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神秘经纪人
    金刀并没有为丰含笑的话感觉到好笑,他紧紧盯着丰含笑道:“经济人说的果然没错,你的确是我们要找的人。”

    丰含笑却皱起了眉头,因为很多事情他不想处于被动状态。从他出道以来,似乎每一件事情都是自己处于主动,现在被别人似乎牵着鼻子走,他真的很不习惯,所以也很不高兴。

    “公子你们的势力我们已经清楚,相对我们杀手组织而言,只怕你小刀门的势力并不见得差了多少。”

    丰含笑暗哼一声,将手一摆道:“不用说这些废话,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想和我谈?”

    金刀听的笑了起来,看向丰含笑道:“不是我想和你谈,是我们经纪人。”

    “叫他自己来找我。”丰含笑说完,转身就要走。

    “公子留步!”丰含笑回过头来,看着他道:“你还想留住我?”

    虽然他是疑问出口,但金刀还是听出了他的那丝不耐,他完全可以看出丰含笑没有一点认为自己能够留下他的意思。

    如果是别人,相信他一定已经死在了金刀的刀下,但丰含笑没有,金刀也知道自己的确还不能留下丰含笑,所以他只有苦笑道:“金刀不敢,公子要走,相信天下没人能留住,只是金刀上面有命,一定要将公子请到,所以还希望公子不要为难金刀,金刀感激不尽!”

    他说的却是很诚恳,让丰含笑听了心中微微一动,细细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今天还有事,等过一阵这里的事情完了再谈吧。”

    “不,如果公子现在去谈,相信公子现在的一切烦恼都将消失,而且,公子你一直要找的人,我们经纪人也已经为您请来,难道公子就不想去看看?”

    丰含笑听了心中大怔,又惊又喜的道:“你说真的?”

    金刀见他情绪竟然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产生如此大的波动,心中也是一惊,暗道他果然如此在乎那个女人。见丰含笑略微期盼的神情,他当下肯定的点头道:“金刀绝对不会欺骗公子。”

    丰含笑听了,马上道:“还请带路。”

    金刀愕然,但还是露出欣喜的神色道:“既然如此,公子跟我来。”说着,当先踏出了竹林,丰含笑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丰含笑跟着金刀又回到了大街上,两人正准备上车,只听一个声音道:“老大,带我去吧。”

    丰含笑听了这个声音,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料到了什么,看着走近的鲜于修道:“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鲜于修一边打量着金刀,一边答道:“小姐姐一个人出来我当然不放心,于是就跟着来了,嘿嘿。”丰含笑心中一笑,暗道这小子还是懂事了许多。

    单于秀焉是鲜于修的小表姐,而鲜于修却一直叫她小姐姐,这个也是丰含笑和单于在床上才知道的。他看着鲜于修打量着金刀的眼神,心中也料到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当下道:“既然你都来了,跟我一起去也行,不知道金刀兄你认为你们经济人方便不方便我多带一个人去?”

    金刀也在一直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小孩子,其实鲜于修已经张得这么壮实,算个小伙子了,不过在金刀看来,他却是个孩子。此时听丰含笑这么问起,他想也没想便点头道:“当然不介意,两位请!”

    鲜于修嘿嘿一笑,先丰含笑一步跳上了车,丰含笑向金刀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在金刀理解的眼光中也上了车。在车上鲜于修竟然出奇的安静,并没有说什么话,这让丰含笑吃了不小的惊,但看着他不知是假装出来的还是当真的那种沉思样子,他又是一阵释然,甚至说是一种安慰,看来鲜于修真的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他都已经知道怎么处理了。车一直开向了曼谷郊外,然后在行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到达目的地。

    “果然够气派!”丰含笑下车看着眼前的庄园式别墅,心中暗说道。

    “两位请!我们老板早已经备好了茶,等着两位了。”金刀突然称起了老板,这让丰含笑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身为世界第一的杀手,竟然对一个人显得如此恭敬,看来这个老板,也就是那个神秘的经纪人的确不简单。

    在金刀的亲自带领下,丰含笑与鲜于修两人老老实实的进入了庄园别墅,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大厅。虽然大厅的设施豪华的无可挑剔,但丰含笑与鲜于修两人也只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毕竟出身高贵的两人对这样的豪华大厅太熟悉不过,并没有什么显得好奇惊叹的地方。

    在进来的时候,丰含笑就已经暗暗留意了整个庄园的布局形势,发现这里虽然表面上看去没有什么人,但在军区中长大的他却明显的发现至少有十多人赢于暗处,而且这十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悔。并不是后悔自己来这里,而是有些后悔让鲜于修跟来,鲜于修在他眼中还是个孩子,虽然知道自己老爸的安排训练下,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但在这人家的地盘上,自己也不敢保证什么。

    既然他们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那么即使这里是龙潭虎穴,自己也是非来不可,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为自己担心过。但既然来了,就当坦然处之,这是他丰含笑不同于别人的地方,也是他丰含笑对自己的强大自信,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

    “公子两位稍等片刻,老板应该马上就到,请坐!”金刀见这里没人,马上便招呼丰含笑两人坐下,然后走开。

    大厅之中便只剩下了鲜于修和丰含笑两人。“你干什么要跟着来?”

