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九十七章靖国神社
    夜色笼罩茫茫海域,海风呼啸,一轮小油轮随风飘泊在茫茫大海之中。船上还亮着明灯,一条人影迎风而

    立,呼啸无情的海风吹乱此人一头飘逸的长发。

    当风而立,丰含笑眉头紧琐,似乎有着解不开的心事。船又向前行了一阵,丰含笑依然没有动,似乎被定

    在了那船头。船舱中慢慢走出一人,正是小刀,见丰含笑悠然矗立在船头,他暗自一叹,走过去说道:“公

    子,船要在黎明的时候才能*岸,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在里面休息一下吧。”

    丰含笑被打断思路,回过神来,看着黝黑的夜空道:“前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你我什么也看不到,如果这

    茫茫海域的前方正有一头巨鲸在等待着咱们,或者又有什么旋涡,你说我们生还的机会又有多大?”

    小刀一愣,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知道。”

    丰含笑点头说道:“不错,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但人们总是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奔波着,

    就算不会实现,但也无悔。我们追求的到底又是什么?又能否实现?”

    小刀彻底迷惘,他曾经也想过自己戎马一生,到底追求的是什么,难道在黑道上拼杀是一辈子的事吗?他

    有些茫然,有些犹豫,但最终想了想,又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过着这样的生活,便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去做,自己

    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江湖饭不好吃,但除了这碗饭,他又实在找不到别的。但此时经由丰含笑如此一问,

    面对他最崇拜的公子,他再次在内心仔细的想了想这个问题,但没有得到答案,他迷惑了。

    丰含笑看出他的迷茫,微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多想的,走一步算一步,如果你的人生都已经在你脑

    海中形成了一种规定的的生活方式,那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人为什么活着,不是为了单纯的生存,那是因为

    还有许多我们还不知道的事情将会在我们的生命中发生,人们是在追求着那种还不知道的刺激。这就比如一场

    游戏,如果你知道了结局,玩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小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突然又听丰含笑说道:“如这么走下去我也知道很精彩,但我已经不想走的太

    久,这条道,我已经快要走完了。”

    小刀最近就已经从他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东西,现在听他比较明确的说出来,仍然心中吃惊,慌忙道:“公

    子,如果没有了你,我们这么多兄弟又怎么办?”

    丰含笑转过身来,仔细的盯着他道:“没有了我,小刀门依然会存在,有你和左手两人在,小刀门绝对不

    会有任何事情,这几年来,我已经在暗中调查过门中兄弟,就你两人是我最放心的,至于五拳皇这几个,忠心

    是有,但绝对不会永远效忠,现在他们之所以如此忠心,那是因为还没有比跟着我们更好的路,何况他们是我

    们一手调教出来的,就算借他们一个胆子,也没几个敢背叛。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对待任何

    一个门中兄弟,今后有左手还有这五人在,你会将小刀门领导好的。”

    “公子,我”小刀大急,忙要说什么,却见丰含笑将手一摆,阻止道:“你什么也不用说,当初我为什

    么叫它为小刀门?那就是因为我早知道自己不会永远走这条路,它始终会是你的,至于左手,他不会和你争,

    他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只要活的精彩,他的人生就够了,何况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也绝对不会对你不服,这个

    你大可放心。”

    小刀点头道:“左手和我情同手足,这个绝对不会,可是公子你大可不必退出,如果你厌倦了这种生活,

    大可不理会门中之事,有我和左手在,绝对不会让门中有事,而你仍然是我们的公子,门中也绝对不会出现什

    么不快的事。”

    丰含笑一笑,说道:“现在我只是这么说,你放心,在我离开之前,亚洲这些对我们不利的势力我都会先

    去会会他们,到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别的为难的事留给你做。凌凤还有个月就出来了,我想在这段时间内将我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

    小刀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从私下来说,丰含笑离开也是他希望的,因为自己的姐姐到时候真的复活,

    她会很需要丰含笑在身边,而且自己也不愿意自己的姐姐天天过着担心丈夫的生活,自己已经够让姐姐担心,

    一个女人为两个男人担心受怕,实在活的太累。

    此事就此决定,两人都不再说这个话题,转过身去,看着脚下海水在轮船的划分下向两边让开,丰含笑淡

    淡的道:“这次在日本将会发生很多事情,万一到时候我不能回来,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她们,叫她们不要等

    了。”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语气有些伤心的道:“如果凌凤醒来,你就说我三年前已经随她去了,这样她会好

    过一点。”

    小刀断然道:“这样她会更加难受,只怕到时候她也不会苟且偷生,你的女人太多,只怕到时候她们分散

    各处,我也分身乏术,帮不了你,所以还是你自己去照顾吧!”

