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绝处逢生
    “轰…”巨大的响声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大草原中的废墟城堡中响起,漫天黄滚滚滚的尘土笼罩了方圆数十里,巨大的震动似乎连整个内蒙古草原都受到了影响产生了震动一般。

    震动一直坚持了近来年感个小时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滚滚的红色尘土依然笼罩着方圆数十里的地方,直到午日太阳高照,和煦的微风才将这里的灰尘吹的淡薄,然后慢慢的沉积了下去,直到最后整个废墟城四周又恢复了往日的干净明亮。

    整个原本凸起的废墟现在已经向下面沦陷了十多米,黄澄澄的一片看上去似乎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巨大地毯。古老的城堡终于在世上默默的静立了数百近千年之后沉睡了下去,没有人知道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古老国度已经真正从世界上消失。

    丰含笑虽然自负武功过人,可是面对这样的天然灾祸,人力纵使再强悍也无法与之抗衡。

    在四面八方扑打而来的尘土中,丰含笑只觉得自己慢慢的被柔软的尘土包裹,索然虽然尘土柔软,可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的陷入也令自己感觉到胸口闷的发慌,微微呼吸一下便感觉到自己吃下了一嘴的灰尘,心中难受之极,可是又不能乱动,只要轻微的一动身边的泥土便马上钻向你身子边上的空隙处,将你的身子固定的稳稳的包裹着,似乎是害怕你感觉到寒冷一般。

    感觉到铺天盖地的泥土将自己完全包裹,然后慢慢的向下面滑落下去,丰含笑知道只要到了一定的时间自己将与水云伊两人完全被活埋在这里,趁现在自己还能够憋着一口气心中不得不马上寻思着怎么才能够逃生。

    “轰”丰含笑感觉到身子猛的一阵震动,似乎感觉到脚下站在了什么硬硬的地上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奇,可是身周被黄土层层包裹,还要尽力将水云伊保护住,纵使自己现在能够感觉到这个,也只能奇怪,并不敢有丝毫妄动。

    过了一阵,感觉到头顶上没再也没有了什么动静,想来上面似乎已经安静了下来,整个废城看来都已经全部沉陷了下去。丰含笑脑海中沉思着怎么才能够逃出去。还好这里建造的年代已经很久远,这些砖头都已经风化成了尘土,所以自己才没有被乱石砸死。突然感觉到埋在怀中的水云伊动了动,丰含笑大喜,不由得向开口说话,可是马上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一开口,自己马上便将被无孔不入的这些黄土灰尘添满。

    水云伊只是动了几下之后,似乎是承受着什么艰苦的煎熬一般。丰含笑感觉到她的痛苦,心中一惊,原来是她现在因为没有空气呼吸所以在做着垂死的挣扎啊。意识到这点之后,丰含笑心中焦急不已,要是这样下去,自己虽然能够硬撑几个小时,可是怀中的水云伊有伤在身一定难熬过几分钟了。

    心中想着,自己就算能够多熬一阵,到头来也是死路一条,不由得心中一狠,真气暴走全身,内心压抑了数分钟的苦闷似乎同时迸发而出一般,周身的尘土马上被压的向外面松开了不少,丰含笑感觉到了身边的变化,心中大喜,看来有的拼了。当下将水云伊抱的又紧了一些,然后使劲空出一只手来,力灌手臂,丰含笑大喝一声,猛力一掌向前推出。

    “轰”前面的尘土竟然受不住丰含笑全力推出的一掌马上暴开。丰含笑只觉得全身一松,压在身上的厚重尘土都消失不见。马上拍打掉身上的那些泥土,丰含笑感觉到似乎有空气了,不禁小心的尝试着呼吸了一下,果然这里有了空气。于是睁开双眼,只见这里竟然是个大殿。转身向后面看去,那里正有一道石门打开着,而石门现在却已经被黄色的泥土堵塞上。

    原来自己被泥土埋的地方竟然是这个石门的后面,而自己刚刚一掌正好将着石门推开了,所以自己才能够逃生一命。丰含笑匆匆打量了四周一眼,见这里似乎是个空旷的大殿,可是又没有见着什么奇怪的东西,方圆数十丈的大殿空荡荡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于是便没有考虑许多,马上看着怀中的水云伊。只见水云伊那张美丽的脸蛋已经沾满了黄土灰尘,丰含笑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用里面的比较干净的部分给她擦拭了一下脸部。

    擦拭干净的水云伊露出了她那张苍白的脸来,嘴角的那丝已经干涸的血丝依然醒目的留在那里,令丰含笑见了心疼不已。丰含笑探测了一下水云伊脉搏,骇然发现她现在的脉搏竟然已经快要消失,微弱的几乎没有。

    心中大惊,丰含笑不及细想,马上打坐在她身前,双手撑在她手掌上。全身真气全部灌注她体内,带动她体内微弱的气息不断在体内循环。轩辕诀强大的真气在水云伊体内不断的循环流动,只见水云伊那原版苍白的脸现在竟然微微变红,那丝微弱的气息竟然也开始慢慢的加快。

