所谋划,目的在于打击太子和崇王的势力?现如今五弟已经失势,太子身为嫡传最后的男性血脉,父皇若将太子打压下去,要将皇位传给谁?难道就这么放任给五弟,或者是那些年幼的弟弟?父皇绝对是不会把皇位传给我的!”

    带着这种想法,赵元容已经抵达了掖安宫宫门口,但见掖安宫内灯火辉煌,众多侍卫已经将掖安宫团团包围,似乎这里已经成为了皇宫之中的战场。

    赵元容在掖安宫并未发觉太子和崇王,连五皇子赵元成也不在,等赵元容要往掖安宫内行进时,龙城突然从里面出来,恭敬对她行礼。

    “公主殿下,您又回来了?”龙城见到赵元容似乎还有些高兴,笑道,“您先到里面稍候,太子和崇王马上就过来,五皇子那边原本都已经先回去了,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公主殿下……您不妨先歇着,陛下那边您不用太担心!”

    赵元容问道:“龙公公,父皇如今不在掖安宫内吗?”

    “在啊,不在掖安宫,又能在何处?公主多心了,公主只管先进去稍候,剩下的事情交给老奴便可!”龙城道。

    赵元容心中带着担心,但她还是往掖安宫内行去,还没进到里面,但听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似乎是有什么爆炸的声音,龙城听到这声音也有些惊颤。

    “公主……不用多心,可能是哪里放炮仗吧,公主请!”龙城自己原本也是要出去等候太子和崇王的,见这情况,龙城只能自己先回掖安宫宫门之内,临进去时,他还对那些侍卫高喝道,“你们这些人,可小心一点,别说出了事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是拼死,也要把掖安宫给守住!”

    赵元容看这情况,知道皇宫中掖安宫已经被作为最后的防守阵地。

    如果发生叛乱,赵康政会守在掖安宫内等候别处来平叛,若太子和崇王如约而来,那这里很可能会成为太子和崇王的葬身之所,因为无论刺杀案现在是谁做的,皇帝都可能会说是太子和崇王所为,这二人是无法为自己辩驳的。

    皇帝遇刺是事实,而太子是皇帝遇刺的最大得益人,说是太子所为,就算是写进史书中,也没人会怀疑。

    赵元容心想:“难怪纪宁会说这次的事情是无人所为,其实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了这次的事件之后,太子和崇王已经不可能抽身事外,等于是要逼着太子和崇王谋反,而父皇也必然是要从这次的事件中,去打击太子和崇王,父皇不会容许一个不遵从他的儿子来当皇帝!就算五弟懦弱,但他仍旧是父皇心中最佳的皇帝人选!难怪父皇到现在都不杀了李贵妃和李国舅,因为是怕牵累到五弟,影响了五弟继承皇位的合法性!”

    赵元容进到掖安宫内,但也不能进入到掖安宫的寝殿,只能在掖安宫的外殿等候。

    本身掖安宫是宫中最大的宫殿群,这里也是皇帝的寝宫,又是皇帝会见朝臣和平日里办公之所,掖安宫内也分为几个区域,而最外面的区域,也就是平日朝臣进宫拜谒之所,就是掖安宫的外殿。

    偌大的宫殿中,此时基本都是御林军侍卫,赵元容进到里面,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风,她没感受到任何的安全感。

    她不由怀念起纪宁的怀抱,那是最让她感觉到安逸和自在的地方。

    “龙公公,本宫是第一个来的?”赵元容问道。

    “是啊公主,之前太子和崇王是已经进宫,但如今他二人不在掖安宫,而是在平安殿,且太子和崇王……都是带兵进宫的,这刀枪剑戟的,让人感觉到不安啊,要不公主去劝说一下太子和崇王,让他们过来觐见陛下?”龙城以试探的口吻道。

    赵元容一时不知是否该听从龙城的吩咐。

    她心想:“龙城这么说,一定是父皇让他这么说的,父皇的用意,多半是想试探我跟太子、崇王的关系,那我到底是去好呢,还是不去好?纪宁说过,说我今日一切以父皇为尊,遵从父皇的意思,完成仁孝之心便可。那我就不该去,我管他太子和崇王是否造反,我自己劝不动,去了很可能会被父皇成是太子和崇王的同党,那还不如进去见见父皇,尽孝道!“

    想到这里,赵元容道:“太子和崇王在很多事情上都是一意孤行,本宫怀疑这次父皇遇刺,可能跟他二人有关,若是他二人所为,必然不敢来见父皇。我还是守在这里,等候父皇传见!”

    龙城未置可否,赵元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选对。

    赵元容心想:“若纪宁现在在这里,多问问他的意见就好了,可惜现在他在宫外……他会一直在?”

    因为不确定很多事情,赵元容感觉自己心中难以安定下来,便在此时,一名后妃模样的人,从后殿的帘子后走了出来,这女人的容貌,让赵元容觉得很熟悉,只是这女子身上嫔妃的衣服还让她不太适应。

    “闵善?”赵元容仔细辨别了一下,才确定眼前这个略显成熟而有风韵的女子,正是曾经惠王的女儿,也是朝廷的闵善郡主赵元盈。

    此时赵元盈信步走过来,到赵元容面前,行礼道:“韩妃见过文仁公主殿下!”

    连声音跟以前也是一模一样,这让赵元容感觉到如锥心的痛苦,曾经跟她一辈的皇亲国戚远方堂姐妹,现在居然成为了后妃,在这时代中,是非常秉承同姓不婚原则的,更何况连个路人都知道闵善郡主是大永朝的皇室赵氏之女。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