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红楼之纵横四海 > 第0630章 六世同堂(大结局)

第0630章 六世同堂(大结局)

    十八年后。

    在大德帝国和北海王国的边界,有一座繁华的城市。

    这座城市有二十多万人口,它就是通远堡。

    通远堡以南,是大德帝国东北的第二大城市卜奎,目前已经有五十多万人口。

    从通远堡往西北,就进入了北海王国的境内,遇到的第一座城市,就是上河口。

    从上河口出发,有水路和陆路两条线路,可以通往北海国首都平远城。

    通远堡就位于大德和北海这条繁华商路上的中间,成了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

    “达三江”酒店,是通远堡最大、最为高档的酒店,有住宿、餐饮、租车、租马等多项业务。

    这家酒店的老板,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就是在通远堡城最受人尊敬的刘更新。

    这座城市的兴起,跟刘更新有着直接的关系,正是在他的带领下,二十五年来,通远堡才从一个荒僻的小山村,发展成了今天这座繁华的城市。

    不过,在谈到这些的时候,每一次刘更新都不忘记说上一句话。

    “这不是我的功劳,其实是北海王贾怀远的的功劳。二十五年前,正是北海王在这里打败了哥萨克,进入了北海,才开始有了通远堡的繁华。”

    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哥萨克了,因为自从二十多年前,这里就再也没有哥萨克出现了。

    以前,刘更新会给他们讲讲,但是,今天他没有时间讲这些。因为他现在正在陪着一些尊贵的客人。

    他还要跟这些客人一起,迎接更加尊贵的客人,然后跟他们一起,到北海平远城去,参加北海王国王室史太君的百岁寿诞和王室年轻一代,原宁国府继承人贾研儿子的百日宴。

    北海王室老祖宗的百岁庆典和最年轻一代的百日庆典,就在同一天举行。

    这是王室六世同堂的盛大庆典,北海王国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始了各种庆祝活动。

    达三江酒店外,微微的秋风徐徐地吹着,带来丝丝凉爽。

    一群人正站在这里。

    这些人,都是这片土地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宁古塔将军赵大海,卜奎巡抚徐明涛,奉天府尹冯奎,北温都拉的沙克、瓦达加司、席麦瑞,南温都拉的特米尔、罗木阁、卡德尔。

    还有来自于北温都拉落雁湖双峰寺的宝玉大禅师和塔娜郡主。

    对于温都拉草原来说,今年发生了三件大事儿。

    一是大德新皇赵千城登基亲政,二是大德朝廷在南北温都拉草原设立了府县,三是太上皇长安女皇驾临温都拉草原巡视。

    现在这些人等待的,就是大德太上皇长安女皇。

    长安女皇在位十八年,勤政爱民,励精图治,如今大德帝国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

    长安女皇,于半年前将皇位传给了儿子,功成身退。

    此次来到通远堡,就是要去北海参加王室庆典,并跟自己的驸马、北海王贾怀远团聚的。

    一阵锣响,一队仪仗逶迤而来,刘更新等人迎了上去。

    中间那个雍容华贵,仪态万方的中年美妇,就是大德太上皇长安女皇。

    旁边的是宫廷总管立春和已经引退的原顺天府尹修同贵。

    一行人跪下磕头,长安下马,将众人扶起,两支队伍并作一处,穿过通远堡,向北海境内进发。

    在北海边境,已经有人在等待迎接,来人是北海元老院院长贾琏、北海国王夫人塔玛拉、王室长孙媳妇李纨。

    见礼寒暄之后,三支队伍并作一处,向上河口进发。

    为了庆祝王室老祖宗史太君百岁大寿和最新一代的百日,政务院发布政令,全国衙门放假三天,各级官吏加俸禄一个月,农工商雇主给雇员加工钱一个月,商户免税一个月,以示王室与民同乐。

