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699章 道不同
    纪宁不愿娶赵元轩还有个原因,就是崇王的野心。

    在纪宁看来,崇王谋反是迟早的事情,就算他自己不主动谋反,赵康政和赵元庚父子也不会放过他,他还是要被逼作乱,那时身为怀珠郡马的他就会非常危险。

    到那时,这桩婚姻带给他的就不是什么荣华富贵和强力的靠山,其实是无妄之灾。

    为了美人,而让自己身处绝对的险地,纪宁不会做这样没道理的事情。

    赵元轩听纪宁话里的意思,大概也就明白了纪宁的心态,他道:“永宁未来这些日子,还是多帮舍妹一些忙,她在京城有什么需要的,也会到府上去求教,或者是请永宁你过府一叙……”

    面对这样的请求,其实纪宁是没办法拒绝的,他行礼道:“这是自然!”

    之后赵元启都在说当日赐宴的事情。

    无意中也谈及了惠王和李国舅的谋反。

    赵元启道:“说也奇怪,那日竟也未提前得到任何风声,便觉得事情不对头,结果就出了谋逆的案子。但现在谋逆只限于那些守备官员、将领,并未听说朝中有哪些有勋爵之人落罪。永宁知道是怎么回事?”

    别的事情,纪宁或许不清楚,但这件事他还真知道。

    本来惠王和李国舅谋反是铁案,毕竟下面有那些谋逆的叛臣已经承认了是为惠王和李国舅所主使,但问题是出了个闵善郡主赵元盈舍身救父,赵康政居然不能明辨是非,在明知道赵元盈不能纳入宫中的情况下,还是把赵元盈纳进内宫,同时惠王和李国舅的案子,也以查无实据,还在继续追查,看情况李国舅和惠王要被问罪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即便问罪,似乎也不涉及到抄家灭门。

    纪宁微微摇头道:“在下不过是新科进士,朝中事跟在下还没太大关系,在下又从何得知?”

    “还以为永宁你神通广大,什么都知晓呢,哈哈,那也无妨,反正这叛逆的案子跟我们崇王府,还有你也无关系,就看最后陛下如何处置这件事了!”赵元启显得很无所谓道。

    纪宁知道,崇王在谋反这件事上,压根就没跟赵元启和赵元轩兄妹说过,

    当初崇王准备在赵元容回京城的路上加以暗杀,此事倒是为赵元轩所知晓,当初还是赵元轩出来告诉他,让他去提醒赵元容。

    最后赵元容化险为夷,其实从那时起,赵元容也知道了她这个皇叔心怀歹心,将来可能危害到国家社稷。

    纪宁心想:“这次的谋逆案,原本就是你们崇王府在背后参与,最后崇王拨乱反正,但不代表崇王就会弃暗投明,崇王不过是换了一种谋反的方式罢了!”

    想到这里,纪宁又为赵元启和赵元轩兄妹感觉到几分悲哀,怎么说这二人也是崇王的亲生子女,惠王那边谋反,惠王府上下一概都知晓,而崇王却为了保持赵元启和赵元轩内心的高洁,居然没把这些事告诉自己的子女。

    这其实变相增加了赵元启和赵元轩兄妹的风险,他们不知道崇王要谋反,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兄妹二人是想不到那环节的。

    赵元启不再提惠王和李国舅谋反的事情,纪宁自然也就不去涉及。

    ……

    ……

    赵元启请纪宁出来,主要还是为了叙旧。

    老生常谈的问题,赵元启很希望纪宁能投靠崇王府,赵元启对纪宁的欣赏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觉得崇王府那么多人中,没一人比纪宁的才学和见识更好,想以高薪来请纪宁过府,甚至还有把自己的妹妹嫁给纪宁的想法。

    但可惜纪宁已经在帮赵元容做事,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投奔了崇王,也无法得到崇王的完全信任,毕竟崇王这点老狐狸经营谋反计划多年,身边的亲信体系早就培养出来,他进了崇王府,没人会相信他是诚心投诚,与其如此,还不如跟赵元容合作。

    至少赵元容所拿出的“诚意”,是让纪宁感觉心动的。

    “永宁将来是要留在京城吧?”赵元启快走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以后京城这边的联络,就全靠你了,我们崇王府在京城也没什么势力,如果有什么消息需要传递,就多仰仗于你!”

    纪宁知道,赵元启这是在变相拉拢。

    赵元启所说的信息传递,也被认为是帮崇王府做事的一种方式。

    纪宁道:“在下以后在文庙**职,至于会被分配去何处,实在无定论,在下也不敢做出如此的承诺。世子还是请收回此言!”

    赵元轩有些生气道:“纪宁,我们崇王府让你做点事,就那么难吗?”

    “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赵元启在帮纪宁说话,“永宁现在或许是才刚进入名利场,在文庙中的事情会很忙,我们也应该抱着理解才是。永宁,我信任你,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崇王府的人说,即便我和父王不在京城,崇王府那边帮你的忙,那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纪宁心想,不用你赴汤蹈火,你别给我惹麻烦就好。

    你们崇王府将来要作乱,最后抄家灭族那是你们的事情,我纪宁跟你们崇王府也没什么大的牵连,更不想蒙受你们的什么恩惠。

    赵元启起身告辞,等赵元启下楼去,纪宁还是回到二楼坐着,他突然看着角落里孤零零的一桌,道:“阁下还要在这里偷听多久?”

    “你发现我了?”那角落里的一人,从纪宁刚到时就一直在,到赵元启离开,他还是没走。

    等那人侧过头来,发出声音,纪宁才知道这人是自己的老熟人,甚至跟自己的关系还非常亲密,曾经有一夕之欢的圣坛之人上官婉儿。

    此刻的上官婉儿一身行走江湖的短打扮,身上并未带兵器,倒是带了一把扇子,这跟她身上的草莽衣装有些不搭配,上官婉儿的易容术很高,但此时她并未易容,甚至连脸上的妆容,都只是简单整理过的。

    纪宁微微颔首道:“见到你实在荣幸,有些事正要问你,请过来坐下一叙!”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