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兵临城下
    丰含笑看着鲜于修道:“你确信轩辕无道对这个游戏也感兴趣了?”

    鲜于修保证道:“根据他们最近的动态,我想他们应该是这样准备的。老大,这很奇怪么?”丰含笑点点头。

    鲜于修就不明白了,说道:“人家轩辕门的历史是任何一个帮会都不能代替的,他们的势力,表面看来似乎只有那么回事,其实你也知道,在中国,甚至整个世界,要想找到能与他们抗衡的势力来,的确很难。而且轩辕无道的确是一代英雄,他加入这个游戏很正常啊,你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刀听了,也一阵释然,觉得轩辕无道参加进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但丰含笑却摇头道:“你们根本不了解他,他是个甘于平淡的人,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如果他想过这样的生活,早在我们还没有混之前,他就已经做了,当然就更不会允许我们成长。”

    小刀想了想道:“你是说这其中有些问题?”

    丰含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既然鲜于修这么说,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能见着他了,到时候,我想我会知道答案的。”

    小刀没有再说什么,他其实很崇拜轩辕无道,毕竟见过轩辕无道的人,没有几个不佩服的。青年人就更会为他身上的那种气质而震撼。但小刀知道,真正了解那个一身蓝色休闲服的青年其实很寂寞,其实真正了解他的,似乎只有公子丰含笑。他心中隐隐觉得他们两个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因为怎么看,他们都似乎是属于同一类人。可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他们亦敌亦友。

    左手合上手机,嘴角挂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心中默默的道:“一路顺风!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公子你当年是风采。这里的事情,我会尽快解决,一定会办好!”

    凌晨,李龙天坐在办公室的大椅上,头发似乎白了不少,失去儿子的打击对他实在太大。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毒皇组织是他一生的心血,还有这么多忠心的兄弟们跟着自己,他不能再让他们跟着自己完蛋。他心中隐隐又觉察到了什么,似乎知道了结局,可是他不甘心,纵使知道结局,他也要赌,他也不能低头,这是宿命。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李龙天知道进来的人是他的好兄弟蓝天宇,因为只有他,在进来的时候是从来不叩门的。看着当年一起打下泰国天下的大哥现在这样憔悴的样子,蓝天宇从心中感觉大心疼,他实在不敢相信,正当壮年的几人竟然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来了?”李龙天见了他,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蓝天宇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他道:“当年在酒吧,我记得二十几号人物围着我一个人,要将我垛成肉浆去喂鱼,后来是大哥你跳出来,一人将我安全的带出了酒吧,我蓝天宇的命是你给的,从此我就跟了你。”

    李龙天听着,脸上的神色好了很多,似乎也回想起了当年的龙城岁月,微笑道:“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你还提它干什么?”

    蓝天宇横眉一竖道:“虽然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但在我蓝天宇心里,却如同刚刚发生过一般,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初出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就只有手上的一把刀,那天晚上,我们两兄弟在德馨将一条街的场子都给抗了下来,一夜成名。”

    李龙天脸上露出一丝神采,叹道:“因为这样,你一个人抗下来,去牢房蹲了三年。”

    蓝天宇呵呵一笑道:“本来是要八年的,是大哥你将我弄了出来啊。”

    李龙天听了开心的笑了。两人都似乎回到了年轻时代,脑海中闪电般闪过一幕又一幕激情场景,仿佛又年轻了不少。

    过了一阵,李龙天思绪终于回到了现实,他眼角已经有了些许泪水,一个枭雄的无奈泪水。蓝天宇发现了他的泪水,心有感触的也想流泪,但始终还是没有流出来,叹气道:“年轻好啊,我们都老了,其实早在几年前,我们就应该退出了,打打杀杀的日子并不是能过一生的。江湖更是一个年轻的地方,是个激情的地方,没有充分的青春活力,在江湖上是玩不起的。所以它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们不得不认输。”

    李龙天听这个向来不认输什么都敢做的兄弟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也是大吃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蓝天宇见了,苦笑道:“我不得不认输啊,毕竟老了,如果时间再倒退几十年,我会怕了这个小刀门?”

    李龙天摇头道:“虽然知道结果,但我们从来没怕过,从走上这条路开始,我们眼中就已经没有了怕字。”

    蓝天宇点头道:“是啊!”

    两人又陷入片刻的沉默。

    李龙天看了看蓝天宇,突然道:“来这么早,外面又有什么新消息了吧?”

    蓝天宇点头道:“今天一大早,丰含笑与重伤的小刀便已经飞回去了。”

    李龙天听的心中一动,忙道:“你确定?”

