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龙凤斗
    丰含笑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却见那黑色的东西正是一种现在部队常用的小箭羽,它后面本来是连着一个特制的金属丝,是用做攀爬高的建筑物用的,现在竟然被当成了暗器使用了。

    从它来的速度,丰含笑可以感觉到使用它的人绝对是个高手,而且刚刚这一下,还是对手手下留情,否则,自己只怕就算能够躲开,也没这么容易了。

    贺雅兰开始还以为丰含笑是想对自己乱来了,后来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床上那黑色的小箭,不由得心中一惊,早先那升起来的**马上消失不见,吃惊的看着丰含笑道:“含笑,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想暗杀我们啊?”

    丰含笑眉头一皱,将她轻轻放下道:“先穿好衣服,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有我在呢。”说着,走过去一手拿起那黑色小箭,看了看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贺雅兰匆匆穿好衣服,就见丰含笑拿起那个小箭,在看了一阵之后,竟然在那小箭后面取出了一张小小的白纸。

    走过去,见丰含笑将那小纸条展开。只见上面写着很秀气的小字,内容是:“丰君含笑亲启,小女子久仰丰君大名,对古武学自小痴迷,得知华夏丰君对武道的领悟已经超尘脱俗。不甚心向往之,欲拜见丰君,若得以丰君指点一二,小女子此身足矣!下午两点,东郊紫竹林见。伊贺珍子拜上。”

    丰含笑看完之后,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淡淡的道:“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你,你们就找上我了,看来又有的忙咯。”

    贺雅兰见了,心中一惊,看着丰含笑道:“含笑是谁啊?是不是想找你打架的啊?你不要去好么?”

    丰含笑看着她那担心的样子,轻笑一声,看着她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这个死丫头竟然敢打扰我们的好事,我一定得去教训教训她,不然他是不会懂得我们中古古代的传统文化中是不允许女人偷看别人**的。”

    贺雅兰听的大羞,连忙在他胸口锤打着嗔道:“谁和你做,和你那个了?”想到刚刚自己忘情的情形来,不由得脸儿通红,要不是被这个什么伊贺珍子的打断,自己今天真的就要成为他的人了,想到这里,似乎感觉到一阵失落,又似乎是一阵轻松,内心矛盾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丰含笑哪里知道她心中想着什么,见她那红晕的美丽脸蛋,忍不住亲了一口,然后看着她道:“恐怕我现在要出去一阵了,你等我,我会早点回来的,在这里吃饭,如果雅兰愿意,我就留下来睡觉,好不好?”

    贺雅兰听的脸儿一红,低下头,轻轻恩了一声道:“那你要小心啊,我,我等你”说到后来,声音却已经很小了,要不是丰含笑耳力不同寻常,只怕就听不到了。

    丰含笑见了,轻笑一声,隔着她那已经整理好的衣服在她胸部狠狠摸了两把,然后道:“老公一定早点回来,你放心吧。”说着,转身就要走出去。却听贺雅兰在背后叫道:“含笑!”

    丰含笑不由得转过身来。却见眼前人影一闪,接着就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子挤进了自己怀里,然后嘴巴被一个娇嫩的红唇堵上了。原来是贺雅兰冲上来抱住了他,然后吻了上来。丰含笑看着美目紧闭的贺雅兰,心中不由得一阵怜惜起来,紧紧的抱着她那纤细腰身,似乎是想要将她融进自己身子一般,上面也热烈的亲吻着她。

    与贺雅兰缠绵了一阵之后,丰含笑离开了东郊大酒店,直接到了东郊紫竹林,这里属于城东,所以丰含笑到东郊的时候,不过是十多分钟之后的事。将名贵的法拉利跑车开到小路的尽头之后,便直接停在了路边,然后下车向着那前面的一片紫竹林而去。这里丰含笑虽然不熟悉,不过想要知道这里怎么走,当然很简单,随便给点钱于那些的哥,他们就会告诉你怎么走,当然,很多热心的的哥是不会要钱的。

    这里已经是城市郊区,虽然还有很多房子,不过坐落的要疏散了许多,许多的大山庄,大别墅也尽立与这些郊区,似乎现在的有钱人都已经过惯了城市喧哗的生活,也寻找着能够安静的地方来住了,这就是一个过程一般,开始的时候由清净追求热闹,到最后又反扑归真了,想要寻求以往的安静。

    丰含笑慢慢的走在这条乡间小路上,嘴角挂着邪异之极的笑容。紫竹林很安静,微风轻轻吹拂,吹饿竹林沙沙做响,片篇早就已经枯萎的竹叶随着微风轻轻的飘落在林中。丰含笑那飘逸的长发微微向后轻扬,将他那英俊的脸狭完全展露出来。

