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八十八章感怀
    “不,这不可能,红秀不会死的。”轩辕无道双目赤红,几乎喷出血来,撕心裂肺的怒吼着。

    “少少君”微弱的声音传来,虽然在万分悲痛中,轩辕无道依然很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这个如此熟悉,似乎时时悬缭在耳边的声音。

    “红秀,你醒了,你醒了,没事了,没事了,醒了就好了。”轩辕无道惊喜过度,看着睁开双眼的共工红秀大喜道。

    丰含笑站在一旁看着这个第二次见着的美丽女子,眼中露出惋惜悲痛的神色,心中有感,轻轻抓起身边伊贺珍子的手。伊贺珍子似乎也能感触到他的心灵深处,不由得紧了紧小手,让他握得更实在一些。

    “少君,你你不要这样。”共工红秀吃力的说着,看着轩辕无道的眼中满是柔情蜜意,有着言不尽道不完的柔情,又有着绝望不舍的哀愁忧伤。

    使力将双手放在轩辕无道那英俊的脸上,共工红秀开心的笑道:“我要摸一摸少君的脸,最后一次触摸,红秀要把它牢牢的记在心里,就算过了阴曹地府,红秀也不会忘记,下咳咳下辈子红秀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轩辕无道眼眶中的泪水终于破瞳而出,一滴一滴滴在共工红秀的脸上,滑到她的嘴里,是那么的枯涩,她读懂了他内心深处的清苦,但却一直帮不了他什么。

    “你放心,就算是灭了阎王殿,我轩辕无道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红秀,你不要闭眼,快张开,我不准你休息,快说话,我要听你说话”

    眼见共工红秀那双眼睛越来越无神,正要微微闭上,轩辕无道大惊,马上摇晃着她薄弱的身体,大声的喊叫着。

    共工红秀似乎被他摇晃的醒了过来,睁眼道:“少君,我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要答应我啊”

    轩辕无道马上点头道:“好,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说吧,我什么都答应你。”

    共工红秀脸上突然那露出红晕色彩,美丽迷人之极,丰含笑与伊贺珍子等人在一旁见了,心中一黯,都不由得惋惜摇头。

    只听共工红秀虚弱着声音道:“你一定要要,好好好活下去,我爹爹虽然虽然该死,可你能放过他吗?共工家如果如果没有了爹爹,我弟弟弟一个残废他也会活不了的你你答应我啊”

    看了一眼在那边地上蜷缩呻吟着的共工曹天一眼,轩辕无道将牙一咬,点头道:“好,我一定不会杀他的,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谢谢你,你亲亲我”共工红秀似乎羞涩的少女,微微闭上双眼,脸儿似乎更红了。轩辕无道毫不迟疑的轻轻吻上了她的红唇,没有甜蜜,有的只有那醉心的枯涩。

    唇渐渐的冷了,那薄弱的身子中微薄的气息也没了,轩辕无道绝望的推开她的身子,只见她微微闭着双眼,一行清泪从脸侧滑过,晶莹透彻,那红晕的脸儿已经便得苍白,那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似安详又似枯涩。死对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解脱,但她真的甘心就死吗?她真的离得开心中一直牵挂着的人儿么?

    没有人知道。

    丰含笑静静的看着安详离去的共工红秀,思绪却已经飘飞到两年前的那个午后,那个一直缭绕在自己脑海中的人儿不也是如此离去的么?心中一阵揪心的疼,伊贺珍子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似乎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她似乎想要通过紧握的双手给他一些什么。静!场中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着那沙沙的威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啊”

    轩辕无道突然仰天大吼一声,苍穹深处远远的传来回音,似乎连天都被震动,似乎连天都畏惧这个男人,虽然被惊扰了好梦,但此时连天都似乎不敢大声出气,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以表示心中的不满。

    怒吼之后,丰含笑突然脸色一变,大呼不好。伊贺珍子只感觉着手上一空,丰含笑的身子已经急速窜出,连忙追眼望去,只见他双手连劈而出,却正是劈落向突然一掌向着自己天灵盖击落的轩辕无道的那只大手。

    “小子找死!”

    “不要伤我们门主”

    “公子小心!”

    几声急呼中夹杂着小刀担心的声音,只见两条人影向着丰含笑后背追去,纷纷击向丰含笑那空着的后背。小刀也在大叫声中窜出,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后发先至,双掌急忙挡出。

    “轰隆轰隆”

    人影一触即分,小刀飞出一丈多远,在地上仍然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才站稳。而那两人也被他击得倒退回去,其中一人站在地上连连退了七八步才站稳了,而另外一人却仅仅退了三四步便不在动摇分毫。那两人惊讶的向小刀看了一眼,然后看向他身后,脸上马上露出惭愧的神情。

