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江边偶遇
    丰含笑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昨天与宿舍的兄弟们一起又去喝了一场,直到将张兴罐倒,已经是凌晨三点多的事了。所以几人又睡在了“皇家酒楼”的套房里。感觉到那酒精的作用依然存在,丰含笑用力的甩了甩头,然后跑去浴室冲了个凉,这才觉得好了许多。

    刚穿上衣服,便听见敲门声响起,丰含笑眉头一皱道:“什么事?”“起床了没有?”是罗琴的声音。

    丰含笑听了微微一笑道:“还没穿裤子,不过你要进来我也不介意。”外面的罗琴轻啐了一口,知道这个喜欢玩笑的男人一定是起床了,当下推门而入。

    见丰含笑果然已经穿戴整齐,罗琴微微一笑,端着手上的那碗姜烫走到他身边道:“来,喝吧,你们这些男人咯,喝个酒就一定要喝醉吗?昨天东倒西歪都一团肉泥一样的软倒在那桌子底下,像个什么样子。”

    丰含笑接过她递来的姜烫,一口喝干之后看着刚说完的罗琴道:“喝酒当然要喝个痛快,不然有什么意思?”看了看预言又止的罗琴,丰含笑微微一笑道:“谢谢你,不然我们还真得在桌子底下睡一晚。”

    罗琴被他这么盯着,心中一慌,马上移开目光道:“不用了,如果艳艳知道我昨天让你睡在桌子底下,她还不杀了我啊。”

    丰含笑听了轻笑一声道:“他们呢?”

    “还不是像个死猪一样的睡着,我看你们昨天喝了这么多,他们不到今天晚上是不会醒来了,也真是的,干吗这么作践自己身子?”

    罗琴似乎一个妈妈关心孩子般唠叨着道。丰含笑听了苦笑一声,没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竟然还有这么一面,自己还是个老处女,倒是来关心起别人来了。

    心中这么说她,口中却叉开话题道:“肚子有点饿了,不知道罗美女有没有请我吃一吨的意思?”

    罗琴听了不禁白了他一眼道:“行,还怕我不能从你们身上再捞回来不成?如果不能在捞回来,我也去找秦艳那个丫头去要,你还能跑了不成?”

    丰含笑见她请自己吃顿饭都算计的这么清楚,心中不禁大是佩服,果然是做生意的人,连这个都不放过的算计在里面。也不知道罗琴自己是不是真的也还没有吃饭,在丰含笑吃饭的时候,她竟然也盘了一副碗筷坐在边上吃了起来。

    丰含笑当下吃惊的看着她道:“连这个便宜你也占?”

    罗琴一愣,没明白他的意思道:“怎么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轻我吃顿饭你自己也进来掺和什么?这不是只能算轻我半吨饭?如此我下次付帐的时候不是被你占尽了便宜?”

    罗琴听了他的话之后查点没有气的吐血,放下碗筷之后狠狠瞪着丰含笑道:“你说什么?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老娘我现在还没吃饭,自己吃的饭菜都还要分给你一大半了,你不仅不同情我还这么说我?那好,这个菜是我自己烧的,付帐是不是?算双倍。”

    丰含笑听了马上低着头不再说什么,努力的吃着饭菜。罗琴见他不吭声,冷哼一声,坐下来继续吃饭。不过当她下筷子的时候却怔住了。只见桌子上的那三个小菜竟然已经一片狼籍,稍微好些的菜都已经到了丰含笑的碗里或者肚子中去了。

    看着丰含笑那已经堆成一座小山的饭碗,罗琴气的狠狠的丢下筷子,起身走开了。丰含笑见她走开,心中苦笑一声,如果不是自己答应过肖凌凤,这样的女人自己又怎么会放过?

    吃过饭之后,丰含笑像上次一样并没有去惊动自己的那几个兄弟,走出皇家酒楼之后便直接开着那辆红色法拉利跑开了。

    望着远去的红色跑车,罗琴隔着一曾玻璃轻叹了一声,男人虽好,可是已经有别的女人占据了怀抱。

    丰含笑一路开着车子过了黄浦江,然后向着河堤开去,将车子停在河岸边之后便下了车,站在滚滚东流而去的江边,看着整个大上海的沿江地区。

    任由河风扶面,丰含笑双眼似乎对这个中国第一大城市有一种眷恋般的久久没有眨一下。很久没有像这样一个人独自静一静了,站在这里的丰含笑脑海中似乎又浮现出当初在军区的时候自己所度过的那几年艰辛的岁月,谁说王者不是从小造就出来的呢?

    “江山虽好,可是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一人拥有你的时代了,纵使我可以掌握你的一切,可是又能怎么样?到头来我还不是一无所有,还不是生活在黑暗之中?”

    丰含笑双眉突然紧紧皱在一处,望着江面自语道。

    突然远处一声汽笛长鸣之声传来,似乎惊动了丰含笑,令丰含笑身子一震,马上失魂似的道:“见鬼了么?怎么突然生出这念头?”

