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155章 第156张 妒火让人疯狂

第155章 第156张 妒火让人疯狂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随着柳如是打开嗓音演唱起来,在座大部分人都不禁惊讶起来。

    因为,柳如是唱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压根不是他们熟识的《水调歌头》这个词牌名的曲调,而是完全陌生的曲调。

    不仅如此,柳如是唱的曲调完全区别于时下的唱法,很是标新立异,偏偏非常动听,比之原来的曲调好听许多。

    众人惊奇的倾听着,不知不觉完全沉浸与柳如是的琴音歌声里,哪里还记得区别曲调有什么不同?

    原来,虽然昨晚柳如是已经献唱过一次,但是仅一天时间,《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新唱法还没传开。曲调不比诗词那么容易迅速传播。

    不过,经此一次献唱,《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新曲调注定要在金陵城传播开了,甚至将会传播到京城乃至全天下。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柳如是把《明月几时有》唱完,看见所有人仍沉浸歌声里不能自拔,便稍稍休息地坐了片刻,然后才站前来,分别向崇王世子和怀珠郡主行礼,最后再向众人行礼致谢。

    众人终于回过神来,一片叫好掌声响起。

    掌声渐落,赵元启高兴地说道:“唱得好!柳如是姑娘,你的琴艺和歌声在金陵城已是屈指可数。”

    “谢谢世子殿下夸奖。”柳如是娇躯微蹲行礼拜谢道。

    赵元启又道:“不过,最让本世子惊喜的是你革新了《水调歌头》这个词牌名的曲调。新的曲调灵活多变、引人入胜,更能畅意表达情感。很好,非常好。本世子大大有赏!哈哈哈……”

    其他人听着,无不衷心赞同。

    君子习六艺,其中有一艺便是乐。在座的所有人基本出身名门望族,对音律这一项,多少有涉猎,有相当的音乐鉴赏能力。

    不过,此间有人脸色很难看。

    张临武脸色阴沉地连喝了两三杯酒,心里既妒又恨:唱什么曲不好,偏偏唱纪宁那小子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分明是存心助纪宁扬名!

    “多谢世子殿下赏赐。”只见柳如是向赵元启行礼说道,“但民女愧不敢当。此曲调非民女革新,而是另有其人。”

    “哦?”赵元启闻言,不由一讶,好奇地问道了,“是谁?哪位音律大家?快告诉本世子!”

    其他还不知道的人也是很好奇。

    柳如是扬声说道:“此人就坐在您的右下首,纪公子是也。”

    赵元启更是震惊了,他转脸向纪宁看见,纪宁有些无奈地向赵元启拱了拱手。

    其他人也是震惊不已。

    李秀儿既震惊又是芳心压抑不住地欣喜,要不是场合的限制,她恐怕早已惊喜地跳起来。

    一向淡定的苏蒹葭此刻也不禁露出两分惊讶之色,多看纪宁一眼。

    至于赵元轩,虽然绝美的俏脸上蒙着轻纱,无法看起神情变化,但她的一双凤目分明睁得圆大,既震惊又气恼。

    她本意借此次秋游寻找纪宁在才学上的弱项,没想到却多发现了纪宁一项才华。

    过了片刻,赵元启突然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好!好!纪宁,没想到你如此才华横溢,不仅诗词做得好,连音乐也有如此高的造诣!君子六艺,你还有哪样不精通的?”

    “世子殿下,永宁惭愧。”纪宁不得不站起来,面向赵元启拱手说道,“永宁在音律上并无造诣。此曲调是当初梦见《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时一起的,非永宁之功。”

    赵元启却不以为然,摆手笑道:“你休得谦虚。今日本世子与你交谈一日,收益颇多,早已知你满腹经纶,才华横溢。你再在本世子面前谦虚,便是欺瞒!”

    “哈哈,本世子说过有赏,一定不会吝啬!”赵元启又立即说道,不再给纪宁辩解谦虚的机会。

    纪宁只好拱手作揖说道:“谢世子殿下。”

    重新坐回案几前,纪宁表面上平淡自若,心里却早已叫苦不已。

    今晚之后,他被逼冠上音律大家的名头。

    然而,他在音律上确实没什么造诣,甚至说仅仅流于勉强会唱简谱和五线谱。

    至于弹琴吹箫等等乐器,他根本不懂。

    但是,今晚之后,没有人相信他不懂音乐,他是百嘴难辩。

    乐,是君子六艺之一,孔圣人对乐很推崇。

    《论语·泰伯》: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就是说孔圣人认为一个人的修养从诗开始,自立于学礼,完善于乐。音乐是人生修养的最后完成阶段。

    作为儒道门徒,岂能大声宣称自己不懂乐?

    所以,今晚之后,他必须抽时间学习音律。

    为适应这个世界,他的学习任务又加重了。

    好在他在穿越前,就偏爱古风古韵的歌曲,譬如邓丽君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等等歌曲。

    这些歌曲应该能让他蒙混好些时日。

    赵元启对纪宁说完,转脸对柳如是说道:“当然,本世子也会重赏你。若不是你今晚献艺演唱了纪宁的曲和词,纪宁的音乐才华不知要隐藏到什么时候呢!”

    “谢世子殿下。”柳如是拜谢道。

    赵元启颔首一下,不再说话。

    柳如是知趣地分别向赵元启和赵元轩行了一礼,然后退出篝火会场中央。

    柳如是退下后,赵元启朗声说道:“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论语·述而》: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刚才想必在座诸位倾听柳如是姑娘的琴音歌声都听得如痴如醉吧。不若,今晚就以柳如是的琴音歌声为题,做诗词一首,以此共乐。如何?”

    “诺。”众人向赵元启拱手应道。

    篝火会上,由赵元启命题作诗词,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众人一点也不意外。

    这种即兴命题作诗词最考较才学和急智,不过在座的都是有真才实学的才子,即兴作一首诗词难不倒他们。他们苦恼的是如何作出一首惊艳全场、独占鳌头的好诗词。

    随着赵元启正式命题作诗词,今晚的篝火会的好戏终于真正开始了。

    (还是那句话:求月票了!求月票了!求月票了!)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