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深入虎穴
    向建南眼中布满血丝,仰天长啸道:“丰含笑,你欺人太甚,我鹰帮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对,绝对不能放过丰含笑,刚刚就是他约帮主出来,后来我们听到了打斗声才赶来,却,却还是迟了”先前赶到这里,看到南宫云天重伤的那保安说道。

    向建南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将目光放在了南宫云天妻子身上,见她双目含泪,紧紧的抓着南宫云天渐渐冷却的手,他心中也是一阵黯然,强压住内心的悲伤,恭敬的说道:“嫂子,大大哥去了您节哀。建南在这里保证,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也绝对不会放过小刀门,我一定会为大哥报仇。”

    南宫夫人听了,却是摇头道:“云天去了,我也不想管这么多。我知道他声前就很想跳出这个圈子,现在去了,我不想他在受打扰,至于帮会里的事,我一个女人也不会去管,今后我南宫家的人再也与江湖无关,向叔叔自己做主就行了。”

    向建南一听,马上说道:“嫂子千万不可如此,建南的命是大哥给的,就算大哥现在不在了,但只要我向建南有一口气在,鹰帮上下就绝对只忠心于南宫家,如果谁要是敢对嫂子不敬,我向建南便杀了他。”

    “对,有谁敢对夫人不服,我们绝对不答应,帮主一生的心血才组建了我们帮会,兄弟们都是受过帮主恩惠的人,誓死效忠南宫家族,誓死效忠少主人。”向建南一说,下面纷纷而来的家人都说道,在他们眼中,南宫云天就是他们的皇帝,是他给了他们现在这么好的生活,是他让他们活的有尊严,不被社会上的人看不起。

    南宫夫人紧紧抱着儿子和丈夫,哭着道:“不,我已经决定了,今后南宫家再也不是江湖中人,鹰帮也早在云天在的时候便打算交给向叔叔打理,现在他去了,我自然要遵从他的意思,所以你们不用多说了。如果你们还尊敬他的话,就下去帮我好好安排他的后事,我想他走的安静点。”

    向建南听了,眉头一皱,过了一会才叹气道:“既然大嫂心意已决,建南便不再多说。大哥的后事我会安排好的。”

    丰含笑刚回到小公寓中,便听见自己的电话响起,接过电话,便听到鲜于修的声音传来,说道:“老大,你可真厉害,竟然跑出去将南宫云天给杀了!”

    “什么?”

    丰含笑大吃一惊,几乎是吼出来的,将电话那边的鲜于修耳朵都几乎震聋。

    鲜于修待耳朵好受了点才委屈的说道:“老大,晚上大安静的我又不是听不到,你干吗这么大声?”

    丰含笑连忙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南宫云天死了?”

    鲜于修听了道:“你自己干的还来问我?你刚刚不是从南宫家回来吗?”

    “这个你都知道?”

    “嘿嘿,想瞒过我当然是不行的了。”

    鲜于修一阵得意的道.其实他也并不是将任何人的行踪都掌握在手里,而是刚好有下面的人知道丰含笑的行踪罢了。而丰含笑一旦去了南宫云天那里,那就不同了,所以他才对次注意液体些,以至刚刚丰含笑一离开,他便到后面一阵赶到,见里面有些沉闷,抓住一个门卫一问,才知道南宫云天已经死了。

    当时他也是骇了一跳,丰含笑在这里竟然敢杀了南宫云天,孤身一人还好,但水家的人他总不能不照顾吧?虽然那有自己两大家族在这里,但自己两大家族毕竟还是属于正规商人,势力与南宫云天的鹰帮起来,自然是弱了许多,到时候只怕也不好招架鹰帮的报复。想到这一系列的后果,所以他才在如此深夜给丰含笑电话,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计划的。

    丰含笑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多与他胡说?当下问道:“你确定南宫云天已经死了?”

    鲜于修听了想了想道:“这个么,我也不是亲见,但看他家里的样子,正在大肆准备后事,而且我也抓了一个人问了,看样子是真死了。老大,难道不是你干的?”

    鲜于修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马上问道。

    丰含笑紧皱起眉头道:“没想到暗中竟然还有人,哼!到是我丰含笑大意了,竟然让他给嫁祸了!”

    鲜于修听了大叫道:“真的不是老大你干的?那就糟糕了,到明天只怕天下人都知道是你杀的他了,暗中那人又到底是谁?竟然屡次与我们作对?”

