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在江湖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南宫帮主好功夫,含笑实在是佩服。”

    南宫云天脸上一样的露出佩服的神色道:“不过终究还是不能胜了公子,公子的造化指爬已经不是南宫能够赶得上的了。”

    丰含笑听了,并不说什么,无比自信的笑了一声,然后手掌一翻,双掌似乎无骨般在南宫云天眼前划过数个手势,然后看似轻轻的飘向南宫云天胸前。面对丰含笑着看似轻飘无力的一招,南宫云天脸色大变,丰含笑手软的像是没有骨头,如同女人的那纤细手指捏成细花,五指似蚕丝一样在南宫云天眼前错综交横,令人眼花缭乱。

    大喝一声,南宫云天双掌猛然后翻而出,一片掌影将胸前护成一层密不透风的防护墙。“碰碰碰碰…”连续无数道炸响响起,强大的劲起让站在远处的向建南站立不稳的倒退了数步方才站稳,惊骇的看向两人,只见两人同时一掌拍出。

    双掌相交,“碰”地一声,两条一直悬浮在空中的少年背影终于分开,向两边退落了下来。南宫云天落地之后,马上退了两步,御去了丰含笑强劲的力道,而丰含笑却是站在落地点没有动一下,不过脚下被踩出来的两道深深的脚印却证明了南宫云天的力道并不差了他多少。

    丰含笑又是一阵苦笑,看着南宫云天眼中的佩服之色一眼就可看出。南宫云天见了,也苦笑一声道:“公子好手段,南宫差点没出丑了。”

    丰含笑道:“还是不能让南宫帮主有丝毫损伤,看来南宫帮主的确也非同一般。”

    南宫云天轻笑一声道:“不过耍些小把戏罢了,还望公子莫要笑话。”

    丰含笑手上捏成拳头,看着他道:“笑话当然不敢,不过含笑今天却一定要见识帮主的真功夫了。”

    南宫云天见了,也不敢大意,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道:“公子只要愿意,我想天下没有哪个能不将真功夫给公子看的。”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帮主过奖了。”说话的同时,双足在那很深的脚印处猛的蹬下,身子划向身前几米远的南宫云天,拳头似乎与空气摩擦出火花一般,带动空气磁磁的声音砸到了南宫云天身前。

    先前的文静,现在的霸道,似乎他的出手已经将他自己的性格与外表完全展现了出来,让南宫云天见了心中吃惊不已,感觉到那一拳的霸道,南宫云天不敢硬接,身子马上旋转而起,双足叉开,丰含笑从他身下穿过。

    南宫云天身子在空中,突然一个头下脚上的倒转,倒立空中的他双掌猛然向下推出,泰山压顶一般狠狠击到刚好要从自己身下穿身而过的丰含笑。

    耳闻头顶风声,丰含笑看也不看,冷哼一声,身子向后横仰而下,抬头面向南宫云天已经击到面前的双掌,双手连忙挡出将南宫云天下压下来的身子竟然硬生生托在了空中。南宫云天借着每次下落之后与丰含笑相抗的力道升上高空,再次下落便狠狠的击出毕生霸道拳掌,但是丰含笑却能够保持着个姿势一直不变,双手横挡在胸前,面带神秘笑容的紧紧看着南宫云天那越来越严肃的成熟面容。

    两人一个地上,一个空中,每每相接触便是一连串招数打出,丰含笑后仰的身子越来越低,几乎要贴在地上,而南宫云天头上却可见豆大的汗珠,看来他身在空中似乎比丰含笑这个压在下面的人还要吃力。突然大喝一声,南宫云天奋力击出他最霸道的一拳,势必要将丰含笑击倒在地上。

    他就像一头翱翔高空的雄鹰,展翅而下,想要将地上的丰含笑吞食肚中。丰含笑见了,心中一阵冷笑“你终于熬不住了啊”。

    心中想着,腰杆一挺,身子猛然向上迎了上去,他的也是拳头,两个拳头在空中碰撞。南宫云天身子再次被击的飞了出去,丰含笑竟然不是被强大的劲气压将下去,反而身子猛然跟着南宫云天倒飞出去的身子而去,脸带笑容的看着嘴角溢出血水的南宫云天,膝盖猛的顶在了他小腹上,然后手上成抓,连连在他身上抓出,纵使南宫云天反映迅速,双手连连挡出,可是丰含笑的招数竟然出奇的怪异,速度更加是快的不可言寓。

    就听衣钵撕裂声不断的在空中响起,向建南大惊,他只见南宫云天在空中手忙脚乱,可是身上的外衣还是一片片的掉落了下来。

    “砰”丰含笑轻轻一掌将南宫云天身子拍落下去,南宫云天有些狼狈的落在地上之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倒在了地上。

    惊骇的看着慢慢落下来的丰含笑,南宫云天吃惊的道:“丰公子这是何招数?”

