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望族风流 > 第132章 《文王操》
    纪宁在沈康的书房里足足待了一个时辰,终于出来了。

    向沈康这位称号大学士请教,纪宁自我感觉受益良多。

    古人的智慧并不比现代人差,甚至由于专注,少了现在社会无数的诱惑和烦扰,知识更博大精深。

    向沈康请益,纪宁分明感到沈康看待问题非常深邃,有一种穷极至理的感觉。在沈康面前,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看待问题流于表面。

    不过,他倒没有完全失去自信。

    他的优势是广博,中国上下几千年积累的文化,他虽得到的不过是沧海一粟,但能传承到现代社会的,几乎都是精髓中的精髓。他随便不小心蹦出一个观点,就能让沈康耳目一新,神飞色舞。

    纪宁一边行走,一边在脑海里梳理和吸收刚才向沈康的请益。

    “纪宁!”

    突然,一个娇脆如银铃的悦耳叫喊声从前面出来,把他从沉思中惊醒。

    他抬头定目看去,看见赵元轩如女大王拦路抢劫似地站在走廊中间,一脸本小姐终于抓住你了的神情。

    “呵呵,你在等纪某?”纪宁不由淡笑地说道。

    他本以为赵元轩生气早已离开。

    赵元轩立即傲娇地把巴掌大小的俊美俏脸甩到一边,不屑看纪宁地高傲冷哼道:“谁等你了!本公子在这里玩耍,你走过来,碍着本公子心情了!”

    纪宁淡淡一笑,不说话,淡定地看着赵元轩要干什么。

    见纪宁不接她的话头,只是淡笑地看着她,让她早已准备好的说辞用不上,赵元轩不由有一种使不上力的憋屈感。

    “这个大骗子、大坏蛋,总是让人那么可恨!”她在心里骂道。

    末了,她只好说道:“大骗子,你不是自诩很聪明吗?本公子考考你。”

    紧接着,不给纪宁说话的机会,她立即把题目说出来。

    吃过两次亏,她决心不再给纪宁忽悠的机会,反过来考她,让她头痛郁闷。

    “一对先生学子。先生对学子说,为师在你这个年纪时你才四岁,但等你到为师这个年纪时,为师已是古稀之年矣。问题来了:先生多少岁?学子又多少岁?”只听见赵元轩飞快地说道。

    末了,她得意地看着纪宁说道:“别说本公子欺负你。你不是很擅长数吗?本公子就在数上面考你!”

    她与赵元容探讨过纪宁在数方面的造诣,均觉得纪宁在数的逻辑推理上很强,但在其他领域可能就未必了。所以,故意想了一道很绕脑筋的数的题目。

    她对这道题目很有信心,曾让崇王府上供养的几位有真才实学的门客解答过,足足花了一天,都没解答出来。

    “考死你!把你考得满头白发,额头都是皱纹!”她在心里得意想道,终于可以一出恶气,一雪前仇!

    然而,她的话刚落,纪宁就已经呵呵地淡笑起来,说道:“纪某还道多难的题目呢。这种问题考考三岁小孩还差不多。先生差两年不到知天命,学子已过不悔六年。”

    “你、你你……”赵元轩瞪大美目,芊芊玉指指着纪宁,粉妆玉琢的俏脸上一脸见了鬼的神情,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她心里完全不敢置信,这么难的题目,纪宁竟张口就解出来了!

    这、这还是人吗?

    纪宁挂着淡笑,故意装无辜和迷惑地问道:“纪某怎么了?”

    他心底不由暗笑:不过是一道简单的一元方程而已。哪怕是再难,本少爷也可以用二元方程组、三元方程组,甚至四元方程组解出来。

    赵元轩顿时被气得吐血,过了好一阵,她才勉强压下震惊和郁闷。

    “哼,不错,这道题目本来就是用来考三岁小孩的。看来,你已经有四岁小孩的水平了。”赵元轩重新傲娇地扬起俏脸,装作不在意地说道,“不错嘛。”

    纪宁不与赵元轩争辩,只淡笑地看着赵元轩。

    赵元轩被纪宁的目光看着,心虚得浑身不自在,尤其是看见纪宁那张可恨的笑脸,真想冲上去,一拳把那张臭脸打烂了,然后按在地上再用脚狠狠地跺踩上无数脚。

    不过,下一刻,她不由想起在刚才门口时,自己的粉拳曾被纪宁抓住,而且时间不是一下子而已,不由俏脸羞红起来。

    纪宁看见赵元轩突然脸红起来,以为赵元轩是心虚脸红的。

    看在赵元轩还是一个小妮子的份上,纪宁没继续让赵元轩难堪下去,说道:“现在轮到纪某考你了。听好了:孔圣人精通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但圣人也不是生而知之的。其中他的乐就是师从师襄子学来的。请问至圣先师从师襄子学的第一首曲子是什么?”

    赵元轩闻言,不由露出笑容来,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敢拿来考她?

    孔圣人作为儒道始祖兼第一圣人,他的生前的言谈举止、做过的事,去过的地方等等都是有很详细的考据记录,而且也是每位儒道门徒必须倒背如流的。

    所以,赵元轩立即开口说道:“孔圣跟师襄子学的第一首曲子是、是……”

    接着她就说不出来了。

    这个问题太细了。问孔子学过什么乐器还能知道,但是学过什么曲子,谁能记得住?或者说根本就没答案。更不用说第一首曲子了。

    学了什么曲子仅是一个学习过程,不是一个学习结果,说不定事后孔子本人自己都忘记了,很难有记载。

    赵元轩低下臻首,心念电转,把整本《论语》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接着又把孔子生前考据记录在脑海了翻了好几遍,但是仍没想出来。

    纪宁耐心地等了一柱香,然后淡笑道:“不知道吧?回去翻翻书吧。纪某就不陪你玩了。”

    孔子师从师襄子学琴在司马迁的《史记》里记载有。

    记载的内容是师襄子教孔子第一首曲子,孔子学了之后,十天都不学新的曲子。师襄子按捺不住,主动让孔子学新的曲子。孔子拒绝了,说还没学好,要继续学。过段时间,师襄子忍不住又让孔子学新的曲子,孔子还是拒绝,认为自己还没掌握第一首曲子,还要继续学。

    如此三四次后,终于有一天孔子主动对师襄子说,他已经掌握那首曲子了,并且说那首曲子的作者“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

    师襄子闻言,不禁站起来,非常佩服地赞叹道,那首曲子正是《文王操》啊!

    可惜,这个世界里,没有司马迁,更没有《史记》。

    赵元轩要查找出答案,估计能把她累垮了。

    (8月1号上架(上架后会倒v到第58章,即从第58章开始收费),收藏少,不到4万收藏,相比于其他热门都市玄幻新书上架前有十几万甚至三十万收藏,太少了太少了。不是我的书很差,实在是历史文在书城太小众了。在书城里,最火的历史文老书最高收藏只有17万!喜欢本书的兄台贤弟姐妹们,救救《望族风流》吧。请上架后一定要订阅本书。收藏少,咱们还可以以收藏订阅比例进行逆袭!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订阅,就有三千多订!你,是这十分之一的人吗?)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