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伤感的邂逅
    几人听了,马上叫道:“好,果然是好名字。”

    丰含笑朗笑一声,看着众人道:“为了预祝我们宿舍的第一次合作能够取的很好的成绩,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

    张兴听了马上符合道:“好,含笑说的对,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上次没有喝的今天我们一并给它喝回来,谁***没醉,就不是兄弟。”

    周胜因为高兴,当下也道:“好,谁今天没醉,就***不是兄弟。”

    莫星与王喜还能说什么呢?当下也符合起来,一下子,六人便已经全部通过,决定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在宿舍又商量了一下《江湖》的剧情与人物、场景的构造,时间跑动中,却听到了上课的铃声。就见莫星与王喜两人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慌忙拿了一本书就冲出了宿舍,边跑边道:“我日哦,说话说迟到了。”

    丰含笑几个没有课的人听了,不由得摇摇头。当下,丰含笑给贺雅兰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些热心的话儿之后,便告诉她自己的这个计划,贺雅兰听了,只是道:“你是这里的管事的,我要听你的,你说了就行,我一定给你准备。”

    丰含笑似乎听到她口中有些生气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一声,肯定是昨天自己一个人悄悄离开,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房间中,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走了一定很生气的了,知道在电话里面是说不清楚的,当下也不多说,道:“我过今天有一天的课,晚上要和宿舍兄弟去喝通宵,明天下去来陪你,乖,别生气了啊。不然不漂亮了老公可不要你了”

    “啪”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那边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无奈的苦笑一声,将发着一阵盲音的电话挂了之后,丰含笑看着有些怪怪的看着自己的周胜与张兴两人道:“看什么?女人嘛,就是爱耍脾气,呵呵,你们不用怀疑我的能力,明天下午一定能够搞定,呵呵。”

    张兴与周胜两人听了点点头,可是那神情却分明写着怀疑的意思。丰含笑当下也不与他们两人多说,向邹润道:“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邹润忙点点头道:“你有事就去吧,晚上记得来叫我们。”

    丰含笑呵呵一笑道:“一定。”然后便走了出去。

    丰含笑走出了宿舍,便径直来到了操场,只见那个已经有些年龄的老球场上正有许多的学生打球或者踢球。看了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前面,见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当下走过去,微笑的看着他道:“请问同学,这个,图书馆怎么走?”

    那男生一愣,看着他有些吃惊的道:“你是丰含笑?”

    丰含笑点点头道:“正是。”

    那学生连忙崇拜的望着他道:“兄弟,我们学校的学生可是很崇拜你的啊,你是要去图书馆吗?来,我带你去。”说着,很热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带路。丰含笑轻笑一声,当下也不说什么,跟在他身后而去。

    一路上那家伙也不知道问了多少话,丰含笑都只是微微一笑,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他。

    走了很有一阵,几听那男生道:“好了,就这里了,你自己进去吧,我有事先走了啊。”丰含笑道了声谢之后便见他走了。

    抬头看着那看起来很宽大的楼房,只见那栋房子上面正写着三个闪光的大字“阅览室”。丰含笑知道这就是图书馆,当下走了上去。

    这个图书馆很大,里面显得很宽敞,一排排放满了书的书间架很整齐的摆放在那里,很多血色怀念感正在那里寻找着想要的书本;另一个很宽大的大厅中,却见摆放了很多的桌椅,许多的学生模样的人正在那里很认真的翻阅着资料书籍。

    丰含笑轻笑一声,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很悠闲的走了过去。只见那书架上用很大的字写着“历史类”“文学类”“科学类”“生活类”

    丰含笑直接找到了“哲学类”的书架旁边。在那里看了看,见到那本《人性的弱点》之后,心中一动,伸手出去就要去拿那本书。

    但是手触碰到的却并不是硬硬的书本,而是很柔滑的感觉。只见一只很白嫩光滑的手臂伸出去,也正好抓住了那本书,而丰含笑的手竟然慢了一步,只是抓住了那只拿着书的手。丰含笑嘴角浮现一抹很邪异的笑容来,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而那手的主人也正好向丰含笑望来,双目相对,丰含笑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开心的笑容来,看着她轻轻的道:“没向导在这里又见到了水云伊美女,不知道这是不是算缘分呢?”

    水云伊听了,那美丽白净的脸上马上泛出一层淡淡的红晕。想起当天在林中丰含笑对自己的轻薄来,不由得低下头去不敢看丰含笑那挑逗试的眼神,更加不敢说话,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他抓着的时候,她不由得轻轻抽了抽,想将被扎在丰含笑手中的小手抽回去。

    可是却发现被他这么轻轻的抓住,自己竟然不能将手抽回来了,不由得羞急的俏脸通红,急急的低,近乎哀求的道:“你,你放开我的手好么?”她似乎连说这个都怕得罪人,声音依然是这么的客气,这么的让丰含笑听的心中感觉到震撼。

    丰含笑抓着她的手轻轻的揉捏了几下,感觉到很光滑柔软,不由得一阵不舍。看着被自己这几下动作羞的俏脸更加红的水云伊道:“我觉得这样抓着很好啊,难道云伊不觉得很好吗?”