    丰含笑看着鲜于修道。鲜于修听了却是摇头道:“你干什么让我跟着来?”

    丰含笑一阵无语,这小子,竟然还能看出别人的心思了。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他们是没有恶意的,因为他们也有事要求你。”鲜于修看着丰含笑嘻嘻笑道。一句话就道出了丰含笑现在的担心,他的确是长大了!丰含笑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但你从来都是个让人担心的孩子。”

    鲜于修怒了,大声辩解道:“不是孩子,是男人,我是个男人了,不需要人担心的男人。”语气中将‘男人’这两个字咬的特别紧。

    “哈哈哈哈,鲜于公子的确已经是个大男人了。让两位公子久候了,实在是纪某人招待不周,还请两位谅解。”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丰含笑与鲜于修两人转头,便看到了一个个子并不高大,而且显得有些矮胖的中年人。

    中年人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但看上去又似有些真诚。他双手抱拳在胸,向两人做赔礼状。丰含笑很礼貌的起身,淡淡的看着来人,鲜于修也跟着他一起站了起来。

    “两位坐,不必客气,坐,坐,坐。”

    他一连说了三个坐,然后他自己也已经坐在了椅子上。

    丰含笑见了淡淡一笑,再次坐了下去。“今天冒昧让人请公子来,希望丰公子不要怪罪才好。”那人坐下之后便开口说道。

    丰含笑正待说话,却听鲜于修抢先道:“哪里的话?纪老板说笑了,能得澳门纪老板相邀请,实在是我们的荣幸才是。”

    那姓纪的人听了脸上惊异神色一闪而过,笑道:“鲜于公子好眼力,竟然能认识在下,实在难得。”

    “纪家早在葡萄牙占领澳门的时候便一直存在,而且势力得到不断的发展壮大,可以说后来的澳门已经是你们纪家的天下,因为在澳门这个地方,还没有人能够与你们纪家相抗衡,不说你暗中的杀手组织,单是整个澳门的赌场经营,就足够让世界任何人羡慕,能够操控这么一个吸收世界名人去赌的地方的人,我想没有人敢和他叫板。”

    不光是那纪姓中年人,就是丰含笑听了,脸上也已经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大厅中顿时静了下来,两人都看着鲜于修。

    丰含笑终于知道鲜于修为什么要跟着自己来了,原来他是早就已经查出了这个人的底细,他怕自己不知道情况而在谈判的时候吃亏,所以他跟了来,让自己好知道对方的底细。

    “哈哈哈哈。早就听说北方鲜于家出了个聪明的孩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如此一见面就报出我身份的人这世界上鲜于公子你还是第一个。小刀门也的确不简单,不但猛将如云,还有如此优秀的人才,我纪某人的确没看错,”

    中年人打破了大厅中的短暂寂静,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鲜于修。

    丰含笑听了也将目光从鲜于修身上转到了中年人身上,看着他道:“纪老板财大势足,难道还有什么事需要含笑效劳不成?”

    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更加奇怪他们的做法了。先前在台湾,冷枪客就已经出现,而且还坏了自己的好事,前几天,妖女艾菲儿又在林中与自己的人发生纠葛,后来金刀出面。就在昨天,小刀在街头差点死在了他们的手中,他们如此处处与自己敌对,现在却又帮自己,似乎也是有什么事想求自己,这的确矛盾之极,总是他丰含笑如何聪明,也有些猜测不出中年人这么做的目的。但中年人听了之后,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无奈,他看着丰含笑道:“丰公子认为象我这样的人,应该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助别人,对吗?”

    丰含笑不可否认的点点头。纪姓中年人见了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看着丰含笑道:“就如同丰公子你一样,在外人看来,丰公子你可以玩转黑道,手上捏着无数人的生死,根本就没有什么事需要求别人,但你却的确又有事要求别人。这就是事实,没有人能说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我纪云中不列外,你丰含笑也如是。只不过大家相求别人的东西不同罢了。”说完,他脸上竟然露出了深深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