    只见丰含笑一掌将轩辕无道那拍击向自己天灵盖的那一招打开之后,已经一把抓住他的手,但轩辕无道似乎疯了一般,马上一掌反打而出,丰含笑当下也还击而出,两人在一瞬间便拆了数招。只听丰含笑边斗边道:“死了又有什么用?你不是答应过她要好好活着么?我丰含笑一世英明,却将你这种懦夫作为生平第一对手,实在是不值得。”

    但轩辕无道似乎铁定了心要甘愿就死,随着共工红秀一起去,哪里能听见丰含笑说什么了?只见他疯了一般,随手挥打而出,都是满含激动,所以内力充沛,丰含笑被弄得也有些手忙脚乱,一时间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

    轩辕门中众人此时见反叛的共工曹天与雷绝两人一死一重伤,已经气数殆尽,门中主事的司马凌风司马龙主又飘然而去,现在唯一的门主竟然几近疯狂,都不由得担心的望着场中,既惊骇于他们二人的高深武功,又担心自己门中现在情绪不定,如果丰含笑万一出手不慎,将门主打死那该如何是好。

    小刀与伊贺珍子两人也担心的望着场中,不敢有一点的分心,如果丰含笑有什么危险,那他们将会不惜一切出手相救。只见轩辕无道一手紧抱着共工红秀的遗体不放,怒目圆瞪,仅仅用一只手便将不敢过分进攻的丰含笑弄的有些招架不住。眼见丰含笑畏首畏尾,伊贺珍子突然大声道:“含笑,你再这样下去,只怕对你和他都不好,你需得快些将他制住,现在的他情绪失控,根本就不会听你的,如果等会他精力用尽,那他就危险了。”

    丰含笑心中正急,听她一说,顿时大悟,暗道自己糊涂,当下手上加紧,虽然那轩辕无道此时出手凶猛,每招都是霸气十足,但由于心志已乱,虽然刚猛,却是失去了灵魂主宰,丰含笑稍微斗了一会,眼见他虽然神智失控,但却一直死死守着手中的共工红秀。当下假意攻向共工红秀,果然不出所料,只见轩辕无道脸色一惊,马上全力防守在那边,将另一边完全空给了自己。当下他不再犹豫,马上变招,连点向他那边穴道。

    轩辕无道知道上当,顿时大怒,然而虽然他武功并不在丰含笑只下,但此时神智失常,加上丰含笑又是有备出手,所以便慢了一筹,还不及回招,便被丰含笑点住穴道,再也动弹不了。见丰含笑将轩辕无道制服,伊贺珍子与小刀两人才放下心来。

    走上前去,伊贺珍子依然担心的问道:“含笑,你没事吧?”

    丰含笑微笑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事。“他不会再做傻事吧?”看着轩辕无道那无神的眼睛,伊贺珍子不由得又道。眼见一个男人竟然能够为了一个女人去死,身为女人,她不由得对轩辕无道大起敬意。

    丰含笑眉头一皱,沉吟道:“应该不会了吧,等他醒过来,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做,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是不会再去第二次寻死的,至少他不会。”话一说完,便听小刀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说着,他环视了四周一眼,意思再明显不过。

    丰含笑见了微笑道:“不用了,本来以为与他之间将有一场生死搏斗,没想到却是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你认为现在的轩辕门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大力对付的么?”

    小刀想了想,摇头道:“他们已经不算什么了。”

    “所以我们又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呢?我会与他说的,你尽快回去吧,我怕他们有事。”小刀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听了点头应是,但足下并没移动,犹豫了一会,问道:“那公子与小姐呢?是不是与我一同回去?”

    “我会回去的,不过我还有事没有做完,等这里的事情一了,我会回去的。算算时间,也是时候了。”说着,轻声一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叹息?是为刚刚死去的人,还是为自己的事呢?

    没有人知道,但小刀却隐隐知道些什么,似乎明白丰含笑这一声叹息包含的深意。没有再多问什么,向丰含笑与伊贺珍子两人道了一声保重之后,转身大步离去,轩辕门中人让开一条道来,看着他的背影,似乎觉得他突然变得是如此的高大,仰不可及。

    急追出两步,莫大叔与向远东正想向他道歉,但见他离开,却又没有开口,似乎不知道开口留住他之后该说些什么才好。

    刚刚自己两人认为丰含笑是想趁机将轩辕无道击毙,却没想到是误会了他,小刀突然插入将自己两人击向丰含笑背后的两掌挡开,让自己两人没有犯下大错,但小刀虽然接下自己两人合力一击,只怕也已经重伤在身了,两人思来想去,终究觉得对不起小刀,所以想开口道歉。

    丰含笑似乎看出他两人的心思,微笑道:“这里的事就劳烦你两位了,等你们门主醒过来,告诉他,丰含笑过几天来拜访!”

    莫大叔听了马上报拳道:“刚刚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谢,将来我们门主一定报答。”丰含笑神秘一笑道:“他马上便会还我这个人情的。”说着,拉着伊贺珍子飘身而去。远远的听到莫大叔的声音传来:“带我等向夺命侯谢罪!”

    但空荡荡的夜空中仅仅传来丰含笑的一阵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