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六十四章 陈可汉
    “玄天印?”丰含笑吃惊道,言语之中充满了惋惜之情。

    轩辕无道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水云伊见他两人在将那老人打过去听到那声惨叫之后便脸色大变的转身*在了那门边不再往里面追去,不由得心中好奇,向这边走了过来,然后就要向里面小心的望去。

    丰含笑却突然一把将她拉住,抱在怀中,不想让她见到这样恶心的场景。水云伊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看,但是也并不多问,因为她知道丰含笑都是为自己好。

    过了一阵,轩辕无道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施天行还是其它,看了丰含笑一眼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我们出去吧。”

    轩辕无道真的以前来过这里,丰含笑直到出了这个巨大的赤帝陵墓之后才肯定了这个事实。看着外面宽大的大草原,脸上感受着草原清风的吹拂,几人精神都是一振,蓝蓝的天空下茫茫的草原上三条人影矗立在天地之间,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拉着脸上已经带着轻松笑容的水云伊,丰含笑看了轩辕无道一眼道:“没想到我们两人这么由缘,纵使我躲在这里度蜜月也要遇上你,还差点陪你活埋在了下面,我看我们今后还是少见为妙。”

    轩辕无道听了似乎是想起了他先前帮助自己救了共工红秀的事来,不禁有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既然如此,那轩辕便就此告辞,还望两位安全走出这大草原,不然轩辕今后寂寞的紧。”说着,便见他转身大步向一个方向走开,速度之快,一点也不象是疲惫了几天的人。

    丰含笑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哈哈大笑一声,然后大声道:“轩辕兄放心,他日你我定当还有相见的一天,希望到时候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哈哈哈哈…”

    丰含笑带着水云伊漫步在大草原上,虽然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个一望无际的草原,不过丰含笑并不担心。既然不知道,哪又何必担心?还不如这样与佳人携手,一同逍遥草原。在水云伊走不动了之后,丰含笑便将她背在身上,脚下却比先前要快了许多,眼看着天快要黑了下来,丰含笑不禁有些担心起水云伊晚上又要受不了寒风的侵袭了,何况她这么久没有吃东西了,自己不要紧,可是她毕竟不能与自己相比。

    想到饥饿,丰含笑不由得有些奇怪她怎么这么久了还显得这么有精神,当下转过头去问道:“云伊,你是不是很饿了?”

    水云伊听了连忙摇头道:“没有啊。”

    丰含笑还当她是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找到东西吃而故意这么说的,当下道:“没关系的,你还忍一阵,我一定能带你出去的,这里应该可以走出去的。”

    水云伊听了忙道:“没关系的,我真的不饿啊。”

    丰含笑听了不由得一阵迷惑,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似乎真的精神很好,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昨天她不是还晕了过去几乎没有救了吗?现在怎么精神越来越好了?难道喝了自己的血之后?想到这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道:“云伊,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越来越精神了?”

    水云伊听了道:“是啊,身子好暖和的。”丰含笑听了暗自点点头,看来自己的血液在她身上一样的发挥了作用。想通了此点,丰含笑轻笑一声道:“云伊,你想不想再飞?”

    水云伊听了高兴的道:“好啊,含笑你是怎么会飞的?能不能教云伊啊?”

    丰含笑听了足下在草地上轻点,身子向前一射三丈多远,口中答道:“这个只怕你很难学会的。”

    水云伊道:“为什么啊?”

    丰含笑听了苦笑一声道:“这个嘛,女人似乎都不会飞,而且我也不愿意你飞出我的手掌心。”

    水云伊听了在她背后拧了一下嗔道:“就知道胡扯,谁要飞出你的手掌心了?”

    丰含笑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听了呵呵一笑,脚下不停,背着她快速的向远处奔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丰含笑向远处望去,依然只见无垠的天际,不由得苦笑道:“云伊,我看我们又得吹一夜的冷风了。”

    水云伊听了,伏在他肩上道:“没关系的,只要有含笑在,云伊什么都不怕的。”丰含笑听了轻轻一笑道:“放心吧云伊,我一定尽快将你带出去,没想到我带你来这里游玩,竟然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不过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就要一生遗憾了。”

    水云伊听了心中一甜,知道他是这么的在乎自己,自己还有何求?虽然他花心,可是是真心的待自己好。如果她知道自己在那陵墓中喝了丰含笑大概一碗多血的话,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两人一边聊天,丰含笑脚下不停的轻踏在绿油油的青草上快步行走,纵使是天黑,他也希望能多走一些路,也好早点走出这个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黑夜已经完全压了下来,草莽大地上已经没有一点亮光,天上的星星与月亮似乎今天也起来的迟了,晚风渐渐吹起,将丰含笑与水云伊两人飘逸的长发微微吹起,凌乱的飘扬在空中。水云伊终于感觉到了有些寒冷,将头则着脸紧紧的*在丰含笑宽阔的背上,娇小的身子完全被丰含笑挡在了身后,冷风完全扑打在了前面的丰含笑脸上,一点也没有遗漏到他背后。

    冷冷的天际依然没有看到灯火,丰含笑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如果今天真不能出了这个草原,那水云伊又得受苦了。眼看着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丰含笑脚下突然加快,希望能够再多往前面赶一段距离,更希望能够在前面发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又向前奔了一阵,可是依然没有发现有蒙古包什么的出现,丰含笑心中渐渐的凉了下来,几乎没有了一点希望,看来今天不得不再喝一夜的冷风了。心中想着,双眼四下观察着,想找一个好点的地方歇歇脚,或者与水云伊过一夜.

