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零九章 命相之说
    等到贺雅兰睡的不知人事的时候,丰含笑悄悄将她放好,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上挂着的似乎甜蜜、安心,又似乎是无奈与忧愁的神色,心疼的轻轻俯下伸去吻了她一下,看着她道:“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说着,轻轻的走出去,将门紧紧的关上。

    丰含笑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突然感觉到自己是这么的无聊,这么的寂寞。心中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照理说自己不有关有这样的感觉的,为什么现在却有了?女人,别人有一个,自己有五个,势力,自己现在的势力也不小了。可是为什么还让自己有这种感觉?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感觉到内心中一阵烦闷,感觉到这个城市的热闹似乎是在嘲弄自己的寂寞无聊。当下加快脚步,向着前面走去。

    没有目的的走着过了一阵,见前面有个公园似乎是全天都开放的,当下也不多想,很快走了进去。公园很大,行人也很多,丰含笑在了一阵也没有找到一个让自己感觉到满意的清净地方。感觉到心中越来越烦闷,知道不好的他马上小跑了起来。

    虽然说是小跑,却也让行人吃惊他的速度,很快就见他冲到了公园中的那座小山边,丰含笑看着那小山,感觉到上面静静的气氛,心中一喜,当下几步就奔了上去。

    来到山顶的那个小亭子中,听到似乎林中有些人声,丰含笑似乎想起了什么,轻笑一声,暗道:“各位兄弟们,不好意思了啊。”心中想着,当下轻咳一声,然后大吼一声,却似乎让整个小山都动摇了起来一般。

    一声大吼之后,却听到下面马上起了响应,脚步声踏着那树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纷纷传了上来,然后就听见一阵阵远去的脚步声,他这一声吼却是惊起了无数对野鸳鸯啊!

    等这里的野鸳鸯都走光了,丰含笑轻笑一声,马上盘做在那亭中央的那个圆形石桌子上。刚刚自己内心这样混乱,就是因为发现体内突然有异动。

    自己自从从张家界回来之后,便发现似乎自己对于轩辕诀的领悟还没有完全,所以上次在夏日山庄与司马凌风一战就差点露出了败相。最后还是*自己的气势才让司马凌风离开。那个时候自己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轩辕诀并没有练直大成的境界。前几天与轩辕无道再战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难道是轩辕无道留给自己的玄天印还没有完全根除?心中想着,丰含笑已经运功全身,完全入定。

    过了很有一阵,丰含笑嘴角浮现一丝神秘的微笑,睁开了双眼。却见他那对本来就很明亮迷人的眸子更加的精光四溢,飘逸的长发无风而动,双掌向下压去,嘴中慢慢的吐了口气,然后跳下那桌子,向着上山来的一条小路道:“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够吗?”

    突然,一条人影箭一般的从那树林中射了上来,站小亭子外面,看着丰含笑道:“偷看别人练功,是江湖大忌,可是含笑的那种武功却让我好奇的忍不住想看。可惜的是还是不能看出什么来,不知道含笑是不是能一解我心中之迷念?”

    丰含笑微笑的看着他道:“这有何不可?不过我却不知道大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来人正是丰含笑宿舍的大哥邹润,书生邹润。

    邹润听了,微微一笑,走进亭子中道:“我刚刚无聊,来到下面散步,却听到一声大吼,却是发自内家真气,心中不由得好奇是哪个高人在这里出现,于是便上来看看,只是没想到竟然是含笑你。”

    丰含笑不由得轻笑一声,看着他道:“最近过的怎么样?我也很有几天没见到你们了吧?”

    邹润听了,理解的点点头道:“你有这么多女人,怎么舍得出来与我们这么几个大男人一起睡?我们还不就是哪个老样子,对了,你的武功是什么来路,我怎么不能看出来?”

    他的确感觉到奇怪,邹家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对于古代流传下来的武学方面的知识还是知道的很多,刚刚见丰含笑的那种修炼方法的确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所以才会问了出来。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轩辕诀。”

    “轩辕诀?”邹润惊声道。

    丰含笑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却见邹润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依然是一脸的惊讶,见丰含笑望着自己,当下道:“据说轩辕诀是上古神话人物轩辕黄帝留下来的东西,一直以来都江湖上都很少有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这个,算是我的运气还吧。”

    邹润听了,似乎也知道自己问的让他有些不好回答,当下道:“呵呵,能在这里见到你,看来也是天意。”

