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二百零一章 乘风归去
    眼见山本一夫自己出手,丰含笑心中明白他已经知道了另一方面的情况,而从他愤怒的神情自己可以知道,伊贺家此时已经并没有什么危险,看来自己再次出道的第一仗并没有让众人失望。

    虽然在面对山本家族的那两个武功高强的上忍的时候自己的一只手有些忙乱,但此时换了山本一夫自己一人,虽然只有两只手,但丰含笑顿时便感觉到他山本一夫的两只手似乎要比那两个上忍的四只手都要快了许多。

    丰含笑心中不禁大惊,暗骇道:“此人能够在近年来成为日本黑道的霸主,的确不简单,如此看来就算伊贺家族的伊贺雄武与他久战也得落败了,此时自己身上有伤,还有儿子要照顾,想要伤他却是万万不能的,首先得想个法子离开才行,也不知道左手什么时候才能到?”

    心中想着,手上却是一点也不甘大意,纵使自己没有受伤,没有孩子为累赘,与他山本一夫交手自己也只能胜在年纪上,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心中想定,眼角偷偷看了左后边那钢花玻璃一眼,似乎打定主意走为上策。

    山本一夫也是聪明人,那里看不出丰含笑的用意?手上攻势愈加凌厉,口中狠狠的道:“今日我山本一夫宁愿放弃灭伊贺家族的机会也要来此会会你丰含笑,丰公子你又怎么能不让老夫尽兴而想走呢?”

    丰含笑听了,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他竟然看出自己的意图,不过脸色不变,冷漠的道:“山本家主既然这么看的起在下,我又怎么能这么不识抬举,你且看我这一招如何?”

    丰含笑似乎突然放弃了逃生的念头,掌上手刀竟然狠狠向山本一夫头顶斩落。虽然不是真刀,但山本一夫听了他手掌所带出的呼呼风声以及那霸道钢猛的气势,心知这一刀绝对不比真刀子砍在身上差,当下也是一点都不敢大意,双手交叉合十,全力抗住丰含笑斩落下来的手刀的手腕处,算是挡住了他这一招。

    感觉手臂上传来的阵阵酸疼,山本一夫虽然惊骇于他的钢猛霸道,但嘴上也不肯认输的道:“丰公子这招,也不过如此,不知道公子你还有什么高招,尽管使出来,我山本一夫尽数接下便是。”

    丰含笑见了,眼中山过一丝冷笑,闷哼一声道:“纵使我丰含笑现在只能用一只手,你山本一夫我也是没放在眼中的,且再看我这招又如何?”说着,却见他手刀成爪,竟然也是用爪功来对付山本一夫的爪子。只不过他这爪功并不是何人所教,而是用自格斗游戏中八神奄的‘葵花’。

    只是此时的他只用一只手施展这个格斗工夫罢了。虽然只有一只手,但是非常熟悉格斗的丰含笑依然用一只手完美的将葵花施展了出来,那迅速流利又狠毒的动作马上便将山本一夫闹了个手忙脚乱,眼中更是有些恐惧的瞪着丰含笑,似乎有些不相信此时丰含笑还能有如此攻击力让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抓坏了两处。

    “你这是什么功夫?”稍微退开之后山本一夫脸上有些不信的看着丰含笑道。

    丰含笑嘴角勾出一丝许久不见的诡异笑容来,摇头道:“纵使说了你这样的老人也不会明白的,我又何必多费口舌?”

    山本一夫听了,冷笑一声道:“我看你也已经只有这个能耐了,今天我看你还有多少血流,还能撑多久?”

    丰含笑听了心中也不禁叫苦不已,刚刚这两次攻击,的确让自己的伤口又裂开,血也流出了不少。可是自己也是不得已这样做,面对山本一夫的步步紧逼,他不得不稍施颜色,否则只怕挨不到现在便要露出败相来。

    本来在山本一夫稍微退开之后变的有些安静了的房间中突然传来一阵似鹰啼叫般的声音,这声音竟然连绵不断,愈响愈亮,让人似乎感觉到身处深山老林一般。这响声刚响一会,房间中突然便又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却是丰含笑怀中抱着的孩子没有被刚刚的一翻打斗惊醒却被这鹰啼声惊醒了。

    丰含笑看了怀中哭啼不停的儿子一眼,呵呵笑道:“孩子别哭,爸爸这就带你走,带你骑鹰儿走。”

    山本一夫听了,脸色一变,还没待再次进攻,眼前一晃,只见那窗外竟然不知何时飞来一只大鸟,大鸟正在窗外徘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叭噶!”山本一夫似乎是预示到什么,怒哼一声,大手一挥,失意两个手下快速动手,而他自己则当先强攻到丰含笑身前,一掌毫不留情的斩向丰含笑额头。丰含笑杀足在地上一滑,脚上似乎是穿了滑冰鞋一样身子向后猛然滑去,而山本一夫似乎也知道丰含笑的动作,并不觉得奇怪,如同影子般跟了上来,手上的掌力依然吐向丰含笑右胸。

    诡异的一笑,丰含笑身子稍微一侧.

