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黑道公子 > 第一百零四章 轩辕怒
    丰含笑听到了易清华告诉他的这个消息之后,脸色马上阴冷了下来,过了一会才道:“妈,你别担心,我想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过你还是早些联系一下爸爸的那些老战友。”

    易清华听了,道:“这个我已经通知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爸爸已经告诉我了,说是他今天没有消息回家,就叫我告诉你一声,叫你不要闹事。”

    丰含笑点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会有分寸的。”

    易清华似乎是知道些什么,不过却也没说什么,轻叹了一声之后,与他寒暄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的丰含笑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轩辕门啊轩辕门,这样的事你都能够做出来,看来是我丰含笑高估你了,就看看国家能不能够将我扳倒吧。王京已经在当天晚上就离开了上海,小刀门这次的死伤数量在十一人,四六伤五。

    丰含笑并没有多管这些,有小刀与左手在,小刀门的许多琐事他从来不过问,因为他是个学生,还是个好学生。

    神秘的一个有些复古的巨大山庄中,轩辕无道在一见很隐秘的密室中静坐疗伤,丰含笑能够将他打跑,他当然受伤也不会轻到哪里去,要不是最后自己不顾伤势加重,强行运功将丰含笑身上用玄天印种下一记,自己虽然也知道不能足够致命,不过却也可以让他没有能力再追赶自己,自己也才能在当时小刀门有这么多高手在场的情况下轻易而退。

    他的伤并不很明显,内伤,丰含笑的那连串攻击以及最后那两脚自己虽然挡了下来,但是丰含笑似乎是又意要将自己留下一般,出手太重,让自己内脏都震的似乎要碎裂一般,比起丰含笑的狠毒来,他自认为不如。或许自己与他的区别就在与自己比他仁慈,而他却狠毒的多,对敌人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

    苦笑一声,轩辕无道收回体内运走的气劲,闭着眼睛道:“什么事?”

    话音一落,就见司马凌风将密室的门推开,走了进来,他见轩辕无道似乎脸色好了许多,心中也一安,向他行了一礼道:“门主,共工曹天将门中很多人招集了起来,正在朝阳殿等门主,他们似乎是想要在今天让门主下令去灭了小刀门。而且”

    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难开口,不由得一阵迟疑,顿住不说。轩辕无道眉头微微一皱,他是知道司马凌风的为人的,既然他都这么顾及,不敢轻易说出来,看来事情一定不简单,不由得将心态调整了一下,看着他道:“什么事?还有什么事比公共曹天召集这么多人来向我示威来的厉害?”

    司马凌风看了看他,突然轻叹一声道:“共工他们已经要求国家出面,今天早上中央已经将丰正凌叫到了京里,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我怕”

    “什么???”轩辕无道听了之后脸色大变,只见他似乎是气的脸都青了,双手微微颤抖着,手掌突然猛的一翻,就听“碰”地一声,他身边的一张木桌一下子碎裂在地上。

    司马凌风不由得心中一惊,他看着轩辕无道长大,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生气过,纵使以前共工曹天他们多次出现对他的不服,他都是一笑置之,但是今天他却如此生气,看来一个脾气再好的人到了一定的程度都会有爆发的时候。

    轩辕无道冷冷的站在那里有一阵之后,突然冷笑一声,像是自语似的道:“这么愚蠢的事都让他们做了出来,我看他们是故意让我难看了?”

    说着,他大步走了出去,心中却不由得一阵苦笑“红秀,看来我还是不能照顾到这么多了,对不起!”。

    司马凌风见了,马上跟在他身后而去。一个宽大气派的神似宫殿模样的地方,两边站着许多的人,中间一条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了大殿尽头的那几个台阶上,那台阶上面便是一个巨大的金属铸造而成的雕刻着腾飞的龙纹的椅子。

    大殿中很明亮,那殿中的二十多人中,当先的三个都是五十来岁以上的人,其中一个正是当初在林中与丰含笑有过一战的轩辕门四大龙主之一的雷绝。他似乎脸上带着很大的不满,眼神有狠狠的看着他对面的一个四五十岁的人。

    只见那人一张国子脸,眉毛微微倒竖,脸上带着很难以掩饰的笑容,对雷绝的不善眼神似乎没看见一般,双眼微微瞄向那大殿的一个小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身边站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一脸的严肃,看不出来他心中想着什么。他似乎是这里唯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但是他那精光闪闪的一对眸子中却可以看到一丝睿智,可以看出他似乎应该属于那种谋士一般的人物。寂静,此时这里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似乎都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大事一般,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场小小的暴风雨。