    一边四下扫瞄着,一边向前奔进。过了一会,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小山丘,丰含笑见了心中大喜,既然有了小丘陵,那么一定距离这里的蒙古包不远了。脚下马上快了一些,不一会到了那山丘上,举目望去,眼前一亮,只见前面大概十多里远处正有一处一处四下少许分散的淡淡的火光向这边照射过来。

    丰含笑见了前面远处那一个个四处分散而立的小小的火光处高兴的道:“云伊,看来我们果然出来了,今天不用再吹冷风咯。”

    水云伊听了马上将头从他肩膀上伸了出来,向前面望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不禁问道:“什么啊含笑?我怎么没见到有什么东西啊?”

    丰含笑听了一愣,不过马上释然,轻笑一声道:“呵呵,没关系,等会你就会见到了,我们快走几步,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呵呵。”口中说着,脚下移动,几步便飘下了那小山丘,背着水云伊步一会便去了老远,那速度若让一般人在这黑夜中见了还要当是撞鬼了。[请点广告支持我]

    水云伊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自己的头发都向后面几乎平行与地面飘了起来,但是一点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震动,暗自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没想到丰含笑速度能这么快,轻功这么厉害。心中胡乱想着,正在为丰含笑的势力吃惊的时候,却听丰含笑道:“果然是蒙古包,云伊你再忍一会,马上就到了,嘿嘿,听说这里的羊奶很好喝。”

    水云伊听了“扑哧”一笑道:“你就因为人家一定给你准备了羊奶啊,想的美。”丰含笑听了呵呵一笑道:“不如我们打赌,如果是我所说的那样,今晚云伊你是不是…”说着又是嘿嘿一声奸笑。

    水云伊听了脸儿一红,羞道:“呸,鬼才与你打赌呢,谁不知道蒙古人好客,肯定会给你喝好羊奶,吃好羊肉的。”

    丰含笑听了轻笑一声道:“唉,老公我可是很久没有睡过好觉咯,可是云伊也不心疼我。”

    水云伊听了嗔了一声羞道:“哪里没有了。你,你三天前还,还那样了的。”

    丰含笑听了苦笑一声道:“可是最近三天忙啊,云伊,不如我们现在在这里…”

    “呜咽”一声,水云伊用力的在丰含笑背上拧了一下,口中嗔道:“鬼,鬼才与你在这里…这里呢…”

    丰含笑听了呵呵一笑道:“云伊,你知不知道上次我和灵儿可是在公园里那样了的哦,在这里还安静一些呢。”

    水云伊听了早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才见她低声道:“你要那样,你就脚灵儿姐姐去吧,人家…人家才不要这样呢。”丰含笑与她说着这些情话,脚下却并没有停下来,不一会便距离那蒙古包近了,水云伊也从他背后向前看到了前面的微暗灯火,不禁双目一亮喜道:“含笑,真的有人家了呢。”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当然了,老公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水云伊停了轻哼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突然一声马嘶打破了蒙古草原上夜空的宁静。接着丰含笑耳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小白不要叫,是有客人到了。”

    丰含笑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马上减满了速度,放眼望去,只见自己身前十多丈远的地方正有一匹白马双足人立而起,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而那白马的傍边则站了一个比较高大的人影。丰含笑同常人一般的背着水云伊走了过去,只见那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威武青年,一身蒙古异族的长毛服装,头上还戴了一顶白色毛边的帽子,他一双眼睛有些吃惊的看着丰含笑背着水云伊向他走近,似乎对于这个时候还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丰含笑两人显得有些好奇。

    丰含笑大步走到他身边,然后很有礼貌的用标准的普通话道:“兄弟,请问我们能不能在你家里留宿一宿?我们实在是太累了。”

    那青年却是看着他突然吃惊的道:“丰含笑?”

    丰含笑与水云伊两人听了都是一惊,望着他道:“你认识我(他)?”

    那青年听了似乎确定了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便是丰含笑,马上露出友善的笑容来,伸出了手道:“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阁儿跋草原,我叫陈可汉,其实也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大一新生。”

    丰含笑听了心中一振“陈可汉?不是拳皇中的人物吗?看他那块头还真有几分彪悍的。”听他说是上海复旦的学生后这才释然,马上同他握手,笑道:“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上同学,真是有缘。”

    陈可汉听了忙道:“能够得丰含笑在我家里做客,实在是可汉一家的荣幸,脸个位快来,这外面要冷起来了,我们回包里再说。”

    丰含笑将水云伊已经从背上放了下来,此时见了,马上道:“呵呵,我也正想这么说,陈兄弟请。”陈可汉也不客气,边走边道:“其实从上次在球场被丰同学一手将那足球打回来将我击退了几步开始,我便一直想找个机会认识丰同学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我给遇上了,哈哈,实在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