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544章 关心(十一更)
    当纪宁从唐解等人口中得知此事时,纪宁感觉这顾玉明完全是自讨苦吃。

    此时,是二月三十,距离会试放榜仅剩下一天。

    纪宁主动出来找唐解等人,他也不想把自己搞的太封闭,如此会让他失去人缘。

    纪宁心想:“不是我财不入我袋,显然顾玉明不明白这道理,把别人的成果揽到自己名下,结果就是丢人现眼,还不如从开始就老老实实做江北才子,虽然是过气的,但或许有朝一日就能考中进士飞黄腾达了呢?”

    唐解和韩玉等人对顾玉明的嘲讽,话是很难听的,这会士子们见面,如果不骂几句顾玉明,形容一下顾玉明的卑鄙无耻,好像都没有完成自己的日常任务,曾经的江北才子,到此时也真正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永宁,你说这顾玉明是不是自讨苦吃?他当初就不承认那首词是他写出来的,不就完了?”韩玉笑盈盈说道。

    纪宁微微点头道:“既然不知是否他写的,就当是他吧,这会的顾玉明,恐怕……心气是消磨没了,或许只有他能考中进士,才能稍微振奋一下吧!”

    纪宁虽然不会去可怜顾玉明,但他始终觉得顾玉明变成今天的模样是因他而起。

    如果他不写那篇柳永的大作,而且还没署名的话,怎轮到顾玉明去出风头?

    几人也许是觉得总去落井下顾玉明的石有些残忍,很快便转移了话题,而此时诸人最关心的话题莫过于第二天的会试放榜。

    “永宁,既然你选择跟我们一起去看杏榜放榜,那我们先约好了,明日这时候我们去礼部衙门那边,你也知道贡院那边的人多,京城诗会的时候就很拥堵,明天或许会更堵,还不如去礼部衙门,那边人少一点!”韩玉道。

    纪宁皱眉道:“礼部就一定人少?”

    “哈哈,这是往常会试的经验,你没参加过会试,也要明白,毕竟很多应考的举人连礼部在哪都不知晓,就谈不上去礼部看放榜,我们都知道礼部的位置,为何不去呢?”韩玉说完,征求了一下唐解等人的意见,几人也都赞同。

    纪宁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明日巳时便在这里见面!”

    韩玉一摆手道:“永宁,巳时太晚了,提前半个时辰吧,我们也好有时间准备一下!”

    巳时是上午九点,韩玉说要提前半个时辰,那就是辰时四刻,也就是上午八点,纪宁想了想,这么早自己还未必能起床呢,更别说是收拾好吃过早饭来见面,心头便也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压力。

    但这时代的人都普遍早起,他也只能应允,相约来日一同去看会试放榜。

    ……

    ……

    二月三十这天,京城各处都很热闹,所有应考的学子似乎都无心留在家中,纷纷出来见那些同窗好友,甚至连不认识的两个举人互相之间说一下会试的事情,都可能引为知己。

    而在此时,崇王府内,怀珠郡主赵元轩正在探究一件很大的事情,这件事甚至让她废寝忘食。

    赵元轩手上有几件东西,一件是她辗转得到的京城诗会,自己和纪宁合写的那首不伦不类的诗词,她拿的是原稿,前两句是她自己写的,而后两句则是纪宁所补的,后来京城诗会就把她这首诗,跟那首作者是谁争议很大的诗词挑出来,作为当时诗会最优秀的两篇诗词。

    即便赵元轩在京城诗会中表现优良,她还是不甘心,因为别人所称颂的,永远是纪宁所写的后两句,而对她的前两句嗤之以鼻,这让赵元轩很不爽。

    “哼,你纪宁写的真的好吗?写的好,为什么不见你的诗词中选,而单单选了我的呢?这说明你的学问也不怎样嘛!”赵元轩最初便如此想。

    后来,顾玉明的笔迹跟诗会上那首成名的词不一样的事,在京城传来了,赵元轩在得知这件事后,马上便想到了一种假设:“那首词不会是纪宁写的,而被顾玉明给窃占了吧?”

    她一直有这想法,但也只是想想,她觉得纪宁那么高调,如果是纪宁所写的在她看来纪宁一定是要出来装逼的。

    再后来,纪宁一次次低调冷处理一些事,让她感觉到这不合她对纪宁性格的了解,于是她仔细研究了那首诗词,再想通过兄长赵元启,去找寻那日京城诗会那首词的原稿,结果还真被赵元启找到了。

    等赵元轩拿到了那首词的原稿,跟以前纪宁所写的文字一比对,根本不合,她以为是自己猜错了,但随即她又跟纪宁补她后两句诗的笔迹一对,她近乎是要蹦起来,因为这二者根本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果然是你,你这个坏人,骗我骗的好苦啊,不但骗了我,连整个京城的人你都骗了,也就你这样的缺心眼,居然会放弃自己成名的机会,把机会拱手让给顾玉明那样的无耻小人。哼,你是天底下最坏的坏人!”赵元轩此时就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人,她已经恨不能马上把自己的发现公告给全世界,倒不是显得纪宁多有本事,而是要体现自己能从这么微小的细节发现一件惊天的秘密。

    但她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即便她拿到了纪宁在当日诗会上的两次笔迹,她还是无法证明那首词是纪宁所创作的,因为她那首诗的后两句,也根本没有纪宁的署名,而且别人也完全可以说,她手中的那两句诗,完全是后来找人模仿笔迹的。

    另外,也是最最重要的,别人会知道那首在诗会上同样大放异彩的诗,根本不是出自她怀珠郡主之手,这会让她更没面子。

    “真是矛盾啊,我到底要不要对人说呢?”赵元轩一个人郁闷不已,“我还是别对人说了,这件事说了也没人相信,他们一定会觉得我是疯子,为纪宁这混蛋说话,这根本不是本郡主的风格嘛!”

    她转念又一想,“我是没必要去把事情张扬,但我可以去嘲讽一下他啊。你有本事写出这么好的词不承认,但还是本郡主有一双慧眼,揭破了你的阴谋!”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