    突然,雷绝、以及他对面的那两人脸色都是一变,静静的望着那小门处。然后就见轩辕无道那英挺的身躯出现在那门口,而他身后紧紧跟着司马凌风。

    他脸上还是挂着他那一惯来就存在着的那种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亲近的笑容,双手背在身后,踏着轻虚的步子几步几走到了那大殿的威严椅子上,微笑的看着大家,用他那很有亲和力的声音道:“今天并不是我们召开大会的日子,怎么各位今天到的这么齐?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声音很轻,但是却很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他说完之后便微笑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那些被他目光扫过的人见了,马上将头低了下去。

    最后,他的眼光停留在了那个五十来岁的年近老迈的人身上,而那人也双目直视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些什么来一般。

    过了一会,他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收回目光,呵呵一笑道:“门主昨天才回来,我们本来应该让门主多休息些日子的,不过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与门主讨论讨论。”

    轩辕无道微微一笑道:“哦?不知道是什么大事需要各位龙主以及所有的坛主都来了这里,难道是国家想反对我们不成?”

    众人听了心中一紧,不知道他是说的什么意思。却听那五十来岁的人道:“回门主,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上海发生了有史以来最惨绝的杀戮,上海大部分有头有脸的帮会中的上层人物都在一夜间消失,第二天在黄浦江中却发现了近百首尸体,据调查,他们正是那些帮会中失踪的人,现在整个上海都在这场杀戮的影响下,中央也很关注此事,已经下达了定时破案的通令。”

    说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看轩辕无道,却见轩辕无道依然什么话也不说,微笑的看着自己,当下继续道:“而经过调查,昨天这场屠杀的人物正是今年崛起的新帮会小刀门的作为。所以我们才会聚集在一起,想与门主商讨一下怎样去处理这件事,不然很难向中央交代。”

    轩辕无道还没有做声,却听雷绝冷哼一声,看着那人道:“共工曹天,你根本不用将事情说的这么严重,虽然昨天上海发生的事有些过分,但是你也不应该横加一手,更加不应该在没有得到门主的同意便将消息告诉中央,还让中央出面,将丰正凌叫去了中央,现在风正凌一直没有消息,而全过各地很多的军区已经纷纷表示要中央给他们一个交代。我看天下大乱就要从你这个擅用职权的家伙开始了。哼!”

    原来那人正是轩辕门的四大龙主之一的共工曹天,而那身边的那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却正是轩辕门四大龙主之一的施天行。却见共工曹天听了雷绝的话之后脸色一变,轻哼一声道:“雷老儿,你不用这么帮着小刀门说话,难道那次你从姓丰的小子手中败下阵来你就不记恨?”

    雷绝听了冷笑一声道:“败则败矣,又何来记恨之说?我看你是太小肚饥肠,我老人家自己都不在意的使你倒是记得。难怪这么喜欢找事做,哼。”

    共工曹天听的眼中寒光一闪而过,却没有逃过轩辕无道的眼睛。见他两人似乎要吵闹起来,轩辕无道微微一声轻哼,看着共工曹天道:“不知道雷龙主说的话你怎么解释?”

    共工曹天听了忙道:“手下是知道门主你左近很忙,再加上事情严重,必须得早些处理了,所以才会在没有告诉门主之前将此事告诉了中央那些人,还希望门主能够体谅手下的苦心。”

    轩辕无道听了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很好,共工龙主这么体贴本门主,那么我将门中的所有事都交给你搭理怎么样?反正我也正想好好休息一阵。”

    此言一出,殿中众人心思各不相同,有的紧张的望着那共工曹天,有的则担忧的看着轩辕无道。雷绝更加是大声道:“门主,你不能这样啊?可要三思而行啊!”

    轩辕无道却是什么话也不说,依然挂着那平和的笑容,微笑的看着共工曹天。却见共工曹天听了之后脸色马上变的铁青,忙弯下腰去诚惶诚恐的道:“手下不敢,请门主收回成命。”

    轩辕无道突然冷哼了一声,脸上已经变的很阴冷,看着那共工曹天冷冷的道:“是吗?你不敢,这些年来你似乎没有什么不敢的了,连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一声,就将之告诉了那些人,你眼中还有我这个门主?是不是觉得我这个门主做的不好,你只要说出来,我轩辕无道马上将这个位子让给你共工家来做。”

    此言一出,殿中的气氛马上变的阴冷之极,却见共工曹天听了之后马上向后退了几步,恐慌的道:“请门主赎罪,共工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还请门主明查。”

    “没有?我看只怕未必,这么大的事都可以不用麻烦我,怕打扰了我静养,今天你们要讨论的这点小事还用地着找我来讨论?你共工曹天大可一句话就让你手下的六个坛主合力加工小刀门灭了,又何必来告诉我,找我商量?雷龙主说的不错,我看你是想天下大乱吧?”