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希望(上)
    丰含笑一直不能忘记肖凌凤死的时候那种神情。

    那种让他揪心的神情总是一直缠绕在他心头,他记得自己当初答应她要给她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东西,让她只看到这个世界光辉的一面,因为当时的他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创建一个地下王朝,让自己身边的人活在自己创建的辉煌世界里,让他们感受到的只有他丰含笑带给他们的灿烂,洒给他们的阳光。

    可是他就算是现在,也不得不哀叹自己的可悲,这样的梦想毕竟是理想中的梦想,想要达到自己心中的理想,并不是容易的事,可是当初的自己真的太天真,还没有经历过风雨,不知道这个世界、人生,不如意者,十之**。

    但是,纵使是现在,丰含笑一样还是这么执着,他一样在为自己给她的诺言而努力着,他要在她重新回到身边的时候或者不久之后,看到是只要这个世界的好,生活在他给她打造的世界里。是他让她造次看到这个世界的,所以他一定要她看的精彩。

    丰含笑都不记得这次回来之后在这里面呆了多久,他只知道,从冰室出来之后,他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不薄的冰,他的女人们都在外面一直等着他,担心、理解、包容都分别写在她们脸上。融化了丰含笑身上的寒冰,暖在了心里。

    他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其实还有很多柔情似水的女人在关心着自己,深爱着自己。

    次日一早,丰含笑在吃过贺雅兰准备的早点之后便带着水云伊匆匆出了门。

    水云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自己出来,更不知道他带自己出来是去干什么。但她并没有去问,因为她知道丰含笑有他的理由。

    丰含笑带着水云伊来到了浦东新区,来到了皇家酒楼。当他的车子一停在酒店门边,刚下车。他就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那是一种结合了成熟与狐媚、高贵与幽雅于一身的美丽女人。她脸上带着笑,可是丰含笑分明感觉到了她那种骨子里的幽怨。这种让丰含笑现在见了就怕的神情让他差点就想钻回车里逃跑。

    水云伊见了这个美丽动人的女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轻声叫道:“罗琴姐。”她是女人,完全能够感受到罗琴的内心。但她不敢说出来,怕一说出来就伤害了两个人。

    罗琴微笑着点头应了一声,拉着水云伊的手道:“我知道你们今天一定会来的。”

    她虽是看着水云伊,但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没有从丰含笑那早已经成熟迷人的可以让任何还没过更年期的女人动心的脸上移开过。

    水云伊有点不解的看着她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来的?连我都不知道含笑怎么要带我来这里呢。”说着,还有些奇怪的看了丰含笑一眼。

    丰含笑没有说话,罗琴微笑道:“因为这里有一个他很想见的人啊。”

    水云伊听了似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罗琴见她的神色,就知道她想错了。但心中却有些期待什么的看了丰含笑一眼。见他没有说话,有些失望的道:“可是这个人是个男人哦,也不知道那些男人是怎么想的?”

    水云伊自然懂她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心中也是暗叹一声,并不说话。

    正当三人都不说话,心中各怀着心思的时候,一个成熟的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丰含笑,他似乎愈加精神了许多,两步走到他们身边,向丰含笑道:“公子,你来了!”

    丰含笑看到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点头道:“希望没有扰了你好梦。”

    罗风听了呵呵一笑道:“我习惯早起,所以公子不必担心。”丰含笑听了也莞尔一笑,没再说什么。罗风又叫了水云伊一声水小姐,最后才叫了罗琴一声姐姐。

    他自从跟了丰含笑之后,由于家庭背景复杂,父亲知道了丰含笑的身份之后虽然没说什么,但还是不希望他走上着样的路,但他却已经踏了进来,想要回头谈何容易?所以为了不让家里为难,他便一个人出来住,住在了皇家酒楼的高级套房里。

    罗风将丰含笑三人让进了酒店,然后被带到了他自己住的地方。并没有服务员来招待他们,因为一切客气的事情都是罗风自己做的。因为有了小刀门拳皇的身份,再加上这么多的事情要他处理,所以即使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仍然不是很放心,他不放心随便出入他房间的那些服务员。这一点丰含笑很看好他,或许很多方面他都做的太好,考虑的太周到,所以丰含笑才会让他这个并不是最早进入门中的人来掌管上海这个重要的城市。坐下来,端起罗风刚递到手中的茶,轻轻茗了一口。

    丰含笑看着他道:“最近过的可好?”

