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杀手组织
    丰含笑轻踢了他一脚,瞪着他道:“怎么还不相信?想我丰含笑一时大意竟然伤在他们手下,看来还要点时间才行。”

    鲜于修听的朦朦胧胧,看着他不解的道:“老大,什么还需要点时间才行啊?”

    丰含笑叹气道:“没你的事,快去收拾一下,我想我们不得不离开了。”

    鲜于修听了点点头,他自然知道丰含笑竟然都是受伤而回,那么今天晚上对付的那些人自然更加伤重,而且,如果自己没猜测错误的话,很可能已经惊动了上面,不然丰含笑是不会如此着急的。

    事实却并非如此,他只是猜到了一半。

    丰含笑将陈水泽打成重伤,自然是惊动了台湾当局,毕竟陈水泽是趁水扁的亲弟弟,是陈氏家族的二号人物,更是台湾当局政府用来暗中控制黑道的棋子,很多事情,用正面的手段政府的很难解决的,但如果是有了一支完全忠心于政府的黑暗组织,那么很多事情便好办的多,可以说陈水泽在一定程度上比台湾当局的很多高层人员还要重要,毕竟他还有着一个台湾黑道皇帝的头衔,如果他有什么事,道上一定会起风浪,到时候政府就麻烦多了。

    所以刚刚一接到陈水泽重伤欲死的消息之后,内部人员都是大惊,一来是暗道不知道是谁竟然有能力让陈水泽受伤,二来是担心他一旦出事,那么政局将有变动,到时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如今大陆盯台湾盯的如此之紧,万一有什么异动,只怕一点都逃不过大陆的双眼,到时候一旦大陆政府再用上一些手段,那么对于台湾当政的那些**份子来说就真的是一场噩耗。丰含笑与鲜于修两人深夜离开了酒店,根本就没有去退房间,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才是最宝贵的。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当丰含笑两人刚走不久,便有人找到了这里,强大的部队势力加上几批不明身份的人,让这个本来不算大的酒店很是热闹了一阵,不过却也吓坏了酒店老板。

    因为丰含笑与鲜于修两人用的都是假证件,而上面又抓不到人,所以便拿酒店老板来泄恨了。两人离开台湾是坐的黑船,偷渡回去的。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连船都是包的。时间似乎早就已经被丰含笑算准了,等到海关接到上面的命令禁严的时候,偷渡的船也已经离开。

    老远隐约听着关口那热闹的声音,丰含笑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天下,也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迎着略微潮湿阴冷的海风,任由它们拨乱自己的长法,丰含笑静静的看着鲜于修道:“刚刚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

    鲜于修听了微微一愣,不过马上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意思,想了想道:“其实世界杀手组织也是一个相当神秘的组织,他们的势力很庞大,但也可以说很乱,因为除了经纪人之外,他们组织中的另外二十个成员相互都不认识。因为相互之间都不认识,所以他们可以说很难凝聚在一起,只要他们的经纪人一死,那么他们也将如同孤魂野鬼一般,虽然厉害,却也不能成大器。”

    丰含笑理解的点点头,看着他道:“这个我知道,不过他们的经纪人到底是谁?”

    鲜于修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看着他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敢保证,他绝对是一个电脑高手,否则我早查出他的底细了。”

    丰含笑暗自点头,鲜于修的技术他是再清楚不过,但这世上高手也未免太多了吧,连美国白宫鲜于修动可以进出自如,现在却无法查出那神秘经纪人的消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就实在太神秘了。

    见丰含笑没有说话,鲜于修迟疑道:“老大,难道他们真的要来杀你?”

    丰含笑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相信陈水泽很快就会让他们来杀我,不过你不用担心,相信我小心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鲜于修听了点点头,丰含笑的势力他一点也不怀疑,但突然想到什么,他脸色凝重的道:“可是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是你呢?”

    丰含笑似也想到了这点,抬头望天,轻叹一声道:“希望是我。”

    恐怕天底下象他这样希望别人要杀的人是他的绝对没有第二个。

    气氛有些沉闷,丰含笑看着鲜于修道:“除了冷枪客以及第一第二的金刀雅撒和妖女艾菲儿之外,这个组织中其他的人怎么样?”