    丰含笑冷笑道:“就算知道又怎么样?我丰含笑也不怕担下这个罪名,暗中那人的计划虽然是针对我,但也算是帮了我,我也正有此意,既然如此,我想他们也应该快要露出水面了,哼!嫁祸我丰含笑的代价也绝对不能小了。不然天下人今后也没有哪个还将我丰含笑放在眼中了。”

    “可是老大,既然南宫云天死了,北方很快就要乱了,只怕鹰帮也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就算我们不怕他们,但也要分心去对付,只怕到时候你的计划就要被打乱,胜负也就很难说了。”鲜于修不无担心的道。

    “这样更好,如果游戏的都已经在心中了,那就不好玩了。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让鹰帮来缠住我,在我对付鹰帮的时候乘机想捞点什么好处吧!”

    “但如果到时候还有别的势力介入,只怕我们就要难应付很多!”

    丰含笑听了眉心一跳,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说道:“台湾的动静最大,日本也很不老实,听伊贺珍子说山本一夫又猖狂起来了,而且还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我小刀门,这样看来,那暗中之人只怕也是和他们这两方有勾结。果然是好计,但他图谋的到底是什么?中国没有了我,他也不能得到什么好处,还有他在。糟糕!我竟然将那人忘了,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哈”

    丰含笑突然想起了一人,似乎一切都想通了,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鲜于修听的莫名其妙,不由得说道:“老大,你笑什么?他又是谁?”

    丰含笑笑道:“他是谁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至于我笑什么,你就不用管了,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明天一大早你务必给我去办好了。”“哦!你说吧,什么任务干吗要我去做?”

    丰含笑道:“南宫云天既然死了,我想这里定然不会再这么安全了,所以你明天帮我带着云伊他们一家回南方,一定要将他们安全的送到,知道吗?”

    鲜于修听了,马上反对道:“这事干吗要我去做?这里现在热闹了,你却要我离开?”

    丰含笑严肃道:“这里除了你还能有几个我放心的人?难道这么一点事就将你给难住了?我明天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最好是答应下来,不要让我生气。”

    鲜于修知道自己逃不了这个任务,当下也不敢再多说,只得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丰含笑在水云伊醒来之后便告诉了她这里发生的事情,让她将父母劝说好了之后,他一家三口收拾东西出发,丰含笑亲自将他们送到了机场,然后交给了等在那里的鲜于修。待他们上了飞机,丰含笑看了看时间,马上便坐车离开,直接向着南宫府而去。

    司机听丰含笑要去那里,看了看他,说道:“原来兄弟是南宫云天的朋友,真是失敬了。”

    丰含笑听了,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心道这天下间或许也只有你将我当成他的朋友了。心中想着,却听那司机接着说道:“唉!南宫云天是个好人,虽然身份特殊,但却为我们北方人争了口气,有他在,还没有人敢看不起咱们北方人。可是现在,那个该死的丰含笑竟然如此卑鄙,深夜入庄将南宫帮主杀害了,真是”说到这里,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了,或者是心中突然想到什么忌讳的事来,知道自己不该如此乱说,不然什么时候惹祸上身了还不知道。

    丰含笑听他一直说着,也不生气,既然天下人都已经这么认为,那自己再多说也是无意。他只是一直微笑着,也不说什么。

    车子到了南宫云天府第的外面老远便听了下来,放眼望去,只见前面通往大门的宽阔街道上放满了车辆,门口挂着白色的布帛纸巾,一看便知里面在办着丧事,那种哀伤的气氛完全可以感觉的到。那司机待丰含笑下车之后,看了看里面,摇头道:“唉!,南宫帮主一生英雄,现在死了,只是可怜了未亡之人。”

    丰含笑听的眉头一皱,似乎深有感触。看了前面一眼,放下心事,大步向前面走去。

    里面负责接待客人的人见了他,马上走过来,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先生如何称呼,可是前来给南宫先生上香的?”

    丰含笑脸上露出哀悼之情,点头道:“是的,故人仙去,小弟自然要来看一看,拜祭故人,以慰在天之灵!”

    南宫云天死了,虽然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也与他有着干系,何况敬重他的为人,现在他去了,丰含笑内心也是真的有些难过。

    那两人听了,马上礼貌的道:“先生既然是我们帮主的好朋友,还请报上姓名,我们也好准备。”

    丰含笑听了,眉头一皱,看了里面一眼,只得淡淡说道:“就说故人丰含笑前来拜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