    蓝天宇叹气道:“我还专门去送他们了的。”

    李龙天知道他是亲自去目送他们走的。“走的就他们两个?”

    蓝天宇回答:“是的。”

    “虽然是两个,但却是最厉害的两个,他们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做的。”李龙天虽然肯定丰含笑与小刀走了,但他却依然高兴不起来,他毕竟不是傻子。

    蓝天宇点头说道:“本来我也不敢相信,可是现在却觉得没有什么可疑的了。”“哦?”李龙天望向了他。

    蓝天宇无奈的说道:“丰含笑要回去救他的女人,他带回去了世界上最好的细胞专家,他想要那个死了两年的女人活过来。”

    李龙天吃惊道:“根本没有可能。”

    蓝天宇苦笑道:“可是我也想过了,如果没有可能,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

    “那如你这么说,他还有什么大的后盾在这里?”李龙天终于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他不会去紧紧追究有没有可能让死了两年的人活过来这个对他无关紧要的问题。蓝天宇听了说道:“他没留下什么,还是以前那些人,不过却多了一个善后的伙伴。”“谁?”

    “澳门纪家的人。”

    “什么?他们怎么跟他扯上关系的?”李龙天的嘴巴都可以塞进去一个大鹅蛋了。

    蓝天宇苦笑道:“怪就怪在这里,他澳门纪家的人竟然主动出来找他丰含笑,而且还帮他找到了那个怪物医生乔治.约汉,我实在是想不通,他澳门纪家为什么要如此帮助他。”

    李龙天的心彻底绝望,他抬头拉着天花板道:“真是天要亡我毒皇啊。不说纪家的势力之强已经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大家族之一了,关键是他纪家的人脉实在是太广阔了,世界上重要的家族或者组织,都与他有着不大不小的交情。这个其实掌握着现在澳门大部分经济命脉的纪家如果真的来帮助他来善后,我想我们根本就已经没有了退路,现在就算想保存势力也已经枉然。”他李龙天是多么的不甘心啊。

    虽然知道自己斗不过丰含笑,可是却还有一丝希望,现在竟然半路杀出个纪家,这叫他怎么甘心?

    蓝天宇也叹气道:“天意如此,人力不可抵挡。张家也已经成了小刀门的泰山,有这两大势力善后,他丰含笑还有什么不放心离开的?”

    李龙天无话可说,他现在只想回去,回去看一看他家里还沉浸在丧子之痛的妻子,他突然觉得其他的东西都已经是那么的无所谓,一生的追求也不过是一场空罢了。淡淡的看着蓝天宇,李龙天喃喃道:“天宇,回去看看老婆孩子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蓝天宇听了,微笑道:“今天早上我就已经让他们移民去了阿拉斯加,我这一生的所得,都给了他们。”

    李龙天听了,看着他深深的道:“你的结局比我好啊,这一生也值了。”

    蓝天宇忙道:“我们都值了,毕竟在道上风光这么多年的人,泰国历史上还没有几个。”

    李龙天听了,哈哈笑了起来,不过还没笑几句,就已经咳嗽起来,他就象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经历不住风雨的打击了。蓝天宇见了,忙站起身,走过去帮他拍了拍后背,担心的道:“大哥,你没事吧?”

    李龙天摆手道:“没事,都要死了,还管这些干什么?”

    蓝天宇皱眉喊了声“大哥”语气是那么的无奈。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局,当初又何必那么傻?”一个年轻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耳中响起,语气之中也有这淡淡的无奈。

    李龙天与蓝天宇两人听到这个声音,心头都是一怔,不过马上便显得很平静。李龙天抬头,蓝天宇转身,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年轻人身上。

    “左轻侯!”蓝天宇皱起了眉头,轻轻叫出了他的名字。

    左手显然太好认了,因为他只有一条胳膊,那空空的袖子就是他的招牌。见蓝天宇相问,左手淡笑道:“正是在下,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李龙天最好的兄弟,也是毒皇门中最能干,最能打的人,蓝天宇,对吗?”

    蓝天宇听了脸上露出枯涩笑容,欣赏的看着左手道:“年青人好眼力,不过却给我的高帽子太多了,我一把老骨头还能有什么能力?”

    左手听了不以为然,轻笑道:“蓝前辈说笑了,俗话说,姜是老的辣,很多东西只要岁月才能磨练的出来,在晚辈看来,蓝先生依然是宝刀未老,锋芒不减当年。”

    蓝天宇听了只有苦笑,看了看李龙天道:“大哥,二十年前,你我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联手对敌,没想到在老了,还有机会一起合作。”

    李龙天听后无奈道:“形势比人强啊。”

    他两人并没有敢拖大,在左轻侯面前,二人准备再次联手,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联手对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