    丰含笑邪异的轻笑一声道:“先前那招叫做‘暗勾手’后面的那招叫‘葵花’,都是‘八神’师傅教的。”

    “八神?”南宫云天疑问道。

    丰含笑点点头笑道:“游戏机上学的,现在的电子科技制作出来的招数的确值得我们学习。”“游戏?”

    南宫云天听的心中不知道是酸还是苦,自己竟然被游戏中的招数打的如此狼狈不堪,难道自己真的已经不适合这个世界了吗?看这胸前破碎不堪的衣服,苦笑一声,南宫云天看着丰含笑道:“南宫欠你一个人情,公子最无情?我看公子其实并不是这么无情,今天是南宫得罪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人在江湖,江湖事江湖了,南宫帮主何来得罪之说?他日含笑一定去贵帮拜访,今天在下还有事,两位,告辞!”说着,轻步从两人身边走过。

    南宫云天看着丰含笑离开的背影大声道:“南宫随时恭候公子。”

    只见过了一会,一辆的士车开了过来,到丰含笑身边停了一会之后,带着丰含笑那挺直的身躯渐渐消失在辆人视线中。

    向建南走到南宫云天身边,看着他胸前破烂的衣服不由得道:“帮主没事吧?”

    南宫云天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没事,如果他步是手下留情,我想我们两人今天都没法离开这里了,唉,江湖始终还是抛弃了我,他小刀门的锋芒只怕也只有他可能阻挡了,传令下去,本门不准任何人招惹这个公子,他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惹的起的了。”

    向建南听了,眉头微微皱起,竟然也露出了心灰意冷的表情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天下还有这样的人存在着,帮主,难道我们就将北方拱手相让不成?”

    南宫云天听了,轻笑一声道:“纵使他武功通神,也不可能一人将我们北方挑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我想送人,兄弟们也不会同意的啊。”

    向建南听了点点头,脸上又恢复了那种自信的神色,冷冷的看了丰含笑消失的地方一眼之后,走过去将车门打开,然后坐了上去,南宫云天也一样的走上了车。宝马车轻快的启动之后,箭一般的窜了出去。

    丰含笑将身上的一些尘土拍了拍,走下车子之后,径直向医院快步走了过去,现在已经五点多了,只怕水云伊要等不及了,让自己的女人担心自己,是丰含笑最不愿意的。走进医院大厅,丰含笑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那里四处张望着的水云伊与水若寒两姐弟。

    见到丰含笑出现,水云伊脸上那种焦急的神色一下子晴朗了起来,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道:“含笑,你干什么去了,云伊都等你好久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看着她道:“没事,将时间玩忘记了,对不起啊,让你们久等了。对了,若寒的腿怎么样?”

    水云伊听了脸上涂上了一层灰色阴影,水汪汪的大眼睛黯淡了下来,低下头道:“医生说,说时间太久,还说什么他腿中的经脉已经被什么淤积的血块阻拦了,如果要使他康复过来就得让腿子里的血脉畅通,可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这个办法,只有开刀手术,但是手术的成功率太低了,而且还可能影响若寒的身体状况,所以,我不想让若寒再出什么事了。”说到后来,眼睛中泪水已经在打转。

    丰含笑怜惜的轻轻给她擦拭去破堤而出的泪水,安慰道:“没事的,这里的医院本来就不是狠先进,我们回上海了再去别的地方看看,总能将若寒医治好的,你放心啊,万一不行就出国去看看,总之有我呢。”

    水云伊听了,心中虽然还很伤心,不过想到担心也无用,便也不再说什么,擦了擦眼泪,挽着丰含笑,两人向着坐在一张椅子上的水若寒走了过去。

    三人回到水云伊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下来。水农辛与蓝云梅正焦急的在家里等待着,见丰含笑背着水若寒,后面跟着水云伊回来了,才算放下心来。

    丰含笑从水农辛与蓝云梅两人脸上看出了些什么,将水若寒放在炕上之后,看着两人道:“伯父伯母,是不是今天政府的人来过了?”

    水农辛两人听了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丰含笑那自信的笑容,水农辛道:“唉,是啊,他们来了十几个人,说是你打了人民警察,是对国家的不敬何侮辱,所以要抓你去警局,这,这该怎么办是好啊,你们,你们逃了吧,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等去了警局,我怕他们对你动手啊。”

    水云伊听了连忙摇头道:“爸爸,不会的,现在哪里有这样的政府,我想他们也只是想弄清楚情况罢了,毕竟含笑早上打了他们几个人,没事的。”

    水农辛与蓝云梅两人听了,将信将疑的看着水云伊,然后又看向丰含笑。丰含笑见了微微一笑,点头道:“云伊说的对,不会有事的,何况我也正想去他们局里看看,看看这里的地方政府是不是真的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