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139章 有朋登门来
    “啊,”纪宁叫了一声,连忙对宓芷容抱歉说道,“对不起。这事纪某忘了。请您不要介意。”

    宓芷容臻首低垂一阵,然后站起来,走出两步再转身面向纪宁,深深行礼请罪道:“纪公子,妾身对您隐瞒了身份,请您恕罪。”

    纪宁站起来,伸手虚扶宓芷容,认真地说道:“芷容姑娘,您快快请起。纪某对您完全信任,不论您是什么身份。”

    “谢谢纪公子宽宏大量。”宓芷容感激地拜道,“妾身感激不尽。”

    “呵呵,您这是说哪话?没那么严重的事。”纪宁笑道。

    宓芷容直起身,向纪宁坦白说道:“妾身是罪籍,所以不能参加科举。”

    “罪籍?”纪宁有些意外地问道。

    宓芷容点头说道:“是的。家父因为一些事受到牵连被撤职流放,全家也因此被判为罪籍。”

    “不过,再等十二年家父流放回来,罪籍就可以脱去了。”她又紧接着说道。

    同时,她一直有美目留意着纪宁的神色和眼睛,担心纪宁因此嫌弃她。

    不过,她没有在纪宁脸上和眼睛里看见一丝嫌弃,反而是充满同情。

    这让她深深松了一口气。

    纪宁在同情宓芷容的不幸命运遭遇同时,脑海里不禁想起昨晚纳兰吹雪说的话:莫非芷容姑娘家就是受纳兰吹雪家牵连的?

    他有意想追问,但是宓芷容明显不想深谈下去,甚至不让他有机会安慰她。

    “纪公子,上课时间快到了,妾身需要去做准备。”只听见宓芷容紧接着说道,“妾身告退。”

    说着,她向纪宁行了一礼。

    纪宁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回礼拱手道:“芷容姑娘请自便。”

    接着,宓芷容转身走出书房。

    纪宁在后面看着宓芷容那看起来软弱而实际独立坚强的窈窕背影,心里不禁一阵怜惜。

    ……

    ……

    中午,巳时之末,纪宁在书房研读四书五经时,雨灵走进来行礼报告道:“少爷,外面有四位书生要拜见您。”

    “四个书生?”纪宁放下书本,俊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问道,“是我以前那些狐朋狗友吗?还是上门找茬的?”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除了兴办三味书院,其他时间都是埋头苦读,至今还没真正结交过其他书生。

    雨灵说道:“他们不是您以前的朋友。另外,奴婢见他们文质彬彬、气质不凡,举止有礼,应该不是上门找茬的。奴婢不知道您是否要见,就没让他们直接进来。”

    “哦?”纪宁更加迷惑了。

    他站起来,走出书房,看见书院大门口外站着几位穿着儒服的年轻俊朗的书生,便走过去。

    “呵呵,纪公子。”纪宁走到大门口,站在大门外的那四位书生立即挂着笑容,彬彬有礼地向他拱手问好道。

    纪宁也挂上笑容拱手回礼地说道:“不知四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快里面请。”

    说着,他往里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同时,他认出领头的书生有点面熟,好像在柳如是的花魁庆功宴上见过面。

    “冒昧造访,打扰了。”那四位书生拱手说道,然后进入书院。

    纪宁引四位书生进入厅堂,分主宾坐好,再由雨灵端送上香茗。

    对饮一口香茶后,领头的那位书生主动对纪宁拱手说道:“纪公子,在前几日柳姑娘的花魁庆功宴上,唐某曾有幸与您共坐一堂宴饮。在下唐解,字文谦。不知纪公子是否有记忆?”

    那书生二十岁左右,相貌堂堂,气质儒雅卓然,明显是出身大族的才子。

    “唐公子丰姿卓然、气质不凡,纪某当然认得您。”纪宁拱手答道。

    他还记得在宴席结束后,在码头上,唐解曾主动向他道别。

    这时,另一位书生向纪宁拱手说道:“纪公子,唐兄是上一次科举的新晋举人,排名第十。”

    纪宁微动容,站起来向唐解拱手说道:“原来是唐举人,纪某失敬了。”

    唐解二十岁出头便是举人,而且在人文荟萃的金陵城排名第十,是非常之厉害。

    “纪公子客气了。”唐解也站了起来,回礼地说道,“您才是让子谦万分敬重之人。您不论是作诗词,还是在数上的造诣,都令子谦折服。尤其是那晚您以一枚普通铜板喻人喻国,子谦更是拜服不已。”

    “子谦厚颜,请求今后能时常向纪公子您请益。”说完,他深深地作揖下拜。

    这是请求交朋友的节奏。

    对唐解的诚意,纪宁当然不会拒绝。

    他不是孤僻之人,除了渴望过上三妻四妾的幸福美好生活外,也希望自己能交上一群能相互扶持的知心好友,同时也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子。

    之前他一直不主动交朋友,实在是因为以前的名声太臭,交不到好的朋友。

    现在人家堂堂排名第十的举人亲自登门请求交往,他怎么可能拒绝?

    所以,纪宁立即动容地深鞠躬作揖回礼道:“唐兄,您这是折煞永宁了。向您这样的雅人,应当是永宁主动登门拜访才对。”

    两人相互客气一番,基本确定以后做朋友。

    两人确定交朋友后,唐解接着为纪宁介绍其他三位书生。

    那三位书生能与唐解结交,身份才学自然不差。

    着三位书生分别是韩玉字公台、谢泰字子桓和宋睿字元仲。

    其中韩玉也是举人,谢泰虽是秀才但却是廪生,地位比那些多年科举才中举的举人还高,宋睿是秀才,但同样是才学过人,而且出身名门望族。

    纪宁与唐解、韩玉等人结识后,在一起相互交谈熟识,并讨论一些话题,气氛融融。

    聊了大半个时辰,唐解、韩玉等人准备起身告辞。

    “五天后,我们将组织一次到城郊外的秋游。”唐解对纪宁说道,“这次秋游是我们金陵城学子的一大盛事。不仅知名才子云集,而且还有不少名门贵女参加。去年,苏家大小姐苏蒹葭和知府大人千金小姐李秀儿都参加了,今年应该也继续参加。”

    “另外,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崇王世子和怀珠郡主也将参加。”

    “届时,登高望远,开阔视野,吟诗作对和坐而论道,快意人生。”

    唐解接着对纪宁邀请说道:“纪兄,你也一起参加吧。”

    “谢谢唐兄邀请,这等盛事永宁一定参加。”纪宁说道。

    他心里不禁有些期待,在秋游上与“苏蒹葭”见面,能面对面说上一些话儿。

    不然,他和“苏蒹葭”仅靠书信联系说话,也够挠人心思的。

    (求月票了,新书期间,月票非常重要。《望族风流》正在接受真正的生死考验,恳请大家鼎力支持。)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