    调整好心神,丰含笑眼中的那丝迷惘似乎尽数消失,冷冷的看着黄浦江面道:“能够暗中拥有你这个数年来多少英雄人物都想得到的东西,也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哼,这该死的鱼,怎么都不管我钩上来?”突然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子声音飘进丰含笑耳中。微微一惊,似乎有些惊讶怎么能够在这里遇上她。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两道人影出现在河堤远处,一高一矮,似乎还提着一个红色桶子,手中也各自拿着一尺来长的管筒。虽然相距还比较远,不过丰含笑依然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个矮点的女子正是东方幽若,也正是刚刚说话的人,而他们手上提的想必也是鱼饵和能收缩的钓竿。

    “是你自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钓鱼,倒是还怪起鱼来了。”

    两人走近,那个高一点的男子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东方幽若听了马上气道:“我哪里有不安静了?明明都坐着等了半个小时了,那死鱼竟然还不上钩,能怪我么?”

    丰含笑听了不禁哑然失笑,看这个东方幽若的样子便不似个能够沉的住气的人,想必是今天钓鱼来却没有钓上一条,故所以在这里生气的骂起鱼来。

    那男子正是东方孙威,东方世家现在的大部分事情都已经由他这个东方世家的少主打理,可以说过不了几年,他便是洪门的门主,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罢了。

    他见自己这个从小便任性的妹妹现在竟然如此骂起了鱼来,当下也不去做声,免得又要与她口舌之争。东方幽若正自觉得无聊,突然却被自己哥哥一把拉住不让前进,她心中不解,望了哥哥一眼,却见他双目有神的望着前方,不由得顺着他眼光想前望去。

    身子一怔,那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了丰含笑的她心头不禁想到。东方孙威看了丰含笑一阵之后,拉着东方幽若走了过来,并没有再看丰含笑一眼,从丰含笑身边擦身而过。

    “你…”东方幽若在走过丰含笑身边的时候轻声道了个“你”字。

    丰含笑轻笑一声,没有看她。东方幽若心中莫明的一阵失落,但是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被东方孙威拉着走开。

    丰含笑静静站了一会,待他们两人走远,方才轻叹一声,上车离开了黄浦江畔。昨天与宿舍兄弟们喝了一夜的酒,正真的不醉不归。

    这学期刚刚开学,几兄弟到齐之后,丰含笑才得知周胜趁这个假期的时间已经在家里江游戏的剩下部分全部制作出来,可以说现在整个“江湖”游戏已经完全制作完成,现下便是进行最后的设计,创建一个游戏公司来制作完成整个游戏,然后再全国范围内的试用公策,到最后便上午投入市场,真正的营利。

    整个“江湖”游戏都是按照中国传统武侠内容设计,而且与现在上市的游戏最大的不同便是在里面玩家自己可以设定自己的一切武功,不同的性格玩家可以走不同的路线,在里面得到一段不同的江湖亲身经历,可以说它是让玩家在游戏中实际存在,似乎是各位玩家自己在拍摄一部武侠电影一样,每个玩家自己都是主角,至于你能不能成为里面的公众主角,那就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势力,能不能够得到里面神奇的武学秘籍。

    在“江湖”这个虚拟的游戏中,真正已经存在的高手便已经有了六个,这六个人正是丰含笑自己六人所玩的人物。在游戏里面的“神相斋”是邹润的门派,他自己的奇门盾甲技术也完全设计在他的武功阵法之中,可以说在游戏里面他是一个神,一个可以用他的奇门盾甲伤人,用他的神机妙算来窥测天机的人;周胜是个捕快,公门中人,他的刀是邹润也不敢轻易尝试的;莫星是里面好赌的人,所以里面的赌场都是他开的,但是谁也不能轻视他的武功,因为没有人能够在输了钱之后还敢在里面撒野的,曾经的江湖第一大盗在里面输光了所有钱财之后强行夺宝离开,但是还没有离开赌场一里远,便死于非命:“神医世家”是王喜所在的地方,在游戏中的王喜是里面最厉害的医生,有着神医之称,据说能起死回生,至于是不是真的,便不为外人知晓,但是得到他医治的人结果都痊愈离开,不过他却很少出现,所以想找到他,也不容易;至于张兴,好酒的他也在游戏中开了一家酒楼,名字叫“酒王殿”,在里面喝酒的人,不管你是大奸大恶还是江湖侠士,请不要在这里闹事,有什么恩怨出去了结,如果不听,自有人收拾你。

    丰含笑在里面是个无业游民,即江湖浪子,浪子无家,浪子喜欢管闲事,浪子喜欢结交天下好友,他便于古龙书中的陆小风和楚留香一样,是江湖中的神,是个似乎无处不在的人。当然,浪子四处留情,却始终难得一个能留住他心的女人。

    “江湖”游戏,当然是血腥的,是现在社会不能实现的东西,所以广大的对江湖向往的人都会喜欢上它,爱上它,这就是“江湖”游戏能否成为现在游戏时常上最火暴的游戏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