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311章 卖文字
    纳兰吹雪把自己的生活说的很详细,连洗澡的地方都说了,月黑风高之时,一个美人在江南水乡的湖泽之中好似美人鱼一样游动,而且这女人还是个武功卓绝有仙姿仙容的美人,纪宁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当自己欣赏到如此美景时,会不会流鼻血。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些清苦?”纪宁问道。

    “清苦?怎么会呢,有东西吃,有衣服穿,还有地方住,这不就是天下人所追求的生活吗?我也知道自己拿别人的东西或许不好,我也想自己去弄一点银子回来,但可能拿人的银子就叫偷了吧,或许……你可以借我一些,我以后……会还给你的!”纳兰吹雪道。

    纪宁微微一笑,这还真是个神逻辑,拿人的包子和布娟等物那不叫偷,只有拿人的银子才叫偷?

    纪宁道:“纳兰姑娘要借银子也可以,不过有借有还,你想好怎么来归还了吗?”

    “哦?还要归还吗?”纳兰吹雪问道。

    纪宁好像听到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纳兰姑娘不会没听说过这句话吧?借一个人的东西,不但要有借据,还要有合适的理由,甚至还要有利息,如果你连这些都不打算给我,那我可以考虑不借给你。如果你实在要借的话,就要提出一个合理的归还计划,让我肯定你的诚意。”

    “算了,你不信我也不勉强,反正我拿到银子后不懂得花费,你可以借我几个铜板,我去买几个包子或者是馒头回来吃就好了。”纳兰吹雪道。

    “这样吧,明天我叫人给你送一些饭菜去,你要怎么练功我不干涉你,当每天也别指望吃三顿饭,一日两餐还是能供应的,至于新衣服,就让人给你订制几件干净的……”纪宁说着。

    纳兰吹雪打断纪宁的话,道:“你能再给我准备几件……里面穿的吗?我以前见过有别的女孩子穿过,觉得很新奇……”

    纪宁简直要咳嗽了,跟纳兰吹雪说话还真有些“荤腥不忌”,但怎么听都好像是个傻女人对人有所信任之后,居然把自己的隐私秘密都说出来,居然没考虑到如此带来的男女大防的后果。

    “知道了,也会为你准备。”纪宁说着,往纳兰吹雪身前看了一眼,他的感觉就一个,平,而且是非常的平。

    既然纳兰吹雪说的直接,那他也没藏着掖着,问道:“你现在没穿吗?”

    “嗯,我没有,所以没的穿,如果平日里……总会有些麻烦吧,所以我将它裹了起来,这样无论去哪就不会显得很累赘!”纳兰吹雪很正经说道。

    纪宁听了很汗颜,心说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说啊,难道女孩子就一点矜持都没有?或者是纳兰吹雪已经对他推心置腹,对他没有怀疑了?

    纪宁道:“你说这些,会不会感觉到……异样?”

    纳兰吹雪仔细考虑了一下,点头道:“也会有,你毕竟是男子,我们之间……还是不同的,而且……虽然我是江湖中人,但我也不是随便的女人,女人的贞节还是很重要的。只是你要帮我,我觉得对你隐瞒一些事是不好的,所以我便对你说明了这些,如果你觉得听了不舒服或者怎样,我向你道歉!”

    “不用了,你自己不觉得不舒服就好。总之你需要的东西,在明天会送过去,我们出发时,会给你找马车,我们应该是分开走,但一路上我会找人跟你联络,到京城后我再给你找安顿的地方!”纪宁摆摆手,有点想逐客之意。

    纳兰吹雪微笑点头道:“好!”

    回答的干脆直接,让人觉得纪宁要帮她是天经地义的一样,但其实她跟纪宁之间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纪宁跟她之间最大的关系,就是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等纳兰吹雪离开之后,纪宁不由摇头自语道:“这样的蠢萌小女侠养起来,一定很好玩,甚至连世界观都要重新给她塑造!”

    ……

    ……

    第二天,纪宁便将纳兰吹雪需要的东西准备了一些现成的送过去。

    纪宁没找人去为纳兰吹雪剪裁,而是找了现成的衣服,都是成衣店买来的,他根据纳兰吹雪大致的身材去准备的,纳兰吹雪在这时代的女子中已算是很高挑的,而且身材很匀称,除了某个部位被长期裹住之外,其余的地方还是非常符合一个美女的审美标准。

    纪宁在让人去问纳兰吹雪准备衣服时,就想到了另一个人,是跟他有肌肤之亲的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一去多日,音信全无,就好像一个美丽的天使一样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又无声无息消失了,作为纪宁在这世界上的第一个女人,纪宁对上官婉儿的感情是很独特的,他知道上官婉儿或许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两个人在政治观念上有相辅相成的东西,所以纪宁跟上官婉儿之间也是惺惺相惜。

    纪宁想来,这也是上官婉儿为何会在自己遇到麻烦时求助于他的原因。

    “纪公子,此乃是入股三味书院所需要的银钱,都在这里,一共是一百五十两,用来扩建书院和增加教材,请您收好!”秦圆圆这一日亲自上门来,将为纪宁注资的银钱送了来,一次就是一百五十两,让纪宁有些难以接受。

    他的三味书院,原本就好似小学堂一样,一次根本接受不了这么多的投资。

    纪宁道:“秦当家的,不瞒您说,实在用不上这么多!”

    “多余的,就当是送给纪公子上京赶考所用的盘缠,这也是妾身的一点心意,若纪公子将来能高中进士,衣锦还乡时,能到妾身家中喝杯水酒便可!”秦圆圆笑起来的样子很漂亮,但总让纪宁觉得她另有所图。

    “秦当家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这么多银子,的确不可以收下,否则别人会认为我纪某人是不识好歹的恶人。”纪宁道,“秦当家的恩德,在下却会一定记得,希望能不辜负秦当家的厚爱,能高中进士,再上门亲自相谢!”

    纪宁恭谨一礼,没有多少亲昵的举动,倒好似是应付了事。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