    这一天,也就成了全北海国普天同庆的日子。

    北海王宫,装饰一新,到处张灯结彩,花团锦簇。

    庆典由第一夫人薛宝钗全面操办,各位夫人协助。

    饮食酒宴方面,则由元老院院长夫人王熙凤掌管。

    王熙凤张罗了贾府一辈子的家务,做起这些事情,虽然千头万绪,仍是举重若轻。

    其余的事情,则有贾府的几位姑娘加上史湘云等来张罗。

    说是姑娘,其实是这些人也都是将近四十来岁的人了,只是宫里一直就这样叫着。

    老太太当初的丫鬟们,早就都出嫁了。后找的丫鬟,老太太总是不满意,于是鸳鸯和琥珀就又回来了,每日里陪伴伺候老太太。

    贾赦因为酒色过度,在四年前离世了。贾政现在也七十多了,不再到衙门里去义务奉献,每日里就只做个清闲亲王。

    原来的清客程日兴和詹光,五年前从大德来到北海定居,于是几个人就天天在一起喝茶、下棋,谈论诗词,没事儿的时候,就到湖上去转转。

    贾珍想念帝都,三年前回到了帝都的宁国府去居住,到现在也没回来。上个月来信,说就在帝都住下,不回北海了。

    贾蔷、贾芹、贾芸、贾萍等贾府子弟,如今都身居要职,公务繁忙,很少到王宫来,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还不忘来给老祖宗和贾政等请安。

    贾兰如今也三十出头了,年轻轻的就当上了欧林高官,是北海目前最年轻的高官,政绩颇佳,声望日隆。

    裘良和李纨则又在北海开办了粒粒橙生意,两人相敬如宾,生意兴隆。

    贾珉与各位夫人,都已育子女,目前共有子女十八人,其中子十人,女八人。

    在各位夫人的子女中,以黛玉夫人的第一个子女最小,因为直到十二年前,黛玉才跟贾珉成婚。

    子女们小的时候读书,十四岁起就参加军训,十八岁就开始当兵。这已经成为王室不成文的规矩。

    望着满屋子的子子孙孙,老太太心花怒放。

    他的身边,除了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冯家、陈家、卫家、以及北海各大家族的女眷之外,还有几位特殊的客人。

    这几位女眷,就是当初贾珉从大德送回来的宋宽家的女眷。

    为首的就是前东平郡王妃,也已经八十来岁了。

    宋家人初来北海的时候,不太跟人来往,后来是老太太主动到宋家去了几回。人们见王室老太君都跟宋家来往,于是就跟宋家接触起来。

    渐渐地,宋家融入了北海的生活当中,如今已经跟王室常来常往了。

    “你看看,当初听我的就对了吧,你家一帮女人,该叫她们改嫁,就改嫁,如今家里男人不也多了起来?渐渐地就兴旺了?”

    宋家来的时候,基本上只剩下了女眷,还是在老太太的张罗下,年轻的女眷,该嫁人的嫁人,该改嫁的改嫁,如今家里又有兴旺之象。

    “还要多谢谢老太君帮衬,才没有人说些闲话。”

    东平王妃恭维道。

    “有的时候,就是咱们自己想多了,总是怕别人风言风语。其实谁有那么多功夫,整天盯着你。有点儿事情,议论两句,就当没听见,也就过去了。”

    “当初我的长孙媳妇改嫁,也曾有人议论,我就没管那些,如今一看,我当初就做对了。当初议论的人,都说我做得对。在这北海,跟大德不一样,咱们做事儿,就得随着这里。”

    “都是国王陛下宽容。”

    “这倒也是,珉哥儿当国王,从来没什么架子,也不吓唬人,可大伙儿就是敬他。我告诉是你件事儿,那一年,他跟他那帮媳妇儿闹别扭,说是不愿意干这个国王了,要到大德找长安去。最后冯紫英把这个事儿给捅出去了,文武百官和老百姓可就不干了,整天在我家外面请愿,不让他走,这才没走成。”

    “这件事儿我也知道啊,我还来请愿了呢。这么好的国王,不抄家,不砍头,哪里能叫他走了呢。”

    “珉哥儿也就一时使小性子,便是真走了,用不了多久也会回来。”

    王夫人说的胸有成竹。

    “老祖宗,四爷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你说他还像个国王么?”

    晴雯来告状了。

    “你说什么?”

