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心死
    偌大的公子府外面死一般的寂静。

    丰含笑与几女回到这里的时候便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氛。

    微风飘过,一缕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飘散在空中,让丰含笑闻过之后心都紧在了一处。冷眼扫视花园角落,几个隐蔽的地方那几具横躺在那里的死尸让丰含笑深深的皱起眉头,也不细看他们一眼,马上向楼上冲了上去,伊雅几女见了马上跟着他后面一同而上。

    门是大开着的,这让丰含笑见了心中的那种不安更加浓重。上的楼来,那丝本来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变的突然浓了起来。大开的门让丰含笑一冲上来便见到了那横躺在中间大厅中的数具尸体。

    心中一沉,眉头猛然一跳,丰含笑脸上突然一片死灰。让他心碎的一幕骇然展现在他眼前。

    “凌凤…”

    颤抖着扑到大厅边上的那张长沙发边上,丰含笑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划落下来。紧紧抓着横躺在那张沙发上脸色苍白,身上有数处刀痕的肖凌凤那微微伸出来的双手,丰含笑心碎的看着微张着嘴唇似乎要与自己说话的肖凌凤道:“凌凤,你,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你不会有事的,我…我不会允许你有事的,我还有这么多心愿没有完成,你不能离开我。走,我送你去医院,你一定没事的。”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的丰含笑有些手足无措的马上横抱起躺在那里还没有机会说出话来的肖凌凤便要冲出去。

    可是肖凌凤却突然用尽力气紧紧抓住他胳膊,一双渐渐无神的双目盯着丰含笑摇摇头,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看着同样紧紧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丰含笑吃力的道:“不…我知道…不,我不行了…你…你。能,还能见到你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咳…”说到这里,她不禁咳出一大口鲜血,将丰含笑黑色衣服上染红了一片。

    丰含笑心疼的颤抖着双手连忙将她嘴角溢出的血擦拭去,可是在也擦拭不尽。正在这时,伊雅四女也已经赶了上来,她们在下面便听见丰含笑先前那一声凄惨的叫声,心头一沉,马上便加快速度跟了上来,可是一出现在这里便见到了丰含笑慌乱的胡乱给满身是血的肖凌凤擦拭着鲜血。

    几女见了着副场景,顿时呆在了当场,都不能接受眼前这个残酷的现实。肖凌凤看着丰含笑那种无助的样子,微微一笑,吃力的道:“含笑,你…你不用担心我,我能再见到你真的好高兴。”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那张充满着欣慰笑容的脸突然现出一种莫大的哀伤。令丰含笑见了心都揪在了一处,自己刚刚一进来便一眼看出肖凌凤已经没有救了,可是自己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所以才会强抱着她,安慰她说是送她去医院,同时一手将自己的真气源源不断的送将她体内,让她说话的时候显得不是那么的痛苦吃力。

    此时见了她脸上的那种哀伤之情,心中压抑的苦水再也忍不住,轻声的哭泣出声,不断抚摸着她有些被自己手上的鲜血染红的脸,感受着她脸上的温度不断的下降,自己却不忍心说出口。

    肖凌凤似乎有看见他那伤心的样子,眉头紧紧皱着,眼角泪水也划落下来,轻声道:“可是,可是我们的孩子,我…我不能保住我们的孩子。只是可怜…可怜他还没出世,我…咳…”说到激动伤心处,牵动内心淤积伤疼,不禁又是一口鲜血吐在丰含笑胸口。

    丰含笑被她的话说的心中大振,失魂似的道:“孩子?我们…我们的孩子?”说着,不禁低头看向肖凌凤那横着两条刀伤的肚子,然后又看着肖凌凤,见肖凌凤轻微的点点头,丰含笑只觉得自己的心又被针狠狠的刺了一下,顿时抱着肖凌凤划落在那沙发上。

    此时伊雅、韩灵、欧阳丹以及水云伊四女才证实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心都紧紧的绷在一处,小心的走到两人边上,均是泪眼婆娑的看着满身是血的肖凌凤。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韩灵这才颤抖着声音喊出声道:“凌凤姐,你,你怎么会这样,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语无伦次的说着,马上看向丰含笑道:“含笑,你快救救凌凤姐啊,你一定能够救她的对不对?啊,你说话啊。”

    伊雅与欧阳丹、水云伊三女却是失声痛哭了起来,都紧张担心的看着依然因为想起了什么而沉浸在哀伤中的肖凌凤。几女的感情已经比亲姐妹还要好了,此时见着这个一直以来便对她们最好,人也最和谐可亲的姐姐即将要死去,她们却是比死了真正的亲人还要伤心痛苦,毕竟是这么久的姐妹,这么重的感情。