    丰含笑似乎洞悉了他话之的意思,看着他神秘的一笑道:“不错,天意。”然后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邹润抬头看着天上的繁星,像是自语的道:“天道星与魔劫星现在竟然同时这么亮,实在是百年难见的奇怪现象。”

    丰含笑也抬头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却见天空中果然两个明亮的星星在那里闪耀着,樊性如此之多,却惟独那两颗星最亮,最引人注意。

    丰含笑看了一会之后,轻笑一声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天道星,什么又是魔劫星。更加不知道他们是何意。”

    邹润听了,微微一笑道:“所谓天道星,自古以来就是代表着浑然正气,而魔劫星,则是歪门邪道的祖宗,也就代表着魔道。现在两星齐亮,却正是代表着天下正气与邪气现在是互不相让,看来这天下正邪两道都出现了杰出的人物了。”说着,有些神秘的看着丰含笑。

    丰含笑微微一笑道:“大哥的意思是说我?”

    邹润很肯定的点点头,看着他道:“由最近我观查天象得知,这颗魔劫星正与含笑你的起落有关,难道不是预示着含笑就是那个标志着邪气的领军人物?”

    丰含笑听了,很不在意的轻笑一声道:“就这样你就确定它是我?代表着我的命运?”说着,指了指天上那颗闪亮的星星。

    邹润见了,也不生气,当下道:“我知道含笑你不会相信,不过根据始祖记载,每个人都有代表着他一生命运的星星在天上存在着,根据我这么久对几的观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那颗魔劫星正是你。”

    丰含笑不由得笑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那颗天道星?”

    邹润听了,摇摇头道:“你杀戮太重,根本就不是命运是天道星预示的人的性格,而是和魔劫星的却非常的相似。”

    丰含笑不由得皱着眉头,看了看他道:“那说说我的命运将如何?”

    邹润听了,看了他一阵后,突然脸色微微一变,看着他道:“我自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了你今后的命运。你一生似乎很平稳的生活,可是却又处处受到劫难,比如我上次叫你不要多杀戮,就是因为你印堂的光亮微微暗淡了下去,正是大劫之兆,所以我才叫你少杀戮。而现在,你印堂比上次更加的黑,我想你最近一定会有一场劫难。”

    丰含笑听了不由得眉头一皱,似乎感觉到他说的有那么一点点正确,但是又很难让自己相信一般,正想着,却见邹润又道:“最近令尊在中央,我想过不了几天一定会回去的。”

    丰含笑心中微微一惊,暗道他果然是个人才,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

    邹润微微一笑道:“虽然我们这些相术之人根据天象来说命运,但是也要根据天下的局势而来。令尊是cs市军长,而且门徒无数,尽是各地的要员,中央要为难令尊,只怕也得过了军方这一关。但是现在国家太平,中央内阁绝对是不会允许有动乱发生的,如果有动乱发生,别的不说,就是日本这个小国,只怕做起乱来都不是好招架的了。”

    丰含笑听了,冷笑一声道:“日本?他们不足为惧。”

    邹润微微一笑道:“当然,可是别的国家也不可能看着中国着个已经在慢慢苏醒的狮子完全醒来的。所以说,国家一定不会允许动乱的发生,令尊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

    丰含笑冷笑一声道:“虚惊?只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事能让我枫家吃惊的了。”

    邹润听的眉头微微一皱,感觉到丰含笑似乎是太过锋芒必露了,可是自己又说不上什么来。

    丰含笑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道:“如果这些天真如大哥所说的那样,我丰含笑才算真正相信你所谓的命相之说。不过,我却相信我自己的信念,我要的不是一个在中国称雄的地下王国,我的是一个令世界恐惧我的黑道皇朝,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丰含笑前进的脚步,神挡我我杀神,佛挡我,我灭佛。”

    邹润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让自己心中莫名产生崇拜之心的气势,不由得一惊,过了一阵,看着他点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含笑你最近一定要小心点。”

    丰含笑感激的点点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宿舍吧,我想我也得回去了。”想到家里还有几个女人等着自己,丰含笑先前那种寂寞与无聊的心情一下子消失不见。拍了拍邹润肩头,大笑走下了小亭,很快就消失在这个小树林中。

    看着丰含笑远去的背影,邹润轻叹一声,自语道:“含笑,你自己可要好自为之了。”抬头看着那两颗星星,突然眼睛一亮,惊讶道:“难道真是这样?”却见天空中那两颗一样闪亮的星星其中一颗竟然若隐若现,四周出现几颗很暗的小星星,而另一颗却是光亮不变,四周还出现了一群光亮程度不同的比一般星星要亮了许多的小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