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零五章 风云动
    共工曹天没想到平时什么话也不说的轩辕无道今天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对待自己?一时间心中犹豫不定,听了轩辕无道的话,马上惶恐的道:“请门主息怒,手下也只是为了轩辕门着想,并不是越权的意思,还请门主明查。”

    轩辕无道微微轻笑了一声,看着他点点头道:“不错,我是应该明查明查,不然我这个门主真的失职了。”

    看了众人一眼,轩辕无道轻哼一声道:“既然今天你们都到这里,那就说说吧,应该怎么处置共工龙主?”

    他此言一出,那些人当真吓了一跳,这个年轻的门主自从当上门主重任以来,从来没有亲自机重罚过门中的什么人,可是今天竟然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他是真的怒了。

    当下不少人求情道:“请门主三思,共工龙主为门中也做了不少的事,立了不少的功劳,还请门主罔开一面。”

    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施天行听了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看着轩辕无道道:“门主,各位兄弟说的对,共工龙主虽然有过错,不过看在共工家族为轩辕门建立的这么多的功绩,还请门主三思。”

    轩辕无道看着他微微点头道:“既然这么多人说了,我看这样吧,三个月内,你休息吧,不用过问门中一切消息。”

    共工曹天听了马上道:“多谢门主开恩,手下一定做到。”

    一栋很豪华的山林大别墅中,一个年轻的女子正托着下巴怔怔出神的看着外面的幽雅风景,她那张倾国倾晨的美丽容颜上似乎带着淡淡的忧愁,那种古典女子的气质绝对比伊雅都要强上三分,静静坐在那里的她似乎是脱尘的仙子一般。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她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轻叹一声,站起身子,转身就见共工曹天一脸怒容的出现在小楼上。

    那女子见了他,马上心中一惊,忙走过去道:“爹,你怎么了?是谁惹您生气了?”

    共工曹天看了这个自己很心疼的女儿一眼,强自平定下心中的闷气,勉强笑道:“没什么,对了,今天身子好些了么?有没有是不舒服?”

    那女子听了甜甜一笑道:“没有,爹你不用天天这么担心女儿的,女儿哪里有你说的这么没用啊?”

    共工曹天开怀的一笑道:“好,是我多嘴了,只要红秀的身子好,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那女子却正是他的女儿共工红秀。

    只见共工红秀听的心中一暖,挽着他的胳膊,同他一起坐在了房中的那宽大柔软的沙发上道:“爹,你有什么事不开心吗?说出来也许红秀可以帮帮你啊。”

    共工曹天听了,脸上露出欣慰了笑容来,轻叹一声道:“还不是门中的事?最近江湖上崛起的帮会小刀门已经将我们在上海的势力全部拔除,爹就想请求门主让他下令将小刀门灭了,可是门主且不同意,还说爹擅自做主,没将他这个门主放在心上,唉我这么做,也只是想为门中多做些事啊。还要被门主责罚三个月不能过问门中大小事物。”

    共工红秀听了,内心一痛,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安慰他道:“这样也好啊,爹你也可以安心的在家里过一阵舒服日子了啊。”

    共工曹天听的心中一暖,拍了拍她的手道:“对啊,这样也好,爹就好多陪陪红秀了,你弟弟他远在上海,很难在家里,这么大个就只有我们父女两人咯。”

    共工红秀听出他那种对家的依赖,不由得道:“放心吧,女儿会一直陪在爹身边的。”

    共工曹天呵呵一笑道:“傻丫头,女儿大了迟早是要嫁人的,你能时时回家看看爹,爹就很高兴了。”

    共工红秀脸上微微一红,但是马上又是一阵黯然,自己和他能在一起吗?父女谈论着家常,过了一阵,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向共工曹天道:“老爷,下面有电话找您。”

    共工曹天心中一笑,看了共工红秀一眼道:“爹下去接个电话,等会爹同你一起吃饭。”

    共工红秀点头道:“爹你去忙吧。”

    “什么事?”共工曹天拿起电话问道。

    只听里面一个声音道:“今天没让你难看吧?”

    共工曹天冷哼了一声道:“迟早我会让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对方道:“很好,我很期待曹天老弟的那一谈尽快到来,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不知道曹天老弟准备的怎么样了?”

    共工曹天轻哼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准备好了也得等着,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那小子不是一般的强,昨天听说他与姓丰的小子两败俱伤,却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我看我们还的小心点的好。”

    那人听了,沉吟了一阵道:“不错,他的确是深不可测,我们先等一段时间再说。”两人又计较了一阵,才挂断了电话。

    共工曹天冷哼一声,自语似的道:“你们轩辕家的确做门助做的太久了,我们轩辕门是时候换血了。”

    共工红秀看着父亲离开,内心不由得祈求上天道:“你们都不要有事才好啊!要有什么事,都发生在我这个废人身上吧。”

    丰正凌被叫到了中央,一直还没有传出来消息。

    丰含笑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整天一脸的邪异笑容,正常的上着他的课,看着学校里能看到的美女,倒是伊雅几女都整天担心着未来公公会不会有事,弄的心情都不是怎么的好了,见丰含笑似乎没事人一般,都不由得嗔怪他不是个好东西,连自己的父亲这样了都不担心。