    他慢慢的踏着落叶行走在林中的小道上,明亮凌厉的眸子利剑般的扫视着整个竹林,可是行了很有一段路,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就算是他用气劲感应,也没有能发觉有人在这里。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里各本就没有人;而是有,只不过他具有很高明的隐藏技术,也就是所谓的障眼法,令丰含笑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突然,丰含笑身子猛的几个翻滚,然后又静静的站在了地上,丰含笑脸上的那种邪异笑容消失不见,变的阴冷之极。只听他冷冷的道:“原来伊贺家族所谓的日本古武家族也只会这么卑鄙的暗算手段,实在是让丰某失望的紧,更加侮辱了古武学这个名词了。”原来他右手衣袖上骇然发现出现了一道裂口,似乎是被什么利器所划过一般。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个声音从林中四面八方传了过来道:“小女子只不过想见识一下丰君的绝学罢了,又何来的卑鄙一说?要知道障眼法也是一种武功哦?”

    这个声音就如同天下最美丽的梵音一般,传入丰含笑耳中,让丰含笑竟然有一种神气不起来的感觉,当下轻笑一声道:“不错,到是丰某说错了,听姑娘的声音,就如同听天上仙子的聆音,让丰某有些不想去再听别的女人的声音了,不过却不知道姑娘面容又是如何?”这个色鬼竟然连这个时候都不忘记了要知道对方的长相。

    却听那个美丽的声音道:“丰君说笑了,小女子一界武人,哪里有什么天上的梵音了,至于长相么?也不堪丰君法眼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道:“是么?”突然足下一蹬,就见他身子猛的射向了左边虚空中,然后就见他双手成爪,连连在虚空中抓落。却听空中发出一阵清脆的利器出鞘的响声以及那呼呼的劲风声。

    却见空中渐渐的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白色身影,似乎是个女子的模样,渐渐的,那影子越来越清晰,可以看见一个手中握剑的倾城女子面色严肃的舞动着手中的三尺青蜂。面对着丰含笑的突然愤怒出击,她的障眼法已经完全失去了效用。却见丰含笑眼中傻气内着灼热的光芒,突然冷哼一声,一拳击到那女子的薄剑剑身上,就见那剑微微弯曲,然后恢复了原形。

    就见丰含笑与那女子两人就像是弹开了一般,纷纷相后倒下去,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两人相对两丈,相互看着对方。那女子看着丰含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是没想到丰含笑是个长相这么邪异的年轻人。丰含笑眼中也闪过一丝丝异彩,只见对面这女子年龄大约在二十一二左右,身高有一米七的样子,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和服,那苗条的身段虽然被掩盖住了许多,但是丰含笑一眼就看出了她绝对是人漂亮、身材爽。至于性子,看来也不怎么差,只是会舞刀弄剑的,怕是有些难搞到手。

    心中正胡乱想着,却听那女子开口道:“丰君果然好手段,看来小女子并没有白跑这一趟。”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你不用这么夸我,我怕我会乱想的。”

    那女子听了,浅浅的一笑,似乎并不在意丰含笑的倜傥。看着他道:“丰君原来还这么幽默,今天能与丰君切磋,实在是小女子的荣幸。”

    丰含笑轻笑了一声道:“切磋?我看未必吧,伊贺小姐看来是有命在身,想要取我丰含笑的人头回去的吧?”

    那女子正是留书的伊贺珍子,听了丰含笑的话之后,微微一笑道:“我想丰君言重了,小女子只不过真的想与丰君切磋罢了,还请丰君不吝赐教。”说着,将手中的长剑向丰含笑举了举。

    丰含笑见她那种挑战的姿势,那种英姿让丰含笑看的心中一动,自己就是没有搞定过这样的女人,看来一定得试试了。心中想着,不由得轻笑一声,看着她道:“这样啊?看来今天我不想出手都是不行的了?”

    伊贺珍子听了,微微一笑道:“还希望丰君不要让珍子失望了才好。”那意思却明显是告诉他今天你丰含笑不出首是不能将我打发走的了。

    丰含笑轻笑一声,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道:“赐教不敢,不过我有个条件,不知道珍子能不能答应?”

    伊贺珍子听了,美目一扬,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哦?不知道丰君有什么条件,不妨说出来,容珍子考虑一二。”

    丰含笑邪异的一笑,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道:“如果珍子输了,这一辈子就陪在我身边,怎么样?”

    伊贺珍子脸色一变,哪里知道丰含笑说出了这样的条件?当下凤眉一扬,紧紧的看着丰含笑道:“丰君这个条件只怕让珍子为难了,珍子是个不受约束的人,只怕很难常伴丰君左右。”却见丰含笑竟然什么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伊贺珍子哪里知道他竟然这么无赖,没有一点高手风范?见他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中转身就要走,当下美目一睁,冷哼一声,看着丰含笑背影道:“既然丰君这样,珍子就得罪了。”说着,只见她身子横空而起,剑呛地一声出鞘,却见一道剑气凌厉的划破虚空,直袭丰含笑后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