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585章 骑马送考
    纪宁早就有想把秦圆圆推荐给赵元容的想法。

    秦圆圆在五皇子手下混的并不得志,她一介女流,被李国舅和李贵妃兄妹所利用,一直想脱身,现在又是太子势力的人在设计她,让她暂时无银子周转,以至于到现在入不敷出濒临破产,而若是秦圆圆能投靠到赵元容麾下的话,很多问题将会迎刃而解,赵元容能得到一个有经商头脑的人为她赚取银钱,秦圆圆也能找到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而不至于再被权贵欺凌。

    这可以说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就连赵元容那边,在听到纪宁的建议之后,也好奇打量着纪宁问道:“你觉得这样真的可以?”

    纪宁道:“公主是怕秦圆圆有异心?”

    “她有异心,倒也不至于,李贵妃那边其心歹毒,跟随她做事没什么好下场,这是个过河拆桥的女人。太子那边,则不需要这样一个孀妇来为他经营生意,料想秦圆圆也无法投靠,她除了能投靠我之外,就只有去投奔崇王和惠王,我看她是识相之人,不会去投奔乱臣贼子!”赵元容分析道。

    一个聪明睿智的公主,在分析问题上也是头脑很清晰的,这是纪宁很欣赏她的地方。

    纪宁微笑道:“既然公主已觉得秦圆圆可以收拢过来,不妨便加紧行动,在下的想法,这秦圆圆就算有异心,也是为她自己将来的出路,本身还是个值得相信的麾下部属。如果可以给予她足够的政治利益庇护,她一定会诚心归顺。”

    在纪宁的主导之下,赵元容对此事也很关心,详细问了许久之后,才点头道:“既然纪宁你都这么说,那事情就先定下了,但具体如何将她收拢,可能……还要你出面!”

    “最好还是由公主出面!”纪宁道,“在下虽然如今考中贡士,但始终尚未有进士之名,即便有进士之名,在那些权贵眼中也不值一提。这件事只有公主出面才可,公主出面的方式也并不复杂,主要在于帮秦圆圆渡过这次的难关,据说是在河间府,有官员听从了太子麾下的一些人的指使,令其扣押了秦圆圆的货物,这才令她在资金方面调度困难,若是能帮她把这批货物讨回来,那秦圆圆必然是感恩戴德,到时公主再伺机伸出橄榄枝,那时秦圆圆必当知道该如何做!”

    赵元容听了之后,微微颔首道:“纪宁,你不但帮我把计划想好,至于连具体的实施都能想的如此仔细,看来你的确可以做成一个绝佳的谋士,但可惜……唉!这样也好,你我就当是利益结合体,我此生绝对不会亏待你!”

    因为话中带着一些歧义,让纪宁一时不能完全理解。

    “此生绝对不会亏待你”,就好像许下了终身一样,纪宁可不信赵元容会把终身托付,他只觉得,这算是赵元容对于合作的一种承诺。

    但就算是承诺,很多事也未必能作准,所以他宁可相信利益交换,也不相信这种空头的承诺。

    ……

    ……

    二人又谈了不少事情。

    不但有关于如何应对崇王和惠王的,也包括来日殿试的,二人无所不谈,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坐下来促膝长谈。

    纪宁有意没去说关于赵元启去金陵会馆见“宋先生”的事情,也算是他对老朋友的一种回护,但他也知道,很多事是不太可能瞒过太子和文仁公主眼线的,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宋先生”是何人,在得到赵元容不知情的回答之后,他也就一语带过,未再多问及。

    “纪宁,时候不早了,你先留下歇息,我先回公主府去了!”眼看时间很晚,赵元容站起身便要走。

    纪宁起身道:“这里是公主的地方,在下岂能鹊巢鸠占?”

    赵元容笑了笑道:“什么鹊巢鸠占,既然我让你过来,就是准备让你今晚在这里歇宿的,是我自己突然想过来看看……你明日还要参加殿试,起来的会很早,经不起折腾了,便留宿在此,如此明早去皇宫不是也近一些?”

    本来是赵元容的小居,结果二人关于谁留宿下来的事情,发生了争执。

    “公主见谅,在下原本不该过来,今日若公主不来,在下也不敢污了公主的寝榻,会在桌前歇宿一宿,明早自会离开,既然公主过来,在下必然要离去,这是规矩!”纪宁很郑重说道。

    赵元容道:“纪宁,你说这是规矩不假,但你也说了,既然你原本就没打算在寝榻上过夜,我过来了,对你我相处有什么影响吗?”

    “公主的意思是?”纪宁虽然明白其意,但还是带着疑惑问道。

    “这还不清楚吗?你睡在桌前便好了,我睡在寝榻上,或者我们先做自己的事情,谁困了便过去休息,我这里正好有一些文案要先处置一下,我们就当是过来一起共事好了!”赵元容道。

    纪宁很想说,你堂堂的文仁公主,难道不知道男女不能在深更半夜共处一室?

    但有些话,他还是不能直说,因为这本身就是对赵元容的一种冒犯。

    纪宁心想:“连文仁公主都这么说了,我再说离开,那就是不给她面子了!”

    最后,纪宁点头道:“既然公主都如此说,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今日我便在桌前温书,公主若是处理完文案,只管休息就是,在下绝不会打搅!”

    他也是看到,绣榻之前是有纱幔作为阻隔的,这些纱幔最大的好处,是能形成视线上的阻挡,即便赵元容睡在绣榻上,把纱幔放下来,他也看不到什么东西。更何况他也知道赵元容这天必然是要和衣而睡的。

    赵元容也很满意纪宁的“识相”。

    二人各有一把椅子,但可惜面前只有一张书桌,于是乎二人只能是在一张桌子上做事情。

    纪宁继续看书,而赵元容则拿起笔来处理手头上的文案,这些文案都是涉及到对付崇王和惠王所需要的准备,以及详细的流程,主要是安排人手方面的事情,纪宁也能在旁提供参考。

    纪宁看着认真做事的赵元容,心想:“我这还多了个公主,作为我的同桌!”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