    “哗”山本一夫一掌扎实的印在丰含笑身后的那钢花玻璃上,玻璃虽然厚实,却也经受不住山本一夫这一掌之力,马上痛苦的声音一声,破碎出一个大洞来。

    “多谢山本家主好意,丰某记住了。哈哈哈哈”丰含笑不待山本一夫再次出手拦截,身子如同鬼影子般已经从那洞口飘了出去,轻飘飘的落在了那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大城市的大鸟身上,大鸟竟然又是一声啼叫,然后快速飞去,消失在山本一夫眼前。

    “好好啊。公子果然好手段,我山本一夫今天算是见识过了。”山本一夫看着茫茫夜空,也不知道是气还是怎么的突然向外大声道。

    夜色又浓了许多,只因为大鸟已经飞出了大阪市的上空。

    “公子,你怎么样,山本一夫那老儿竟然如此厉害,让公子你受伤如此之重?”似大鸟一般的小型飞机上,左手望着右胸全是鲜血的丰含笑担心的道。

    丰含笑苦笑一声,看着被自己用轻手法制住之后已经沉睡过去的儿子道:“还不是他妈妈和他?不过山本一夫那老匹夫的确也有几分厉害,如果他日你与小刀等人单独见了,最好还是莫硬与他交手的好。”他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包扎着伤口。

    那一寸多宽的剑伤口处已经变的非常红肿,似乎有些发炎,但此时小型飞机上却并没有什么药,所以他也只能粗略的包扎一下罢了。

    左手听了丰含笑的话之后不禁眉头一皱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伊贺珍子伊贺小姐不能原谅公子你吗?公子为什么又要让她刺这么一剑,不是自己与自己过不去么?”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眼中的公子竟然会甘心让一个女人刺了这么一剑。他相信以公子的武功,如果不是自己甘愿让别人刺这么一剑,相信这个世界上已经很难有人让他伤的这么重了。

    丰含笑苦笑一声,看着他道:“我也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恨我,不过的确是我丰含笑对不起她,她一个女人遭受了这样的事情,在她家族以及日本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而且还生下了他,她所受的苦我却是一半都比不上,当年年少气盛,是我对不起这么多女人啊,如果还有选择,我一定不会招惹这么多女人,让她,让她死的时候都还有些哀怨我女人太多。”

    左手见他又提到了这件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起的事,不禁脸上一暗,并没有再说什么。“飞机都准备好了么?”见气氛有些沉闷,丰含笑叹了口气之后看着正在驾驶着这经过改装的大鸟形似的飞机的左手道。

    左手见问,忙点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不过如果不是这飞机不能非这么远,我到是愿意就这么回去了。”

    丰含笑听了不禁微微一笑,他也有这个想法。毕竟任谁都懒得再下了飞机之后又上飞机的。大鸟在低空的浅云中穿梭,在茫茫的夜色中前行,像风一样融归自然,像真鸟一样翱翔天空。

    丰含笑看着孩子,看着孩子脸上被自己的鲜血沾染的那一块块红色印记,丰含笑的思想不禁已经先身体一步回到了家里,回到了几个女人身边,自己终于没有让她失望,终于还是答应她将孩子带回来了,可是可是自己又答应过伊贺珍子将来一定将孩子送回来,难道这个孩子真的不能永远像你的儿子一样陪在我们身边吗?高空中,没有谁知道丰含笑的想法,就算正在他身边的左手也不知道。

    “希望你一定要遵守你的承诺,一定要将睿儿还给我,如果没有了儿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又怎么能够如此残忍的再伤害我一次?”

    伊贺家的一间厢房中伊贺珍子似乎知道丰含笑正在高空中一般望着那茫茫的夜空想着。现在自己家族的危机终于算是得到了缓解,相信经过今天晚上的惨败山本家族将不会再这么嚣张,为了恢复元气,相信他山本家族在近段时间内都不会再愚蠢到来自己家里作怪。

    想到这里,伊贺珍子突然身子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眼中神色坚定,似乎已经在心中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