    丰含笑似乎是被韩灵这么一说惊醒了过来,他马上看着肖凌凤道:“凌凤,没关系的,等…等你好了我们可以再有孩子,我还要你给我生几个孩子,你可不许耍赖啊。”

    肖凌凤听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却怎么也不能掩饰心中的那种无助与哀伤,吃力的伸出手,抚摸着这个男人如同刀削过的菱角分明的面孔,强自笑道:“我…我知道我是不行了的…可是我知道雅儿、灵儿、丹儿、云伊还有艳艳、雅兰她们将来都能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可是…是我没有这个福气…不能帮你生了。”

    伊雅几女听了这句在平时听了一定会害羞着不依的话语之后却一定都不觉着害羞,反而心中更加的难过、沉重。丰含笑听了连忙摇头道:“不会的,我要凌凤也给我生个孩子,我要凌凤也给我生…”

    肖凌凤见了,吃力的一笑,突然自己摸了自己肚子一下,似乎还在留恋肚子中还没有成型却已经先自己而去的孩子,惨然一笑,侧过头看了伊雅几女一眼,然后将眼光停留在丰含笑脸上,一直也没有移开过。

    “不…”丰含笑感觉到她已经冰冷的身子和那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机的望着自己的眼神突然疯狂的惨吼一声道:“不,不,你不能离开我的,你说话,不能就这么走了,说话啊…说话啊…”说着,还不断的摇晃着躺在他怀中的那具冷去的身子。

    肖凌凤死去的似乎很平静,很欣慰,可是谁能知道她是多么的留念这个世界,留念这个抱着她的男人。

    几个月前,听到伊贺珍子怀上了丰含笑的孩子之后,见丰含笑因为孩子的关系曾经想去日本,她便悄悄的怀上了他的孩子,准备给丰含笑一个惊喜,可是今天,就在今天,自己却无法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无法完成自己的心愿。能为他生个孩子是她今生唯一的心愿了,可是却永远也无法实现。还有小刀,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此时却不知道在何方?在死之前她是多么的想见自己唯一还牵挂的弟弟一面,可是她知道小刀在外面,知道他不能赶回来,所以她连提都不提起,她不想让丰含笑觉得愧疚,不想让丰含笑的思想包袱更加重,所以她虽然是那么的想见自己亲弟弟一面,却还是忍住不说,即使留念这个世界,留念这个男人,她也宁愿平静的死去,不想他们多为自己担心,不愿意因为自己的死去而给他们多加愧疚的心情。任由丰含笑如何疯狂的摇晃肖凌凤的身体,她始终没有再动一下。

    静静的躺在那里,双手还留念在小腹上,手捧着那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一起静静的离开。终于知道自己不能让肖凌凤再醒过来,丰含笑停下了手中那一切无谓的动作,似乎没有听见边上伊雅四女已经哭成了泪人,他坐在那里紧紧的抱着肖凌凤的尸体,像是陷入了一种生与的死挣扎之中。

    他悔恨,悔恨自己挖们要留下她一个人在家里,为什么没有想到家里暗中保护这里的人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为什么自己当初要去将这个女人占有,如果自己当初不去想将她得到,她现在一定过着安静的生活,虽然看不见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与黑暗,可是她却过的很安乐,很幸福,至少不用跟着自己整日担心的过活,至少不用心中一直承受着自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痛苦。似乎自从与自己在一起之后她没有过好过一天,是自己让她失去了那种平静的生活,是自己没有用最多的时间陪伴在她身边,是自己让她在现在就结束她年轻的生命…

    她本来不用现在就死的,虽然活在黑暗之中,可是一样的显得这么安乐,自己虽然给了她一副美丽的生活画,可是却很快就失去了色彩。

    平平淡淡才是福,才是她最想的,她也曾经在自己面前提过很多次,为什么自己总是不在意?为什么在她今天离开了自己,自己才感觉到自己欠她这么多。为什么只有在她刚刚死去的一刹那自己才恍然明白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即使心中不甘,也从来没有怨言。

    可是这一切自己竟然现在才发现。哀墓大于心死!丰含笑只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失去了色彩,这个世界突然变的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自己还拿什么来争斗?争斗给谁看?去给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制造制度的世界?天下王道!没有人与自己享受的天下就算是自己的,又有何意义?没有了她的世界,就算多么的美好,似乎都是在涂了一层阴影的基础上吧?懊悔着一切,却是显得如此无力。

    丰含笑只觉得身心都空了一般,可是在再次看到肖凌凤身上那几道醒目的伤痕的时候,他双目陡然一亮,似乎又找到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自己还有这么多事没做,答应过你的事又怎么能不完成?允诺过给你的世界又怎么能不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