    鲜于修听了眉头微微一皱道:“这个组织中就以他们三人最出色,另外那十七人虽然都是高手,做事也从来没有失手过,但却比不上这三人,既然第三的冷枪客已经不是老大你的敌手,那么他以下的人也不用管了,但你却不得不注意一下金刀雅撒和妖女艾菲儿,据说他们两人每次杀的对象都是站在世界最高峰的人物或者是那些国家的重要高层领导,而且一旦被他们接手的生意,从来就没有失败过,最神秘的是他们两人从来都没有人见过,只知道雅撒用的是一把金刀,而另一个艾菲儿则似乎用的是银丝,从身材上肯定他是女的,所以才有妖女的称号。

    这次他们竟然请动了冷枪客,那么按照他们杀手组织的规矩,另外那两人应该不会出现,最于他们这样的世界排名前三的杀手来说,绝对不会出现与其他人合作的情况。所以现在,至少是在冷枪客没有走之前,老大你只要对付冷枪客就行了。”

    丰含笑理解的点点头,双眉微皱,淡淡的道:“以前的世界真是太小了,现在出来走走,才知道世上能人辈出,能与天下高手一一交手,也不遗憾。只是却不知道左手他们两人怎么样了?我只担心他们如果面对杀手组织的人,是不是还能如此从容的完成我交代的事情。”

    鲜于修听了,眉头也是一皱,这对左手与小刀两人的确是一场生死考验,虽然他们两人的势力自己也很清楚,但要象公子丰含笑这样面对天下排名前三的杀手一点也不在意,只怕他两人还差那么一点,或许其他杀手的势力并不比两人差,可是作为杀手,势力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甚至杀手组织中的一些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势力,但他们却一样的杀人无形。

    对于一直以来便征战在外面的左手与小刀两人来说,或许这次如果杀手组织的人去对付他们,是对他们在黑道道路上的又一大挑战吧?

    丰含笑不知道自己将左手与小刀两人当成什么,但却可以肯定,自己很关心他们,小刀由于肖凌凤的关系让自己一直担心着他,至少在凌凤走之前,她最难放下的却是小刀,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让小刀出事,这是自己对她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左手张小浩,作为一个从小便与家里关系搞的不是很好的孤僻少年,是自己将他带入黑道,两年前为了自己的女人,他失去了一条胳膊,是自己欠他的情,或许根本没有什么欠不欠的,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根本不能离开了这两个帮助自己一直管理着小刀门、发展着小刀门的兄弟。

    他们已经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在我外人眼中他们只是自己征战黑道的左右臂,其实在事实上,丰含笑也当他们是自己身上的肉,身上的肉本来就很少,自己又怎么能够失去呢?

    抛弃这些复杂的感情,丰含笑抬头望天,喃喃道:“希望他们的目标是我,更希望他们心中有鬼,不会帮助他来对付你们。不管如何,你们不要有事才好,但也不管在任何时候,你们都是我丰含笑的兄弟,纵使面对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我小刀门的兄弟都不会畏惧。小刀门的人根本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它是多少年轻人的梦想,都是跟随我丰含笑为了梦想而堕落了青春的年轻人,我,不会让你们失望。你们两个,也一定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鲜于修听着丰含笑的喃喃自语,没有说话,他其实早已经成熟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似乎有些想哭,他虽然年轻,可是他却是看着丰含笑变的,现在的丰含笑似乎心中总是多了那么一种牵挂,也隐藏了无数的锋芒,或许很多事都是因为时间的流失而改变的吧。

    凌晨四点,台湾一栋豪华别墅中,一个长相与陈水泽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人眉头微微紧皱,房间中还有一人,这人正是刚刚还在陈家庄园中的那个老人,刚刚与丰含笑一战,虽然伤了丰含笑,但他们也不好受,至少他此时就有些脸色苍白,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却不敢休息,却不得不趁夜来这里向家主交代。

    看着陈家家主也就是现在台湾当政的主席**眉头微皱,老人心中不禁一个咯噔,家主雄才大略,很有政治远见,凭着过人的毅力而成了台湾的主席,虽然很多人都唾骂他,但自己却知道,当政者自然有拥护和反对的人,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

    为了家族的利益,他不得不支持**,但又能怎么样呢?世人唾骂也改不了这个事实,他是王者,王者的命运从来都是上天注定,很多事情不是能够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而行的,这是作为一个大家族家主的悲哀,也是他的命运。

    “他要多久才能醒来?”老人还在担心,但**却已经开口问他。

    回过神来,老人马上回答道:“社长估计要明天才能够醒来,所以我才来请示家主。”

    陈水泽听了眉头皱的紧了些,叹气道:“既然如此,那你去和他们商量一下,老二先前的意思是怎么样的,那你们就怎么样去做吧。”

    老人心头一怔,迟疑的道:“这个只怕他们此时会抬高价钱,而且我等也还不知道社长真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