    “我说四爷不见了。”

    “谁又不见了?人不是都在这里么?”

    “唉,算了,老祖宗耳朵有点儿背了。”

    晴雯气哼哼地走了。

    “她说国王不见了。”

    东平王妃好心地告诉老太太。

    “我知道,只是假装听不见,不愿意管他们年轻人那些事儿。晴雯这个丫头,从小就是从我房里出来的,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小心眼儿,不用管她,一会儿就好了。”

    贾珉此时正在费加尔湖的船上,跟他在一起的,是卫若兰,焦利、刘成、戴植。

    此时,他们正在做一场实验。把蒸汽机放到铁甲船上,作为动力。

    如果这个实验成功,就不用人工划桨,木船也可以改成铁甲船了。

    实验已经进行了十八次,今天是第十九次。

    “珉长官,准备好了。”

    戴植的头发已经花白,身子倒还硬朗,精神也很不错。

    “那就开始吧。”

    “点火!”

    刘成一声高喊。

    噗嗤噗嗤的声音响了一阵,船还是纹丝不动。

    “唉,又失败了。”

    焦利有些沮丧。

    “没关系,以后继续试验。总有一天会成功的。走吧,那边快开宴了,我们到岸上等着吧。”

    贾珉说着,就要下船。

    就在此时,船动了起来,噗嗤噗嗤的蒸汽机声音,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渐渐地,船的速度越来越快。

    众人面面相觑。

    实验成功了!

    随即欢呼起来。

    在湖里绕了一圈儿,船缓缓靠岸。

    “珉长官,这个船叫什么好呢?”

    卫若兰问道。

    “轮船,将来配上火力,就叫军舰。”

    几个人上岸,冯紫英等人也过来了。他们是来这里等着迎接长安的。

    没一会儿,长安的船队到了,贾珉等人迎了上去。

    寒暄过后,众人到了一边,将贾珉和长安单独留在一起。

    “长安,这回来了,就不走了吧?”

    贾珉拉住了长安的一支手。

    “不走了,咱们的儿子自己能当皇上了,今后我就跟你在一起,省得三年两年才能见上一面,再说了,老祖宗和母亲年纪大了,我也该尽一些孙媳妇、儿媳妇的本分,表表孝心了。走吧,别叫别人等我们。”

    长安拉起贾珉的手,两人一起上车。

    到了王宫,长安跟老祖宗等一一见礼,众宾客喜气洋洋,纷纷给老祖宗道贺,磕头。

    喜宴由薛蝌主持。

    “吉时已到,开宴。”

    谷盼盼从平远楼带来的丝竹班子,奏起了音乐,宴会开始。

    瞅着众人没注意,老太太把一个信封递给鸳鸯。

    “鸳鸯啊,待我百年之后,你就把这封信打开,交给你们二老爷。二夫人、珉哥儿和各位夫人。”

    “老祖宗,大喜的日子,可不许说这不吉利的话。”

    “我都一百岁了,还怕什么?又不是这会儿就走了,你去收好了。”

    鸳鸯离席,来到老太太房里,就要把信放进箱子里。

    见信没有封口,忍不住好奇,就抽出信来。

    上面正是老祖宗的笔体。

    “待我归西之后,即令珉哥儿和可卿成亲。”

    鸳鸯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这事儿老祖宗早就知道了,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住她。

    老祖宗也算是用心良苦了,珉四爷和蓉大奶奶有情人终能成眷属了。

    贾珉正跟冯紫英、席麦瑞、赵大海等人喝酒,宝玉过来,挨着贾珉坐下。

    给贾珉的杯子里倒满酒,递给贾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起来。

    “珉四弟,当初你是对的,这些年,你做的很好,二哥为你高兴,来,二哥敬你一杯。”

    说着,宝玉站了起来,贾珉也站了起来。

    “谢谢二哥,你也很出色,我也敬二哥一杯。”

    兄弟俩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还有我们呢。”

    冯紫英等人也纷纷干杯。

    宝玉和贾珉兄弟俩拥抱在一起,四周想起了如雷的掌声。

    (全书终)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