    罗风笑笑,但还是回答道:“还好,不过”

    “不过就是有点无聊?”丰含笑接口道。

    罗风不可否认的耸耸肩。

    丰含笑听了微笑道:“为什么不找一个好点的助手?”

    罗风听了摇头说道:“本来就很无聊,如果找个助手,和我抢事做,我还不如不活了。”

    丰含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有些歉疚的道:“太平日子其实很多人都想过,可是你们却都不习惯太平。不过应该快了!”

    最后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但罗风听了之后却明白的点点头,有些兴奋的道:“到时候我能将这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一定不会有事的。”

    丰含笑看着他,突然站起来拍了拍他肩膀道:“你又进步了不少。”

    罗风有些脸红,没有说话。

    丰含笑却又突然皱眉道:“但还是不够,这次出去,让我见到太多的厉害人物,今后我们与他们还有太多的交道要打,我不希望我们处于弱方,更不想你们任何一人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小意外。”

    罗风很感动,连忙收敛心神,恭敬的道:“公子放心,罗风一定努力,绝对不会让公子为了罗风的事情而担心。”

    丰含笑听了点点头,转换话题道:“乔治先生呢?”

    罗风知道他今天来最主要的就是要找乔治,当下马上道:“我这就去叫他。”

    丰含笑点点头。

    没等一阵,乔治便被罗风带了来。

    丰含笑见了他,站起来走过去和他握手,笑道:“乔治先生昨天还休息的好吧?”

    乔治听了很开心的道:“很好,很好,丰先生客气了。”

    丰含笑淡淡一笑道:“希望含笑这么早就来打扰,能够得到先生的谅解,不过我是突然想到一件事,还需要麻烦先生。”

    乔治听了客气道:“哦?不知道是什么事呢?”

    丰含笑脸上露出些须遗憾,说道:“我有个弟弟,他因为幼年时的一场怪病,让他一直瘫痪了十多年,不知道先生您有没有办法?”

    乔治听了眉头一皱,有些遗憾的道:“这个只怕很难说。按常理来说,他这病应该很难治的,而我又不是很熟悉这方面的医术。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希望我能帮上些什么。”

    丰含笑自然也想到过他只是一个对细胞方面很有研究的人,对四肢估计也没什么多的研究,但他想过了,既然乔治对人体细胞这么有办法,那么就很有可能对水若寒的病有帮助,所以即使希望渺茫,他也要试试。

    水云伊与罗琴两人在下面一直交谈着,丰含笑并不去管她们在聊些什么,带着乔治下来之后,走到水云伊身边道:“走吧云伊,我给你介绍一位先生。他叫乔治.约汉。是美国的一位医生,医术高明,我想带他去看看若寒,或许对若寒有些帮助也不一定。”

    水云伊听了,心中感动,但她却并不是这么容易表现出来了,尽力不让自己太失态,同乔治握手,然后一手紧紧的挽着丰含笑臂膀,没有说话。丰含笑知道她是心里,也并没有再说什么。

    乔治却称赞道:“丰先生真是厉害!”说着,向丰含笑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说下去。

    丰含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水云伊以及他昨天见了的秦艳。而他没说出来,也是担心水云伊听了之后怪罪丰含笑,其实却是多担心了。当然,丰含笑也懒得去解释,带着两人出去了,也没有看见罗琴那有些失望伤心的眼神。

    或许是看到了,不过却不想看见罢了!

    看着丰含笑淡然离开,罗琴有些失神。罗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略有深意的道:“其实公子和别人一样,甚至人们都被他高贵的外表蒙骗。他只是个很平凡的人,更是个很不幸的人。其实他也知道,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回到他身边了,可是他却还要一样的去尝试。他只不过是想要欺骗自己罢了。”

    罗琴没有回头看他,喃喃道:“可是这个世界因为他而精彩了许多,不止他一个人不幸,他是个混蛋,一个人不幸福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让这么多人不幸?”说着说着,她眼泪都流了下来。但马上又用纸巾擦拭好,不让任何人看见她这样的女人会有哭泣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