    丰含笑感觉到她的生机越来越旺盛,心中大喜,顾不了什么有伤自己的元气,全身功力尽数用上,过了盏茶时间,只见水云伊轻轻咽了一声。丰含笑马上睁开眼睛向她看去,只见她在自己强大内力的冲击下满脸通红,脸上带着似乎狠痛苦的神情。

    丰含笑见了吓了一跳,马上收回大部分功力,将她抱在怀中轻微摇晃着急道:“云伊,云伊,你快醒醒,你不会有事的,起来啊,不许睡…”

    水云伊承受着丰含笑轻微的摇晃,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丰含笑不由得大急,忙再次探测了一下她脉搏,发现她的脉搏似乎强了许多,心跳也还没有停止,这才放心不少。

    丰含笑知道现在自己也没办法救醒她,只要自己在点带她出去才有希望,于是抱着她站起来,向四周再次打量。这是一个足有数十丈宽大的大厅,里面有微暗的光芒,丰含笑却不知道这些光是从何处进来的。

    宽大的大厅中显得有些古朴,除了急根大柱子似乎是人为的以外,似乎都是天然而成,如果你没仔细看,还要认为这里仅仅就是一个天然生成的山洞。丰含笑向四周仔细打量了一阵之后,发现这里除了几个石门之外似乎是全部封闭的,看来出口一定是那些石门中的一个了。

    想到这里,丰含笑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令自己暂时逃生的那石门。看了一眼怀中昏迷不醒人事的水云伊一眼,丰含笑马上大步向对面一道门走去。刚踏出一步,便听见背后“碰”地一声。

    丰含笑急忙回头,锐利的双眼扫视而过却又没发现什么异状,不由得心中奇怪起来。“碰”又是一声,丰含笑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突然眉宇间煞气大增,看着那刚刚发生响动的地方,丰含笑似乎在做着某一重大决定一般。

    “碰、碰、碰…”

    只见那石壁上的一个地方连续发出这样的重击声,对面的力道大的出奇,竟然将那石壁震的石削纷纷下落。

    “碰”又是一击,丰含笑看着那里已经碎裂开来的墙壁,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突然眉宇间的煞气尽数消失不见,脸上露出了那种自信欣慰的微笑神情,双目很有神的盯着那碎裂处的石壁。

    “砰”碎石乱溅,只见那边突然碎破出一个大洞来,一跳人影猛然从里面窜了出来,然后站在那石门边上两丈多远处,双手连忙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可是他自己那种似乎很无力的虚弱样子却并没有在意,看来刚刚在里面他也憋的不舒服,现在出来了即使轻松了也没顾得去多休息一会,还想先将鼻子身上的泥土拍去。

    丰含笑看着全身是黄土的在那里忙活不停的轩辕无道哈哈笑道:“怎么样轩辕兄?小弟我还是运气比你强多了吧?”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刚刚出来时一掌便击开的那个石门。

    轩辕无道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微微一阵,惊讶的望着丰含笑与昏迷中的水云伊,然后看了看丰含笑手指指的地方,不仅苦笑一声道:“你运气的确比我好,没想到你竟然先我一步出来了,我还正担心你不行了呢。”

    丰含笑嘿嘿一笑道:“我似乎运气总是比你好,见你没事我也心里放心不少,真不敢想象没有了你我今后可怎么过。”他说这话似乎两人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不知道的人还因为他有某种嗜好了。

    轩辕无道听了他的话也哈哈一笑道:“多谢丰兄弟挂念着轩辕,轩辕刚刚也是在想着如果今后丰兄弟没了,轩辕也会寂寞的很。”

    两个男人说着相互看着对方,然后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刚刚丰含笑就已经猜测到了石壁后面的是轩辕无道,本来想趁他刚刚出来还没有完全恢复气力或者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袭将他击杀在此,可是最终自己还是没有这样做,他想如果是换做其他敌人,这样的便宜他一定不会放过。而轩辕无道出来后与丰含笑两人相见,听他这么说之后也已经知道了丰含笑刚刚放过了自己一回,所以两人都理解的大笑了起来。

    似乎是受到了两个男人的感染,丰含笑怀中的水云伊竟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丰含笑见了大喜,马上停住笑声,看向怀中的水云伊,却见她依然沉睡不醒,丰含笑急忙摇了摇她身子喊道:“云伊,云伊,你是不是醒了?快说话啊,醒了就好了。”

    “水…冷…好冷…水…水…”

    水云伊昏迷中嘴唇轻启,吐出了这一连串断断续续的字。丰含笑听了马上四周张望,可是这个地方哪里来的水?见她似乎感觉到冷,不由得紧了紧抱这她身子的手。

    “水…”水云伊又轻微的喊了一声。

    丰含笑听了心中焦急,突然双目一亮,看了看自己手腕,马上露出喜色来,只见他轻轻用手指在另一指手的手腕上轻轻一划,手腕上的血便毫不客气的大量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