    丰含笑听了,微微一笑道:“事实难料,虽然有他们帮助,但我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

    小刀听了,内心震惊,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丰含笑如此没有信心,难道这次日本之行就真的这么可怕?思索

    良久,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只得说道:“如果公子都不能全身而退,那子正只怕就只能客死他乡了。”

    丰含笑听了,叹气出声,显得是那么的惆怅无奈。两人乘的这艘小轮船正是帮会利用关系弄来的,他们如

    此深夜赶路,也是想偷渡去日本。现在山口组与小刀门势同水火,如果知道丰含笑与小刀着两个小刀门的支柱

    同时来到日本,只怕有左翼相助的山口组这次无论如何也会将两人留在日本了。

    丰含笑曾经与山本一夫有过一面之缘,他座下两大高手便非同一般,加上他自己的势力深不可策,还有左

    翼那些恐怖的人物只怕自己连听也没听说过,他实在很难想象如果自己两人被这些高手围困,还能不能活着回

    去。

    看着前面的夜空,他又想起了白天在上海的事情,自己上午的时间就是与罗琴和陈清萍两女度过的,本来

    决定早上就做费力去日本的,由于发生了那种事,就只好等到晚上。他想起自己走的时候两女的那种依依不舍

    的表情,耳边还回响着陈清萍说过的话语:“我不要看到你每次都全身是血的出现在我面前,这次你一定要好

    好的回来,我们在这里等你,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啊。”当时自己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她们,无论前面多危险,

    关心自己的人实在太多,他实在无法让她们更担心自己,如果自己说出来,只怕没有一个会让自己离开。

    站立许久,小刀见丰含笑似乎想着心事,心知自己也不能将他劝说去船舱休息,摇了摇头,只得自己一人

    转身向船舱走去。刚走到门口,丰含笑突然回过神来,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你等等。”

    小刀将脚收了回来,来到他身边。

    丰含笑叹气道:“你迟早也要知道我们这次去是干什么的,早点让你知道,有个心理准备或许要好一

    点。”

    小刀心中一惊,忙凝神倾听着。只听丰含笑继续说道:“我们这次去虽然有恐怖组织的人帮助,但到时候

    谁也帮不了你,只有*自己才能生存下来,所以即使成功,也是九死一生。”

    小刀心中一惊,忙凝神倾听着。只听丰含笑继续说道:“我们这次去虽然有恐怖组织的人帮助,但到时候

    谁也帮不了你,只有*自己才能生存下来,所以即使成功,也是九死一生。”

    小刀更是心惊,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丰含笑果然开口道:“你知不知道日本真正掌权的是些什么人?”

    小刀想了想,说道:“这个我并不清楚,但听的多了,也应该知道一点,他们是不是左翼掌权?”

    丰含笑点头道:“不错,左翼掌权,而他们左翼最神圣的地方便是靖国神社。在靖国神社之中,所供奉的

    正是二次大战中的那些好战军事分子,而且左翼很大的权利机构也在那里,所以靖国神社对他们来说,实在太

    重要太神圣。”

    小刀骇然道:“难道我们是要去炸毁靖国神社?”

    丰含笑点点头。

    海风突然大了起来,呼啸着席卷大海,小刀只觉得轮船也在摇晃起来,炸毁靖国神社,这是多么恐怖的事

    情,难怪公子竟然在这次也显得这么没有信心。突然他又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奇怪,既然世界恐怖组织都找上了

    小刀门,这次来日本办事,他们也大力支持,似乎就是有着什么预谋,丰含笑这么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

    轮船上只有三人,除了他两人外就只有一个开轮船的船员,所以丰含笑才会这么大胆的将这个惊天消息说

    出来。

    似乎看出了小刀心中的疑惑,丰含笑接着说道:“其实我本来决定单独行动,前来日本后方做一些动作,

    还让他们有所忌惮,但没想到组织中也有同样的想法,既然如此,我也只有与他们合作,要玩就玩大一点,只

    要成功,亚洲就没有什么势力可以阻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