    丰含笑却是嘿嘿一笑道:“你们放心,你们公公是什么人物?当年没参加过多少反恐战争?没事的,不就是去中央和几个领导喝喝茶,谈谈天吗?日子悠闲着呢。”

    几女不由得将信将疑,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解决,到是韩灵这个丫头背着几人不知道偷偷的打了多少电话。韩安民与丰正凌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下着那盘已经下了一个多小时的象棋。

    突然丰正凌哈哈一笑道:“韩老,又要将军了,你当心点。”

    韩安民遥遥头道:“与你们这些军人下棋,还真是一点也不能放松了,招招杀招,令人不胜防备,果然是大将之风啊。”

    丰正凌哈哈一笑道:“韩老过谦了,韩老的棋艺之精湛,也是正凌多年难见啊。”

    韩安民遥遥头,轻笑一声道:“不知道现在含笑这个小子怎么样了?”

    丰正凌听了会心的一笑道:“应该是在陪着韩灵这个丫头吧。”

    韩安民听了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

    丰正凌突然脸色一变道:“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韩安民也收起笑容,遥遥头道:“你应该猜的到。”

    丰正凌眉头微微一皱道:“到底有多乱,我还是不能猜到啊。”

    韩安民叹了口气道:“由于你被国家扣留在这里,还不能与外界通信,所以外面都不知道情况,昨天下午,cs军区的人就连名上书,要求中央放你回去。晚上的时候,各地方的军区大约有一半以上的都来要求释放你回去。而且中央内部的一些军官也一样要求将你释放,可以说,现在大约有一半的军权支持你,而另一半中,百分之三十的占在轩辕门那边,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则保持中立的态度,我怕中央不早些做出正确的决定,真的就要天下大乱了。”说着,言语之中那种担忧的神色难以掩饰。

    丰正凌看的心中对他佩服不已,站起身道:“韩老放心,我想他们都有分寸的,我了解他们。”

    韩安民微微一笑,看着他道:“不错,你军政界的这么多生死兄弟出面,我怕国家都难将你扳倒,也只有你才能训练出这样的军队,他们跟着你参加了这么多的行动,你这个做首长的当然了解他们了。”

    丰正凌听的会心一笑,似乎又想起了当年带领那些好兄弟征伐那些恐怖份子与保护那些中央高官的情景来。

    当年的龙魂组织中的人都是他领导,在参加了十年的反恐与保护高官的任务后,他们解散了,解散后的他们分别被分配到各地的地方军区做了军长或者更其他政界高官的位子,对于当年训练他们的首长丰正凌,他们可以用命来换,现在丰正凌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一得到消息的各地当年龙魂中人员,都纷纷至电中央,要求释放丰正凌,而且当年那些曾经受过丰正凌他们保护的中央政局官员均表示丰正凌并没有什么过错,不应该被禁闭在中央,要求党中央考虑好国家的安慰,不要让不必要的动乱在这个和平的国家发生。

    对于此事中央高层官员也很难做决定,内阁的那些人员整天都急的不行,谈论着怎么解决此事,一旦释放了丰正凌,在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好交代,但是不释放,各地的军界又很难压服,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好好考虑怎样做出最好的安排。

    轩辕门是他们知道的一个暗中势力,当年没有轩辕门的支持,他们就很难做稳天下。何况轩辕门从来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而且可以帮助将国家的黑暗势力控制在国家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让国家得以安定的发展,现在丰正凌的儿子丰含笑竟然将黑道帮会发展到轩辕门都恐惧的地步,实在是不简单,要是国家今后不能控制住他的小刀门,那国家现在有的良好治安能不能保持下去,就是个大问题了。

    所以说,中央内阁的人员也很为难,毕竟一个处理不好,就是一场大动乱啊。丰正凌被叫进京的第三天,主席与中央内阁的人员在暗中接见了轩辕无道。看着这个气质让自己都佩服不已的年青人,主席暗暗点头道:“轩辕门主不知道今天找我们有什么事?”

    轩辕无道微微一笑道:“这次给主席的麻烦,无道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次来是专门向各位道歉来的。”

    一旁的总理微微一笑道:“轩辕门主就不用说的这么客气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轩辕无道点点头道:“几天前我门中给你们的消息虽然是真的,但是当时我并不在,所以他们要求你们的事,我也不知道,这次来,我就是想告诉你们,还是不要惹这么多事了,丰家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至于给你们制造的麻烦,我轩辕无道向你们保证,一定可以让国家再次安定下来,这次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不知道你们怎么认为?”

    主席等人听了心中一喜,既然这样,那自己等人就很好处理了,不过那总理眉头微微一皱道:“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控制住小刀门的发展?”

    轩辕无道轻笑一声道:“控制只怕难说,但是想要将他们灭了,却并不是难事。”

    几人听的一喜道:“那你就早些将他们灭了,免得给国家制造动乱,这次上海的事,我们都已经很难做了。”

    却见轩辕无道遥遥头道:“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其中还有很复杂的关系。”

    他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得一阵不解,都惊讶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此言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