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278章 相约会试
    赵元容准备了大段的说辞准备跟纪宁辩论到底,可纪宁才发言一次,赵元容便感觉自己已无话可说,倒不是说她在这次的辩论中失败了,而是纪宁用了一个“人各有志”的观点,直接不跟她探讨了。

    赵元容心里很懊恼:“我虽然年纪轻,但也跟无数大儒辩论过,就算有胜有负,也从未在辩论中如此窝囊无话可说,为什么此人无论在算学、诗词歌赋,还有经纶文章,辩论上,都会有这么深的造诣?也难怪小怀珠会对此人又爱又恨,因为这人实在太让人抓狂了!”

    “纪公子,本宫跟你探讨在家国和文庙上的建树,你说出如此之言,不觉得……有些无礼吗?”赵元容道。

    纪宁行礼道:“若公主觉得在下无礼,那在下也无话可说,但这是在下心中真实所想,一辈子风云激荡,反倒不如做一个普通人,在下已在士子当中成为公敌,那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一个平常人,若能留住举人之位,将来再中进士,也终身为文庙效力,而不问朝政!”

    赵元容不再跟纪宁辩驳。

    因为她觉得根本辩不倒纪宁,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当她想到纪宁所描述的世界,她自己也会带着一点向往,赵元容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诗词吗?”

    纪宁没有回答,这是陶渊明的名作,在这世界是没有陶渊明的,这些诗词自然也就无人所知,在纪宁那时代,即便已不推崇诗词文章,而是讲求学好数理化,这首诗词仍旧为世人所共知,便知道这首诗词是有多么大的感染力,有多脍炙人口。

    “只是在下信口说出来的,公主请勿见怪。”纪宁道。

    这下赵元容更是自愧不如了,她轻叹道:“随口之言,便能让本宫听来悠然神往,不得不说,纪公子可是蛊惑人心的行家。此事暂且先不提,本宫现在要公事公办,关于乡试贿考的案子……”

    纪宁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废话这么半天,最后还不是要探讨最后我是否作弊了?

    赵元容顿了顿,道:“本宫看过纪公子的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的是乡试的三篇四书文,还有复校中的两篇四书文,文章写的非常中肯,本宫很是欣赏,也排除了纪公子你贿考的可能性。”

    纪宁想了想,文仁公主有如此仁慈,居然就不追究了?

    “但本宫也不能直接判你无罪,你始终要去参加最后一轮的复试,只要你通过了,那你便可以回去,正式享有解元的文名!”赵元容最后道。

    “不知最后的复试!”纪宁问了一句。

    但赵元容没有回答纪宁之意,直接起身往正堂那边而去,纪宁也不敢上前冒犯,只好停留在原地等候。

    一直等到下午,终于零星有几个人交卷后过来,这几个人才学一般,一来都紧张兮兮问东问西,想知道同行的考生是否作答有序,很多人也在慌张感慨,说的话无非是“死定了”之类的丧气话。

    这些人都是世袭秀才出身,家族地位都很尊崇,纪宁也不认识谁,他就坐在旁边等候。他在等赵元容所说的“复试”。

    结果到日落黄昏时,有一名贡院的执事官走出来,道:“谁是纪永宁?”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纪宁走出来道:“在下是。”

    “哦?你就是纪永宁?那恭喜了,纪解元,您的嫌疑洗脱了,您可以先回府了,门口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轿子,恭喜恭喜!”贡院的执事官很市侩,走过来给纪宁道贺。

    纪宁不禁皱眉,不是说还有复试吗,怎么这就洗脱嫌疑了?

    纪宁正要走,旁边有考生不干了,有人质问道:“这位纪解元走了,我们是否也可以离开了?”

    “不行,你们的文章,还在复查中,尚且不能离开,一律要留下等候!”执事官换上了严厉的口吻道。

    “凭什么?我们抗议!”士子当中反叛心理很重,他们觉得自己是读书人可以超越法律存在无法无天。

    “谁抗议?来人,把不老实的拖出去打!看谁还敢跟老子横!”执事官也没好脾气,听到有人吵嚷,怒喝道。

    在场士子中很多人都是做贼心虚,这种情况下他们别说出来再抗议,就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纪宁没去多管,反正他现在自由了,而且解元的位子保住了,要说最大的变数就可能是赵元容言而无信,但他想那赵元容乃是心高气傲的皇族公主,不会做出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来。

    纪宁走出贡院时,才知道贡院外聚拢了上千人,其中大部分是得知朝廷和文庙派人来审查举人资格,过来听消息的,他们希望能将里面的举人全部刷下来,而将他们增补进去。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涉案考生的亲朋好友,以及一些来看热闹的士子或者百姓。

    总之,此时身在贡院之外的人都是各怀心思,幸灾乐祸的心理更大。

    随着纪宁走出来,人群登时沸腾,当天进去的人不少,但能平安走出来的,纪宁是第一个。

    “有人出来了,这不是纪永宁吗?”有人在人群中喊道。

    “他是本届乡试的伪解元,他怎么没有被判罪?”有人喝问道。

    纪宁身为解元,又是荫袭秀才出身,早就成为士子当中人人嫉妒的公敌,当纪宁走出来,人群中不服气的人相当多。

    陪同纪宁一起出来的执事官怒喝道:“废什么话?纪解元如今已洗脱嫌疑,并未涉及贿考案,纪解元能考中本届乡试解元,乃是实至名归!来人,将纪解元复校的两篇文章贴出来示众!”

    “哇!”在场围观的人,跟纪宁一起知道,原来赵元容为了让金陵城的士子心服口服,会将本届参加复考校验的几十名考生的卷子都贴出来,每个人的才学明明白白陈列在众人面前,就算是谁涉案,赵元容也会直接处理,会达到人心所向的目的。

    很快,贡院门口的衙差,在榜单上挂起几张红纸,红纸上将纪宁当日所作的两篇文章,都悬挂上去,供考生观览。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