    水云伊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无语,不知道该什么说,只得羞声轻语道:“可是,可是,这样是不行的。”说着,又将手动了动,似乎还在奢望着丰含笑将她的手放开。

    丰含笑看着她这个样子,感觉到很好玩一般,就是不松开她的手,将她身子稍微拉近了一些,低头看着她道:“怎么不好了?云伊这么漂亮,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呢?是不是云伊眼光太高了,看不上学校的那些追求者啊?”

    水云伊听了忙红着脸道:“不是的,是,是”是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原来她长的这么漂亮,这些年来追求她的人多不可数,只是她却很害羞,又不想和男生接触,便一直没有机会让男生将她缠走,根据记录,追求她的男生时间最长的竟然达到六年,可是还是不能将她抱回家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时听了丰含笑这么说,她哪里好说出口?

    丰含笑见她这么害羞,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是好,当下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还没有出现一个可以将云伊芳心打动的人吧?”

    水云伊听的脸一红,不由得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大胆的学校传奇人物。那英俊的面容,那忧郁迷人的眼神,感觉到多么的熟悉啊,可是自己却又感觉到和他相隔的太远了,与他这样的相遇就像是梦中一般。想着自己最近的生活,不由得脸儿变的有些微微苍白起来,突然眼角一丝泪水不由得顺着脸狭滑落了下去。

    丰含笑手上接到她那落下的泪水,心中一惊,忙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让你不高兴了?”

    却见水云伊虽然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还是被什么伤心事触及了心灵一般,突然一下子用力睁脱了自己的手,将那本书掉在地上,马上跑开了。丰含笑不由得感觉到一阵罪恶感,这样的人儿都让自己弄苦了,自己真是不应该,唐突佳人的事怎么怎么也愚蠢的做了出来呢?想到这里,马上将地上的书拣了起来,然后大步追了出去。

    来到外面,四处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佳人的身影,丰含笑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失落。皱着眉头思量着她为什么会突然苦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显得有些失落的走开了。

    一个很隐蔽的角落,水云伊看着丰含笑萧然离去的背影,擦拭去脸庞的泪水自语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们相隔的是这么的遥远的。”

    由于并没有找到想要找的水云伊,丰含笑感觉到有些失落,心情也随着显得不怎么爽快起来。慢慢的走出校门,丰含笑轻轻的吐了口气,双手插在口袋中,手指不经意间触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脸上马上先出一丝久违的舒坦笑容来,很久没有去玩两把了啊。一个游戏币在游戏室度过了一个无聊的下午,丰含笑早早的来到花店,接肖凌凤回家。肖凌凤向王兰王馨两姐妹交代了一声之后,便挽着丰含笑的手,走出了店里。

    两人走在大街上,肖凌凤突然试探性的道:“含笑,我想今后住在店里,好不好?”

    丰含笑看了她一眼道:“不用,等几天我们就搬家,我已经找到了一栋很不错的房子,离这里也不远,我们都搬过去住,毕竟打扰艳艳家太久了,要是哪天秦校长一下子回家了,我们就惨咯。”

    肖凌凤听的轻笑一声,紧紧的挽着他的手道:“恩,只要搬出去,能和含笑在一起,我住哪里都很高兴的,我也就是感觉到打扰艳艳太久了啊。”

    丰含笑轻笑一声,不由得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丰含笑便在秦家与几女吃了点东西,然后说要去学校接几个兄弟,今天晚上能回来就回来,没回来就算了,然后便开着那辆王京从cs送过来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出了门。

    来到学校,在那些羡慕的眼神中,丰含笑将车开到了十一栋宿舍楼下面,然后下车,走了上去。几个兄弟都在宿舍,似乎在大色怀念感吵闹着什么,丰含笑到门口就听见张兴大着嗓门道:“今天你们一并上吧,要是我说了怕字,我张兴今后就***不喝酒了。”

    周胜与莫星几人听了嘿嘿一笑道:“酒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等会我们五兄弟还不将你放倒了?到时候别要我们将你扛回来才好。”

    张兴嘿嘿一笑道:“只怕你们几个倒下了我一个人难将你们拖回来吧?”

    丰含笑听了当下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他们是在争这个啊,当下轻笑一声道:“别说了,今天都得醉,放心吧,要是回不来也没关系,我已经在那里定了几间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